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19年加國法會 法輪功學員分享昇華喜悅

2019年7月21日,過千名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威斯汀港口城堡會議中心舉行修煉心得交流會,分享他們在修煉中昇華後的得益與喜悅。(艾文/大紀元)
人氣: 5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7月21日,過千名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參加2019年法輪大法加拿大修煉心得交流會,20名法輪功學員分享了他們在修煉中獲得身心昇華的喜悅。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向法會發來了賀詞。

當天的交流會在位於多倫多市中心的威斯汀港口城堡會議中心舉行。會議開始前,李洪志先生發來賀詞,讚揚法輪功學員在殘酷的環境中走了過來,並鼓勵法輪功學員在未來做得更好。

明白生命意義的喜悅

2019年7月21日,來自多倫多的契普卡(Joel Chipkar)在法輪大法加拿大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發言。(艾文/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契普卡(Joel Chipkar)在分享個人修煉故事時說:「我覺得大法是世上最美好的東西。沒有語言可以描述我內心的那種自由的感覺,我感覺得道的那一天,我了解了生命的真正意義。」

「《轉法輪》裡的每一個字都激勵、鼓勵著我成為一個好人。每一次的考驗和經歷給我帶來的點悟,都像一盞閃亮的燈在我的靈魂中瞬間點亮。我笑對每一次魔難,並把它們都當成提高心性的好機會。」

「每一個壞念頭進入我頭腦中時,我都知道是一次向內找的關。」 契普卡說,有一次,有人當著眾人的面搧了他一個耳光。「我呆住了,那種強烈湧上來的憤怒和當著所有人的面被打的難堪,使我的內心感覺要火山爆發。」

他說,他從小到大都有愛顯示、愛面子的心理,而且在有暴力的環境中長大,「我的第一反應就是以暴制暴」。

但是,作為修煉人,他馬上意識到這是讓他修煉提高的一個機會。契普卡說:「我保持了沉默,靜靜地觀察著這種情緒和身體上的變化……」

「幾分鐘後,這種憤怒和不好的想法離開了我。」他說,「我可以感到它們像實體一樣離開我的身體。那是一次美妙的體驗。」

修煉提高 扭轉婆媳關係

2019年7月21日,來自渥太華的王靜欣在法輪大法加拿大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發言。(艾文/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王靜欣曾有解不開的婆媳矛盾,通過在修煉中提高心性,化解了矛盾。

王女士與婆婆的關係一直都很緊張,她2012年移民加拿大後,開始修煉法輪功。她在分享中說:「2013年,公婆來加拿大探望我們,我與家人滿心歡喜到機場接機,沒想到婆婆下飛機就給我羅列了三大罪狀。」

她說,她當時剛修煉了一年,對法的理解不深,加上老人家受到中共謊言的毒害,她沒能解開他們的心結,也沒能改善與婆婆的關係。

2015年公婆再次來探親時,王女士已經在修煉中獲得提高,她提醒自己,事事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平衡好工作與家庭的關係,在家努力盡「孝敬父母、管教孩子」的責任。

另一方面,王女士給公婆講法輪功是什麼,解開了公婆對法輪功的誤解。「明真相後的公婆變著花樣為我們做飯。臨走前,他們硬要留給我們4,000加元。」王女士說,她從沒想過公婆會有如此大的變化,「是大法在改變我們每一個人的內心。」

她說,他們沒收老人家的錢,而是由先生和兒子把錢偷偷放在公婆的行李箱內,在機場送他們進入檢票口後,才打電話告訴他們把錢收好。

現在,王女士不僅是公婆在身邊時能孝敬他們,在他們不在身邊時也關心他們,並教育孩子孝敬祖父母。她說:「如果不是修大法,我這一生恐怕都很難放下對公婆的怨恨,是大法善解了一切冤怨,是師父教會我『做事先考慮別人』。」

證實法 見神奇

2019年7月21日,來自多倫多的陳希在法輪大法加拿大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發言。(艾文/大紀元)

陳希是一名二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她在分享中說,她在修煉中慢慢地學會了向內找,努力過好一個一個的關,不斷去掉自己的執著心,「有的關過了很多遍,每一次都摔得淚流滿面,可是每一次都會有更高的認識。」

「經歷了一步一步提高上來的激動和美妙,我發自內心地想好好修煉。」她說。

陳希說,她以前煉功的效果不理想,睡眠時間不夠會感覺很困。後來修煉提高後,她相信煉功是更好的休息。

她對照教功錄像帶,努力糾正自己的煉功動作,結果就不一樣了:「我從之前像完成任務一樣的煉功,到煉功時真正地體會到無窮美妙。」

「我從一年煉不了一兩次功,到現在基本上每天都煉功,因為煉功實在是太超常、神奇了。」她說,「當我好好煉功以後,連續很多天睡眠很少都不覺得太難過,而且心態會更靜,更柔和。」

講真相救人 去掉怕心

李美蒨是一名在讀大學的法輪功學員。她說,很小的時候,她親眼看著中共惡警闖入家裡,綁架了外祖母,當時她躲在祖父的身後,怕極了,從此她心裡留下了「怕」的陰影。

來到加拿大後,在國內的怕心並沒削減,但李美蒨知道,她有責任讓世人了解法輪功,了解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去掉怕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李美蒨說,在大學空閒的時候,她曾在一家中國餐館打工,老闆的女兒問她是否有信仰,她說自己修煉法輪大法。因為他們說對這不感興趣,她就不再提了。

她說,有一天,老闆娘主動請她講法輪功的信息。「我對老闆娘提出的請求很震驚。」

李美蒨說,她向老闆娘講了自己家人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所遭受到的肉體和精神上的迫害,也講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殘酷惡行。「老闆娘完全被這些信息震撼了,並說:『我不是很了解這件事情,原來在中國這些事情真實發生了。』」

她說,在給老闆娘講真相的過程中,一名和她年齡差不多的服務員一直在旁邊聽她講真相。「慢慢地,餐館的工作人員基本上都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時不時會問我一些關於法輪大法和迫害的一些信息。」

現在,李美蒨已經能克服怕心,主動向世人講真相了。

修煉改善人生

2019年7月21日,來自多倫多的羅曼諾夫斯卡(Ganna Romanovska)在法輪大法加拿大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發言。(艾文/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羅曼諾夫斯卡(Ganna Romanovska)在分享中說,她在共產專制文化下長大,因為恐懼,從小養成了自我懷疑和自卑的性格,「我覺得說出自己的想法,告訴別人自己是怎樣的人非常危險」。

「現在我可以和別人分享自己的修煉和對黨文化的理解。師父幫我實現了願望,去除阻擋我修煉的物質。」她說。

「我開始重塑和父母的關係,作為他們的朋友,而不只是他們的子女。」她說。

「我更加珍惜丈夫,開始傾聽他的想法。」

羅曼諾夫斯卡說,修煉上的提高對她的工作很有幫助。她在一個快節奏高強度的行業工作,曾經因為承受不住壓力而不想幹了。「現在,我又可以承擔壓力很大的工作,而且工作重點不斷變化,需要迅速適應並拿出成果。」#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