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臣傳】

不拜叛將 母子雙雙為國殉難

作者:宋寶藍

清 楊大章花鳥 冊《纏枝牡丹黃雀》。(公有領域)

  人氣: 6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隋文帝派50多萬大軍滅了陳朝,許善心為陳主慟哭,在草墊上哀坐了三日。文帝慨嘆:「他既然能懷念自己的故主,也將會做我的誠臣。」文帝慧眼識英,果然沒有看錯。

宇文化及弒殺隋煬帝後,百官都來朝賀大將軍。惟獨許善心沒有去,最終為國殉難。他90多歲的母親范氏臨喪之際,沒有掉一滴眼淚,只說了一句:「能為國殉難,不愧為我的兒子。」從此絕食殉節。當歷史的風浪淹沒過往,信手翻開青史,再現許善心英名。

神童文章  「石麒麟」大讚

隋朝大臣許善心,字務本。他的祖父許茂,父親許亨都曾在南朝為官。許善心出生於官宦之家,從小耳聞目睹,也很喜歡讀書。他自幼聰慧過人,頗有心智。每當聽到別人頌詠的文章,他很快就能默記於心,因此受到當時人們的稱讚。許家有藏書一萬多卷,他全都通讀涉獵。自從九歲喪父後,就由母親范氏撫養成人。

十五歲時,許善心就能寫文章,曾呈遞書札給父親的朋友徐陵。這位徐陵可是南朝鼎鼎有名的一代文宗,被高僧寶志稱為「天上的石麒麟」。陳朝創業之時,凡是檄文、軍書以及禪讓詔策,均由徐陵所寫。在政壇和文壇上,頗有名望。徐陵讀罷文札,感到很驚奇,對人稱讚道:「這位(許善心)才情格調極高,可是一個神童啊。」

在太子詹事江總的舉薦下,許善心成為秀才,後來通過了對策考試。他被授予官職度支郎中,補撰史學士。

文帝慧眼 認定誠臣

陳後主禎明二年(588年),許善心出訪隋朝。時逢隋文帝命晉王楊廣率50多萬大軍討伐陳朝。許善心完成出使任務,多次上奏請辭,隋文帝都沒有同意,而是讓他留在賓館。

閻立本繪陳後主叔寶像。(公有領域)

等陳朝滅亡後,隋文帝派使者告訴他。許善心穿著白色的衣服,站在西階下哀聲慟哭。面向東方,坐在草墊上,一連坐了三天。隋文帝派人給他送去書信,好生安撫他。次日,文帝下詔,在賓館拜許善心為通直散騎常侍,並賜予他新的衣冠。

許善心格外悲傷,出使之前還是南陳臣子,不及返國,就已成了隋朝臣子。他進入房間改穿衣服,出來後再次向北站立,流著眼淚接受了詔書。

次日,許善心穿著朝服立在大殿之下,依然止不住地哭泣。隋文帝對左右的侍臣說:「我平定陳國,只得到這一個人。既然他能懷念自己的故主,也將會是我的誠臣。」令他以原來的職位在門下省當值,並賜給他千段絲物,草馬二十匹。

思如泉湧 一揮而就《神雀頌》

開皇十六年,有神雀降落在含章門,隋文帝召集百官賜宴,宣告國中祥瑞之兆。許善心坐在宴席上請求紙筆,出口成章,落筆成文,即興創作了《神雀頌》。文帝讀罷龍顏大悅,說:「我見到了神雀,與皇后一起觀看。今天召集你們,才說了這件事。許善心也是坐在席位上才知道,卻能立即做成頌章。文不加點,筆不停毫。一揮而就,經常聽到這句話,今天才親眼所見。」於是又賜予他絲物二百段。

楊廣登基後,許善心轉任禮部侍郎,上奏推薦了不少了名流文士。

清 楊晉畫花鳥 冊《梅花翠雀》。(公有領域)

直言將軍罪責

隋煬帝有一個心腹叫宇文述,擔任左衛大將軍。宇文述每天借用公家士兵幾十人,私自役使他們,常常一借用就是半天。御史大夫梁毗上奏彈劾他。

法官追究詳情,有上千名士兵都說被大將軍役使,但二十多天之後,法官依照煬帝的旨意,回奏道:「大將軍每次使用的人數不超過半天,雖然數量眾多,但也不需要太計較這件事。縱使是實情,也不應追究罪責。」這些士兵聽說後,紛紛改了口風,轉而說沒有被役使。

煬帝不想追究心腹的罪責,故意交由眾臣議論此事的虛實,很多官員揣摩皇帝的意思,說此事不實,也有不少官員持反對建議。

許善心認為,宇文述從侍衛處抽調士兵供私下役使,雖然不滿整天,但導致守護宮廷的宿衛有缺。其中很多士兵因此事離職,離開京城返回家鄉,官府分道追問,他們彼此路途不同,當然不能互相商量統一說辭,但結果說辭卻都相同,可見宇文述罪狀清楚。如今案子調查了一個月,士兵才開始翻供,為何不加追究?

最後,朝臣中只有蘇威、楊汪等二十多名官員與許善心的觀點相同。但因大多數官員認為應該免罪,隋煬帝藉機同意免除了大將軍的罪責。

清者自清 濁者自濁

許善心對事平心而論,不料得罪了宇文述。幾個月之後,宇文述向煬帝進獻讒言,誹謗許善心,「陳叔寶死後,善心與周羅侯、虞世基、袁充、蔡徵等人一同去送葬。善心還寫了祭文,稱其為『陛下』。直到今天,他竟然還敢為陳叔寶加尊號。」

隋煬帝責問許善心,許善心沒有隱瞞,如實相告,稱確實有此事,他援引了古代的一些實例,說清楚了這件事。雖然此事已經澄清,從此以後煬帝心裡很厭惡他。

太史稱煬帝即位之年與堯帝相同,表示慶賀。許善心好意提醒,說國喪剛剛結束,不方便稱賀。宇文述私下令御史彈劾許善心,致使他被貶官。

大業七年,許善心跟隨煬帝來到涿郡。煬帝想要討伐東部的少部民族,許善心上封事勸諫,觸犯了煬帝的旨意,因此被免官。

大業十年,許善心跟隋煬帝來到懷遠鎮,加授朝散大夫。當突厥大軍包圍燕門時,他帶領江南士兵宿衛殿省。煬帝御駕行至江都,追述許善心功勳,授予他通議大夫。

不拜叛臣 為國殉難

大業十四年,宇文化及弒殺煬帝後,當天隋朝官員都到朝堂拜謁稱賀,唯有許善心獨自不到。

許弘仁騎馬疾馳,告訴許善心說:「天子已經駕崩,宇文將軍攝政,滿朝文武都聚齊了。自古以來,天道與人事,自有興衰更替,為何您獨自低首徘徊呢?」許善心大怒,始終不肯隨他前去朝賀。弘仁騎馬返回之前,哭著說:「將軍對您全然沒有惡意,您不要自己求死,豈不令人悲慟嗎?」

許弘仁回來後,告訴唐奉義,並將實情告訴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派士兵到許善心的住所,將他押到朝堂。宇文化及下令鬆綁,許善心並不稱賀相慶,直接就出去了。化及看著他的背影,說:「他的心中背負著很大的憤怒。」下令將他押回來,大罵他:「我想好好放了你,你竟敢如此不順服!」終是殺害了他。

許善心的母親范氏是南梁太子中舍人范孝才的女兒,博學多才,並有高尚的節操,被朝廷封為永樂郡君。隋文帝常敕令尚食(官署,掌奉皇帝膳食)將時令新鮮飲食分賜予她。文帝也曾詔范氏入內宮,為皇后講讀經典。

許善心被殺那一年,范氏已經九十二歲了。臨到舉喪時,她沒有哭,而是撫著靈柩說:「你能為國殉難,不愧為我的兒子!」此後,臥床不再吃任何東西,十多天後壽終。@*#

(事據《北史》卷83,《隋書》卷58)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