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臣傳】

腳心紅痣是貴兆?才情並茂的陳詵父子

文/宋寶藍

才情並茂的陳詵父子,詼諧風趣的陳家,上演了名臣異數,耀於江南。圖為佚名《父子狀元》。(公有領域)

  人氣: 7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他貴為公卿,精通堪輿術,時常自詡腳下那顆紅痣,是富貴的象徵。一天,為他洗腳的婢女看到那顆紅痣,不禁自嘲,她腳心有兩顆紅痣,為何只是一個婢女?這一問,不僅促成了一段姻緣,還為公卿錦上添花。民間嚮往的「五子登科」,在他的家裡出現了翻版。

他的一個兒子是堂堂大學士,官至極品,卻因飯量極少,命中無食祿,被摸骨相師認定是個「真乞丐」。

才情並茂的父子,詼諧風趣的陳家,上演了名臣異數,耀於江南。

審地理 知災由

陳詵在貴州擔任巡撫,常有蠻夷猺、獞(兩個少數民族)屢次暗中進攻州城。圖為《得勝圖.卷二)》局部。(公有領域)

康熙時期,有一位大臣陳詵(諡號清恪)精通堪輿術,也就是民間所說的風水。他在貴州擔任巡撫,常有蠻夷猺、獞(兩個少數民族)屢次暗中進攻州城。

陳詵遍覽城郭,審視地理位置,發現有些地方違背風水建制,他說:「陰陽反背,彼此失其位。禍害由此產生。」於是奏請朝廷,重新築城,更建城郭。

當新的城郭建成後,陳詵預言:「從此可保百年沒有兵火戰亂。」直到道光末年,這一帶的盜賊才開始蠢蠢欲動。這時已經距離築城有一百五十多年了。

好風水不如好福德

陳詵曾經在江南海寧相得一塊風水寶地,他花重金購買之後,一直沒有使用。

晚年,他官至禮部尚書,居住在京城。他的次子在家鄉,不料先於他去世。家人請求安葬之地,陳的原配查夫人就把那塊風水寶地用來安葬次子。陳獲悉消息,既悲慟又憤怒,痛的是白髮人送黑髮人,怒的是寶地本另有它用,如此壞了一樁心願。

原來,他歷經半輩子,才相得一塊好地方,風水甚佳,可與「檀樹墳」相媲美。(參見前文《海寧陳家是異數? 江南豪門軼聞錄》「檀樹墳」的來歷)陳詵不敢為了自己私自享用,而是留著安葬祖父無為公,好與叔伯兄弟們共享好風水。如今,卻只是安葬了自己的孩子,有違他的初衷。

當他來到安葬之地,一看情況,當場捶胸頓足,嘆道:「唉,葬師不懂地理位子,安葬的地方向左偏移了一丈多,破壞了寶地,實在太可惜。」他原先預測的正確位置應在大樹旁。他讓人挖掘大樹旁,得到一個石匣子,裡面寫著他早年寫的字符:「某年月日時,在此地安葬無為公。」良好的初衷沒有實現,不禁自嘆家門福薄,不能與親族共享風水寶地。

眾人問他:「為什麼不能再移葬呢?」把次子遷葬他處,再安葬無為公,不是一樣的嗎?陳詵說:「地氣已經泄漏,不能再用了。」眾人說:「難道這塊地真的就此無用了嗎?」他說:「六七十年以後,子孫當中只會出一個武官,且官至一品。」

到嘉慶初年,陳詵曾孫陳用敷(體齋公)官至安徽巡撫兼提督,朝廷授其為一品,封其為振威將軍。陳詵所說果然無虛。

紅痣吉兆?五子登科

陳詵將婢女納為側室,即黃夫人,黃夫人為他生下兩個兒子。圖為明 戴進《太平樂事冊.嬰戲》。(公有領域)

陳詵左腳底下有一顆紅痣,常常以此自詡這是富貴的象徵。原配查夫人有一個黃姓婢女,常為清恪公洗腳。一天,婢女發現陳的腳底那顆痣,陳詵笑著說:「你可知道,我之所以能夠官至極品,這顆痣就是象徵。」

婢女也笑著說:「您別騙我了。您的腳下只有一顆痣,就已經貴為公卿。我的兩腳心都有紅痣,為何只是一個婢女呢?」

陳詵一聽,大吃一驚,讓她趕緊脫鞋,一看果真有兩顆紅痣。不久之後,將她納為側室,即黃夫人。

原配查夫人為他生下三子,均是登科及第。黃夫人為他生下兩個兒子,長子世倌(文勤公)官至宰相,次子世侃(誾齋公)官至翰林。時人稱陳詵家為「五子登科」。

官至極品 命無食祿

陳詵的庶長子陳世倌主掌選拔文士權柄,他的門生遍及天下。他生平崇尚節儉,喜講理學。身為官員,操勞民事朝政,勞心勞神,需要飲食補充體能。然而他的飯量極少,每天吃飯不超過一杯就飽,再喝一點蓮子湯,就能度過一天。飯量雖少,不過卻很長壽。因其飯量少的緣故,還發生了一樁趣聞。

有一年,世倌與相國史貽直(文淵閣大學士)造訪京師一個盲者,此人極善於揣骨相。盲者先摸史相國的骨相,還沒摸到一半,盲者當即下跪,說:「這位是中堂大人!」明清時期,尊稱大學士為中堂。

繼而,盲者摸世倌骨相,說:「這位是個乞丐。」一旁的史相國大聲呵斥:「這位是陳中堂。」盲者不信,又抱著他的身體,再次摸骨,驚愕地說:「這位真的是個乞丐,你們不要騙我。」世倌明白了,說:「想必是,我命中沒有食祿的原因吧。」

每當民間發生水旱災情,他必會反覆陳奏,為百姓哭訴。每到這時,乾隆皇帝收起威嚴的龍顏,和顏悅色地說:「愛卿,你又來為百姓哭訴了!」

乾隆皇帝第六次南巡時,陳世倌已經去世了。乾隆曉諭祭祀歷代名臣,特別下令將陳世倌(文勤公)與陳元龍(文簡公)列入享祀之列。當時祭祀的名臣,自周朝周公以來的三十多人中,陳家就占了二位,可謂是異數。@*#

參考資料:
《清史稿》卷274/卷303
《庸閒宅筆記》卷1
《清稗類鈔》卷42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