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占領立法會 疑遭港府「設局」

港人示威者占領者立法會會議廳疑遭港府「設局」:一是港警曾全部撤出立法會大樓,二是示威者占領前會議廳就滿地狼藉。圖為立法會當時的現場圖。(余鋼/大紀元)

人氣: 34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張頓報導)香港反送中示威者7月1日晚占領立法會,在會議廳塗鴉後,警方把占領者驅離。而就在示威者衝入會議廳之前,包括駐守在立法會的警察大舉撤兵等現象顯示,示威者占領立法會疑遭港府有意「設局」。

7月2日00:00一到,香港警察準時集結,他們組成人牆,施放多枚催淚彈,從龍和道、龍匯道和夏愨道向立法會推進,並移走示威者放在馬路及人行道上的鐵枝、鐵馬等路障。

00:30時,立法會會議廳內的示威者已經全部撤離。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呼籲警方冷靜,並建議大樓外的在場人士向後退。00:50時,警方在金鐘一帶再多次施放催淚彈,立法會大樓外的示威者被驅離。

港警被指玩「空城計

而就在示威者攻占立法會前,港警曾全部撤離大樓,引發各界質疑港警有意「設局」,放示威者進入大樓內。

雖然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在7月2日4時的記者會上否認「設局」,並稱當時示威者關掉立法會室內部分照明,並向警方投擲「白色煙霧」,警方不得不暫時撤離,全力部署重奪立法會的策略。

但該說法遭到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周保松的質疑。他說,盧偉聰的回答似乎是表達「示威者實在太厲害,厲害到我們招架不住,所以必須退避三舍,不惜拱手讓出整個立法會讓示威者占領」。

港媒報導說,周保松批港警說法「荒唐」、「警隊何必要用這種有點下三濫的手段?」

周保松認為,警方試圖像是6月12日將所有「暴動」責任推給示威者,同時贏得公眾同情,並於12時回頭包圍立法會將示威者拘捕清場。

他說:「警方也許沒料到的,是示威者竟會懂得自行散去,避過一場大家極度擔心的流血衝突。」

除港警被指有意讓示威者占領立法會外,據現場記者披露的信息顯示,示威者占領前,立法會會議廳已滿地狼藉。

進入立法會 已滿地狼藉?

當時一起隨示威者進入立法會會議廳的香港記者軻浩然(Ching Kris ),親眼看到進入立法會後,地上已是「一片狼藉」。

他在7月2日刊發的《這是一個吃孩子的政權》文章中披露,他是7月1日晚其中一名在立法會採訪的記者。晚上九時多,立法會的正門已被撬開,「撲鼻而來的是濃烈的蛋臭味,地上也一片狼藉,滿是玻璃碎和雜物,年輕人們,和記者們魚貫進入,也陸續沿電梯登上一樓」。

而盧偉聰在2日4時的記者會上說,警方1日撤離立法會前,已經在下午要求立法會職員離開。

有網民質疑,示威者衝入立法會前,是誰有意把立法會會議廳弄得滿地「狼藉」?網民說:「一切都係自編自導自演嘅政治大電影,利用班年青人做羔羊! 」

「警(民)配合擺空城計,做套大戲。」

「政府誘D人入立法會做一D世人認為破壞的行動,來轉移人民視線,讓人民一味駡D年青人,而忽略當局暴政,青年人中計了。」

記者:占領者未有意破壞公物

軻浩然還描述了示威者進入大廳後,並沒有有意破壞公物。他說,有人想觸摸藝術擺設,被大聲喝止,「我們是攻占,不是破壞」;他們還在柜子上貼了四張「切勿破壞」的紙條。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地下的餐廳。他們拿了雪櫃內的飲品,卻留下鈔票,再在雪櫃外貼紙寫字,表明不是偷飲品。

文章說,這些關心香港前途的年輕人把立法會歷代主席中梁君彥、曾鈺成和范徐麗泰的的畫像拿下來,黃宏發和施偉賢的畫像卻能倖免。

他還提到另外一個細節:大家在電視上看到的這些年輕人在牆上「塗鴉,塗黑」,但鏡頭以外的是,有人弄跌了一塊鐵板,發出當一聲,隨即被提醒:不要把物品弄爛了(「唔好亂整爛啲野呀!」)。

占領後 發生了啥?

據報,示威民眾衝進立法會會場後,在主席台後方的牆上,噴上「「太陽花 HK」、「反送中」、「釋放義士」、「取消功能組別」、「真普選」等字句。

他們還在會議廳宣讀了占領宣言:為使政府聆聽港人聲音,港人不得不「進行各種占領,不合作運動、乃至今日占領立法會行動」;港人沒有武裝,沒有暴力,只是希望香港政府能及時回首,重回正軌。

他們還提出5大訴求:完全撤回修例,收回暴動定義,撤銷抗爭者控罪,追究警隊濫權,爭取普選。#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7-03 3: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