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黨毀滅人類暴政錄》之中共分裂國家篇(5)

共產暴政錄:盛世才與國共兩黨的新疆分裂爭奪戰

編寫:愛德華

人氣: 10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23日訊】

蘇聯滲透新疆,民國中央政府無法控制新疆

蘇共從20世紀20年代開始插手新疆,妄圖將其「外蒙古」化,建立一個脫離中國的、為蘇聯控制的獨立地區,或者一個象外蒙古那樣的「社會主義國家」。

1930年代和1940年代,蘇共多次試圖吞併新疆地區,將其改為「東突厥斯坦蘇維埃社會主義加盟共和國」,為此扶植了很多新疆民族主義和共產主義團體,並積極尋找在新疆的代理人。

日本侵華後,蘇聯將新疆納入其勢力範圍還另有目的:一是防止日本勢力沿長城一線西擴,對蘇聯腹地構成威脅;二是策應中共北上,使陝甘寧蘇區北有蘇蒙,西有新疆作屏障和後方。此時西北只有青海一省未曾「鬧紅」。

到1933年起,盛世才在蘇聯的幫助下,消滅了政敵,坐穩了新疆督辦的寶座。1934年3月,朱瑞墀病故,國民政府雖任命盛世才為新疆省政府主席,授予他陸軍中將加上將銜,但對盛世才沒有控制能力。因為盛世才奉行親蘇親共政策,並藉助蘇共的力量驅逐南疆張培元、北疆馬仲英,成為名副其實的「新疆王」。

共產國際曾指示中共重視對新疆的工作。因而打通國際路線,以解決革命根據地的戰略依託問題,就成為這一時期中國共產黨的戰略方針之一。

1936年底,中共派出第一批幹部到達新疆工作,共產黨員孟一鳴任教育廳長兼新疆學院院長,共產黨員林基路兼任新疆學院教務長。
1937年4月,陳雲擔任了中國共產黨駐新疆的第一任代表,負責對盛世才的統戰工作,並與盛世才達成協議。

1937年10月,八路軍駐新疆辦事處在迪化(烏魯木齊)正式建立,中共中央派政治局候補委員鄧發(化名方林)出任中共駐新疆代表(後來為陳潭秋)。

1938年初,中共中央派毛澤民到新疆工作。他先後任省財政廳廳長、民政廳代理廳長等職,毛澤民廢除了新疆五花八門的舊幣,發行了新幣。中共中央從延安又抽調一批幹部,1938年分三批先後進入新疆。

斯大林不僅派來了一批政治、軍事、財政等方而的顧問和技術專家到新疆,還於1935年5月派出了一批中國留蘇的聯共黨員赴疆工作,其中最著名的有中共「一大」時的共產黨員,化名王壽成的俞秀松。這些來疆工作的聯共黨員執行「三不」政策(聯共規定聯共黨員在疆工作期間,不公開黨員身分,不發展黨的組織,不宣傳共產主義)的前提下,做了大量的工作,為新疆的全面赤化和獨立作準備。

蘇聯與盛世才結盟,中共與盛世才建立統一戰線,使得新疆成為共產國際與中共中央進行聯繫的主要通道。

盛世才靠著蘇聯的撐腰,和中共的蠱惑,其治下的新疆,雖未宣布獨立,但完全脫離民國中央政府的控制,那個時期的新疆,拒絕懸掛國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而是懸掛盛氏政權的「六角星旗」,到處掛盛世才的標準像,不少地方也掛斯大林像,人稱「新疆王」。他在蘇聯、國民政府及中共三方勢力間周璇並親蘇親共,在相當一段時間裡,他在政治問題上以「兩個中心的態度」為標準:即國際問題看莫斯科,國內問題看延安。

盛世才投蘇加入共產黨

1938年8月,盛世才又以就醫為名,祕密前往莫斯科。在莫斯科,斯大林三次會見盛世才。

根據斯大林的指示,給予盛世才特殊的照顧,立即吸收他加入蘇共。這位蘇共官員又要盛世才簽署了服從莫斯科政治局的宣誓書,盛世才遲疑了片刻後,表示同意。

盛世才損害國家利益

1938年春,經協商,盛世才同意蘇聯調派一個騎兵團和空軍一個支隊直接進駐哈密,並貸款值500萬盧布白銀給盛世才(盛俄密約),這是未經中國中央政府同意的。

盛世才還不惜犧牲國家利益,把新疆的主權出賣給蘇聯。1941年11月26日,盛世才和蘇聯政府代表巴庫林、卡爾波夫簽訂了為期50年的《新蘇租界條約》(亦稱《錫礦協定》),使蘇聯在新疆享有各種不受當地政府干預的獨立特權,攫取了新疆的全部礦產以及交通、工業與各種資源,並且蘇聯可以在新疆駐軍,蘇聯各類人員可以自由在全新疆活動,以致使新疆成為一個既不受烏魯木齊控制也不受中央政府控制的國中之國。(《斯大林、毛澤東與蔣介石》下冊,第657頁)。

盛世才與蘇聯反目以後,曾經向蔣介石描述了這個條約的簽訂過程。他說:「一九四一年十一月間,蘇聯派員祕密到新疆來,給我一個絕對祕密文件,系租借新疆錫礦條約,內容非常荒謬與不合理,完全帶有侵略性質。彼時只要求修改內容,以及縮短租借年限,蘇方來員答覆謂:你一個字都不能修改,你系聯共黨員,應該服從黨的命令,更應該為蘇聯的利益作鬥爭。」(同上,第657-658頁)。

《新蘇租借條約》,俗稱《錫礦協定》,協定給予蘇聯非常廣泛的特權,是一個嚴重侵犯中國主權的條約。這也沒有經過中國中央政府同意。在處理和蘇聯關係問題上,盛世才似乎越走越遠。

盛世才後來承認:「1940年之密約簽訂,事實上蘇聯有其政治上之陰謀,蘇方欲余在新獨立。」

三全大會,泄中共奪權圖謀

1938年9月新疆召開第三次全疆各族人民代表大會,與會的百分之九十的高層領導人都是中共黨員。這使盛世才看到了中共的意圖和威脅,開始懷疑蘇共企圖推翻新疆省政府,分裂中國以建立蘇維埃政權。

盛世才從蘇聯回來和三全大會後,對蘇共和中共的態度起了微妙的變化。1942年3月19日,盛世才的胞弟盛世騏被暗殺。……諸多事變接踵而至,迫使盛世才不得不考慮改弦易轍。他決定與蘇聯和中共決裂,向國民政府靠攏。

國民黨對新疆赤化的反制手段

1939年初,中統西北區獲知共產黨在新疆推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取得很大的成功、在新疆還建立了航空學校、土木工程學院(即新疆學院)專門培養共產黨的工程建設人才,盛世才借著斯大林的庇護,公然向國民黨鬧獨立,「赤化」新疆全境,無法無天。新疆可能成為外蒙第二,蔣介石得到報告後頗為焦慮,蔣介石準備軟硬兼施,一邊安撫盛世才,一邊斷然遏止蘇聯分裂中國的舉動,設法收復新疆。

河西走廊是當時新疆通往內地的惟一通道,控制了這條通道,就等於扼住盛世才的咽喉。國民政府設法從軍閥手中取得河西走廊的控制權。

1939年初,陳立夫在北伐時與盛世才有私交,他爭取盛的信任並說動了盛的妻子,做盛世才的思想轉化工作,與中共決裂並把在新疆的共產黨員全部抓起來,歸順國民政府,擁護效忠蔣介石。

為了進一步做好盛世才的轉化工作,1942年春,蔣介石又派原與盛世才共過事、關係甚好的青海省政府主席、第四十集團軍總司令馬步芳去一趟新疆,勸盛世才與蘇聯和共產黨斷絕關係,投靠蔣介石。

蘇聯威脅起反作用

對於國民政府及蔣中正的動作,盛世才對蘇態度的變化,引起了蘇聯及中共的注意,莫斯科也採取了一些措施企圖阻止盛世才反蘇投蔣歸正的步伐,同時向他發出警告:蘇聯共產黨絕對不會讓他的黨員不執行黨的指示而不受懲罰。

事實證明,這些措施沒有達到預期目的,反而促使盛世才加快了與蘇聯決裂,投靠國民黨的步伐。

莫斯科採取斷然行動,1942年4月12日,維吾爾族、歸化族、塔塔爾族和回族發動暴亂;蘇聯領事、顧問、教官與中國共產黨各部工作人員均牽涉其中。

1942年6月,蘇聯在新疆勒兵脅迫盛世才,企圖完全控制新疆,27日,斯大林派蘇聯副外交人民委員德卡諾佐夫攜帶莫洛托夫給盛世才的信來到迪化,再次試圖阻止盛世才投靠蔣介石。

盛世才「七月反正」,新疆重歸「中央」

盛世才至此更加確信蘇聯企圖推翻新疆省政府,分裂中國以建立蘇維埃政權,便與蘇聯決裂,盛世才電告蔣介石,願意回歸中央政府。

1942年8月29日蔣介石派夫人宋美齡、內侄毛邦初和第八戰區司令長官朱紹良飛抵新疆,代表蔣介石任命盛世才為新疆邊防督辦,同時兼任新疆省政府主席、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國民黨新疆省黨部主任委員、第八戰區副司令長官等職務,授意盛世才「肅清新疆共黨」。

1942年9月1日,宋美齡離開迪化。朱紹良繼續留在新疆與盛世才談判,並達成協定。協定簽訂後,盛世才為表達「擁護中央,服從領袖」的誠意,對蘇聯和中共採取了斷然措施:

9月5日,盛世才通知蘇聯領事館,令其撤回全部專家、顧問和駐新蘇聯紅軍。

9月17日,盛世才下令逮捕中共在新疆的所有人員160多人,其中包括陳潭秋、毛澤民、林基路等中共在新疆的重要領導人。由於中共在新疆的滲透及煽動暴亂,1943年9月,盛世才處決了毛澤東弟弟毛澤民,以及陳潭秋、林基路等共產黨人。

這樣,盛世才執行了近十年的親蘇親共政策被擁蔣反蘇政策取代。1943年,盛世才加入國民黨,並表示「矢志擁護中央,盡忠黨國,絕對服從領袖」。隨後,盛世才取消了六大政策,六星旗也改為了青天白日旗。

對於盛世才「七月反正」,新疆重歸「中央」,蔣介石欣喜萬分,稱此為「國民政府自成立以來最大之成功」。

盛世才允准國民黨中央黨政人員在新活動,是以維持他「新疆王」地位為前提的,因此,雖然他曾勉強答應中央軍入新,但又多方加以限制。為了完全控制新疆,蔣介石動作頻頻,加緊了對新疆政治上、軍事上的控制。

三區叛亂

民國政府重新控制新疆後,蘇聯除外交事務外在新疆的公開活動基本銷聲匿跡,但事實上,蘇聯從未停止對新疆的分裂謀劃,尤其在對德作戰有所改觀後,蘇聯在邊界製造了一系列事端。據駐新特派員公署的統計,自1942年12月底至1943年10月,新疆蘇聯邊界共發生了記錄在案的各類事件64起,其中伊犁區27起,塔城區6起,阿山區16起,三地合計49起,占總數的77%,而伊、塔、阿三區正是後來「三區叛亂(革命)」的中心。

除了不斷增加的邊界爭端,1943年6月,阿山爆發了烏斯滿領導的暴亂(烏斯滿反的是盛世才暴政,後來發現蘇共分裂新疆圖謀,投向民國政府,後被中共槍斃,此處不表),並得到了蘇聯和外蒙古的大力支持。他們不僅向烏斯滿提供武器和糧草,還將在蘇聯受訓兩年的達列力汗派回阿山與烏斯滿合作,隨同的還有以波波夫少將為首的12人顧問團。為了平息變亂,盛世才不得不將主力調往阿山,以至省內防務空虛。在此情況下,盛世才感到蘇聯巨大的威脅,只能同意中央軍開入新疆。這些部隊在1943年至1944年陸續開入新疆。

1944年1月,蘇軍解除了德軍對列寧格勒的包圍後,有更多的精力插手新疆事務,差不多同時,在蘇聯的支持下,蘇聯操控的外蒙古與新疆省軍在阿爾泰地區發生了武裝衝突,本已糟糕的中蘇關係更趨惡化。

由於不甘心失去新疆操控及利益,更不願意看到國民政府控制新疆,蘇聯利用新疆的民族和宗教矛盾,促成了三區叛亂的爆發。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7-23 3: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