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禱:2019火種:天象巨變(2)

圖為資料圖。(Getty Images)

人氣: 24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2日訊】(接上文

無底天坑

無論是中共的過去和現在,都是一個欺天欺世的謊言。人們忘記了這是一個非法的,入侵的政權,是前蘇聯的第七縱隊一手成立的傀儡政權。把中國共產黨等同於中國是一個彌天大謊。中共偷天換日,把70年的共產黨等同於五千年的中華文明,而中共所營造的當下卻是一個巨大的謊言,一個「偽現實」。豎立在謊言的流沙上的,不堪一擊的偽現實。

隱藏在今天紅色帝國的鞭子和人臉識別器後面的是國土資源耗盡,民心思變,只剩空殼的紅色監控帝國。陰霾鎖江山,民間維權四起,在繁榮的表象下是無數無底的天坑。而在所有的天坑中,最大最可怕的是無底的經濟黑洞。

一如當年前蘇聯解體前的經濟崩潰,如今,中共正在面臨一場經濟大崩潰。2018年起,美國開始對中共提高關稅,不久,歐洲加入美國,一起聯手反擊中共。世人終於看清了這最後一個共產大國的真實面目。2019年3月,華盛頓成立「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正式把中共視為威脅。也就是說,中共已成為世界的敵人。世人逐漸認清:它的百年強國大夢一旦實現,將是世界的一場夢魘。

極權中國的經濟奇蹟是一個正在被戳穿的泡沫。暴跌的股市、兵敗如山倒的企業、廢墟一般的高樓、不斷印製的人民幣、P2P平台暴雷、誰也不知道水有多深的隱形地方債務,都指向了繁榮的表象下的天坑。2015年以來,紅色中國的破產案件每年以超過50%的速度增加,逐年遞增。根據日媒報導,中美貿易戰已使超過500萬家中國企業倒閉,造成了1千萬人失業。

另外,紅色中國的地方債務是一個巨大災難。據世界經濟學界估計,中國債務在234兆(萬億)到250兆之間,遠遠高過了標普報告中的數字。根據中共官方報告,有些地方的隱形債務已高於法定限額內債務,必須警戒。大陸數千個地方政府陷在體制性貪腐、大舉借債、大做基礎建設、編造數字的怪圈中。在不斷的借債、搞建設中,在不斷的挖掘馬路、修路、填路、挖掘馬路中,多少億人民幣蒸發的無影無蹤。

從1978年底改革開放到現在,紅色中國製造了讓世界驚歎,更叫解體後的俄羅斯羨慕不已的「經濟奇蹟」。然而「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種「經濟奇蹟」是一座海市蜃樓,它建立在荒蕪和幻影上。更準確地說,它建築在千千萬萬被犧牲掉的工人、農人、商人(包括無數的台商、港商)的骨血之上。建築在被摧殘殆盡的土地、糧地、森林和河流之上。更嚴重的是,它建築在被嚴重挫傷的道德之上。也就是說,中共以山河、人心為代價,換來了這一場黃粱一夢般的「經濟奇蹟」。而現在,眼看這個代價有如天高的「奇蹟」就要如夢幻泡影一般,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旦這座海市蜃樓崩潰,引起的效應將橫掃整片國土。一個巨大的天坑藏在「中國夢」的假象下,一旦這假象被戳破,將發生致命的骨牌效應。也就是說,災難之上還有災難。以大批被犧牲掉的人,被犧牲掉的自然換來的經濟奇蹟,將在一場巨大的災難中引爆。

每一分每一秒,中共向經濟崩潰逼近。它使盡了花招,延遲這越來越不可拖延的大崩潰。

中共面臨的不只是經濟的崩潰。它面臨的,是天崩地裂一般的全面大崩潰。它的解體已進入現在進行式。一切解體的因素都已就緒,就等待引爆的火藥引子。香港一波接一波的大遊行就是這點燃火海的引子。以驚豔世界的能量和毅力,香港人點燃了這摧枯拉朽,致命的火藥引子。

上天的判決書

在中共一步步走向毀滅時,一股力量悄然升起。這股力量保障了中華民族在深重的惡業中平安的走了過來,並鋪好了通向未來的大道。

人們可能不知道,在香港大遊行掀起驚濤駭浪之前,二十年來,每年許多次,盛大的法輪功遊行隊伍高舉巨大的橫幅,一次又一次穿越虎口邊上的香港,洗滌了這淪陷特區。遊行中飄揚的旗幟莊嚴的宣告「天滅中共」、「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中共不等於中國,正如黑夜不等於光明」,一塊塊敲碎了赤龍的殼。一次又一次,遊行隊伍在烈陽下、在暴雨中、在邪惡的喧囂中走過,一幅幅大旗如同一面面巨帆在風中飄揚,昭告著上天的意志。隨著時間的過去,香港人望著遊行的隊伍,悄然改變了心意。由冷漠、敵意到若有所思再到敬畏,在他們心目中,法輪大法和中共的位置有了一個大逆轉。正義的天平已經歸正。

在上個世紀末前蘇聯、東歐解體時,宗教的精神力量起了主導的作用。而在紅色中國,佛門的古老修煉法門:法輪大法是解體赤龍的中堅力量。六四被鎮壓之後3年,法輪功從中國東北傳出,奇蹟一般洗滌著人們的身心靈,迅速傳遍了大江南北。法輪功修煉人體現出來的道德勇氣和修為是今天陷入迷沼的紅色中國濁世中通天的光柱,三億人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大潮更是釜底抽薪,從核心瓦解了中共。大紀元出版的《九評共產黨》(2004),《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2018),《魔鬼正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2019)一步步從深層揭穿共產主義的本質,改變人們的意識,從最微觀上解體中共。

在前蘇聯倒台前夕,人們看清了共產黨的真面目。對很多人來說,那是一個傷心的過程,更是一個大夢方醒的過程。不久,被綁架欺騙了70年的中國人也將從一場噩夢中醒來,看清共產黨的本質,看清它裹在濃霧中的廬山真面目。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所説,共產黨的最終目的是摧毀人類。在中國,它的目的就是摧毀中華民族。而活摘器官是紅龍摧毀中華民族最系統化,最冷血的手段。沒有一個民族能夠容忍這樣的罪行繼續下去。

2019年,位於倫敦的人民獨立法庭宣佈了關於中共活摘器官的裁決。宛如米開朗基羅《最後的審判》中高舉一卷天書的長天使,人民獨立法庭宣讀終審判決:確鑿證據證明,中共犯下了反人類罪行,包括謀殺罪和群體滅絕罪。對於活摘百姓器官牟利,把人視為草芥,視為物質的中共,最後的判決已立下。這判決書高懸在天庭,把一個最黑暗的祕密爆晒在天光中,揭開了審判中共政權的序幕。

這是近代史上的一個悖論:貌似崛起的極權中國是一艘正在迅速下沉,百孔千瘡的巨船。1991年7月前的一年之間,前蘇聯420萬人公開退黨。一個月後,蘇聯正式解體。和前蘇聯不同的是,在解體前十多年,紅色中國早已開始了浩浩蕩蕩的退黨大潮,至2019年,三億三千萬人退出黨團隊。我們可以想見,要把十四億螺絲釘拔出那架自動運轉的,怪獸一般的大機器,得有一段過程。每一個螺絲釘的拔出都有一段動人的故事,天地爲之歡慶,有如生命的重生。今天,三億中國人的新生有如這古老民族莊嚴的集體復活,把悄悄植入古老文明帝國的邪靈化解,如嚴酷的冬冰融爲春水,流逝而去。

1989年5月,戈爾巴喬夫訪問北京。他站在天安門廣場邊上,看到了潮水一般的人圍繞著廣場上絕食的學生緊急的旋轉著。和其他共產國家的人民一樣,六四廣場上堅毅的人們鼓舞了戈爾巴喬夫改革的勇氣。然而推動了蘇聯解體的戈爾巴喬夫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沒有更早離開共產黨。

葉利欽向戈爾巴喬夫說過一段話:「離開他們吧。你是總統;你看清楚這個黨是怎麼一回事了,事實上,你是人質,是替死鬼。」應該有人向習近平說這句話。身為中共最後的主席,習近平事實上是被綁架了。一面巨大的旗幟上大大寫著主席的「席」字,拿在黨的手中揮舞著,把習近平牢牢捆綁。

在今天,去共化大潮風起雲湧,烏克蘭、波蘭、立陶宛等多國立法禁止共產主義標識標語,共產主義在立陶宛、烏克蘭、哈薩克、土庫曼、韓國等多國為非法。早已破產的共產主義只敢偷偷戴上社會主義的面具,化為種種危害人類的意識風潮,潛入地下。然而在嚴重遲到的紅色中國,2017年10月,習近平率領六名中央政治局常委筆直站立在血旗前,舉手向共產黨再度宣誓效忠。

在過去的一百年中,共產黨屠殺了一億人。馬克思、共產主義和撒旦之間的系譜早已在羅馬尼亞牧師查德.沃姆布蘭的《馬克思與撒旦》(1986年)中有所描述。隨著共產極權在上個世紀末紛紛解體,去共化的大潮席捲地球。在這樣的時刻,世界上最後的共產主義大國領導人卻二度向撒旦宣誓效忠,把自己的生命再一次放在了撒旦的祭壇上。

1986年,戈爾巴喬夫提出「徹底改革」的方針,從那一刻起決定了蘇聯解體的命運。在中共分崩離析,只剩一個空殼和巨大天坑的今天,習近平的一個行動就能夠使歷史天翻地復。當年戈爾巴喬夫受到六四的激勵,果敢的開創了前蘇聯的改革之路。然而在六四的發生地:北京,國家最高領導人在大力打貪,試圖改革之後,卻被謊言和假情報圍困,被共產黨的鎖索牢牢套住,再度擁抱包藏禍心的西來幽靈,走上了另一條通向滅亡的路。

這說明了一個問題:在赤色中國,不僅是十四億人民,就連國家最高領導人都不知道這一百年來真實的歷史。在正常情況下,沒有一個民族的領導人能容忍被入侵(國共「內戰」)、背叛(抗日戰爭)、屠殺(大饑荒、六四)這一連串的奇恥大辱。在正常情況下,沒有一個領導人能接受一個侵略政權建築在欺騙之上的歷史。然而習近平再度向綁架了中華民族70年的共產黨宣誓效忠。我們只能判斷,和他的十四億同胞,和古代宮牆中的某些皇帝一樣,紅色中國的最高領導人是生活在一個巨大的謊言,一個自欺欺人的「中國夢」之中。

30年前,在里根總統執政下,美國的十字軍運動圍困捉襟見肘的前蘇聯,促成了它的解體。30年後,中共垮台前夕,又一次,美國扮演了關鍵的角色。川普啟動的經濟制裁及圍剿已使中共這株朽木搖搖欲墜。也就是說,在共產極權垮台的第二階段,即現在,川普扮演了解體中共的重要角色。

在這通向未來的當代格局中,有一個巧合是我們不能忽略的:川普和習近平的生日分別是6月14日和15日,在東半球和西半球,這兩天是重曡的。也就是説,在這一髮千鈞的歷史時刻,美中兩位領袖的生日是同一天。在這神奇的巧合背後有著神祕的天意。在上天的藍圖中,川普和習近平兩人一東一西,在中共即將轟然倒下的時刻,肩負著重要的歷史使命。他們在同一天出生,爲了在中共命數已盡的時刻內外聯手,完成自己的使命。而如何確認自己的使命,對於習近平來説,迫在眉睫。

2019年,天象巨變。隨著各種危機十面埋伏,人民維權四起,若是能看清天象,順天意民心而行,中華民族就能走出百年來被共產邪靈綁架的劫數,洗淨遍體鱗傷的神州大地,洗淨深受創傷的十四億人心,否極泰來。果然如此,上天久遠前定下的藍圖就能完成,而如今身居古老帝國最高位的領導人也能不負鏤刻在自己生命誕辰中的使命,走出共產黨的迷沼,引領人民走出劫難,回歸神賜的正道。

滅亡與重生的雙號角

在歷史的每一個轉角,浩大的示威遊行都是時間的驅動器。萊比錫十萬人大遊行摧垮了東德的圍牆。在前蘇聯,1991年蘇共8.19政變失敗後,在白宮廣場上舉行的「勝利者群眾大會」上,「審判蘇共」、「取締蘇共」 的喧囂一呼百應,響徹雲霄。之後, 各地要求解散共產黨的示威遊行風起雲湧,馬克思、列寧塑像和紀念碑紛紛被推倒,敲成碎塊。

潮起潮落,每一個朝代都有起點,也有終點。鎮壓六四後的30年之間,紅色中國經歷了一場海變,在世界舞台上高高崛起,又重重摔下。沒有人能忘記六四,沒有人能忘記隻身站立在一列坦克前方,那一名瘦瘠的中國青年。2019年,六四30年後,美國洛杉磯立起來一座叫做「坦克人」的雕像,紀念這一名如今不知身在何方的青年。

六四30周年紀念日後5天,香港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遊行井然有序,每當救護車或巴士通過時,人們一如摩西舉起權杖分開紅海一般,緩緩讓出一條路來。30年來,香港人是世界上悼念六四最持久,最真摯的。30年後,永懷六四的香港人自己踏上了一條艱險的抗爭之路,向腐朽的中共錘下了重重的一擊。他們勇敢、智慧,宛如30年前那個黑夜,廣場上的逝者死而復生,飛回故土,再次守護危險的家園。

1989年10月萊比錫七萬人遊行後,整整一個月,大大小小遊行示威不斷,如天空中燦爛的煙火綻放。然後,柏林牆轟然坍塌。今年6月起,香港返送中大遊行進入高潮。8月5日大罷工,十五萬人在七區集會,年輕人戴上防毒口罩、眼罩,穿黑衣,拿上傘,與狂射過來的催淚彈作戰。抗爭已白熱化。銀髮族、教育界、法律界,元朗、上水、沙田、黃大仙,香港人動起來了。

在香港的遊行隊伍中,赫然出現了多面巨大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香港是孫中山先生思想的啟蒙地,也是辛亥革命的根據地。1883年,一名俊逸,神情嚴肅的少年從廣東香山來到香港中央書院求學。在香港這深受西方文化薰陶的殖民地,這名來自中國的青年脫胎換骨,成為日後率領國人推翻滿清的第一人。孫中山先生在香港廣結攜手奮鬥的革命志士,1895年2月在中環成立香港興中會總會,並策畫了十次革命的首次起義 —「乙未廣州之役」。1900年1月,陳少白受國父之命在香港創辦《中國日報》。這是中國第一份革命報。

在推翻滿清的整場革命中,香港扮演了一個十分重要的角色。七一淪陷前,香港人在多地慶祝中華民國的雙十國慶,高懸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70年來,國父孫中山先生締造的中華民國縮聚在台灣這亞熱帶島嶼上,被世界邊緣化,被人們遺忘。不久,人們就當記起,中華民國是真正的新中國。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外來入侵的非法極權,它竊據了神州大地,綁架了十四億中國人,把他們洗腦,把四百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出賣,卻斗膽地說:「沒有共產黨,哪有新中國?」

在香港特別淪陷區的百萬人遊行隊伍中,出現久違了的,中華五千年文明嫡傳繼承者的巨大旗幟。被人們遺忘的中華民國,這世界上正宗的,唯一的,承襲了中華民族命脈的中國放回了歷史的主舞台。正如在十九世紀,香港負載了驅逐韃虜,恢復中華的革命根據地這一光榮使命,一百多年後的今天,香港兩百萬人大遊行祭出了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在巨浪一般的人群中大力揮舞。

歷史的巨輪再度轉動。2019年,在最高的蒼穹之頂,復翼天使吹響了毀滅與重生的號角。第一聲號角,宣告了中共的覆亡。第二聲號角,宣告了中華神傳文明的復活。2019年,天象巨變。天地之間,一切就要回歸萬物應有的位置。天宇之間,浩浩星辰在新宇中神聖的移轉。一卷金書頁在天穹之頂展開:一切就要結束,一切就要開始。在這天地更新的時刻,我們要準備好自己,付出所有,以進入這莊嚴的歷史之門。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8-12 12: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