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尋找自由自在

作者:方靜

心靈無所罫礙,無論身在何處,都會感到自由自在。。(fotolia)

  人氣: 247
【字號】    
   標籤: tags: ,

朋友最近的壓力很大,家務、工作兩頭紛擾,忙得不可開交。閒聊中,她竟羨慕起乞丐來了,他們無事一身輕,多麼的自由自在呀!

她接著說,公園角落裡有一個乞丐,腳邊放一個鐵罐,躺在長凳上睡覺,一副「紅塵是非不到我」的模樣,收入多就吃好一點,收入少也可以將就將就,有如閒雲野鶴一般,真是優哉游哉啊!

我試著打破她的遐想,開口道:我們看到乞丐只在瞬間,如果觀察一陣子,可能會發現他們面臨的挑戰也不少。風吹、日曬、雨淋自不在話下,路人的羞辱、野狗的咆哮,還有警察的驅趕,這些問題也很棘手。更何況,我們只要衣食飽暖就夠了嗎?此時,朋友的手機響起,對話也隨之中止。

話題是打住了,然而我的思緒餘波盪漾,不停的反詰──為甚麼會無法感到自由自在呢?要到哪裡尋找自由自在呢?對於前一個提問,我給自己的答案是:無法感到自由自在是源於慾望太多,不能達成,卻依然苦苦執著,須知「事與願違者,即是求不得苦」。

有關後一個提問,還得回到自己身上來琢磨。並非外在的人或事物導致無法感到自由自在;而是內在的這顆心操控一切。其實,人最大的不自由自在,是心靈的被束縛、綑綁;反之,如果心靈達到無所罫礙的境界,那麼,無論身在何處,都會感到自由自在。

此外,還有一個嚴肅的問題──人生只要衣食飽暖就足矣了?相信很多人是不能茍同的,朋友亦然。人生的需求可分為物質與精神兩個層面,二者必須兼顧、調和,生命才會踏實、安定。而這兩者的輕重、比例言人人殊,其間巧妙各有不同,留待有心人去釐清。

整日游手好閒、無所事事,真的能夠感到自由自在嗎?我想,勇於承擔,不閃躲、不逃避,凡事盡力而為、無愧於心,做到「物來則應,過去不留」,隨遇而安、怡然自得,才有真正的自由自在吧!@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時正在堆了一桌的案卷中忙碌著,偏有山寺裡的僧人來訪。他從靜裡來,我在鬧中忙,但都可不離禪境。
  • 《舊唐書》中記載,有一位老人,是山東壽張縣人,相傳是漢代張良26代孫,生於南北朝時期,死於唐朝時期,活了99歲,經歷了三個朝代,家族九世同堂。
  • 在姑蘇城有一名貧寒的孝子,名叫葉百民。他秉性愚鈍,讀了二十年的書,連普通的文字都寫得不太像樣。因家境實在貧窮,買不起筆墨紙硯。好在他會些醫道,在一家藥店懸牌應診,以此得些微薄的薪水,贍養老父。
  • 東晉以後,山水遊記體詩文開始受到關注,從唐朝開始,遊山水已擴大到對臺閣名勝、邊塞以及繁華名都大邑之遊歷。所以在唐詩中有很多優秀山水詩、邊塞詩。唐代很多文人在入仕以前都有長期遊歷經歷。這種遊歷除了遊賞名山大川、增聞廣見之需要,還有出於對佛、道之信仰而尋仙訪道的目的。李白在《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中云:「五岳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他是遊歷詩人的典型代表。
  • 「三篇陸羽經,七度盧仝碗」--「茶仙」盧仝和「茶聖」陸羽並現合一對兒,盧仝的《七碗茶歌》,怎麼能成為一種茶家標竿的文化經典?怎麼能在多種文化範疇與人生層面中,成了一種不朽的範式?
  • 晚年,亨德爾在雙目失明中繼續創作,拖著病體參加義演。他悲天憫人,扶助貧弱。他把《彌賽亞》幾乎所有的收入用於救濟孤兒,他還被聘為倫敦最大的慈善機構的棄兒醫院院長。1759年春,74歲的老人照例指揮了《彌賽亞》的演出,在暴風雨般的掌聲中倒下了。他得到了國葬禮遇,
  • 錦繡般的春色裡,可愛的桃花風韻波動人的心弦,染出多情多義的史卷和詩篇:「人面桃花相映紅」浪漫情懷傳千年,桃園三結義則演繹了膾炙人口的三國「義」史。「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投桃報李」都是常見的名句。
  • 明朝某年一日,建寧府知府郭子章,自從任職以來,一貫廉明幹練,所以晉級較快。現在,新官上任,前往水西路。路過前橋,但見四周叢山峻嶺...
  • 孔子的弟子中,有的生活貧困,譬如顏回、原憲;有的善於經商,富甲天下,譬如子貢。一貧一富,在孔門之中,各有千秋,演繹得斑斕多彩。
  • 華人社會裡,米飯是不可或缺的糧食。我們從小讀詩就學到「粒粒皆辛苦」的道理,能夠吃飽喝足其實是我們的福報。日本民間就流傳著一個說法:一粒米上有七位神仙。父母從小以此告誡孩子要珍惜食物,倘若不懂得珍惜這點滴之恩,就如同拋棄了神仙的眷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