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校園「七不講」中共審查讓年輕人思想窒息

香港年輕人在「反送中」活動中所展現的精神受到世界矚目,而因為中共言論封鎖,身在大陸的年輕人不僅不知道香港年輕人正在為自由抗爭,可能還正在自我審查。圖為大陸一家網吧。(GOU YIGE/AFP/Getty Images)

人氣: 1589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綜合報導)香港年輕人在「反送中」活動中所展現的精神受到世界矚目,而因為中共言論封鎖,身在大陸的年輕人不僅不知道香港年輕人正在為自由抗爭,可能還正在自我審查。中國人權律師滕彪認為,審查制度讓大陸的年輕人思想受到控制。

中共當局一直在控制官媒,以及要求互聯網門戶必須接受中宣部指令。在這次香港百萬人大規模抗議修訂「逃犯條例」活動爆發後,哈佛大學政治科學教授加里·金表示,中共當局對中國網民的言論封殺行動是史無前例的,是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政府封殺公民言論的行動,導致大部分中國大陸民眾不知道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名通過翻牆全程跟蹤的中國大陸大學生感嘆,他周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同學和老師,都不知道香港發生的事情。

圖為香港200萬人參加了6月16日的反送中大遊行,他們呼籲港府撤回修例,撤回暴動定性等。(蔡雯文/大紀元)

近日,人權律師滕彪接受《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首席商業新聞記者河瀬健二(Kenji Kawase)的採訪,他在採訪中談到了中共控制言論自由的趨勢和審查制度帶來的危害,並呼籲民眾用智慧的方式支持中國人抵制中共的鎮壓和控制。

審查趨嚴 校園「七不講」

滕彪於1991年考入北京大學法律系,並於2002年底獲得北京大學法學院法學博士學位。滕彪認為,今天的大學生在獲取信息時受到了越來越多的限制,除了互聯網的防火牆,他們的教授也一直害怕並避免討論政治上敏感的問題,越來越多的監控幾乎讓所有人高度謹慎。

他說,在當今的中國大學校園裡有「七不講」,即「不講普世價值、不講新聞自由、不講公民社會、不講公民權利、不講黨的歷史錯誤、不講權貴資產階級、不講司法獨立」。今天大多數教授都不敢討論這些敏感問題。

他說:「中共對網絡的控制也越來越嚴格。僅僅是轉發當局認為敏感的東西就會讓警察來到你家門口。今天在大學獲得開明的教育變得困難。許多年輕的中國人不能像我們那一代人那樣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犬儒主義十分普遍。許多年輕人都是忠誠的享樂主義者,只是希望享受生活,特別是物質利益。有些人有自由主義思想,但他們太害怕採取行動。數字技術的發展已經開放了大量的知識儲備,但矛盾的是,中國人卻更難以獲取敏感信息。」

圖為北京的一家網吧。(AFP/Getty Image)

時政評論員王恩濤在近日撰寫了《中共的思想控制術:洗腦愚民 教育先行》一文,他在文章中發表了類似的觀點。他認為,在「六四」以後,中共認為大學生是其專政的一大威脅,於是愈加嚴格控制。它對高校師生的思想控制和洗腦是竭盡全力的。因此中國再現文革告密之風,人人都可能是被害者,人人也都可能成為加害者。他指出:「中共要維護它的專制統治,人才不是重要的,奴才才是被需要的。」

西方政府應該取締中共海外審查機構

從2003年度的十大法治人物之一,到2012年獲得捍衛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氣獎,滕彪因參與人權活動而三次被捕入獄,並於2014年流亡美國,現在是紐約大學美亞法律研究所的訪問學者。

滕彪表示,雖然許多中國的年輕人來到國外學習,但即使在民主國家,他們也受到越來越多的控制。許多在日本、美國和歐洲學習的中國學生都不敢參加關於人權自由的活動。

他說:「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密切關注著中國留學生和海外學者。這個聯合會不是普通學生的協會,他們的成員會記錄中國學生和學者在外國校園的言論和所作所為,並向當地的中國(中共)大使館匯報,接受它們的資助和控制。如果有學生積極參加例如我關於中國人權的討論會,對他們來說會有一定的後果。」

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2018年8月24日發布報告,披露涉足中共海外統戰工作的組織就有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報告指出,記者和活動家們表示,CSSA經常與中共政府協調,並參與制止言論自由的行動以及對中國學生維權者進行騷擾、恐嚇和監視。

報告指出,CSSA接受中共政府的資金,來倡導北京的外交優先事項,對來自中共大使館和領事館的指示給予回應。

滕彪說,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在西方和日本大學搞的活動與言論自由原則背道而馳。他讚賞一些西方國家開始限制該聯合會的活動,但他建議,西方民主政府應該取締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並在必要時制定新的法律。

路透社報導,一名美國官員說:「中國(中共)派往這裡(美國)的每一名中國學生都必須經過黨政批准程序」,這些人可能不會進行傳統定義的間諜活動,「但沒有一個來到這裡的中國學生不受國家(中共)控制」。

一名美國官員說:「中國(中共)派往這裡(美國)的每一名中國學生都必須經過黨政批准程序。」(大紀元資料室)

堪培拉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洲及太平洋學院副教授、資深研究員薩格森(Sally Sargeson)曾介紹,中共對海外留學生的監督是一個更廣泛的問題。薩格森表示,這不是一個只限於對澳洲國立大學的問題,而實際上是對所有大學的問題。美國及英國學術界人士也都證實說,中共扼殺了中國留學生在這些國家的言論自由。

捍衛人權需要國際和民間力量

滕彪認為,國際形勢的變化正在出現對中國人權有利的局面,自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與北京的貿易戰開始以來,美國和世界其它各國對中共的態度正在變得強硬。而目前香港的「反送中」也在為民主國家提供一個機會,看清中共才是全球自由最大的威脅者,並促使他們對中共採取強硬政策。

他呼籲國際社會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他說:「我不是悲觀主義者,有許多中國人正在爭取政治自由,他們應得到國際支持。很高興看到世界上有更多的人開始了解中共的真實面目。香港的抗議活動振奮人心,香港人通過數百萬人的大遊行展示了他們的意願。國際社會必須支持他們。」

他在2014年時就表示,中國民間應該支持香港民主運動,因為香港民主自由不保,中國民主化將異常艱難。他指出,中共擔心香港的自由和自由意志會蔓延到大陸,並威脅到中共的一黨統治,因此中共一直在限制香港的這些自由和權利。

他說:「中共領導人拒絕民主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他們不了解民主。他們完全理解並很樂意讓他們的孩子在自由社會中接受教育。但在中共內部,共產黨將儘最大努力維護其一黨統治。這包括審查和監督,拒絕讓國內受教育的學生看到他們的外國同學正在享受的『特權』。」

中共對香港民主和平抗議的消息進行嚴控,任何網絡上提及香港運動的信息都被刪除,甚至暗指香港的歌曲都遭到清洗。現在,香港的抗議者正在使用一種新型的數字「空投」(AirDrop)方法,這是一種文件共享功能,允許蘋果設備(手機等)通過藍牙和無線網絡發送照片和視頻。港人以這種方式打破了中共的防火牆,向中國大陸遊客傳播信息。

為了讓大陸人更好地閱讀信息,香港人還貼心地用簡體中文來書寫信息, 確認目標受眾是大陸遊客。#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7-14 5: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