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是誰斬斷血脈」 紀錄片揭中共計生政策

今年的獲獎紀錄片《獨子國》揭示了計生政策斬斷國人血脈,讓親人生死不見、兩地不親的黑手。圖為當年江西臨川小巷土牆上的計劃生育宣傳標語。 (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454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8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綜合報導)從獨生子女到普遍二孩,不變的是這兩個都是中共「計劃生育」政策。今年的獲獎紀錄片《獨子國》揭示了計生政策斬斷國人血脈,讓親人生死不見、兩地不親的黑手。

從8月9日開始,新紀錄片《獨子國》(One Child Nation)在亞馬遜的精選影院首映。該紀錄片在今年的聖丹斯電影節(Sundance Film Festival)上獲得評審團大獎(Grand Jury Prize)。紐約市地區的電影評論家和流行文化作家尼克•沙格(Nick Schager)以及《華爾街日報》的電影評論家喬•摩根斯坦(Joe Morgenstern)都對《獨子國》寫下了影評。

導演王男栿(Nanfu Wang)和張嘉玲(Jialing Zhang)通過這部令人心碎的紀錄片,透視了中共長達35年的獨生子女政策,揭露了計生政策對中國人進行的系統性攻擊, 並在國際範圍內造成的連帶傷害。

獨生政策強迫墮胎 殺嬰十幾億

從1979年到2015年,中共的獨生子女政策制定了嚴格的生育指導方針,以遏制人口的增長。《獨子國》中,導演王男栿的母親重複著中共的宣傳,她表示,如果不進行計劃生育,可能會導致飢荒,並可能造成人吃人的後果。

獨生子女政策規定,城市居民只能生一個孩子,而農村居民有生育第二胎的機會。中共法律規定了對違規行為的嚴厲懲罰:拆毀房屋、沒收財產和貴重物品,以及高額罰款。然而,遭受這些處罰的人也「很容易」不再受到處罰,因為中共授權的當地計劃生育官員有權綁架婦女,將她們綁起來,迫使她們進行節育和墮胎,最晚到懷孕八到九個月也會執行墮胎。

北京街頭的計劃生育宣傳畫 (Getty Images)

紀錄片中,電影製作人與當地民眾進行了一系列令人瞠目結舌的真實對話,在這些執行計劃生育的故事中,往往涉及在嬰兒出生後對其進行謀殺的行為。藝術家王鵬介紹了他在垃圾堆裡發現的廢棄胎兒照片,胎兒被包裹在黃色的「醫療垃圾」袋中,還有一個已經死去的新生兒被存放在甲醛填充罐中。

電影評論家沙格認為,在這部紀錄片中充滿令人恐怖的情景,因為這些圖像甚至難以令人動容。這足以說明,中共政府宣稱的這個將使每個人生活水平翻倍提高的戰略,所帶來的不可想像的令人麻木不仁的後果。

獨立評論人張林曾撰文表示,中共前計生委主任趙白鴿,曾經「驕傲」地聲稱,中共計生委墮胎四億胎兒,也就是中共直接動手屠戮了四億胎兒。他還認為,因受到中共計生政策的沉重威脅,如開除公職、失去工作、巨額罰款、扒房牽牛、不給孩子戶口等等,中國孕婦自己去醫院墮胎的估計還有十億人次左右。

中共謊言逼人現行殺人

《獨子國》的部分紀錄方式是導演王男栿對她自己家庭過去的調查。王男栿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回憶過去的成長經歷,以及當時中共對獨生子女政策的宣傳,包括廣告牌、電視節目、戲劇和音樂表演吹捧等等。中共把計劃生育政策定為基本國策,並將其描繪成是一條「榮耀」的大道,為所有「遵紀守法」的人們帶來繁榮昌盛、團結和幸福。

但與此同時,還有無處不在的標語口號和兒童小調,威脅著違反規定的人。沙格認為,對於仍然掙扎在幾十年就開始的漩渦中、從出生開始就接受著黨掌握著人民命運奴化訓練的中國人來說,雖然遵守這些規則是困難的,但並非不可能。

然而,這種可能逼人泯滅人性,自欺欺人:為了避免將來可能出現「人吃人」,而現在就把孩子殺了。沙格評論說,《獨子國》中除了少部分女性反強制墮胎的故事外,更多的是關於嬰兒被放置在籃子裡,並留在路邊或市場上,任由被路人搶走,或者更常見的情況是死於飢餓和暴晒。

這本將成為王男栿弟弟的命運,但他出生後發現是一個男孩,成了不幸中的萬幸。

揭露山東臨沂強制計劃生育的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與另一位維權人士在向一受害者進行調查 照片由蔡楚提供

電評家摩根斯坦在他的影評中描述到:「一名助產士 ,她不是任何一位助產士,而是曾經幫助王女士的助產士,她表示相信她在計劃生育運動做了50,000到60,000次節育和墮胎手術。她說,『許多我引產時還活著的胎兒被我殺死了,我當時雙手顫抖。我是劊子手。國家下了命令,但我執行了。我殺死了那些嬰兒。』」為了贖罪,這位助產士後來只提供治療不孕症的服務。

斬斷血脈「打造」商品 中共又打壓又賺錢

但中共的罪惡並沒有停止在殺人上。在20世紀90年代初,中共開始允許外國人收養「孤兒」,這為中國女孩創造了一個蓬勃發展的「市場」。《獨子國》揭開了中共人口販賣的黑幕,海外收養迅速成為了中共卑鄙的生意經:計劃生育官員將第二個孩子從家中帶走,送給孤兒院,然後將她們賣給美國和歐洲家庭。毫無疑問,這些歐美家庭根本不知道,他們正在支持一個以綁架要挾為目的的中共綁架模式。

中國大陸計劃生育政策嚴酷,如今又出現買賣嬰兒成風,互聯網上有很多民間收養網站、討論區、群組等,登記大量嬰兒送養信息,並將嬰兒明碼標價,還可包辦出生證,儼然已形成產業鏈。(大紀元資料室)

影片中還有一名已退休的男子,他回憶起小時候每天看到四五個嬰兒在街上死去,於是他成年人後就開始做起了銷售嬰兒的買賣,他認為他一共出售了一萬個嬰兒給中共國家經營的孤兒院。而孤兒院往往會偽造出處記錄,然後再以非常高的價格轉賣給國外養父母。

相應的,《獨子國》中也有一個關於布萊恩•斯泰(Brian Stuy)和龍蘭•斯泰(Long Lan Stuy)的故事,他們是領養了三位中國女孩的美國父母,也是「研究中國」(Research China)的創辦人,該機構幫助鑑定領養孩子的親生父母,並促其與孩子團聚。《獨子國》揭示了獨生子女政策的受害程度,即只會使任何與之有接觸的人受害。

王導演定位人性向政策低頭的哀痛

紀錄片《獨子國》是一部口述的歷史,但並非是簡單的對獨生子女政策的概述,而是一段導演王男栿揮之不去的痛苦記憶。

王導演在中國出生、成長,她在26歲時移居美國,並在美國生下了她的第一個孩子,她兒子的出生引發了她對獨生子女政策的思考,也是紀錄片《獨子國》的由來。但這樣的過程就像是剜心透骨的「自我清算」。王導演表示感到有罪,因為當她的一個姨媽正在將她的表妹送給販運者,而另一個叔叔則將他的女兒留在街上任由滅亡時,她扮演的是一個「愛國青年」的角色。沙格在他的影評中說:「對於王導演來說,這部紀錄片是一部具有創傷歷史的個人清算歷程,被她採訪的一些政策同謀者正在經歷同樣的過程。」

紀錄片中的受訪人習慣性地說他們「別無選擇」來解釋他們對獨生子女政策的默許,這證明了,在面對一個要求盲目服從而不關心人民死活的威權政府時,人民無能為力的事實。

沙格認為,該紀錄片隨著時間的排序,讓人發現越來越令人沮喪的現實,而最觸動他的是,看到一個年輕女孩敘述,她雙胞胎姐妹被從家裡帶走,從此家裡失去了笑聲,不久之後,被美國人領養。他寫道:「當這個年輕女孩思考她和她的美國親人之間的鴻溝時,她的面容變得越來越悲傷。王男栿定位了一種深層的哀痛,那種她自己因獨生子女政策而失去親人的生離死別。」

《獨子國》的結尾揭露,中共現在宣傳「兩孩政策是持續成功的關鍵」。但沙格認為,鑑於所有在此政策之前所發生的一切,這個口號顯得毫無意義的,只是想掩蓋一個自上而下控制人的慾望。

摩根斯坦在他影評中表示,《獨子國》令人震驚,需要被人們看到。他寫道:「這部紀錄片能加深我們對極權(下)中國的理解,不久之前,中國的中央政府對其最弱勢公民所犯下的慘無人道的滔天大罪。」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8-18 8: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