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的相遇 多是久別後的重逢

作者:宋寶藍

世間的相遇 多是久別後的重逢。(shutterstock)

  人氣: 12672
【字號】    
   標籤: tags: , ,

世間的相遇,無論貧窮或富貴,無論擁有哪一種身分,無非都是久別後的重逢。重逢的背後是一個大寫的「緣」字。有人報恩,有人索債,也有人從累世的記憶中警醒,為民間傳奇再添光彩。

久別重逢 小家奴憶三生

曲沃縣尉孫緬有一個家奴,都已經六歲了,還沒有開口講過話。一天,孫緬的母親坐在台階上休息,這個小家奴忽然用眼睛瞪著她。孫母覺得很奇怪,於是問他:「你怎麼了?」

小家奴笑著說:「老夫人,您小時候曾經穿過黃色的裙子,白色的短襖,還養過一隻野狸。現在您還記得嗎?」孫母說:「還記得呀!」

接下來,小家奴講的話令人震驚。他說:「那隻野狸就是我的前世。我走脫後,藏在房頂的瓦縫裡,聽得到夫人的哭聲。到傍晚的時候我才下來進到東園,園內有座古墳,我就藏在那裡生活。兩年以後,我被獵人打死。按例,死後去見閻王。閻王說:『你沒有太多罪過,這次應當得到人身。』」

小家奴說,那隻野狸就是他的前世。圖為野狸。(kuczynski/Wikimedia Commons)

小家奴述說,在閻王的裁決下,野狸轉生到了海州,是一個乞丐的兒子。那一生,他窮困潦倒,常常忍受飢餓與寒冷,到二十歲時就死了。

去世後,乞兒再次來到地府,見到閻王。閻王根據他的福德多寡,依然准許他投生為人身,說:「這次讓你做富人的家奴。名稱雖不好聽,然而一生不會有恐懼與憂愁。」

六歲的小家奴一口氣講完了自己的前世。已經轉世三次的他,雖然眼下還是小孩的模樣,卻對前世歷歷在目,口吻猶如久經人世風浪的老者,他感嘆道:「如今,我已經轉生三次了,老夫人依然安康無恙,享有壽福,不也是很奇特嗎!」

小家奴,歷經三世,遍覽人間萬象,最終與老夫人再續前緣。對於他們,這場相遇,是他們久別之後的再次重逢。

憶前世 憫生靈

唐朝大和年間,李德裕鎮守浙西。當地有一人叫劉三復,小時雖然家境貧窮,他依然能勤奮苦讀,很有才學。他的文章寫得很精采,受到李德裕的賞識。後來,李德裕舉薦他去應試,果然登科及第,入仕為官,歷任尚書。

劉三復自述能記得三世轉生之事。據他所言,有一世他曾經是一匹馬。他說:「馬兒經常口渴難耐,每當遠遠地看見驛站時,就會興奮得嘶鳴。如果傷了腳蹄,會連帶著心都跟著疼痛。」

劉三復騎馬時,遇到多砂石的堅硬之路,必定放慢速度,唯恐傷了馬蹄。(Remy Overkempe/Wikimedia Commons)

後來劉三復騎馬時,遇到多砂石的堅硬之路,必定放慢速度,看到路上有石頭,他必會下馬搬走。他的家中不設門檻,唯恐傷了馬蹄。

這些前世痛苦的記憶,帶到了今世,時常提醒他以仁心善待生靈。

三次投生 只為討債

康熙十四年(1675年,乙卯年),桐城有一個秀才叫姚東朗。他有一個十歲的兒子,病得很厲害,已經瀕臨死亡。夫妻倆哀傷地說:「我兒,你果真無緣作我們的孩子嗎?」

病危之際,那名十歲的兒子開口說話,忽然變成了北方人的口音,說:「我原本是山東某寺僧人,積累了三十兩銀子,卻被師兄窺見,將我推到水中。我呼喊觀音菩薩,遂即看見菩薩說,你命數當終,且去投生。於是溺死了。地方百姓告知官府,當時你正是當地的縣令。師兄就把我的那三十兩銀子送給了你,隨後事情就不了了之。

「我因為沉怨未雪,先投生為你的弟弟,就是你已經去世的弟弟姚嵩紹。我追隨二十多年,都不能討償,因而死後做你的兒子。這十年來,三十兩的債務你已經還清了,我也該走了。你家有一根拄杖,我特別喜愛,可以燒掉贈予我,正好滿足了三十兩的債數。我的師兄也為討債而來,他轉生成你的長女,嫁給溧陽的潘氏。她現在懷有身孕,即將臨盆。我死後,就會到她那兒投胎,以索命債。」說完,他就死了。

這段故事讀來令人傷感。輪迴三世,只為討債。有句話說,境際不好,是因智慧不夠。如果心胸猶如大江大河,加進一桶鹽,水的味道也會是淡的。若容量猶如鼠肚雞腸,放進一勺鹽,水也會是苦澀的。

輪迴轉世千百年,每一個人都擁有了豐富的人生閱歷。回味漫長的閱世經歷,是否應該警醒,應該學會的不是惦記仇恨,而是放下與寬容?若能一笑泯恩仇,也就避免了無休無止的輪迴糾纏。@*#

(據《廣異記》、《繡虎軒次集》、《北夢瑣言》卷一)

(點閱輪迴轉生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韋應物最後修為到了哪一步,我們無從考查。但他曾在一首詩中說自己已經名列「仙爵」。
  • 白居易,字樂天,他與李白、杜甫在中國詩壇同負盛名,成為享譽世界的文化名人。他一生寫下大量反映社會現實、抒發報國之志的詩篇。
  • 有人說川普總統是巴頓將軍轉世。不比不知道, 一比嚇一跳。兩人外貌相似,性格也有許多相同點。
  • 出家後,悉達多太子學習了各種教說與禪定、苦行等,歷經六年, 36歲的時候,他在菩提樹下開悟,後被稱為釋尊。之後第五年,他帶著大批出家弟子,應淨飯王的召請,回到了闊別十幾年的祖國。
  • 人到底有沒有前世、來生?如果有,為什麼世間很多人對自己的前生了無印象?更不知自己死後前往何處?這應該問問孟婆神。
  • 古往今來,人類歷史上發生了無法計數的大大小小的戰役,而那些戰死沙場的將士死後又去了哪裡呢?清代大學生紀曉嵐記載的兩個故事告訴了我們答案。
  • 一些輪迴轉生者,可能帶著一些明顯的特徵、前世的情性轉生,甚至前世今生中的遭遇也有著奇妙的類似之處,形成跨世連貫的「印記」。歷史上有不少和尚轉生成高官的事蹟留下來,都是帶有「印記」來的。
  • 佛家告訴世人,人大多在六道中輪迴,除非有緣修得正法,得脫三界。人既然在輪迴中轉生,那麼人有前世、今生、來世之說也非虛妄。東漢時期,世間常有人可以知曉前世來生之事,時常泄露天機。因此,上天特命孟婆為幽冥之神,讓她採取俗世藥物,製成像酒但不是酒的「孟婆湯」,又稱「迷魂湯」。「孟婆湯」分為甘、苦、辛、酸、咸五種味道。凡是預備轉生的鬼魂都得飲下孟婆湯。喝了孟婆湯後,轉世的人們就再也記不得前世之事了,也就更加迷於俗世中的名、利、情中。
  • 佛家認為人在六道中會往復轉生,而人今生的命運取決於前生所積的德行和業力,人今生的所為則決定了來生。在中國古籍中以及民間,記載和流傳著不少輪迴轉生的故事。
  • 明朝刑部右侍郎、「東林八君子」之一的高攀龍在《高氏家訓》中說:「見過所以求福,反己所以免禍。常見己過,常向吉中行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