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管理拾穗:木棉樹一場亮麗的演出

作者:曾渙釗

明年的春季來臨時,我仍會期待著欣賞木棉樹一場亮麗的演出,只不過我有時難免會帶一點傷感地想,那些曾經盛開一時的花朵都到那裡去了呢?( 圖片來源:廖素貞/大紀元)

人氣: 128
【字號】    
   標籤: tags: ,

每當春天來臨時,我就期盼著欣賞大自然裡一齣動人的演出。大約在農曆春節過後不久,道路旁的木棉樹就開始掉葉子,直到所有的葉子都幾乎要掉光時,樹枝上一粒粒暗褐色的花苞,就開始開出一朵朵鮮橙色的木棉花,先是稀稀疏疏、零零星星的幾朵,隔不了幾天,整棵樹就掛滿了橙紅色,飽滿豐潤的木棉花,像極了掛滿了大燈泡的樹,老遠就看得到,讓人不去注視它也難。

鮮橙紅色的木棉花在枝頭怒放時引來白頭翁和一些小鳥飛到枝頭上歇腳,或啄花蕊,或在樹枝間穿梭追逐。當晴空萬里的時候,以天為背景,看到這一幅花開、鳥鳴的畫面,覺這一切都那麼美好。然而,花開雖美,幾天絢麗的演出之後,就有朵開始撐不住,也許是風吹,也許是鳥喙,我途經木棉花的樹下,就會看見幾朵顏色還鮮艷的花朵墜落在地上。木棉花的花朵很厚實,不像一般花朵的花瓣總是嬌嫩薄薄的,有點透光的感覺,而木棉花的體積也比一般的花朵來得大,因此木棉花墜地時,似乎可以聽到一聲重重落地的聲音。一般的木棉樹高約七、八公尺,它的枝幹有力的向外伸展,稱得上雄偉挺拔,樹幹上長滿著尖尖的刺,像是披著厚厚盾甲的武士,而橙紅色的花朵又充滿了熱情,當花熟落地時,更義無反顧般的決斷和壯烈,於是人們就稱木棉樹為「英雄樹」,形容得十分傳神。

近來看到木棉花悲壯的演出,總讓我不自覺地聯想到在這春天裡傳來一些經營忽然轉壞的企業,例如在一年前仍為媒體和大眾看好的網路公司、資訊公司或經營電子報的新興企業。在僅僅數月之前,報章雜誌仍爭相報導這些新崛起的產業,並譽為明日產業之星。一些原本默默無名的年輕資訊人,在短短的時間內,身價突然暴漲為億萬的富豪,成為眾人欣羨的科技新貴。據報載,這些公司引人注意的不是一般用來衡量企業經營好壞的本益比,而是它的「本夢比」。雖然草創之初企業仍在虧損的階段,但只要夢夠大,未來有著無限的獲利想像空間,就會讓人願意投資,敢於投資。而許多年輕人也熱衷加入這種以應用先進的資訊科技逐夢的行列中。然而不堪每月龐大的人事成本和支出,這些公司在獲利不如預期和現實不利的情況下,只好縮編、裁員、或出售轉讓。夢因而變小了或破滅,但是仍然有些人對這些新興產業懷抱著一絲希望。在電視畫面上看到一名記者訪問一、二位被資遣的員工,聽聽他們的看法,有人就說:「不後悔加入這行業」,也許這些新興的企業成立的時機猶未成熟,或是他們衝得太快。

年輕人的特質就是敢於冒險,勇於嘗試。幾年前與大學同窗好友同組一旅行團到澳洲旅遊,來到有名的黃金海岸,當我們在乾淨、美麗的金黃色沙灘上散步時,導遊指著距離沙灘數百公尺遠的海面上,要我們看遠方水裡面有許多的黑點,那是一些熱衷於逐浪運動的年輕人,抱著衝浪板浸泡在水裡,他們都在等待自外海襲來的一股股浪潮。當有一波巨浪打來時,他們就立即從水中躍起跳上浪板,讓上升的浪潮帶著衝向前。有的人身手矯健,可以隨著浪潮起伏,逐浪滑行好長一段距離;有人控制不好,無法保持平衡,就從衝浪板上跌下來,摔入水中。但是即使落水,這些年輕人並不氣餒,一會兒又從水底游上來,找到自己的衝浪板向外海游去,等待下一波的浪潮衝來。在我這不識水性的外人看來,這是一種危險的運動,因為稍為不慎, 就會滅頂。然而喜好這種運動的年輕人卻樂在其中。也許有些衝浪的好手就是在這種看似危險的運動中,不斷地反覆練習,而成為世界級的頂尖選手。

所有的木棉樹會不約而同的在春天裡開出美麗的花朵,在一段時日之後,以相同的命運從高高的樹上壯烈地墜落,基本上是受到自然界裡每一種生物特有的本質或基因控制。因為基因的緣故,每種生物的生命週期就不同,例如有的動物如海龜可以擁有上百年的壽命,有的如蚊蠅,只有數十天的壽命。研究生物的科學家於是拿生命週期短的蚊蝇作基因方面的研究,獲得突破性的成果。

這方面的研究啟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一位教授Charles H. Fine的靈感,將生物方面的現象移轉到對不同產業的特性作研究,他發現不同的產業有不同的生命週期和脈動速度,例如飛機、汽車、機械等產業有較長的壽命,但有的產業如個人電腦、消費性、流行性產品僅有數天或幾個月的壽命。

一般而言,越是接近上游的基本產業,例如鋼鐵、石油化學、水泥、玻璃、化纖,它的投資金額龐大,產業的壽命週期較長,脈動的速度較緩慢。但是越接近最終消費者的產品如個人電腦,行動電話等產業的生命週期就越短,脈動的速度就越快。再加上企業外在環境的衝擊,消費者的喜好轉變,經濟景氣由冷轉熱,由熱變冷,政府政策和法律的改變,新科技、新產品取代舊有產品,競爭對手的加入以及採取行銷或降價的手段,生產製程之改進,配銷模式的改變,客戶可在網際網路上直接下單訂購等方式,使得產品或服務的生命週期有越來越短的趨勢。

生命週期短或脈動速度越來越快的產業,雖然擁有一時的競爭優勢,但卻不能持久,必須改弦更張,採取求新求變的策略,才能繼續保有競爭的優勢。

然而,身處在這種行業的企業決策者或員工往往無法預先見這種轉變,或感受到那種急迫感,以致於失去了必須要立即採取一些改變的機會,等到大勢已去,才不得已採取裁員、關廠的一些消極的因應措施,但是已無法改變繼續走下坡的頹勢。

個人和企業也一樣,許多人在決定進入某種產業時,通常選擇現在看起來亮麗,還不錯的產業作為投資或工作生涯的目標。但這樣的企業如果是屬於生命週期短,而脈動速度很大的產業,則只有二、三年的光景,最多不超過十年的時間,就榮景不再,即使能保住飯碗,也只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台灣近五十年來的經濟發展,許多不同的產業輪番上台,某些產業曾有風光一時精彩的演出,現在都已由絢爛歸於平淡,例如民國四、五十年度的糖和香蕉(食),六十年代的紡織(衣),七十年代的房地產(住),八十年代的汽、機車業(行),以及九十年代的個人電腦、資訊產業,真應驗前人說的一句話:「十年風水輪流轉。」

在這樣產業生命週期越來越短和脈動速度加快的環境下,一些有遠見的傳統產業在企業仍有獲利的時候,就開始佈局投資下一波的產業,例如由原本的紡織業投資到通信產業;由電線電纜投資到半導體或光電產業,因而延續經營的能力和企業壽命。

有遠見的個人,除了在現有的職位上發揮專長和優勢之外,同時也注意到需要學習和培養新的能力,以備在未來一波的產業上來時,不會因市場人力需求的轉變而被淘汰,可以成功地轉型到另一個產業或另一種新的職位上。

對於那些像煙火一般,在眾人抬頭仰望中,爆出五顏六色的花朵,然後在眾人的讚歎聲中,瞬間一點點地消逝的產業,雖然不免會有些遺憾,但是也不必太難過,因為它們已曾賣力地演出,並給大家留下些許美好的回憶。

此時還有更多年輕、新興的產業蓄意待發,準備登場做下一場精彩的演出。而這些暫時被聚光燈遺忘、失敗的英雄,在潛伏休息陣子之後,如果將失敗當成學習,又極可能為下一波的主角。在現代的社會,畢竟英雄不能以一次的成敗來論,除非他/她無法東山再起。

當今年的木棉花紛紛從高高的樹上重重的跌下之後,不久又開始長出新葉,到了初夏整棵木棉樹又是一片綠意盎然。今年的花落了,明年還是會一樣的開。明年的春季來臨時,我仍會期待著欣賞木棉樹一場亮麗的演出,只不過我有時難免會帶一點傷感地想,那些曾經盛開一時的花朵都到那裡去了呢? @

 

摘編自 《安瑟管理顧問通訊2001年4月第33期》 安瑟管理Arthur  提供

責任編輯:武曉玫

 

評論
2019-08-01 12: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