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滲透台灣系列報導——藝文篇(上)

冠上「台獨」緊箍咒 中共封殺藝人六大手法

將台灣藝人冠上「台獨」,是中共打壓台灣影視業慣用手段。圖為示意圖。 (Oli Scarff/Getty Images)

人氣: 677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江禹嬋台灣採訪報導)中共近年來斥資打造絢麗舞台,包含頂級音響、樂團配備,影視業皆採大型製作、場面氣派不已。在光鮮亮麗的背後,台灣藝人到中國大陸演出,卻受到諸多限制。而對近日香港「反送中」遊行抗爭的態度,更成為到中國發展的港台灣藝人審查指標。

日前北京影視圈流傳一份中國(中共)文化部寄發的「封殺名單」,多達55名台灣藝人在列,顯示中共對台灣影視產業人才採取的「三光政策」,即挖光、擠光、堵光。例如跨年晚會,台灣所有重量級明星都跑到中國大陸跨年就可見一斑。

中共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發布的「31條惠台措施」,簡稱「惠台31條」,表面上對文化內容產業「更敞開門」,包括中國大陸引進台灣製作的電影與電視劇將沒有數量限制,台灣人士參與電視、電影製作可不受數量限制,以及簡化台灣進口圖書的審批流程等。

但對於這些看似開放的惠台政策,台灣業者坦言是「吃不到的糖果」,因交流的前提都必須跨越「反台獨」這項門檻,才能享受中共提出的交流紅利,而「台獨」在缺乏具體定義的情況下,業者只能「自我審查」。

不僅是對台灣,中共在2016年實施「限韓令」,全面禁止進口韓國文創產品,並且封殺韓流明星在華商演,也是中共在影視界慣用的手法。

中共滲透台灣影視界,封殺藝人有六大手法。

手法一:「能不能銷中國」成了寫作的一把尺

在台灣戒嚴期間,執行白色恐怖任務的特務機構「警備總部」(簡稱警總),讓許多文化創作者小心翼翼,深怕創作內容觸怒當局而鋃鐺入獄。曾獲威尼斯影展國際影評人週最佳影片、金馬獎年度台灣最佳電影等大獎的導演鄭文堂,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談到,這就是所謂的「心中有警總」,即使現在警總不見了,但是依舊存在心中。

中國大陸因處於專制體制之下,藝術創作極度受限,連帶著台灣影視人才,在進入中國市場前也開始自我設限。鄭文堂說,現在最誇張的已經不是敢不敢寫的問題,影視界最大的問題,是藝術創作者迫於經濟考量,劇本題材必須「自我規避」敏感題材不要寫。

即使現在台灣多元開放,每次作品被打回票的理由都是「不要啦!你這銷不了大陸」、「這個片子你只能在台灣賣喔!你要嗎?」他坦言,在寫劇本創作時,甚至跟人家談案子,腦袋都在盤算這些事情,變成一個基本的標準,從出資者到劇本內容的設限,以及作品的未來等等,影視界現在幾乎都是這樣談判。

手法二:挺反送中 藝人「按讚」遭鎖定

此外,演出過港台爆紅的連續劇《延禧攻略》的港星佘詩曼,因近日被發現在臉書上對「反送中」遊行帖文「按讚」,而在微博上遭五毛砲轟「一個大陸撈錢,下一秒就港獨,真是演戲演這麼久有兩副臉孔」。為了要保存自己在中國大陸未來的發展之路,逼得她趕緊發文解釋,強調自己是愛國愛香港,希望有心人士別再從中有過多的解讀。

港星梁朝偉在臉書上寫一個「唉」字,也被有心人士質疑梁朝偉是針對反送中議題,逼著梁朝偉急著刪文澄清。此外,台灣藝人許瑋甯被看到給一篇諷刺中國大陸的帖文按讚,就被瘋狂洗版,最後只能出面道歉平息。為了人民幣折腰,讓港台藝人只能「口是心非」。

手法三:被貼「台獨」標籤 封殺如滾雪球

為追尋更好的發展,跨過海峽爭取對岸市場,成為台灣演藝人員更上層樓的選項,但付出的代價就是需要接受意識型態審查,自我創作空間受限,有任何與中共思想牴觸的言論,動輒就被封殺。

近年來已有多名台灣藝人被指支持「台獨」而遭中共封殺。其中以2016年「周子瑜事件」最引發關注。因周子瑜在韓國綜藝節目中拿中華民國國旗,被台灣統派藝人黃安在微博舉報為「台獨」。周子瑜錄製公開視頻道歉作結,結果引發台灣民眾怒火,因視頻公開後隔日就是台灣九合一選舉,最終讓民進黨以壓倒性優勢取得執政權,更拿下立法院過半席次。

此外,不少藝人、導演因表態支持「太陽花學運」,陸續被中國網民舉報為「支持台獨」,揚言要封殺他們。台灣導演戴立忍遭大陸電影劇組換角;台灣名導吳念真亦因挺偏綠的時代力量,盛傳其高居封殺名單首位。

台灣師範大學政研所教授范世平談到,大陸封殺台灣藝人早已不是一兩天的事,但這種政治力量絲毫不足以影響台灣特有的文化。儘管封殺如滾雪球般範圍越來越大,香港不少藝人仍是毫無畏懼。

港人反而相當羨慕台灣能有這些不受政治、市場影響的獨立音樂,創造出像「滅火器」這樣的團體,他們在太陽花學運時,創作的歌曲《島嶼天光》,堅持反映出台灣的獨特文化現象,完全不受大陸政治影響,更無懼市場打壓。

威尼斯影展或柏林影展,很多得獎作品都來自亞洲,甚至當年台灣電影《悲情城市》都能在威尼斯影展發光發熱,范世平認為,應多重視台灣獨特的多元文化,別因大陸的「三光政策」而屈服。

手法四:簽署反台獨承諾書 否則名字被消失

此外,有消息稱在中國大陸上映的台灣電影,演員須簽署「反台獨」承諾書,才獲批准。台灣藝人陳意涵升格當導演後,在中國大陸執導的網路劇《愛情的拉斐爾》,遭爆出製作方要求演員簽署「反台獨」保證承諾書,否則名字登不上大陸版本的片尾。

憑著電影《我的少女時代》而出名的藝人宋芸樺,遭大陸網友質疑是台獨分子,她緊急在微博發文強調「台灣是我的家鄉,中國是我的祖國」,引起兩岸網友瘋狂砲轟。宋芸樺的臉書一夜間被灌爆,原本擁有百萬粉絲也暴跌到僅剩9字頭。

「被台獨」的升級版是,只要家人被冠上台獨,就「連坐法」式地成為台獨。近年來在中國大陸發展的台灣藝人歐陽娜娜,其父歐陽龍為中國國民黨發言人,因過去演員時代拍攝戲劇裡,有提到「反共」情節,就被大陸網友拿來大做文章。

隨後她表態「我是中國人」希望化解敵意,但隨後遭到大陸網友在微博貼出,歐陽娜娜3姊妹和媽媽傅娟,2010年欣賞神韻藝術團表演的報導,一家人再度遭到五毛攻擊。由於中共近年來在國際上,不斷阻擾神韻藝術團演出,因此外界認為,這才是歐陽娜娜遭橫禍的主因。

對於歐陽娜娜曾看神韻藝術團演出而遭到五毛攻擊事件。著名ACM時政節目《周周侃》主持人沈度談到,中共常提到神韻演出是拿國外基金反華,這完全是錯誤的指控。他提到,神韻藝術團是非常成功的演出,在北美各城市巡演,幾乎座無虛席,票賣得非常好。觀眾也是以國外主流社會為主,許多當地政要、市長、議員觀賞完也都會接受採訪,反應非常熱烈。與中共派出來的藝術團,只針對華人有很大不同。

他透露,中共每年都會派出國內頂尖藝術團到國外來,打著中國傳統文化大型演出(的旗號),專門和神韻藝術團打對台,但在市場上影響力跟神韻藝術團完全不能比,不僅表演場地小,還是靠送票來維持觀眾,完全收不回成本,外國主流觀眾也不買單,「這根本完全不能比,是真正的大外宣」。

沈度感嘆地說,觀賞現今中國國內藝術演出,總有一種說不出的僵化,雖然技術看似高超,但是就是欠缺一股生氣,就像看春晚一樣。

手法五:對演出設限——只要北京不能去 台灣演出就被排除

除了審查赴中國發展的台灣藝人思想,中共干預手法,更從活動源頭就讓主辦單位自我設限。在國際享有高知名度,且獲獎無數的「閃靈樂團」,才剛獲得第30屆金曲獎「最佳樂團獎」,樂團主唱林昶佐(Freddy)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談到,國際音樂流行市場有一套自由機制,不過隨著兩岸交流密切,卻破壞了整個市場遊戲規則。

林昶佐是前時代力量立法委員,曾擔任「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理事長,為各領域弱勢發聲並營救國際難民。長期在國際上策劃音樂活動、演唱會的他談到,過去演唱會的市場,只要與亞太地區流行音樂市場接觸,包含日本、香港、澳洲、泰國等合作,所有機票、飯店等行程費用、表演形式都會相對好協商。例如台灣硬體設施與韓國合作,這是流行音樂裡的長久慣性,只要商業上覺得合理,沒有人會去審核藝人的意識形態。

現在的狀況卻出現根本性的轉變。由過去「亞太區」概念,轉變為北京、上海、台北、香港等「大中華區」,只要北京、上海等城市不能去,就不會請來台北演出,因為直飛台北不划算,林昶佐強調,只要融入這樣的經貿體制裡,在前端邀請時就會先自我審查。

手法六:專找財困創作者下手 出資左右內容

憑藉時代劇《一把青》,獲得2016年金鐘獎6項大獎的台灣導演曹瑞原,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談到,之前劇組曾面臨資金缺口高達6000萬台幣,險些難產,當時被中資相中,願意挹注大筆資金,條件是女主角朱青必須擁有共產思想。面對堅持創作初衷,以及市場與成本的兩難下,最終曹瑞原忍痛拒絕,堅決維持原創,以還原那個時代故事為首要任務。

中共對台灣影視業打壓頻頻,曹瑞原認為,這就是兩岸政治角力下所造成的影響,但自己如何去理解,要有很清楚方式。許多國外影視產業近年來在試台灣的能力,他舉出,HBO、Netflix,更多境外OTT開始陸續跟台灣製作公司合作,就可看出端倪。

他分析,會選擇台灣的原因,在於中共政治不穩定,這些外資在找尋基地時,想找一個能長遠穩定合作的對象。他說:「他們可能對中國目前政治、經濟狀態有點不知所措。」

現在網絡資訊無遠弗屆,當外資OTT平台,想找一個製作基地時,一定是找能放眼世界,又創作自由的地方,現在華人市場備受重視,台灣就是一個好的選項。他說,中國大陸近兩年影視產業也低迷不振,這跟中共政治權力變動有關係,此時正是台灣最好的機會。#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9-08-03 1: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