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石文:慘烈的迫害在呼喚著人間正義(7)

——二十年來遭受中共慘絕人寰家破人亡迫害案例之七

2019年7月18日,近二千名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舉行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Mark Zou/大紀元)
人氣: 2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20日訊】

劉殿元四口之家的悲慘遭遇

走進遼寧省凌源市小城子鄉肖杖子村,就會看到一處破敗的門房,房頂上長滿了雜草和小榆樹,屋內已出現多處塌陷,推開銹跡斑駁的鐵門,在吱吱扭扭的開門聲中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小樹林:院子裡長滿了一人多高的雜草和雜七雜八的比碗口還粗的榆樹。

透過雜草和小樹可以看到三間破敗的主房,一口水井及散放的被野草和土半埋的小驢車等農具,整個院落顯得分外的淒涼和蕭瑟。這一切一切仿佛在向我們控訴著這個四口之家的悲慘遭遇。

家中的男主人公叫劉殿元,1938年出生,今年80歲,從1999年9月到現在,經歷了七年冤獄、四年半的流離失所,2015年11月再次被綁架,在79歲的高齡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半,目前在冤獄中遭受著迫害,還有十年多的監獄生活等待著這個歷經滄桑的老人。女主人也被非法勞教三年,又被非法判刑四年……

劉殿元年輕時很能幹,人也聰明,當過幹部、教師,後來又自學中醫,在大隊的診所當大夫,還帶過徒弟。1985年開始承包工程、搞建築,錢有了,名出了。然而過度的勞累使劉殿元的身體越來越壞,患上坐骨神經痛、胃和十二指腸潰瘍、慢性肝炎、神經衰弱等疾病。

他本身當過醫生,又找瀋陽第四醫院的專家治療,但都不見好轉。後來,劉殿元的妻子和他離婚了,錢沒了,家散了,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使劉殿元心灰意冷,最後滿腦子仇恨,滿肚子怨氣。1994年夏劉殿元和離異的帶著兩個孩子的劉玉芳結了婚。

1995年,劉殿元接觸到了法輪功,隨著修煉,劉殿元一身的慢性病都好了,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親朋好友看到他身心的巨大變化,無不讚歎法輪功的神奇功效。

1999年9月,劉殿元和姐姐正在家裡看書,小城子派出所警察非法闖入家中,沒有任何理由就抓走了劉殿元和年邁的姐姐,後劉殿元絕食才被放回家。

2000年6月14日,小城子派出所警察再次闖入劉殿元家裡,只因為害怕劉殿元上北京,就將他抓走,非法拘留60天。

2001年7月31日,劉殿元被內蒙古寧城縣公安局局長劉興理夥同凌源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付豔玲和小城子派出所所長劉俊臣綁架。過了幾天,警察又問:「你還煉嗎?」劉殿元說:「煉。」警察說:「你要是不煉了,寫『三書』就可以放你回家。如果還繼續煉就判刑。」劉殿元最終沒有妥協,被冤判七年,後關押在內蒙古自治區赤峰第四監獄,那一年他65歲。

這七年間,劉殿元遭受了常人無法想像的痛苦,等到劉殿元被釋放時,家屬把人接出來一看,根本認不出原來的模樣,劉殿元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已不能直起腰來,虛弱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不住的咳嗽,吐出的是膿,後來開始咳血,一家人抱在一起痛哭。

2010年10月12日,凌源市國保大隊隊長陳志夥同興源派出所又一次闖入家中綁架了劉殿元,由於身體檢查不合格,被非法綁架12個小時後取保候審,後被凌源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法院去抓人時劉殿元走脫。

劉殿元(73歲)被迫流離失所,從此再也沒能回家,家裡的房子塌陷了,院子變成了樹林,家裡的土地荒蕪,一百多棵果樹無人採摘。而劉殿元老人卻因為年紀大了無處打工,導致居無定所,生活非常困苦。

2015年7月,劉殿元出了車禍,電動車被撞碎了,左腿小腿處骨折、腰部受傷,不能翻身,鎖骨有裂痕,脊椎也受了傷。趕到的120醫生和交警都說撞人的車主至少得賠償劉殿元醫藥費等30萬元。

當時的劉殿元因長期受迫害,家裡已經一貧如洗,如果得到這筆錢,能解決許多生活困難。但是劉殿元沒有要車主的賠償……車主感激的說,我真是碰到好人了,要不就真得傾家蕩產了。

那時的劉殿元已經78歲了,大家都清楚,這麼大歲數的人骨折是很難治癒的,可是劉殿元沒有吃藥、沒有打針,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短短一個月就神奇的痊癒了,又能騎車了。

不幸的事又發生了,災難再次降臨在70多歲的老人身上。2015年11月9日,在凌源親屬家裡吃飯的劉殿元被建平縣公安局夥同凌源市警察綁架……

2016年4月7日,春寒料峭。一個頭髮花白,骨瘦如柴戴著手銬的耄耋老人由警察架著、蹣跚著走入遼寧省建平法院。他就是不幸再遭魔難的劉殿元。在建平縣法院法庭上,劉殿元見到家人就哭著說:「警察造假,明明是在凌源親屬家抓的他,可因為沒有抓他的證據非得說是在建平一個裝滿書和資料的房子裡抓的……」

劉殿元被建平縣法院法官李岩一審判刑11年半,所謂的「罪名」是起訴江澤民和所謂的「破壞法律實施」。老人當庭明確表示無論啥結果都要上訴,但家人無錢請律師,後來在法院和看守所的恐嚇欺騙下錯過了上訴期。近80歲的老人在身體極度衰弱,不符合任何收監條件的情況下,還是被送到遼寧瀋陽第一監獄非法關押。

不可思議的是直到現在家屬也沒有收到法院的判決書。2017年年初,家人去遼寧省瀋陽第一監獄探視劉殿元。現年80歲的老人身體非常衰弱,已經瘦得皮包骨,是被犯人用手車推出來和女兒見面的。

家中的女主人公叫劉玉芳,今年61歲,是一位普通的農村家庭婦女,出生在那個動亂的年代。劉玉芳直到28歲那年才結婚,生了兩個孩子。在女兒四歲、兒子二歲時,丈夫有了外遇後辦理了離婚手續。辛辛苦苦新蓋的四間平頂房和所有財物都給了丈夫。

此後劉玉芳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孤苦無依的生活……

1994年中旬,經人介紹劉玉芳與當地小城子鄉的劉殿元結婚組建了新家。1995年夏天,經親屬介紹喜得大法,看見《轉法輪》就感覺特別親切、愛不釋手。

2001年7月31日,又被遼寧省凌源市國保大隊隊長付豔玲和小城子派出所所長劉俊臣綁架。當時劉玉芳不走,幾個警察就強行把她抬上警車。這時劉殿元三兒媳站在警車前擋住警車不讓把劉玉芳帶走,所長劉俊臣下車拽開了劉殿元的三兒媳,開車就跑了。

在凌源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三個月,因絕食身體虛弱被放回家。

2002年1月,快過年了劉玉芳在家裡正淘米,準備壓面蒸過年吃的豆包,被小城子派出所三名警察誘騙到凌源拘留所,然後非法勞教三年、送到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同時被綁架的還有她的女兒,女兒被非法拘留十多天後放回家。

劉玉芳在馬三家被迫害的幾次吐血,有出氣沒進氣,餵水都咽不下去,叫名也不會答應。警察和獄醫卻叫她自費去外面的醫院就醫,可這時的卡裡只剩下八角錢了,也就沒有去醫院,就這點錢還是16歲的女兒靠攤煎餅賣的錢呀。

2004年7月9日,在兒女的日思夜盼中,劉玉芳終於回到了家。

2004年8月5日,剛回到家裡還不到一個月的劉玉芳想去赤峰監獄看望劉殿元,因家境貧寒沒有路費,就決定自己騎自行車去。漫漫八百里的探夫路啊!不知道這位善良的婦人流了多少的汗水,流了多少心酸的眼淚!可警察的一句「不讓見」就讓她所有的辛苦和滿心的希望付之東流……

2010年10月12號,劉玉芳早上聽見有人敲門,一開門突然闖入很多警察,在未出示任何搜查證和逮捕證的情況下非法把劉玉芳綁架到看守所。法院則以莫須有的罪名又冤判我4年徒刑。

在2010年過年的那天晚上,差點就沒有命了。在年夜晚上的12點多鐘,看守所的幹警把我從宿舍裡抬上救護車,送到醫院搶救。

2002年1月,劉玉芳女兒和劉玉芳一起被小城子派出所三名警察抓到拘留所,害怕女兒因為父母被迫害去上訪,所以女兒也被拘留了十多天才放回家,母親被送到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三年。

女兒今年33歲,當年母親被綁架時,僅僅十六歲,正是花一般的年齡,許多孩子還依偎在父母的懷裡撒嬌,可這十六歲的女孩卻輟學撐起了不該撐起的這個家的重擔。

劉玉芳的兒子,在14歲時父母就同時被迫害,家裡就剩他和16歲的姐姐相依為命,瘦小的身體也承受了很多不應該是這個年齡應該承受的苦難。

在被中共慘無人道的二十年迫害中,有多少像一家的悲慘遭遇,真是罄竹難書啊!迫害中的人們盼望著這場迫害早日結束,期盼著一家人有個合家團聚的時刻。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7-20 9: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