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年輕抗議者:必須直接向中共發出信息

香港反送中運動愈演愈烈。抗議者表示,不會退縮,否則中共威權將會惡化。(李逸/大紀元)
人氣: 551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香港「反送中」運動步入第三個月,林鄭月娥政府不但不聽取港人訴求,反而譴責抗議人士,引發港人更強硬的抵制。有抗議者表示,如果這個時候退縮,中共威權主義將會惡化。另有人認為,現在必須直接向共產黨(中共)發出信息。

抗議者:復興香港是我生活的意義

路透社週五(8月16日)報導,香港的年輕抗議者直接在挑戰共產黨統治者。受已故香港武打明星李小龍的啟發,抗議者們使用「Be water」戰略,他們的無領導人結構令中共當局企圖挫敗抗議者的努力受挫。

25歲的阿龍(Ah Lung,音譯)在一家香港運輸公司做職員。晚上,他戴著面罩,黑色頭盔,穿著防彈衣,走到街上抗議。

報導稱,阿龍代表了越來越多對中共不滿的年輕香港人,而這些年輕人正成為抗議的主力,並將「目標直接瞄準中共」。

香港的大規模抗議是一個沒有領導者沒有組織的運動,使當局難以有效地瞄準抓捕目標。雖然抗議得到了民主團體的支持,但是像阿龍這樣的香港年輕人推動了這次沒有固定形式的運動。他們獨立或組成小組行動,並在運動中根據情況調整他們的戰術。

「我們不是那麼有組織」,阿龍對路透社說,「每天都在變化,我們看警方和政府在做什麼,然後我們再採取行動。」

「我的夢想是復興香港,在我們的時代帶來一個變革。」阿龍說,「這就是我現在生活的意義。」

「Be water」一詞源自已故香港武打巨星李小龍的話。抗議者們採取的「Be water」戰略來自李小龍,意指習武的人不應拘泥於形式招數、要像水般流動,既柔軟又剛強,能適應萬物、又能匯聚成強大力量。這一思想啟發了香港抗議者。

在「反送中」運動中,抗議者利用這種戰略,不尋求固定占據某場所,而是伺機抗爭,然後「快閃」。他們在中聯辦、銅鑼灣、將軍澳、觀塘與黃大仙等地,且戰且走,「快閃」多點闢新戰線。這種流動戰術為警方帶來更大挑戰,也令他們疲憊不堪,因為他們永遠都不知道活動家下一步將會在哪兒抗議。

這次抗議從最初的反對香港政府修改「引渡條例」演變成對中共控制香港的直接挑戰。通過使用「自由香港」等標語,阿龍和其他抗議者們向港府和中共明確,他們拒絕香港被無情地吸收入大陸的體制,最終成為中共控制的另外一個中國城市。

抗議者:若退縮 中共的威權主義將惡化

在1997年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時,中共承諾對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和當年談判協議的那些人不同的是,在97年後出生的年輕人,「一國兩制」50年失效時,他們將仍處中年。而且,隨著北京加強對香港的控制,他們看到自己的未來就是香港在一個專制的中國大陸(中共)的控制之下,遏制了他們現在享有的自由和權利。

「在2047年,如果香港返回中國(中共制度),真正的香港人將離開並移民到其它國家。」阿龍說,到那個時候,香港將不再是香港。

香港港首林鄭月娥表示,抗議者呼籲的讓香港自由的革命是「非法行為」,這挑戰了北京中央政府的權威。

「林鄭拒絕聽取我們對共產黨干涉的擔憂」, 27歲的抗議者保羅(Paul)對路透社說,「現在我們必須直接向共產黨傳達我們的信息。」

一位名叫尼克‧曾(Nick Tsang)的抗議者親身經歷被警察的催淚瓦斯所攻擊。「我們不能退縮,否則(中共政府)威權主義將會惡化。」曾說,「這不是關於我,這是關於香港,我的家鄉。」

這次抗議由年輕人充當了先鋒。《紐約時報》稱,在香港年輕人看來,他們正在為從中共政府手中獲得某種表面上的自治而進行一場「最後的戰鬥」。

「他們這一代人沒有在英國統治下生活的記憶,但他們的成長伴隨著一種擔憂,即中共以及大量湧入的中國大陸人,會改變香港以及他們心目中香港的特別之處。」《紐時》報導說。

香港問題的根源:中共掌握最終權利 港人沒民主也沒自治

親民主政治團體「香港眾志」的創辦成員周庭(Agnes Chow Ting)告訴《日經亞洲評論》,香港警方正在採用越來越多的暴力手段鎮壓民主運動。就在幾天前,他們在地鐵站附近近距離射擊抗議者並在車站内使用催淚瓦斯。這就是港人去機場集會的原因。「政府一直無視香港人的意見,並採用強硬政策壓制我們的聲音。」周庭說。

「我認為這場運動已經讓香港社會改變很多。這是一次非常大規模的政治覺醒。」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副教授馬嶽(Ma Ngok)告訴《日經》:「每次林鄭出來說話,都激起更多人抗議。她表現出一個糟糕的態度,沒有回應抗議者們的訴求。」

「香港變了。政府和警察已經失去了人民的信任,且無法恢復。(事件)也對香港的國際形象帶來打擊。我不認為這能容易恢復。」馬嶽說。

對於香港動蕩局面是否會結束,周庭說,這個問題要取決於香港政府和林鄭。抗議者有5大訴求,但香港政府拒絕聽取,「政府有責任傾聽並尊重港人的聲音」。

「和往常一樣,北京政府想要更多地控制香港,並統治香港社會。最終權利的掌握者是中國共產黨。這是香港問題的根源,我們沒有民主,也沒有自治。」周庭說。

華大酒店投資有限公司主席鄭啟文(William Cheng)表示,抗議者是學生和年輕人,他們不是恐怖分子。在他們的訴求被(政府)清楚地聽到並做出足夠的讓步後,他們的抗議將會減少。「北京介入沒有好處。」#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8-17 7: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