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709四周年 維權律師斥中共惡法

曾遭中共多次關押、飽受酷刑折磨的維權律師劉士輝,2017年7月9日於洛杉磯中領館前發表首屆「中國人權律師節」演說。(徐綉惠/大紀元)
人氣: 68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姜琳達、徐綉惠洛杉磯報導)2015年7月9日,中共在二十多個省、市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及相關人士,至少三百多人遭受牽連。遭到「709大抓捕」的律師們有些曾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為農民作土地申訴,或者為基督徒辯護等等;就這樣他們成了中共的眼中釘,被以「莫須有」罪名吊銷律師執照、判刑,甚至家屬都遭連坐。

曾遭中共三次非法拘捕,期間遭虐打、身心被摧殘的人權律師劉士輝表示,四年了,中國的人權、法治環境不但沒有任何改善,反而更加惡化。他說:「709以後抓人也沒有停止,王全璋還在服刑,高智晟『被失蹤』兩年了,他們都在黑牢裡。」

「中國根本沒有好的法律」

許多人認為中國有很完善的法律,只是不執行,但劉士輝表示:「這是完全錯誤的說法。」中國根本沒有好的法律,只有許多「惡法」,而根本的問題就在憲法上。

他認為中共的憲法說「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這就是違反了憲法精神。憲法應該保障人民權利,需有橫向與縱向的分權,如西方憲法就有三權分立/地方政府制衡。但中國只有「一黨專政」,所謂的「人民代表大會」,根本代表不了人民。

劉士輝表示,許多律師遭到報復性的綁架,「李和平被扔到北京郊外,江天勇被綁到地下車庫,中共國保綁架維權律師,根本不算什麼。」中共還嚴格監控、禁止人權律師出境,如「709」謝陽案的原代理律師陳建剛,中共僅以「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為由,就迫使他無法來到美國。

中共惡法層出不窮 給律師造成種種綑綁

2010年12月10日,人在廣州的劉士輝遭中共國保綁架,在鰲頭鎮的荒郊野外,被搶走手機電池。他回憶當時是晚上十點多,他藉著星光走了一兩個小時左右,才找到公共電話亭,打了不用付費的緊急電話找警察援助。

劉士輝表示,一開始鄉下地方的警察還覺得不可思議,當得知是「國保」的行動後,就沒再追問,草草將他送到一個草房子裡過夜,隔天讓他聯繫朋友接走。

劉士輝表示,在中國從事維權案件的律師,必須面臨中共赤裸裸的恐嚇,據他所知,目前國內被註銷,以各種形式剝奪「職業權力」的律師就有四、五十人。

他說,中共會用各種「下三濫」的手段,讓律師不能工作,無故解聘,維權律師在中國動輒得咎,而且中共的「惡法」層出不窮,給律師造成種種綑綁。

中共刑法第三百條是惡法

劉士輝說:「刑法三百條,就是典型的惡法,這條法令迫害了很多法輪功學員。」他說,中共有許多對付「良心犯」的條款;中國根本沒有完善、健全的法律環境。

中共刑法第三百條寫道「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或者利用迷信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的(行為)」。但何謂「邪教組織」呢?由於這個主題詞(即定義)有明顯語病和法律概念不清的問題,結果衍生出一系列的冤假錯案。

劉士輝又舉例,中共所謂的「自治區」也是笑話,新疆維吾爾族的集中營,香港近日「反送中條例」的抗爭,都很能說明問題。他表示,「送中條例」可怕之處在於,任何一個香港人、甚至經過香港的人,都可能成為被中共遣返的對象。

也就是,「中共惡法這麼多,總有一款適合你,不用你犯罪啊,它直接送一個罪名給你。」

在黑暗法律環境中尋找光明正義

儘管中共「惡法」叢生,但劉士輝引用了詩人顧城的詩句:「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他認為中國的維權律師就是在黑暗的法律環境中尋找光明正義,「我們不是暴力分子,我們只是希望去維護人權,去保護被中共迫害的每一個無辜者。」

移居美國的劉士輝表示自己不大可能再從事法律相關的工作。他說:「美、中的法律很不一樣。但我還算幸運的,很多人想要出來,還出不來,至少我還可以勞動謀生。繼續自由傳播訊息。」

女權無疆界組織創始人向律師致敬

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女權無疆界組織創始人兼主席瑞潔‧利特瓊(Reggie Littlejohn)曾為營救陳光誠律師奔走呼籲,她說:「我內心向中國的人權律師致敬。他們才是真正走在前沿,在中國建立人權的一群人。」

利特瓊致力為受中國計劃生育政策迫害的婦女發聲,她認為中共一直宣稱要建立法治社會,然而當一位律師為了正義站出來,為那些遭受了(政府)迫害、非法虐待的人辯護時,卻反而被拘留或被迫被取消律師資格,就連家人也最終受到迫害,這不是真正重視法治的政府該有的行為。

利特瓊說:「很諷刺的,當這些人權律師試圖維護中國的法律,卻被安上了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這完全是無稽之談。」

江天勇出獄仍遭監視與軟禁

因709大抓捕遭中共宣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的江天勇律師出獄後仍遭監視與軟禁,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女士表示,這四年非常艱苦,許多709律師的家屬都在焦慮與煎熬中,她說:「如李文足,經過這麼長時間,才第一次見到丈夫王全璋,而王全璋的身心都出現很大變化,已不是原來的樣子,只是證明他還活著。」

圖為2017年,709律師的家屬金變玲(江天勇律師妻子,左)、汪豔芳(唐荊陵律師妻子,中)、陳桂秋(謝陽律師妻子,右)於洛杉磯參與紀念六四活動,呼籲國際重視中國法制、人權議題。(徐綉惠/大紀元)

金變玲認為,儘管709律師遭受到殘酷的身心迫害,包括被關進監獄,失去律師執照和生活來源,甚至流亡海外,但「不管怎麼壓制,還是有很多人權律師站出來。儘管受影響,但是我們還是要繼續做,儘管能做的很少。」

目前江天勇的雙腳浮腫、不能坐,就算要到縣裡、市裡都得經國保與上級報備,生活受限。江天勇曾在謝陽律師的陪同下去醫院,但檢查不出任何病因,因為同行還有十幾位國保,金變玲認為國保對醫院施加了壓力,導致無法檢測出江天勇的症狀,目前正努力說服江天勇赴北京檢查。

金變玲說:「江天勇出來以後,也是有朋友去探視他,但面對很大壓力,還有探視者遭當地派出所人員噴辣椒水,被公安局帶去做筆錄,花很長時間才能離開。」

金變玲呼籲:「中共應該還江天勇就醫權、旅行權。江天勇出獄四個月了,大家都可以看到他的腿呈現黑死的顏色,這是受到酷刑的證據,想掩蓋也掩蓋不了。」

江天勇妻感謝外界的關注

儘管對中國法制很失望,但金變玲表示自己會繼續抗爭,她很感謝外界對709律師的關注,也希望國際間能有更多人關注中國人權,因為像她這樣漂流在海外的異議人士,很害怕、擔心中國親人的安全。金變玲說:「我們不希望親人成為犧牲品,希望與親人團聚。」

金變玲認為近日在湖北武漢市新洲區陽邏街,發生上萬人遊行示威,抗議當地政府建垃圾焚燒發電廠的事件,說明中共絕對長久不了,她說:「累積一定的民憤,如果只靠武力鎮壓,中共絕對長久不了。」她認為執政者應該多為民眾考慮,不要再製造這麼多的民憤。◇ #

責任編輯:李欣

評論
2019-07-09 10: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