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做觀眾

作者:青松

能坦然做好觀眾,不也是在自己的舞臺上表演嗎?(Fotolia)

  人氣: 118
【字號】    
   標籤: tags: , ,

女兒學校組織演出,每個班負責一個節目。女兒的班上要演一齣舞臺劇,吃飯時她跟我們說起來。

舞臺劇的故事情節時,女兒還是興奮的,但說到最後,她情緒突然變得低落,說:「演出的人沒有我……」我們問她,都有誰參加演出,各負責什麼角色。原來,被選中參加演出的多是年齡稍長些、膽量大、說話聲音很洪亮的孩子。

我在想,是不是除了舞臺劇,他們還有別的節目。女兒回答說沒有。我問:「那其他小朋友做什麼?」女兒回答說:「做觀眾啊。」難怪女兒情緒低落,小孩子喜歡在舞臺上表演,喜歡接受眾人的掌聲,而她這次能坐在下面當觀眾,給舞臺上的小演員們鼓掌。

我知道女兒最喜歡扮演公主。我問女兒:「想知道媽媽最喜歡的角色是什麼嗎?」女兒點頭,我告訴她:「我最喜歡做觀眾。」女兒張大嘴說「啊?」然後問我為什麼。

我告訴她,如果在舞臺上表演,就會更多關注自己的角色,而當觀眾的時候能看到所有人的表演。而且,在舞臺上不能隨便表現自己的情緒,當觀眾的話,想笑的時候可以笑,不高興的時候可以扭頭不看,多自在啊。

女兒聽了也笑,接著我的話說,當觀眾挺好的,那些要表演的同學每到課間休息都要去排練,而做觀眾的同學課間還可以玩各種遊戲。我告訴女兒,每一種角色都有自己的好,做觀眾也不例外,最重要的是,要認真對待自己要扮演的角色。如果做觀眾,就開開心心地去欣賞;如果做演員,就要盡心盡力地表演。女兒點頭。

舞臺的空間是有限的,不可能所有人都擠上去。所以,當一部分人在表演的時候,註定要有一部分人做觀眾。有時候人容易進入一種誤區,仿佛只有在舞臺上才是有角色要扮演的。那個舞臺只是小舞臺,更大的舞臺是這個世界。也許我們無法站到那個有限的舞臺上,但都有自己的舞臺和角色。能坦然做好觀眾,不也是在自己的舞臺上表演嗎?@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明太祖朱元璋駕崩,終年71歲。長孫朱允炆繼位,是為建文帝。建文帝是懿文太子的第二個兒子,穎慧好學,性至孝,生性仁厚。不過,《明史紀事本末》認為建文帝「仁柔少斷」,這大概也是受其父親的影響,書生氣十足,溫文爾雅,仁愛但缺乏自信和治國理政的經驗和能力,而且論才能和胸襟,朱允炆也無法與朱棣相比。
  •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風吹夢成今古」吟哦清麗超逸的納蘭詞,心是要痛的,唇齒是要留香的。三百年了,歲月沒有湮沒他——納蘭性德。這個美好的名字,即使在今天也不讓人感覺陌生,他是真,他是義,他是才情。
  • 在當今之中國,一談到中國傳統王朝,就會引出許多謬理,「幾千年傳統王朝哪有什麽可贊之處?皇帝獨裁、臣民愚昧、殺殺打打,從不消停,衹讓中國日漸衰退,羸弱挨打,到頭來幾乎國將不國。」 加之中共輿論喉舌幾十年來精心散佈欺騙之言,讓一些中華子民誤認爲中華傳統王朝一無是處,「唯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
  • 王的文字
    南韓資深演技派女星全美善日前逝世,帶給影迷無限惋惜。她與兩大影帝宋康昊、朴海日共同主演的新片《王的文字》,即將在8月2日於台灣上映,值得影迷細細品味她在電影中的最後身影。
  • 獲得美國阿克萊德電影節3項主要大獎的劇情片《歸途》,7月5日晚間在台北真善美劇院首映,亞洲首映會特邀男主角姜光宇與台灣名導演魏德聖座談,兩人相見與觀眾互動愉快。前駐法國代表呂慶龍大使說,很高興有機會參加好片在台灣的首映。多位觀眾表示,「影片非常感人」。
  • 在我印象中奧蘭多沒有紐約、華盛頓、洛杉磯、舊金山有名氣,來到這裏才知道:我錯了。這裏因為有世界規模最大最全的迪斯尼樂園而聞名。
  • 傳統京劇中的角色劃分為生、旦、淨、醜四個大的行當。角色中一般婦女稱「旦」,大家閨秀稱「正旦」或「青衣」,小家碧玉稱為「花旦」,老年婦女稱「老旦」,勇武婦女稱「武旦」,逗趣或邪惡婦女則稱「彩旦」。所以「青衣」是旦角的一種,扮演重視唱腔和水袖功的年輕婦女。那麼,為甚麼稱青年女子為「青衣」呢?
  • 2012年,她是手執輕羅小扇的賞春閨秀;2014年,她是身著素衫碧裙的採蓮少女。2016年,李可欣將再次帶來全新的作品,登上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的舞臺,展現華夏女兒的溫婉之美,傳承中國古典舞的文化精粹。
  • 上天會讓某件事發生在你的身上,必定有祂的美意,而那個美意一定是「為了你好」。你之所以會覺得不好,那是因為你並不了解上天的整個計劃,也無法以較長的視野來看眼前發生的事,所以才會去質疑上天為什麼讓我失敗?讓我受苦?讓我破產?讓我殘障?為什麼?這難道是為了我好?
  • 我們就從現代科學的角度,來審視一下所謂的預言──一種超時空的預測學、一種跨越時空的科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