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章天亮:10項非暴力行動將為香港贏來真正自由

過萬人參與了民陣6.26晚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的「G20 Free Hong Kong集會」,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香港人反送中的訴求。(民陣提供/DARIUS CHAN HO SHUN)

人氣: 55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8日訊】就在我們做這期節目幾個小時以前,香港又發生了反送中的大遊行,但這次遊行的路線是在九龍,而不是過去通常所在的香港島。九龍遊行的目的之一,就是向大陸游客宣傳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訊息。主辦方估計這次參加的人數有23萬人。整個過程和平有序。今天我想借這個活動談一談香港可以對特區政府以及中南海實行的極限施壓策略,我將提出一些具體的行動建議。我相信如果這些非暴力不合作的計劃能夠得以實施,香港將迎來真正的自由。

我在以前的節目中已經多次談過,中共最希望的就是出現大規模的暴力,甚至可能自己製造出大規模的暴亂,這樣它就可以名正言順的鎮壓。在鎮壓過程中,中共可以一方面強化自己的權威,甚至以戒嚴的方式綁住香港人的手腳,另一方面用「鎮壓暴亂」堵住國際社會的嘴。所以香港人應該絕對避免暴力的出現。如果發現周圍的人有暴力傾向,一定要勸阻。如果有人不聽勸阻,一定注意蒐集這些人的音像資料,把他們的臉、聲音等拍攝下來,因為這些人很可能是中共派來製造暴力的人。

與此相反,我認為這次九龍的活動非常成功,也會給中共帶來巨大的壓力。中共最近連續幾天通過國內的媒體抹黑香港的反送中活動。我覺得這是極端愚蠢的做法。以中共在老百姓心中的信任度,大多數人都會得出一個結論——香港出事了,但具體什麼事,這就是大陸人想要尋找的真相了。因此九龍的活動,就是一個通過大陸游客澄清真相的機會。

香港目前的局勢對於民眾來說是非常關鍵的。在這個關鍵時刻,香港民眾絕對不能後退。因為如果香港民眾這時候退讓了,那麼給中共的信號就是,香港的民意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建制派從此也會更加鐵了心跟北京走。如果200萬人的「反送中」大遊行都不能改變特區政府或者北京的心意,甚至整個運動被暴力鎮壓,從此香港將再無自由可言。香港市民也失去了和大陸博弈的所有籌碼。因此這次運動如果失敗,香港將徹底淪為大陸的一個城市。

所以香港民眾不但不能退,還要不斷尋求更加有效和有力的方式保持向香港當局以及中共施壓。這種壓力不僅會讓中共在國際社會面前很丟臉,實際上日本、英國、美國的國家元首都在G20峰會上向習近平提出了香港問題,英國甚至可能因為不當言論驅逐中共駐英國的大使;還有一重壓力,就是香港問題久拖不決,會帶來建制派的分裂,因為特區政府顯然面臨著管制危機。

同時,還要對中國大陸施以最大的壓力。因為林鄭月娥不過是個提線木偶,按照本意來說,她也許也要對自殺的反送中事件表達同情和哀悼,她也可能並不想全城大搜捕那些占領立法會的人,她也許沒膽量讓警察、甚至是讓大陸武警假扮香港警察鎮壓,但是她所作的一切都必須得到北京的同意。

七一大遊行,占領立法會的時候,晚上10:20分,議員們聯絡了特首辦,回復稱特首很忙!還有什麼比處理占領立法會更忙的事嗎?確實有,那就是北上面見韓正,在那裡等著北京下達指示。還有一次,香港六月十六日200萬人大遊行後,據傳林鄭月娥壓力爆表,被發現獨自一人躲在廁所偷哭,甚至還一度當眾淚崩,讓在場所有人傻眼。一般人到這種情況,就辭職了。但林鄭是否辭職,自己根本決定不了,還要聽北京的。

所以,最終是否撤回反送中條例、林鄭是否下台,都是北京的決定。香港人必須讓北京感到切實的壓力。所以,港人的非暴力不合作,不僅應該僅僅針對香港,更要針對北京。我在這裡提出十項行動計劃,可以讓北京憤怒恐懼,但又無可奈何,供港人參考,討論和補充。

第一、我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一個圖片,將各大媒體對七月一號事件的報道加以對比。7月1日55萬人再次上街,人數破歷次香港七一遊行紀錄。7月2日,只有香港《大紀元時報》頭版以55萬人遊行為聚焦主線,報導民眾主要訴求,而其它媒體則聚焦在七一立法會衝擊中。《蘋果日報》、《明報》是報導示威者占領立法會,但《東方日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則以政府譴責為主調,《東方日報》稱之為「特區恥辱、萬劫不復」,《文匯報》則以「暴占立會真邪惡」字眼,以此打壓示威者。曾力挺薄熙來唱紅打黑的《亞洲週刊》則以封面故事,抹黑示威者為港式文革,甚至稱之為「軟性恐怖主義」,並高調專訪警務處長盧偉聰,為撐警扮演輿論先鋒。

對於這些紅色媒體,我建議所有香港人擦亮眼睛,抵制這些媒體,不聽不看,堅決不購買。這些紅媒其實是謊言喉舌,不配稱為媒體,也不應該在香港存在。所有在這些紅色媒體上做廣告的商家,可以在社交媒體上廣傳,香港人抵制這些在紅媒上做廣告的商家。這件事,如果香港上街的200萬人能夠配合,那將是對這些紅色媒體的致命打擊。即使中共拚命給它們輸血,維持它們的存在,也只是白費資金,因為已經起不到洗腦作用。

第二、對於全面客觀報道大遊行,一直站在香港民眾這邊的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香港民眾要盡力支持,多購買多觀看,多購買在上面做廣告的商家的產品,以支持這些媒體的生存和發展。在過去的二十年間,大紀元和新唐人在很多重大議題上幾乎是孤軍奮戰,但堅決抵制和揭露共產黨的謊言。這兩家媒體的廣告商家也一直受到中共的打壓。前幾天我看香港人為了G20峰會眾籌,以便能夠在海外刊登港人的心聲,讓各國政府給習近平施加壓力。眾籌了一千多萬港元。我要說,其實大家只要日常購買的東西,看看如果有大紀元的廣告就去那裡買,不用自己出一分錢,這就已經是對大紀元和新唐人的支持。港人需要這樣的獨立媒體來對抗中共的洗腦。

第三、這是我幾週來一直反覆說的問題,就是把自己的存款從中資銀行中提出來,存入外資銀行,最好轉出香港。我多次說過,大陸對於外資極度饑渴,而根據商務部2018年的報告,大陸的外資有70%來自香港。如果香港能夠消耗中共的外資,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中共的外匯將大量失血,這也是中共無法承受的痛。這次習近平和川普會面時,之所以願意妥協,以重啟談判,就是中共感到了外貿下降的痛苦。這件事,人人可做,既沒有成本,也不會被追究責任。

第四、中共在大陸抹黑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同時嚴密封鎖網絡,讓大陸人得不到真相。因此,讓大陸人聽到真相本身就是對中共的重大打擊。20年以來,法輪功學員一直在開發翻牆軟件。因為資金的限制,能夠同時支持的翻牆人數仍然有限。如果港人願意發起眾籌,給自由門、無界瀏覽等免費翻牆軟件的開發者提供資金,那就在幫助大陸的人了解真相,也在幫大陸人走向自由。

第五、九龍的遊行是向大陸來港的人傳播真相。香港人還應該招募志願者,在大陸客經常去的各大旅遊景點和購物中心派發傳單,內容就是簡單易懂的「反送中」真相,或者其它能夠揭露中共謊言的材料。材料要不斷設計更新,結合陸客所關心的時事話題,揭露中共的謊言,這樣反送中的真相也更容易被接受。

第六、香港人應該行動起來向國際社會講真相。可以到中領館前把香港情況介紹給將要去香港和大陸訪問或做生意的人。這種事,會讓中共非常丟臉,又無可奈何。也是施加壓力的方式。

第七、擁有外國護照的香港人應該聯絡各國議員、政府和媒體,以議會的決議案或者法案的形式支持香港的運動。

第八、所有在反占中運動中使用暴力、造成人員傷亡的責任人,應當蒐集他們的個人資料,並在網絡上公布。要讓他們明白,誰做惡、誰負責。港人可以眾籌一筆款項,獎勵那些舉報和拿到這些材料的人。

第九、這些作惡者的信息可以提交給各國政府。讓各國政府可以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對他們實施制裁,拒絕他們入境或者凍結他們在海外的財產。

第十、廣泛傳播這支視頻,激發香港人的進一步討論,看還有什麼其它和平非暴力的方法能夠對中共施加極限壓力,比如能夠租到劇場甚至建設一個劇場,迎接美國的神韻藝術團到香港演出等等。送中條例一天不撤回,林鄭月娥一天不下台,這些行動就堅持下去。與這些行動相關的正面效果,要通過媒體或者社交媒體廣泛傳播,鼓勵香港人的士氣。
(註:本貼文內容是為2019年7月7日天亮時分YouTube頻道錄製節目的文字稿,天亮時分頻道地址: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vjNeHndz4PGs9JXhzdHqw)

我上面提到的做法,卑之無甚高論,就是法輪功學員20年間一直在做的事情。我們以前在節目裡說,香港的非暴力抗爭應該向法輪功學習。關注法輪功學員現在所做的,應該可以對香港的非暴力抗爭起到很大的啟示作用。

說到這裡我順便插一句,我們以前曾經就數萬人聚集在台北凱達格蘭大道反紅媒的事做過一集節目,我覺得台灣人也可以採用我這裡提到的做法來抵制紅色媒體,同時台灣政府應該嚴查媒體的資金來源,如果來自外國,就要依法加以限制。這樣台灣的紅色媒體自然瓦解。

我有個朋友,是紐約的首飾設計師Ariel Tian,她和動漫天王大雄的一個朋友Nalumi Li,以及伯克利音樂學院的Joseph Ma創作並錄製了一支歌。我把這支歌的鏈接貼在下面,歡迎大家的點播和傳唱。我現在也在跟他們商量授權問題。如果得到授權,我想把這個MTV上傳到天亮時分的頻道上。https://youtu.be/9x93desRse4

(原標題《章天亮:反送中的極限施壓策略,十項非暴力行動計劃將為香港贏來真正的自由》)

責任編輯:李淨

評論
2019-07-08 1: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