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書法家出使琉球 遇海難幸得神救助

作者:劉曉

清朝謝遂《職貢圖》之琉球國官員和平民。(公有領域)

  人氣: 3441
【字號】    
   標籤: tags: ,

古代在台灣和日本九州間有一個島國叫琉球國,其疆域包括琉球群島及其周邊海域。雖然今天琉球國的領土大部分隸屬於日本,但早在1372年中國明朝統治時期,琉球諸國就成為明朝的藩屬國。1429年,統一後的琉球國仍一直與中國保持著宗藩關係,往來頻繁。1609年,日本薩摩藩率兵入侵琉球國,逼迫其向日本進貢。

明朝滅亡後,琉球國繼續向清政府朝貢。1663年,琉球國王正式被清王朝冊封,從此琉球國使用清朝年號,向清朝納貢,而且歷代琉球國王都向中國皇帝請求冊封,從未間斷。

史載,清代派遣大臣前往琉球的冊封活動共有八次,歷次冊封活動派出的使臣或隨從者大都留下文字,記錄琉球國的風土人情和冊封活動。其中乾隆二十一年六月十一日(1756年7月7日)以從客身分參加冊封使團的書法家王文治,用詩歌形式記述了出使經歷和所見所聞,其後結為詩集《海天遊草》。

《清代學者象傳》第一集之王文治像。(公有領域)

王文治其人與受邀出使琉球

王文治(1730—1802),清代著名文學家、書法家。他出生在今天江蘇省的鎮江,少年時即懷有奇志,喜好遠遊,詩歌和書法聞名於當地。乾隆十八年(1753年),他獲拔貢,來到京師參加廷試。此時的他「負氣好奇,立定欲取天下異境,以成其文」。但是進京後,王文治在乾隆二十年參加的第一場考試卻落榜了,這對他是個不小的打擊。不過,乾隆皇帝對其卻大加讚賞,朱批:「似能辦事,學問也好。」

恰巧,此時發生了一件事,王文治得以受邀以從客身分出使琉球國。原來琉球國王尚敬於乾隆十六年(1751)去世,其世子尚穆在乾隆十九年派使臣前來上表奏請襲封。乾隆二十年十二月,乾隆皇帝下達諭旨:「琉球國世守藩服,恭順有年,今世子尚穆承祧繼序,奏請襲封,已命侍講全魁充正使,編修周煌充副使齋詔前往。予故琉球國中山王尚敬致祭如例。」

按照慣例,冊封使團允許正副使帶從客、醫士等,正使隨從20名、副使隨從15名,經禮部奏請備案。由於琉球人質樸好文,以往前去琉球國的使臣經常被索要詩文,因此此次冊封的正使全魁、副使周煌認為,隨從中善於詩文者必不可少。而在這兩個方面都非常擅長的王文治,受到了二人的邀請。

王文治欣然接受了邀請,而且相當興奮,但是他的幾位好友卻以路途艱險為由極力勸阻。王文治不為所動,賦《將往琉球留別諸同學》詩一首,作為臨別贈言,詩中有這樣的句子:「平生滄海心,十載困羈紲。京華緇素衣,策蹇行蹀躞。迫隘思遠遊,煩渴成內熱。何當懷抱寬,暫使樊籠脫。琉球東海東,世界隔潮汐。重譯求分符,亦足美皇業。……」詩中透露的是王文治對十多年的讀書生活已有「樊籠」之感,因此內心渴望「遠遊」,來滿足自己的「滄海心」。

清朝王文治行書五言聯。(公有領域)

冊封船化險為夷顯神蹟

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二月,冊封使臣全魁、周煌及從客王文治等,從京城出發,途經直隸、山東、江蘇、浙江、福建五省。每到一處,王文治都留下詩作,或借景抒懷,或描繪沿途美景,或書寫對親朋好友熱情迎接、挽留、相送的情景。

四月二十四日,王文治一行抵達福建,當地官員早已準備好了冊封船,冊封船分為一號船和二號船,供使臣和隨行的兵役、工匠、船夫等四百餘人乘用。其中一號船「船長十一丈五尺,寬二丈七尺五寸,深一丈四尺,加上棚六尺,前九艙,中八艙,後七艙,水櫃二,水桶二,共受水六百二十石」。二號船略小一些。

出發前一天,王文治寫下了《渡海前一日觀劇口占》一詩,表達自己的激動心情。詩中寫道:「把酒休辭玉盞深,扁舟明日東海潯。吳兒天一夜銷魂曲,棖觸中原萬里心。」

六月初二,王文治隨冊封使臣全魁、周煌乘坐一號船,從福建出發。航行之初,一帆風順。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身懷滄海之心的王文治詩興大發,在《渡海吟》一詩中,其中有這樣的詩句:「海門一揚帆,浩蕩不能止。地維天軸乍低昂,老魚屈強潛虬起。元氣頃刻風雨驚,天外罔兩陰陽爭。眼中誰辨路遐邇,耳邊但聽擊雹陣雷聲。」

孰料就在冊封船抵達琉球西南方界上鎮山的姑米山,距離岸邊只有三四里時,船隊遭遇颶風。一號船觸礁,礁石透入船腹,二號船漂回福建(後在十二月重返琉球)。正在一號船上的眾人驚恐不已、呼喊爹娘之際,突然看見桅杆頂部出現神火,海面上還出現了一股煙霧。眾人高呼:「天妃救生矣!」過了一會兒,在神火的照亮下,冊封船稍稍向岸邊靠攏。有船夫放下小船,全船二百多人相繼獲救。

這次冊封船在颶風中化險為夷,既是奇蹟也是神蹟。雖然帶來的貨物或濡濕,或損爛,或漂失,王文治隨身的典籍、個人用品等也落於海中,但他依然十分樂觀,並將此次獲救歸功於神的護持。他在詩歌《海舟為颶風所敗》中寫道:「十日颶母虐,纜絕不可收。是夜海雲黑,萬鬼聲颼颮。陰風扇腥雨,怒鯨斗潛蚪。洪濤排連山,上下相躪蹂。巨艦觸礁石,似臼以杵投。頃刻胥及溺,自斷今生休。珠燈起天末,金光燦星游。若非神扶持,全活可幸求。」

姑米島(古米山,今沖繩久米島)。明朝蕭崇業、謝杰撰「使琉球錄」插圖。(公有領域)

琉球見聞

在神的護佑下得以逃生的冊封使臣一行,上岸後受到了琉球當地官民的熱情款待,王文治記述道:「夷官勤職事,咄嗟命豆區。頦面得暖湯,館粥還相賙。」而島上淳樸的民風和美麗的景色同樣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姑米固窮島,民愚俗未偷。既欣禾稼登(琉球人以九月種稻,四五月收穫,當年是個豐收年),況有林塘幽。翼日轉晴霽,碧海如潑油。暮景獨散步,鳴蟬綠陰稠。何啻無魏晉,浩然忘殷周。」

琉球國夷官和官婦。清朝傅恆、董誥等纂,門慶安等繪《皇清職貢圖》插圖。(公有領域)

告別姑米島官民後,一行人乘琉球國的海船繼續前行。七月八日,抵達那霸港,世子尚穆親自率領百官在港口迎接。尚穆聽說眾人所帶貨物和隨身物品或濡濕,或損爛,或漂失,立即下令在發放五千兩銀子撫恤的基礎上,再加兩萬兩,同時派醫官給患病者看病。使臣們被安排住在「天使館」,館驛名稱表明琉球國對上國天朝的尊崇。

八月二十一日,冊封大禮在首里王城舉行。王文治目睹了冊封禮的整個過程,並以詩歌的形式記載下來。

冊封日當天,黎明時分,法司等官都穿著吉服迎接詔敕於天使館外,前導入國門殿下,禮官唱禮,宣讀官宣讀冊封世子尚穆為中山王。冊封使還代表乾隆皇帝贈國王、王妃緞幣。各項授禮完畢後,國王率百官行三跪九叩禮,此時禮樂齊鳴。然後國王跪請留詔敕為傳國之寶,法司官手捧前代詔敕一一呈驗,冊封使驗明後,同意所請,由副使周煌捧詔敕授予國王。法司官捧舊印授給國王,國王轉交給正使全魁。禮成後,冊封使告辭,回天使館。

八月二十四日,國王率眾官員在中山王府內行北面謝恩禮,感謝清朝皇帝,二十六日國王率眾官員到天使館拜謝冊封使。至此,冊封使出使琉球的主要任務完成。

冊封使的任務雖然完成,但王文治傳播文化的使命則剛剛開始。通常,冊封使在琉球要待上半年,但因為這次冊封船受損,需要重新打造,所以王文治一行在琉球國生活了229天。使團成員在琉球繼續傳播中華醫學、文學、書畫、音樂,甚至飲食文化。

琉球國夷人和夷婦。清朝傅恆、董誥等纂,門慶安等繪《皇清職貢圖》插圖。(公有領域)

比如王文治,在此期間,除了參加例行的典禮飲宴活動外,還到各地參觀,了解琉球的風土人情,並與琉球王公大臣唱和詩文,以文會友。每到一處,他都題字作詩,傳播中華文化。他的詩文和書法贏得了琉球各界人士的喜愛,同時也受到兩位冊封使臣的讚許。全魁稱讚他「爭誇客有鐘王筆,敢說仙同李郭舟」。

日本漢學家外山軍治在《書道全集‧中國》(平凡社)中說:「王文治乾隆二十年(1755年)隨遣為琉球國冊封使全魁赴琉球,其時僅二十六歲,然琉球人視其書為家寶而予以珍視。」

歸國中探花 中年信佛

從琉球國出使回來後,王文治於1760年考中進士,而且是第三名探花。其後授翰林院編修,升侍讀,1764年出任雲南臨安府知府,後罷歸,遂絕意仕途。1771年曾掌教杭州崇文書院。王文治後來的閒章一方「曾經滄海」,幾乎見於他的所有書畫,可見這段渡海經歷之銘心刻骨,寄託了他年輕時的美好回憶。

中年後,王文治篤信佛教,「嘗自言:吾詩字皆禪理也」。大概琉球遇險得神助的經歷也是原因之一。

史載,王文治書法深得大書法家董其昌精髓,因此被稱為「淡墨探花」、「談墨翰林」。他與翁方綱、劉墉、梁同書齊名,並稱「清四家」。他書寫的三十五行《渡海吟》傳世墨跡,現藏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今沖繩縣立博物館也藏有王文治其它墨跡。@*#

清潘恭壽畫山水,王文治書《朱子穎送劉虛白入都詩》。(公有領域)

參考資料:

1. 《清史稿‧王文治本傳》
2. 《清實錄‧高宗純皇帝實錄》
3. 周煌:《琉球國志略》
4. 《解讀新清宮檔案》,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朝彭城有個叫劉弘敬的富人,字元溥。他家世代居住在淮河淝水間,累積資財數百萬。他平時注重修德,用錢財幫助他人從不後悔,施恩惠予人也不期望回報。
  • 自西漢武帝獨尊儒術之後,儒家提倡的君子品格即為各朝君王、文人墨客,乃至鄉野村夫所推崇。何謂「君子」?君子一定要具有高尚的道德境界,要仁愛、襟懷坦蕩、重「義」輕利,要忠信、約束自身行為、舉止穩重,要依據禮來行事。自然,面對誘惑時,正人君子也不欺暗室、不貪色慾,而這正是上天最為看重的德行。
  • 大清王朝一代聖主康熙大帝在位六十一年間,曾六次到江南巡遊,時間分別在1684年、1689年、1699年、1703年、1705年和1707年。一說到皇帝下江南,很多人受現代人拍的古裝電視劇影響,第一反應大概是江南的美景和皇帝的吃喝享樂,順便體察民情。然而,史書和清宮檔案卻顯示,勤政的康熙帝南巡最為主要的目的是治理黃河與淮河。
  • 方孝孺,明朝著名文學家,曾拜大儒宋濂為師,為同輩人所推崇,即便是一些長輩學者,也自嘆不如。明太祖時,召見了方孝孺,見其舉止端莊,學識淵博,十分欣賞,便命其為陝西漢中府教授。後太祖的兒子蜀王朱椿聽說他很賢能,就聘為世子師。建文帝即位後,召方孝孺入京委以重任,並處處聽從他的建議。可以說,建文帝對他有知遇之恩。
  • 在中世紀意大利著名詩人但丁創作的《神曲》第三部「天堂」中,經歷過地獄、煉獄目睹了種種罪惡的靈魂後,詩人終於見到了幸福的靈魂的歸宿:他們是行善者、虔誠的教士、立功德者、哲學家和神學家、殉教者、正直的君主、修道者、基督和眾位天使,這其中就包括他在第四層天堂遇到的意大利中世紀最著名的神學家和哲學家、死後被封為「天使博士」(或天使聖師)的聖托馬斯‧阿奎納(St.Thomas Aquinas)。阿奎那的一生,都在努力證明神是真實的存在。
  • 說到「交杯酒」,人們的第一反應想到的就是在婚禮儀式上,新郎新娘各執一杯酒,或手腕相扣,或手臂相繞,之後各飲一口。在現代人眼中,這代表著夫妻相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然而,這與古人的「交杯酒」不僅在形式上,而且在寓意上都是有些差異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