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輝:中共高官披露內幕 毛奢侈嫉妒唯我獨尊

(大纪元配图《九评》之二)
人氣: 1021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9年07月23日訊】近日看到一份1980年10月至11月,中共中直機關討論歷史決議(草案)簡報,是由新華通訊社、人民日報社聯合整理的,內中披露了中共高官對毛澤東、華國鋒等中共黨魁的真實看法,足以顛覆中共一直以來的愚民宣傳。

參加此次討論的中共中直機關包括中紀委28人,中辦、中組部、政法委31人,中聯部、中調部26人,中宣部、文聯、編譯局23人,統戰部、紅旗、文獻研究室32人,中央黨校、黨史研究室19人,新華社、《人民日報》、《光明日報》30人,全總、團中央、婦聯33人,其中有不少中共高官,如王從吾、馬國瑞、趙毅敏、鄧力群、馮文彬、陳野萍、羅青長、李一氓、林澗清、喬石、朱穆之、周揚、平傑三、李琦、宋振庭、曾濤、胡績偉、楊西光等。

在他們眼中,發動文革,給中國帶來巨大災難的毛澤東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呢?不妨看看他們透露的內幕。

毛奢侈淫亂

中央調查部副部長的劉志漢說:老人家(註:指毛)後期就是皇帝,各省搞行宮,西湖的劉莊占地540畝,湖中之湖,園中之園,光動力機械燒柴油一天就花2700元。鐵托說他跑了60多個國家從未見過那麼豪華的地方,特地延長多住了兩天。上海市中心有一個很大的院子,只許他住,有200多服務人員,女的不少,選漂亮的,如同宮娥彩女。

中央黨校顧問吳亮平發言提到:在延安時,朱德、周恩來、張聞天、陳毅等都不同意毛和江青結婚,陳雲代表政治局規勸毛,他根本不聽。而且對此事毛一直耿耿於心。1949年以後,毛的生活根本脫離了廣大人民。他在許多地方大修行宮。這次在杭州看了劉莊、汪莊毛居住過的地方,真是帝王宮殿的派頭。不但門口不能靠近,就是水面也不能靠近。

毛要「無法無天」

光明副總編輯馬沛文發言稱:聽劉少奇祕書講,1949年後,劉曾向毛建議儘快著手制定憲法,但是毛沒有同意。以後劉訪問蘇聯時,同斯大林談到過制定憲法的問題,斯是贊成儘快制定憲法的,這樣毛才同意起草憲法。1963年,刑法和刑事訴訟法的草案起草出來了,送到毛那裡,他就擱在一邊,不予理會,還說:我對這個不感興趣。

統戰部副部長張執一說:文革以前,彭真在人大搞刑法和民法,毛說搞什麼法,我就是要無法無天。

毛要斗到黨政軍民睡不著覺

中紀委常委曹瑛提到:1965年,我陪柬埔寨外賓到武昌,毛接見。毛說我要使整個文化界還有黨政軍民等,使他們半年到一年睡不著覺,我就高興了。他是咬牙切齒地說這個話的。

中聯部八局局長朱良說:毛提出要「三斗一多」。「一多」的後果之一是大量增加外援,援外經費占國家預算支出的百分比,從50年代的0.8%增加到60年代的3.61%,71年至75年的5.88%,79年才降回0.81%。

中央書記處研究室副主任梅行說:鄧小平說過,大躍進的慘敗是老人家的一個心病,誰要提起,他就不高興。毛從此很少過問經濟,開始大抓所謂階級鬥爭。他過問了一次,就是1964年找富春、先念、一波去談話,罵了一通,說為什麼不搞三線?於是又掀起了一股大搞大小三線的高潮。我覺得「文化大革命」的根子是在這時扎下的。

毛自以為是,高興被稱「萬歲」

統戰部副部長劉寧一說:毛自以為了不起,對提過不同意見的人就懷疑,就記仇,就認為有危險。稱他萬歲,萬萬歲,他很高興。有一次毛和外賓談話,他掏出一本語錄向外賓說:我過去的話不靈,現在才靈了,是林彪搞出的語錄。我這菩薩在北京是好多年不靈,北京是水潑不進、針插不進,還要搞二月兵變,幸虧林彪搞出了這本手冊,把北京駐防軍隊換了,這才又靈起來。

毛縱容江青

中調部副部長的楊耀南說:毛澤東把他的老婆(女流氓)放入政治局,把王洪文(小流氓)抬為副主席,他的親屬都升了官。毛遠新剛從學校出來就當上了軍區政委,王海容大學畢業後就連連擢升為外交部副部長。

光明副總編輯馬沛文發言稱:毛劉之間存在路線分歧。劉少奇被打倒後,江青說:「現在才出了七千人大會上這口惡氣!」江青算個老幾,出的什麼氣,只能說明她和毛是一個鼻孔出氣。

統戰部副部長張執一說:在文革以前,陳毅說江青這樣整人無非是想當個政治局委員吧,那就讓她當吧。毛針對陳毅的話就說江青永遠不進政治局,可是九大一開,江青就變成政治局委員,還找了個葉群作陪伴。

毛選接班人是中共不光彩歷史

中紀委委員、紀檢室主任劉鳴九說:毛在《紅都女皇》沒來時,確實想讓江青接班。《紅都女皇》一來,感到不行了,要培養毛遠新做接班人。「天安門事件」他坐臥不安,不斷叫毛遠新問情況。毛遠新問他叫誰接班,他的意見是張春橋。毛遠新說,張春橋太陰,不孚眾望。毛問毛遠新的意見,毛遠新說讓華國鋒接班比張春橋好。直到現在,毛遠新還在表這個功,說華國鋒當主席是他推薦的。毛想讓毛遠新接班,又感到毛遠新不成熟,這樣,華國鋒就接了班。

中央黨校教育長宋振庭發言稱:「你辦事,我放心」這件事,仔細想一想,是毛晚年的一件嚴重錯誤。其中一個理由是它「違反共產黨組織原則」,「這不是公天下,而是家天下」,「毛違背黨章,華國鋒也是違背黨章。是我們黨的一件不光彩的歷史事件。」

毛對周恩來羅瑞卿無情

統戰部副部長、周恩來祕書童小鵬發言說:毛對周恩來是採取又利用又壓制的權術……讓林彪、四人幫去批判鬥爭,以不鬥倒為限,至於周恩來病重特別是逝世以後,毛毫無表示,那就已經到了忘恩負義的地步了!

朱德祕書陳友群透露,周恩來去世後,毛在自己的住處看身邊的人放鞭炮,「真是令人感到驚訝」。

統戰部副部長劉瀾濤發言:記得有一次在杭州開會時,接北京電話,說羅瑞卿跳樓重傷,我們聽了心情非常沉重,毛不問長短,毫不動容,就宣布繼續開會,當時我深感寒心。他還認為,「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實質上是一次政變,超越黨內路線鬥爭的範圍,毛開創了用暴力解決黨內問題的惡劣先例。1976年粉碎全國人民最凶惡的公敵四人幫,也是政變,是革命的政變,在當時特殊歷史條件下,不能不採取的革命行動。……有了黨內民主,政變應該也必須避免。」

毛唯我獨尊  嫉妒朱德

文獻研究室機關黨委書記、朱德組組長,朱德祕書陳友群做了長篇發言,他說:「毛到井崗山後,就唯我獨尊。起初,朱毛之間基本上是相安的,打仗主要靠朱。29年夏到閩西以後,就有爭論。當時派來的中央特派員劉安恭,講話按本本,有單純軍事觀點。下面的軍官多數願與朱總接近,朱總有一根扁擔,常和戰士們一起挑東西,士兵中議論說:『朱德挑米上山坳,毛澤東在後方打炮(按:指搞女人)。』」

「毛愛罵人。傅翠柏(紅四軍四縱隊司令員)在回憶中說:『1929年5月下旬,在連城,我第一次見到毛,因副官楊至誠分給毛的房子不太亮堂,毛把楊罵得好厲害。』當時陳毅也說:『毛澤東脾氣不好,會罵人,我都怕他。』由於朱總在士兵中威信比毛高,毛有嫉妒心。這是他們不和的原因之一。」

陳友群還列舉了毛嫉妒朱德的幾個史實。其中一個例子是1929年林彪在向閩西進軍中給毛寫了一封信,攻擊朱德接近官兵是拉攏下層,把朱德鼓勵官兵說要解放全中國說成是說大話等。毛收信後沒有向朱總及常委內部徵求意見,就將此信公開,讓大家討論,以此批評朱德。朱德批評毛有家長制,愛訓人。毛狡辯說「這叫書記制」。

在發言中,陳友群還指出當年喊出「打倒毛澤東」的富田事變是毛逼迫的,是他將肅反擴大化。關於「反圍剿」,一、二、三次是朱毛共同策劃,指揮以朱為主。第四次反圍剿毛已離開部隊,由周、朱直接指揮。這次「勝利」比前三次都大。第五次反圍剿時,指揮大權在李德手中。這和中共誇大毛的功勞是不同的。

陳友群認為,1957年後,毛的錯誤越來越發展。「反右」搞了六十萬,造成了大冤案。1958年搞大躍進,大煉鋼鐵完不成任務要撤職,意圖是要比蘇聯提早進入共產主義。斯大林逝世後捨我其誰?大概要當世界領袖的決心是下定了,結果造成一場大災難。以後又以個人名義寫信,把責任推到下面,說什麼不要相信那些司、局長,區、縣委書記。

1959年廬山會議,因朱德替彭德懷說話,毛批朱德,回北京後,又組織高級幹部批朱總,迫他寫檢討,一直發到縣團級,傳達到黨支部。從此以後,實際上剝奪了朱德的工作權利。

毛還在文革中提出四個偉大,第三個里程碑,連恩格斯、斯大林也不在話下,成了馬、列、毛了。晚年搞封建世襲,親小人,遠君子。生活上也很糟糕,實際上是過著帝王生活。汪東興之流就投其所好。

在陳友群眼中,毛唯我獨尊,領袖慾發展到要當世界領袖、封建帝王。他性格上狹隘、多疑,嫉妒心很強,後來發展到驕橫、殘暴。

結語

無疑,中共高官曝出的毛澤東的醜事和罪惡依然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這冰山一角也再次讓世人看到了中共所掩蓋的毛的真面目。那些毛粉們看到後會作何感想呢?#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7-23 4: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