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華裔垃圾桶順藤摸瓜 加發現最大移民欺詐案

涉1,200名中國公民 超過40人被要求上庭作證 預審聽證9月舉行

既保持加拿大身分,又可以回國去工作,是不少移民的理想狀態。可惜,加拿大移民法並不支持這樣的理想,嚴格的審查令一些移民痛失身分。(ISTOCK)
人氣: 49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編譯報導)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官員利用在垃圾箱找到的文件,一步步揭開了一個龐大移民欺詐計劃的面紗。該計劃由薩省(Saskatchewan)懷特城(White City)的一對華裔夫婦主導,涉及數百名中國公民和數十名薩省商人。

據CBC報導,他們獲得的邊境服務局在2014年3月向法院申請搜查令的文件顯示,該欺詐計劃涉及薩省的保險公司、廣告代理商、旅店等多個企業。邊境服務局後來獲得搜查令,檢查被告人王啟(Qi Wang,音譯)和崔玉娟(Yujuan Cui,音譯)的銀行記錄。

2015年12月,檢察官對王啟和崔玉娟夫妻提出了一系列指控,包括接受中國公民的付款,為其提供工作邀請信(job offers),用於申請移民加拿大。但這些招聘信是偽造的。

檢察官指控這對夫妻向薩省合法的企業主提供資金,以換取欺詐性的工作邀請信。當局表示,在某些情況下,這對夫婦在雇主沒明確同意的情況下,偽造了工作邀請信。

這些指控均未在法庭上得到證實。

涉1,200名中國公民

法院文件顯示,檢察官說,邊境服務局調查人員在王啟和崔玉娟家中發現的記錄中,有超過1,200名中國公民的姓名,其中641人的名字已經在聯邦或省級移民系統中。這些人中,已有78人成為加拿大永久居民。

檢察官表示,這對夫婦「非法從中國公民那裡接受了大約60萬加元」,以換取工作邀請信;他們「向17名不同的薩省企業主共支付了大約9.5萬加元」。

邊境服務局表示,該案是該機構自2006年接管加拿大騎警(RCMP)的移民案刑事調查以來,遇到的最大移民案。

據CBC的報導,王啟和崔玉娟的代表律師福克斯(Aaron Fox)說,他的客戶認為自己無罪,並將在法庭審訊時證明這一點。

王啟和崔玉娟目前的居住地址位於卑詩省的Roberts Creek,他們仍在等待審訊,預審聽證定於今年9月舉行。

從垃圾桶查起

邊境服務局申請法院搜查令的文件展示了相關的調查過程。

調查於2012年4月開始,當時一名省級移民官員看到王啟拿著一疊像是移民申請的文件,走進該部門位於里賈納市的辦公室,覺得很奇怪。因為王啟曾因提供假的工作邀請信,被罰2年不能參與薩省移民提名計劃。

一名薩省移民提名計劃部門的官員做了一些調查後,發現19個可疑的移民申請中,至少有6個看起來與王啟有直接關係。

這名官員把名單發給了邊境服務局。調查員發現,這些申請中涉及的所有企業、雇主或雇主代表都存在,但所提供的聯繫電子郵件地址看起來屬於別的人,用的是Hotmail郵箱。

調查人員認為這事值得深入調查。於是,2012年5月,他們倒空了王和崔家門前的垃圾箱,開始細查裡面的東西。結果,他們找到了揭開這起最大移民欺詐案的線索。

這樣「幫雇主請工人」

弗里茨勒(Mike Fritzler)曾經是位於里賈納市Fact Computer公司的業主,後來他把公司出售了。他說,王啟在2012年首次與他聯繫,當時是經濟繁榮期,很難招到工人。王承諾幫他處理所有招工的事情。

法院文件顯示,調查人員檢查王啟垃圾箱裡的東西時,發現一份由「Mike Ferizker(註:文件的原文如此)」簽署的工作邀請信,並稱該公司為「Fact Coputers(註:文件的原文如此)」。

顯然,這信裡的公司名字和老闆的名字都有拼寫錯誤。調查人員認為,很難相信計算機公司的老闆會拼錯計算機(Computer)的英文,那麼,拼錯自己的姓名就更奇怪了。

法院文件記載的相關電郵記錄顯示,弗里茨勒要招9個工人,王啟給了他21個。

弗里茨勒後來給王啟發電郵表示,政府的移民官員來調查他了,問他每個職位的情況,以及需要多少人,使他處於很尷尬的境地。他抱怨王啟沒預先告訴他相關的信息,使他在與政府官員談話時顯得「像個白痴」。

他還告訴王啟,移民官正在調查他的個案,因為王啟偽造他的簽名,還拼錯了弗里茨勒的名字。

王啟為此向弗里茨勒道歉說:「我知道你超級忙。所以,我就幫你簽了名。」

邊境服務局因此得出結論:「持有弗里茨勒工作邀請信的這些薩省移民提名計劃的申請人,沒獲得有效的工作安排。」

弗里茨勒稱,他確實想僱用一些人,也面試了幾個王啟推薦的中國公民。但最後「一切都搞砸了」。

前市長的公司成為目標

根據邊境服務局2014年3月向法院申請搜查令的文件,王、崔兩人在過去十多年裡,積極招募願意為中國公民提供就業機會的薩省企業。文件特別提到位於里賈納的Knight Archer Insurance,該公司由前里賈納市長阿切爾(Doug Archer)和他的妻子格洛麗雅(Gloria Archer)擁有。

那個有1,200名中國公民客戶的數據庫裡,很多名字後面有薩省企業的名稱及其聯繫人,其中Knight Archer Insurance和Gloria Archer的名字出現在16名中國公民的名下。

邊境服務局在搜查王、崔家時發現了一本支票簿,它裡面顯示,在2012年,格洛麗雅接受了2筆付款:一筆為3,000加元,另一筆為7,000加元。

調查人員表示,從王、崔家裡搜獲的銀行對帳單和電子郵件顯示,格洛麗雅是因為提供了工作邀請信而獲得報酬。邊境服務局表示,這是王、崔兩人「付錢給薩省企業主,以換取給外國公民欺詐性工作邀請信」的證據。

CBC報導稱,阿切爾接受了採訪,並承認他的公司使用王啟的服務,聘請過2到3名員工,其它的細節他不知道。格洛麗雅沒回覆採訪要求,但她是20名該案的商界證人之一。

紙包不住火

里賈納公司Impact Printers的業主莫斯卡利克(Dave Moscaliuk)也是該案的證人之一。他對CBC說,王啟對是否有實際的工作似乎並不關心,他只是想要工作邀請信,使那些中國公民能移民來加拿大。

按提交法院的文件,Impact Printers公司為4名中國公民提供了工作邀請信。2012年5月29日,薩省移民提名計劃的一名官員給莫斯卡利克打電話,就一封工作邀請信問了一些問題。莫斯卡利克告訴這官員,王啟用於移民申請的電子郵件並非正式的Impact Printers郵箱,而是王自己設立的。

法院文件顯示,王啟很快就給薩省移民提名計劃部門發電子郵件做解釋,說莫斯卡利克是他的朋友,他只是幫朋友的公司尋找一些技術工人而已。

不過,王啟和莫斯卡利克之間的一次談話被意外錄了音,而且落到了調查員手裡。

2012年6月15日,莫斯卡利克給薩省移民提名計劃部門打電話,找他的在線申請密碼。他當時留言後,並沒有成功掛斷電話,結果,政府的電話留言箱錄下了他和一個人的對話,邊境服務局認為這個人就是王啟。

從他們的對話看,莫斯卡利克並不計劃僱用那些外國公民,儘管他準備給他們提供工作邀請信。另一個人(王啟)向莫斯卡利克保證:「他們(外國公民)不會問你這件事的。」

莫斯卡利克回答說:「那不是有點偷偷摸摸嗎?」然後他又說:「這樣的話,如果這些人來到這個國家,他們在這裡卻沒有工作,我卻是後面有關聯的人……我會不會被指控啊?」

被冒名商家全不知情

邊境服務局發現,這騙局不僅涉及里賈納市的企業,有證據表明,王和崔還針對薩省南部的幾個小社區。

特萊嫩(Loretta Threinen)女士在Estevan有一家公司KO Advertising,在生意最好時有3名員工。她得知法院文件裡提到,KO Advertising為中國公民提供了8份工作(包括客戶服務經理和銷售經理)時,感到震驚,因為她全不知情。

她對CBC說,那些工作邀請信不是她寫的。那封提供銷售經理職位的邀請信中列出的地址不是KO Advertising的。

經營汽車旅館Indian Head Motel Bar and Grill的辛格(Bill Singh)說,他和他的妻子多年來一直是這旅館的唯一全職員工。當CBC告訴他,邊境服務局發現他的汽車旅館已發出6份工作邀請信時,他感到很驚訝。

在王和崔家的垃圾中,邊境服務局調查員找到了一份寫好的工作邀請信,邀請一名中國公民去辛格的汽車旅館工作,標明的日期是2012年2月17日。

辛格堅稱這工作邀請信是假的,邊境服務局的發現也支持他的說法。調查員發現,這信的頂部有「Indian Head Bar&Grill」字樣,是貼上去的;底部貼了另一塊紙,上面有「Bill Singh」的字樣,作為簽名。

邊境服務局還說,他們找到一張含有很多手寫字的紙,其中有證據顯示,有人「試圖練習或複製辛格的簽名」。

不過,辛格說,他從未用他的英文名字簽名,他簽名只用他的印度名字。

CBC的報導稱,辛格還沒有被要求做該案的證人,但是,已經有超過40人被要求上法庭作證,其中包括20名薩省商人。目前為止,所有這些人都沒因此事被指控。

邊境服務局提交法院的文件稱,有證據表明,王、崔兩夫妻從他們創建的公司開出了二十多份欺詐性工作邀請信。

在2004年至2011年間,這對夫婦至少成立了8家公司,包括2家餐廳、2家貿易公司、1家移民公司、1家綜合商店和1家建築公司。

邊境服務局表示,有證據表明,這些企業中至少有一部分涉及這宗大型的移民騙局。#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