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7月新聞透出紅色威脅與中共恐懼

2019年7月31日,近千名市民聚集在香港東區法院,聲援被控的示威者。(蔡雯文 / 大紀元)

人氣: 10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1日訊】七月底的國內外新聞表明:中共仍在瘋狂地迫害人權、壓制自由,威脅安定,它的所作所為充分暴露了它的暴虐和恐懼。

七月尾聲的新聞一瞥

7月31日,在香港東區法院,在7月28日上環衝突中被捕的44人被控暴動罪一案提堂。約有千人在大雨中到法院聲援被告,他們手舉「沒有暴徒,只有暴政」的標語,高呼口號。44人包括13名學生,也有國泰飛機師、教師及護士等,年齡最小者僅16歲。

7月30日,在山東臨沂監獄,李文足第二次見到了被關押的丈夫王全璋律師。43歲的王全璋蒼老、黑瘦,反應遲鈍,他對妻子說:「監獄說你這次來,又帶著記者來……不好。你這樣不好。臨沂監獄對我很好!」

7月30日,在美國舊金山中領館前,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舉行集會,要求中共釋放所有被非法羈押的法輪功學員,停止迫害法輪功。李雪松講述了她的母親、79歲的黑龍江法輪功學員孟紅因為堅持信仰被迫害致死的遭遇。她質問中共:「為什麼迫害死我的母親?還我母親!」

7月29日,中共港澳辦召開記者會,回應香港抗議風波。發言人劃出三條「底線」,言語間既有安撫,亦露殺機。

同在29日,大陸著名人權活動者黃琦被冤判12年。此前,他已經兩次被判刑,被監禁10年。歐盟對外事務部發表聲明,指聯合國「任意拘留問題工作組」去年已發現黃琦被任意剝奪自由,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呼籲中國(中共)立即釋放黃琦以及其他人權分子和維權律師。

7月26日,在澳洲昆士蘭大學,一批聲援「反送中」的香港學生受到了中國學生的圍攻。事後中共駐布里斯班總領事徐傑讚揚中國學生自發的「愛國」行為。

參與活動的港生克里斯蒂·梁(Christy Leung)和菲比·范(Phoebe Fan)告訴BBC記者,他們的目標是向香港示威者表示支持,並表達對逃犯條例的反對,根本沒有提到香港獨立的事情。這兩位同學的照片被人放在了中國社交媒體網站上,照片旁邊寫有威脅性字句。菲比·范說,有人留言警告她,她會「面臨一些後果」。

在加拿大溫哥華,大陸律師祝聖武近日連續收到威脅信,稱要殺害他全家,信中還提到了具體日期。祝聖武已經報警。他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這可能與他最近參與支持人權的活動有關。7月20日,他參加了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的集會並演講,號召國人向大法弟子學習。他也經常轉發關於香港局勢的文章和圖片。

以上事件並非孤立個案,它們顯現了從大陸到香港,再到海外多個國家和地區,中共對廣大各界民眾的壓制與迫害。

2019年7月30日,李雪松(右二)與其他法輪功學員,在舊金山中領館前手持貼有母親孟紅遺像的橫幅。(周鳳臨/大紀元)

第一,中共無視法律,利用法律迫害良善

黃琦、王全璋和祝聖武都支持法輪功,為弱勢群體發聲,他們的勇敢和正義之舉觸怒了中共,使得他們遭遇迫害。

中共法院沒有透露黃琦向境外何人或哪個團體提供了什麼「國家祕密」。黃琦拒絕認罪,因為根本沒有任何犯罪事實。他之前曾表示,「六四天網」的上百名義工經歷了入獄獲刑和失蹤,上千名支持者也被打壓。

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先後向中紀委、公安部、四川高院、最高檢、最高法遞交了申訴材料,但是其訴求如石沉大海。

再如王全璋案,這位為民請命的律師自2015年8月被非法綁架後,消失在公眾的視野裡長達三年多。在這期間,王全璋的家屬以及聘請的多位律師從未獲准與他會面。「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在2017年12月27日的報導中評論說:「這種非法手段唯中國才有,在全世界的法制國家中找不到第二例。」

程海律師曾表示,他們多次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中紀委,甚至中共常委寫信反映王全璋案,但是始終未有回覆。

再看李雪松的控訴。據她介紹,2018年家人在探視時,發現孟紅是由2個人攙扶著出來的。按照規定,75歲以上的老人可以辦理保外就醫,但是黑龍江女子監獄卻以孟紅堅持煉法輪功為由,不予辦理。

孟紅做了什麼?她於2012年5月在黑龍江大學發放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資料,被該校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之後,哈爾濱南崗區法院判處她7年刑期。孟紅在出獄前幾個月被迫害致死。

有關香港「反送中」活動,港澳辦聲稱要懲治暴力、維護法治。然而,警方至今未有對元朗西鐵站無差別毆打市民的施襲者作出檢控,卻火速以「暴動罪」處理示威人群,雙重標準令人驚愕。

7月31日香港東區裁判法院外,有市民舉起「沒有暴動 只有暴政」等標語,聲援被告的44人。(蔡雯文/大紀元)

第二中共侵犯人權,剝奪自由,泯滅人性

中共以暴力機器整肅和威懾的對象,是想要表達真實思想、傳遞真實訊息、善良守法的民眾,包括中國和外國公民。黃琦被定罪,因為他在網絡為人權發聲;王全璋被監禁,因為他利用法律知識推動人權;孟紅被判刑,因為她揭露中共迫害信仰的罪行;香港示威市民被貼上「暴動」標籤,因為他們明確抵抗暴政;澳洲支持「反送中」的學生被謾罵和攻擊,因為他們站在了中共的對立面,開始以貼紙和標語傳播真相。

中共不能容忍這類言論、集會和信仰自由,因此不惜踐踏法律、突破人性和道德底線。中共不理會王全璋妻兒的哭訴,把風華正茂的律師折磨得不成人形;中共無視八旬老人的呼籲,對身患重病的黃琦處以重刑;中共也不在意國際社會的譴責,打著「依法治國」的幌子耍流氓。

第三,中共鼓吹暴力,製造恐怖

香港的范同學說,她希望支持中國的學生可以「尊重我們言論自由的權利」。但是,在澳洲的土地上,她卻不得不承受壓力、監視和恐懼。她為此感到憤怒。

中共為了達到壓制自由、封鎖真相、維持統治的目的,一貫以暴力來製造恐怖。從看守所和監獄的酷刑,到言語暴力、網絡暴力和校園霸凌,從香港警方過度使用武力,到黑幫無差別襲擊平民,再到自由社會的死亡威脅,中共在實質上是所有暴力的鼓動者和策劃者。儘管它口口聲聲說對暴力「零容忍」,但是它的暴力行徑早已超出了道德底線。

第四,中共的末日恐懼

中共憑藉國家機器,掌握了話語權和司法權,它以惡的標準,決定誰是「暴民」,誰是「英雄」,誰是「反華」。它的強硬言行流露出深深的恐懼。它懼怕寫著真相的標語、貼紙、網絡留言,懼怕外界的譴責和對正義的聲援,懼怕遊行隊伍和敢於說真話的所有人。

7月28日,香港政府新聞處的一批新聞主任向港人發出公開信,表明立場:「保持中立和沉默等同支持施壓者,向惡勢力低頭。」「我們時刻提醒自己,要做好一個公務員的身分前,先要好好做一個人,身為真正的香港人,在大是大非問題前,必須有良知、有風骨,明辨是非善惡。」

中共還在試圖以強權「維穩」,它的恐怖策略不會奏效,只會令更多人看清它的本質,從而與之決裂。#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8-01 5: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