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國經濟學家:重溫我們最寶貴的權利

作者/馬克.亨德里克森(Mark Hendrickson) 編譯/李捫心

2019年7月1日至2日,紐約公共圖書館展出了罕見的美國《獨立宣言》手寫副本。(唐誠/大紀元)
人氣: 145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9日訊】(編者按:本文作者馬克亨德里克森(Mark Hendrickson)是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他是一位美國經濟學家,甫從格羅夫城市學院(Grove City College)退休,仍保留該學院信仰和自由研究所的經濟和社會政策研究員職位。)

7月4日,是一個令全美國上下人心振奮的日子。在這個日子,我們慶祝《獨立宣言》的發表。《獨立宣言》由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起草,至今仍然在鼓舞著無數世人。

7月4日,美國總統川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在華盛頓林肯紀念堂前參加「向美國致敬」的國慶活動。(Charlotte Cuthbertson /大紀元)

獨立宣言》是具有革命性的一份宣言。它並不是通過勾勒出一個權力結構——政府,然後再去確定民眾可以享有哪些權利和自由。相反,《獨立宣言》採取了完全不同的方式,它的最根本出發點是,每個(自由)公民都有上帝賦予的、不可剝奪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

《獨立宣言》把個人自由提升到至高無上的地位,然後又確定政府權力的唯一合法用途,是用來保護、捍衛和維護這些權利

我們享有追求幸福生活、自由、快樂和財富的權利,並不排除享有額外權利(正如「憲法第九修正案」明確規定的那樣)。其中最寶貴的其它權利之一,就是傑出的最高法院法官路易斯.布蘭迪斯(Louis D. Brandeis)所說的「文明人類所擁有的最全面的權利和最有價值的權利」——「獨處的權利(不被打擾的權利)(the right to be let alone)」,尤其打擾是來自於侵入性政府。

注意,這並不是說美國人可以完全忽視政治。那種假設把國家事務留給別人,一切會很好,並且也不會被打擾,這是危險的幻想。正如柏拉圖很久以前所警告的,「好人對公共事務漠不關心的代價,就是被惡人統治。」熱愛自由的美國人早就明白了這些格言的智慧,「永恆的警惕是自由的代價」。

許多歐洲人移民到美國就是想要不被打擾(可以獨處)。他們試圖擺脫宗教的迫害、經濟上貪婪的政府、以及政治精英們為擴張而進行的恐怖戰爭。在美國,他們找到了他們祈禱和夢想的答案。聯邦政府在很大程度上讓他們可以獨處而且不受打擾。他們可以在想要做禮拜的地方進行祈禱,他們可以合法地賺取更多的錢,而不需要政府對他們的收入徵稅(甚至假設不會去問他們賺了多少錢)。

聯邦政府在我們共和國早期的歷史上發揮的作用是如此微小,以至於直到1820年的選舉年——在我們的共和國成立了30多年之後,還沒有一個反對黨打算推出一名候選人,與詹姆斯.門羅(James Monroe)競選總統。

但今天,情況則完全不同了。政治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的作用顯得尤為突出。它無處不在,在我們面前,而且無法避免。對此的解釋是顯而易見的:因為我們不再擁有由建國先父們規劃的、受到嚴格限制的政府。

令人驚訝的是,美國政府曾經用了60年的時間才花掉了第一筆10億美元資金;但現在,政府每天就花費130億美元。

現在,我們日常生活中那些曾經被認為是不屬於公共領域的部分,政府也參與其中。私人領域和公共領域之間的分界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今天,政府參與到我們的童年、我們的生活、我們的事業、我們的教育、我們的醫療保健,我們的退休,以及您能想到的任何其它事情。

與建國先父們的構想相反,私人財富被隨意操縱在多數人的意志之下,我們正在進行一個長期的政治鬥爭,決定可以保留多少財富、拿走多少,不管這些財富得來不易。

數以萬億計的美元被重新分配給了具有政治影響力的特定企業和人群,但是這些人卻想要更多。支付帳單的人已經厭倦了,許多人擔心政府對我們的孩子所施加巨大的債務負擔。緊張和衝突是不可避免的。

這種轉變是如何產生的?總之一句話:進步主義。進步主義的意識形態支持已故歷史學家克拉倫斯.卡森(Clarence Carson)所說的「淑世主義」(社會改善主義)。這種觀念就是,聯邦政府應該超越僅僅維護我們的權利和自由,並積極地為公民提供經濟利益。

正如我在其它地方所寫的那樣,進步主義是一個長期擴展政府的開放式計劃。畢竟,如果我們接受政府有責任幫助A先生和B女士的前提,那麼它幫助C、D、E等不也「公平」嗎?如果政府應該為美國人的食物或住房付費,那麼為什麼不可以為他們提供醫療保健、日託和交通等等呢?

由於政府不可能補貼每個人(最終,一些公民還必須提供政府發放的財富),我們當代的政治制度會產生經濟上的贏家和輸家。在這樣做的過程中,它違反了一些公民不被打擾地享有「不可剝奪的」財產的權利。每一次選舉都是一場瘋狂的人人有份、為所欲為的選舉,以決定誰更厲害。這是社會不和諧的一種方式,而不是和諧。

現今的政治將我們的利益對立起來,並且還在不斷地這樣做。就像布蘭迪斯大法官所說的那樣,美國人已經幾乎沒有剩下什麼「獨處」的空間了。事實上,我們的《獨立宣言》中提到的個人權利,今天正面臨著切實的威脅。

進步主義已經演變為其邏輯的高峰——社會主義。無論是否假扮成「民主」,社會主義都認為政府不僅應該只關注一些人的需求,而是應該關注所有人的需求。但不幸的是,它能做到這一點的唯一方法,就是它對我們的財產擁有巨大的權力,這當然也意味著對我們生活、自由和追求幸福擁有巨大的權力。

今天,我們被邀請來重新學習一個關於人性和政治的重要課程。再次引用布蘭迪斯大法官的話說,「對自由的最大危險,潛伏在熱情的人的陰險侵略中,有意義但並不理解。」

多麼可悲的是,在今年7月4日,上帝賦予我們權利的最大威脅來自於我們的同胞——那些相信美國的光明未來取決於他們有權力強加據稱完美和公正的經濟秩序給我們。

願1776年愛國精神永遠保護我們免受這種錯誤的危害。#

責任編輯:連書華

 

評論
2019-07-10 12: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