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石文:慘烈的迫害在呼喚著人間正義(8)

——二十年來遭受中共慘絕人寰家破人亡迫害案例之八

「追查國際」的宗旨是徹底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與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以行天理,匡扶人間正義。(明慧網)
人氣: 2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23日訊】

闞志晰一家四親人被迫害死

據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五日報導:錦州市義縣大榆樹堡鎮法輪功學員闞志晰,分別於六月十三日、十四日,通過郵局EMS的快遞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遞交了刑事控告狀,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高檢、高法單位收發章簽收。

在長達十六年的迫害中,控告人闞志晰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勞教兩次三年零八個月;她兒子左中右、父母親闞澤田、龍秀英、姑姑闞毅仁四人被迫害致死;女兒左立志被非法拘留四次、流離失所三次、非法判刑五年;妹妹李智輝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勞教一次七個半月。全家被勒索現金達五萬元。

闞志晰在控告江澤民的陳述中說:我一九九六年十月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胃痛、風濕等病全都好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受到迫害後,我進京上訪,回家後,被大榆樹堡鎮派出所警察從家綁架到鎮政府辦洗腦班,晚上不讓睡覺,鎮政府的人還打我好幾個耳光,非法關押兩天。

九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我再次進京上訪回家後,被大榆樹堡鎮派出所綁架到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七天後,勒索一千五百六十元。同年十月十三日,被縣公安局鎮東派出所幾名警察等人,從我娘家把我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五個半月,被勒索一千五百三十元。

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我第三次進京上訪,在錦州站被截回,被大榆樹堡鎮派出所警察截回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後,送馬三家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五年三月,我向世人講真相,被義縣公安分局便衣警察看到,開警車追我乘回家的小客車,途經四方台村時,在車上被綁架到縣看守所,三天後被劫持到馬三家勞教所非法教養一年半,被非法關押八個月。

兒子叫左中右,被迫害致死時,才三十五歲,他是大榆樹堡鎮中學青年教師。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訪,被北京警察抓綁架,後被劫持到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接著被非法勞教二年。

二零零一年十月,他再次被非法勞教二年,在錦州勞教所受盡了酷刑折磨:曾有三個犯人一起毒打他,四根電棍同時電擊,長期關小號、坐鐵板凳,長期不讓睡覺。左中右一個體重150斤的小伙子,被折磨得只剩九十斤,幾乎奄奄一息。勞教所一看其身體太虛弱,怕擔死亡責任,二零零三年九月把他送回家中。

他被放的前幾天,每天都嘔吐,咳嗽得厲害。被放出來時,親人朋友見到他幾乎認不出來了。回家後,還經常受到勞教所惡警打電話騷擾;身體還未恢復,學校領導一行十人來家裡逼迫寫三書,被迫去親友家。他心肺腎功能已衰竭,經常咳嗽氣短,精神恍惚,行走困難,無法正常上班,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含冤去世。

女兒左立志,義縣大榆樹堡鎮中學政教處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左立志被鎮政府惡徒劫持到洗腦班兩天兩夜。九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她在北京證實法時被惡警綁架,劫持到義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現金一千三百六十元。

九九年十月十三日,左立志被縣惡警綁架,遭拳打腳踢後,被劫持到義縣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一個月後,又被劫持到遼寧瀋陽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九個多月,並扣發一年的工資九千多元。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六年,左立志的家被縣、鎮惡警多次騷擾,她被迫流離失所三次。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縣國保大隊和鎮派出所等十多名惡警包圍了左立志的家,將她綁架到鎮派出所,抄家後又把她劫持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後被枉判五年非法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於二零一二年獲釋。

父親闞澤田,八十六歲;母親龍秀英,八十七歲,家住義縣義州鎮東南街,於一九九六年七月兩位老人同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受益巨大,身體非常強健,尤其是龍秀英的胃痛、動脈硬化、心臟等病全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受到迫害後,兩位老人一起去北京上訪,半路在錦州市火車站,被義縣公安局攔截回家。非法關押十天後,每人又被警察勒索八百六十元現金,合計一千七百二十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兩位老人一起第三次去北京上訪,在葫蘆島市被房山區派出所警察任青堯攔截綁架,非法關押一天;之後被義縣大榆樹堡鎮派出所李鳳春等警察劫回義縣,送進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十八天後,被勒索三千元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月,中共召開「十六大」期間,邪黨人員害怕兩位老人進京,無任何理由,被闖入家中的義縣義州鎮鎮東派出所七、八個警察,強行把兩位老人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天後,每人又勒索二百元,合計四百元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以後,警察和街道、社區人員對兩位老人的監控、騷擾,就從來沒有停止過。兩位老人生活無經濟來源,只靠四個生活也不富裕的女兒或親友的資助,維持生活。可自中共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兩位老人竟被勒索去五千一百二十元,這對兩位老人來講,是一個數額可觀的生存度命錢。

警察和街道、社區人員對兩位老人的監控騷擾,有時是突襲的方式闖入家中;有時是換成便衣,以修自來水人員的身分,到家中四處查看;有時還以卑鄙的手段,往兩位老人家投放恐嚇信,對兩位老人多次進行威脅等等。

在中共邪黨人員這種長期恐嚇威脅迫害下,兩位老人身心受巨大傷害,於二零一二年六月先後病倒,龍秀英老人於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含冤離世。兩年後,闞澤田老人也含冤離開了人世。

姑姑闞毅仁,八十歲,家住義縣義州鎮東南街,義縣中醫院醫師。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她去北京上訪,在途中承德市被承德公安局警察攔截綁架,非法關押一天;七月二十二日,被義縣公安局鎮東派出所張躍軍、劉寶權、楊某某等警察劫回義縣鎮東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闞毅仁又去北京上訪,被義縣公安局警察劫持回義縣,在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十三天,又被縣公安局勒索二千二百元。縣中醫院院長燕桂芳、薛林山扣發闞毅仁工資九千元。

之後,她的家經常受到警察、街道、社區人員的騷擾和監控,精神上造成的壓力摧殘。使她於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病不起,直到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

妹妹李智輝,五十一歲,義縣中醫院護士。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她去北京上訪,在途經承德市被承德公安局警察攔截綁架,非法關押一天。七月二十二日,被義縣公安局鎮東派出所張躍軍、劉寶權、楊某某等警察劫回義縣鎮東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她第三次去北京上訪,在途中葫蘆島市被警察任青堯攔截綁架,非法關押一天。之後被義縣公安局警察李春雨、王占林、張彥復劫持回義縣,在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十五天後,又被縣公安局劫持到馬三家勞教所非法關押七個半月,在馬三家勞教所一大隊二分隊期間遭惡警邱萍等人的迫害;回來後被縣中醫院院長燕桂芳、薛林山扣發工資八千元。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被義縣公安局鎮東派出所劉青江等警察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二天,被縣公安局李春雨勒索一千八百元。

闞志晰一家四位親人被迫害死,只是因為他們信仰法輪功,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在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年當中,遭受這樣悲慘遭遇的家庭千千萬萬!時至今日,雖然法輪功學員不再採取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這種方式。可是他們在本地、在家中、在單位突然被非法綁架、關押、判刑的每天都在發生著。

為什麼這場邪惡的迫害持續到現在仍然不能停止?因為中共這個禍亂人間、毀滅人類的邪惡政權還在,迫害法輪功這部機器還在運轉。只有解體中共,結束這場迫害,徹底清除危害整個人類的共產邪靈,人類才有真正的和平與安寧!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7-23 3: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