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香港人在街頭與大陸人在銀行

8月5日香港民間發起全港民眾「三大罷」活動,其後示威者轉戰多個地區抗議。(余鋼/大紀元)

人氣: 219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3日訊】最近看到一篇微博,說國內才俊嘲笑香港廢青:「我坐在空調房裡吃西瓜看你們上街暴動。」然後博主回應:「各位才俊,事情是這樣的,香港廢青其實也是可以坐在空調房裡吃西瓜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他們還能上街暴動。但你不能。」

能吹空調、吃西瓜,但不能走上街頭、替自己維權,這還不是最糟糕的。自從人民幣「破7」之後,「國內才俊」們或許才發現,不能上街「暴動」的,也過不了幾天「空調房裡吃西瓜」的日子。焦慮以及各種不安全感其實從未遠離,而淡定就像是他們的白日夢,做著、做著,就得從骨感的現實中醒來。

這不,剛吃完西瓜沒幾天,就有人在網上爆料,「國內銀行營業廳換匯人滿為患,認識一熟人換匯被百般刁難,銀行人員說,即便審核,也劃不走取不出,各種恐嚇,期間還有客戶因換匯跟櫃檯人員爭吵,並引來帶盾牌武警進銀行維穩」。看著這些換匯不成、氣急敗壞的,你甚至都無法想像,他們何時才能再去享受「空調房裡吃西瓜」的日子。

而大陸某知名財經博主日前公開喊話,稱「破7前是頂,破7後是底」。意即,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貶值預期很有可能「深不見底」。一句「不見底」就足以讓人心裡變得沒底。看來,人民幣僅是「破7」,就足以讓中國人的心理防線一瞬間崩塌。更鬧心的是,吃瓜群眾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多年的積蓄持續貶值,卻無從應對。因為中國人能否兌換美元及其它外幣,向來都是由政府說了算的。

眼看著財富貶值,中國人也只敢在銀行裡跟幾個工作人員吆五喝六。一旦來了武警,他們又再次變回「沉默的羔羊」、任人宰割。至於走上街頭、去直面流氓、強盜政權,他們是想都不敢想的。經歷了半個多世紀的獨裁暴政,一個被打斷了脊梁、被剝奪了尊嚴的民族,很難再次挺起腰杆。習慣了被奴役的中國人,也不可能在短短數日就學會當主人。

於是,就算美元換不出來,就算在心裡罵了政府千遍萬遍,但一看到香港人走上街頭,抗議政府,不少中國人還是會帶著滿腔的奴性認為,港民得感恩戴德,「沒有內地的支持,哪有香港的繁榮?」但人們有所不知,這個被中共深植在中國人內心的謊言,多年前就已被專家、學者識破了。

世界銀行早有資料顯示,從1997年香港「回歸」到2012年的這15年中,香港人均GDP的總增長率為34.60%。而與其合稱為「亞洲四小龍」的韓國、新加坡、台灣的增長率卻分別為101%、87.7%、49.22%。

俗話說,新官上任三把火。然而,在中共施行「一國兩制」的頭15年裡,香港的人均GDP卻並未保持大幅增長。其經濟增長率不僅遠低於東南亞的欠發達經濟體,還大幅遜於歐美的發達經濟體。

就拿香港以前的宗主國英國來說,1997年時,人均GDP就被香港超越了;但在隨後的15年間,總增長率卻達到了64.70%,是香港的近2倍。而人口規模和人均數位與香港差不多的愛爾蘭,1997年人均GDP是香港的八成左右;但到了2012年,情況卻發生了翻轉,即香港的人均GDP不到愛爾蘭的八成。

中共「才俊」們唱衰日本之時,常說2000年後的日本經濟是「丟失的十年」、日本正在經歷「迷失的年代」,但遺憾的是,就連這樣的日本也好過香港。從1997年到2012年,日本的人均GDP總增長率為36.20%,仍比香港高出1.6個百分點。

不是說,只要香港經濟好過大陸,就算是繁榮了。優秀的經濟體向來不會「比爛」,更不會借「更爛」來襯托自己。香港的繁榮是否依賴內地,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被內地「黨媽」直接領導了70年的中國,為何還沒有隻在「祖國懷抱」待了22年的香港繁榮?更有趣的是,這個答案竟然跟香港「回歸」後不再繁榮的原因異曲同工,都指向了中共這個管理者的無能。

作為一個充滿正義的社會,香港或能容忍中共的無能,卻無法坐視中共的倒行逆施不理。正當的遊行、示威,被中共說成是「暴動」;堅守民主、自由,被中共扣上「激進分子」的帽子來進行暴力鎮壓。中共變本加厲的不講理、不人道,不僅讓香港社會各界都走上街頭、提出抗議,還迫使好幾萬謹守本分的公務員一齊發出了「打倒共產黨」的震天怒吼。

這還不算,在「反送中」運動中,普遍「被社會質疑」的香港警察,也突然發表了一封匿名公開信,及時澄清了自己的立場、發出了正義之聲。

他們中一批包括「一個總督察和三四個督察」的警務人員在信中表示,「市民不會一夜之間驟變『暴徒』,警察亦不會轉眼瞬間煉成『黑警』」;「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當權者執迷不悟的時候,請不要一次又一次將我們放置於刀刃之上,利用我們當作政治問題的『擋箭牌』」;「警察從來都不應該是用來解決政治問題的工具」。

他們還正告港共、中共,「破壞與仇恨並不能解決事件,警棍與催淚煙亦不能壓抑市民的怒火」;「雞蛋與高牆,我們從來都應該是『保護雞蛋的高牆』」。

可見,經濟比大陸繁榮、與大多數民主國家一樣藏富於民的香港,都能看清中共的真面目,而長期飽受中共欺凌、置身於水生火熱的大陸民眾,卻不知何時才能清醒。時至今日,擺在中國人面前的現實只有一個,那就是,走上街頭、反抗暴政的香港人不僅比大陸的吃瓜群眾更有遠見,也比只能在銀行裡憤怒、吆喝的大陸人更有希望、有尊嚴。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8-13 3: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