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前德國安局長:華為進5G市場帶來隱患

德國國家安全機構——聯邦憲法保護局前任局長馬森博士(Dr. Hans-Georg Maaßen)日前接受德文大紀元專訪。(大紀元)
人氣: 18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Florian Godovits、王亦笑採訪報導)德國聯邦憲法保護局是負責國家安全的政府最高機構。該局前任局長馬森博士(Dr. Hans-Georg Maaßen)日前接受德文大紀元專訪,談到了華為參與他國5G網絡建設的安全隱患及中共特工在德國的活動。

今年56歲的馬森博士是目前德國執政黨之一基民盟(CDU)成員,2012年8月至2018年11月擔任聯邦憲法保護局局長。以下為訪談原文。

華為和5G意味著安全隱患

記者:您如何評價部分參與構建5G網絡的中國移動通信集團華為?前德國聯邦情報局(BND)局長辛德勒(Gerhard Schindler)在2011年已經發出警告,今年再次非常明確地說:華為和5G,這意味著安全隱患。您的看法呢?

馬森:是的,前聯邦情報局局長辛德勒是這樣說的。不只是他,據我所知,很多以前的同事,很多現任的情報機構負責人,也有類似看法。他們非常擔憂,華為會操控5G,或者說會參與操控。我也有這種擔憂,而且理由充足。

與西門子、摩托羅拉等公司不同,華為涉及的不僅是經濟或企業,而是中共政府的一部分;中共通過像華為這樣的公司來推行外貿政策。或者更直接地說:推行霸權政策。它試圖把公司做強做大,這從中共的安全和外交政策角度來看是重要的。

其具體做法包括:華為試圖在其它國家讓企業進入市場並站穩腳跟,其採用的手段,在我看來是相當不公平的。這不僅與我們德國企業重視的市場份額與利潤相關,還涉及到中共政府在其它國家更深遠的影響力,甚至使其它國家對其產生某種依賴。

常聽有人說,沒有證據表明華為在某處竊聽,或者使用他們自己的路由器技術,轉發電話信息或電子郵件。在我看來,這根本不是關鍵所在。

關鍵是,只要中共政府想這樣做,華為就可以幫助其做到這一點,這讓我們難以置信的脆弱,難以置信的依賴,難以置信的被動,這就是5G帶來的!

未來,5G對我們而言意味著什麼,就是整個現實世界都與網絡聯繫起來,其接口就是5G。所以我只能說:在我看來,不能讓華為進入市場。

中共是極權政府 民主國家依法行事

記者:有人會辯解說,美國的做法難道有什麼不同嗎?他們也想讓我們產生依賴,他們也在竊聽我們。為什麼在你看來,華為和中共政府的做法就更加危險?其具體的風險是什麼?

馬森:在我看來,這表明有些人還不理解中共的基本問題。中國不是西方民主國家,而是一個由中國共產黨統治的共產主義極權國家。這跟德國、法國、英國或美國有極大的、無法克服的不同。

更確切地說,人們可以隨意選擇是否支持川普先生,但無論誰執政,美國都是我們的合作夥伴,都是一個自由民主國家,執政者都受當地法律的約束。因此,美國或英國公司來德國市場,與中國公司進入德國市場根本不具可比性。

記者:竊聽醜聞這一關鍵詞,是主流媒體關注的。有時人們感到,好像沒有其它祕密機構去竊聽和監視頂層政客了。您是這方面的專家,事實究竟是怎樣的?

馬森:我想,監聽外國頂層政客,是絕大多數外國情報機構或技術服務部門的任務。也就是說,這些任務由各自政府授權,以獲取有關國家元首、政府首腦或其他國家主要商業代表的想法和後續行動的信息。

當然,所有執行任務的人胸前都有名牌,因此你無法弄清他們的真實身分及任務。美國人自然不是唯一做這些事的人。但有一個重大的不同是:美國人依法行事,他們是我們的合作夥伴。我說的依法行事,是指美國人依據當地人人都能看到的法律行事。

而在俄羅斯和中國不同,這些是極權國家,他們並不是依法蒐集情報。在那裡情報部門並非只是情報部門,而是祕密機構,有時會使用法外手段。

中共特工如何在海外打擊五類人士

記者:聯邦憲法保護局的年度報告,每次都提到中共說的「五類人士」,是指民運人士、藏人、維吾爾族人、穆斯林少數民族、家庭基督徒或忠於羅馬教廷的基督徒以及法輪功修煉者。法輪功問題在2018年的憲法保護報告中被提到了三次。在德國的中共特工是如何運作的?

馬森:這些人依然是中共情報部門的任務重點,這意味著中共情報部門正在對付和打擊這些團體、目標人群或目標組織。對付意味著蒐集情報,打擊意味著滲透,試圖通過自己的資源來控制這些組織,或者在必要時使用法外手段來對付目標組織或個人。

在德國,近年來我們一次又一次地發現,這種針對反對派,也就是針對「五類人士」的攻擊是可以識別的。這甚至導致對在德國行事的中共特工進行司法判決。

這種情況發生的頻率,以及發生的程度,取決於中國的情況以及當地特工的壓力,這至少是我的看法。有時可能會在歐洲掀起針對這些群體的某種浪潮,有時又會收斂一些。

記者:您能評估目前的情況嗎?

馬森:我認為,中共特工在歐洲仍一如既往地花大力氣在對付「五類人士」。#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
2019-08-17 4: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