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中共在香港問題上與整個自由世界為敵

2019年7月1日,香港七一大遊行,很多市民自製標語參加遊行。(余鋼/大紀元)

人氣: 29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9日訊】香港,曾經有一個響亮的名字——「東方之珠」。2019年的今天,香港,成了中國黎明前的黑夜裡的「希望之燈」,成了全球反抗中共暴政的前沿陣地,成了未來自由中華的催生地,成了宇宙正邪大戰的人間試煉場。

今年6月以來,香港反送中運動,舉世矚目。8月18日,170萬香港人冒著滂沱大雨,在維園舉行「煞停警黑亂港、落實五大訴求」集會,感天動地。這一天,全球至少33個城市舉行聲援香港民眾的集會遊行活動。對香港民眾的合理訴求,美國英國法國德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許多國家政要,都表達了關切。

但是,至今為止,中共與港府不僅一直拒絕回應,而且將這場運動扣上「港獨」、「暴亂」、「顏色革命」等大帽子,持續打壓。凡是支持港人正當訴求的國家,都成了中共「戰狼外交」攻擊的對象。

一、美國

香港有85,000名美國公民和1300多家美國企業;290家美國公司的區域總部設在香港;香港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權,與美國息息相關。美國政要關注香港局勢理所當然。

目前香港危機的根源在於中共和港府。然而,中共卻顛倒黑白,把中共支持港警和黑社會分子製造的「暴」和「亂」,歸咎於美國等外國勢力。7月30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香港近期的暴力事件是「美方的一個『作品』」,「奉勸美國趁早收回他們在香港伸出的黑手」。對此,美國國務卿斥之為「荒謬」。

8月8日,針對中共惡意攻擊正常履職的美國駐港澳總領事Julie Eadeh,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爾塔格斯說:「將一名美國外交官的私人信息,包括她的照片、她的孩子們的姓名等公開,這不是官方抗議行為,這屬於流氓政權的行徑。」

8月13日、14日、15日、18日,美國總統川普就香港問題接連發了8條推特,3次接受記者採訪,表達他在香港人的安危的高度關注。8月13日,川普寫道:「我們的情報告訴我們,中國(共)政府正在向香港邊境調動軍隊。每個人都應該(保持)冷靜和安全!」

8月14日:川普寫道:「如果他(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想儘快且人道地解決香港問題,我毫不懷疑他能辦得到。來個私人會面吧?」同日,川普寫道:「中國(共)政府想要達成(貿易)協議。讓他們先人道地解決香港事件!」

同日,針對中共軍隊在香港邊境聚集,川普對記者說:「我希望(香港問題)能夠和平解決。我不希望有人受傷,也不希望有人喪生。」同時,希望香港人能得到自由。

8月15日,川普寫道:「如果習主席能夠與(香港)抗議者直接和親自會面,那麼香港問題就會有一個美好和開明的結局。我毫不懷疑!」

同日,當被問及是否擔心中共對香港進行暴力鎮壓時,川普說:「我很擔心,我不希望看到暴力鎮壓。」記者問他是否準備和習近平直接通話時,川普表示:「我們很快就會和他通話。」希望習近平「以非常人道的方式」解決香港問題。

8月18日,川普再次重申:「我希望香港問題能以非常人道的方式解決。我希望習主席能夠做到。」如果香港發生「天安門事件」(1989年「六四」事件),如果北京當局在香港製造暴力事件,「我就難簽署(美中貿易)協議」。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共和黨人麥卡錫,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眾議員恩格爾,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人麥康奈爾,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民主黨人舒默,美國國會暨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兩位主席——眾議員麥戈文、參議員盧比奧,共和黨參議員科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美國眾議院前議長金里奇等,都以不同方式表達對香港民眾的支持,對中共暴力鎮壓的關注。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特別指出:「假如美國為了商業利益而不為中國人權發聲,我們就要喪失在其他地方發聲的道德權威。」

如果中共在香港重演「六四」屠殺,美國政府的預案早就有了。美國「應對當前中國危險委員會」副主席吉弗裡說,早在今年3月,撤銷美國《香港政策法》的議案,已經提交給川普總統,國會兩黨議員對此已沒有異議。如果美國撤銷《香港政策法》,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將不保,美國向中國商品徵收的關稅將立即適用於香港,港幣將不能自由兌換美元,香港作為世界第三大國際金融中心的所有優勢將在一夜間消失,香港將變成中國的一個普通城市。

二、英國

1997年7月1日,英國將香港交到中共手上時,香港是一座高度繁榮的自由港和國際大都市,與紐約、倫敦並稱為「紐倫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重要的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和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也是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和最具競爭力城市之一。

那時的香港,以廉潔的政府、良好的治安、自由的經濟體系及完善的法治聞名於世,被譽為「東方之珠」,是「亞洲四小龍」之一。香港700萬人口中有一半人口(約350萬人)擁有英國國籍,其中約340萬為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簡稱BNO)持有人。

當初,中共向全世界承諾,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然而,中共統治香港僅僅22年,已經把香港折騰得面目皆非。週六週日本是家人休閒、聚會、娛樂的時間,但是,今年6月以來,香港人卻不得不為捍衛他們1997年以前就已經得到的自由、法治、人權而幾十次走上街頭,作最後的抗爭。

7月2日,時任英國外交大臣亨特說,他本人以及英國譴責所有暴力,但是,支持港人享有自由的權利。如果中共不遵守《中英聯合聲明》,將會有嚴重後果。

7月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說:「英方對回歸後的香港一無主權,二無治權,三無監督權,根本不存在任何所謂『責任』。」言外之意,中共在香港殺人放火,誰也管不著!耿爽還破口大罵亨特「厚顏無恥」! 中共駐英大使劉曉明竟然瞪著眼睛胡說亨特「支持暴力違法分子」!

7月3日,英國外交部召見中共駐倫敦大使劉曉明,稱中共就香港問題對英國政府的指責是「不可接受的」,提醒中共不要以少數抗議者的不當行為給其迫害(絕大多數)香港人找藉口。

7月24日,鮑裡斯.約翰遜成為英國新首相後,他所領導的政府在香港問題上與前政府的態度完全一致。8月9日,新任英國外交大臣藍韜文親自打電話給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達他對香港局勢的看法。中共對此非常惱火,稱藍韜文此舉絕對是「錯誤的」,英國必須停止「干涉(中國)內政」,別再對香港事務「煽風點火」。

8月10日,英國脫歐黨領袖法拉奇表示,中共在考慮「是否製造另一個天安門事件」。如何應對中共的暴行,對西方社會來說,已成為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他認為,全世界都要堅定地支持香港抗議者。

三、德國

德國是香港在歐盟成員國中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德國有600家公司長駐香港。

今年7月,德國自民黨主席林德納率自民黨代表團訪問了香港、上海、北京。在香港期間,為全面了解香港情況,林德納會見了不同派別的政治人物,包括積極支持「反送中」的泛民派立法會議員。這件事令中共非常生氣。從上海乘高鐵到北京的途中,林德納就被告知,多個預先安排好的與中共高層的會見被取消,只剩一個黨對黨的會談。在與中共中央外聯部副部長郭業洲會談中,郭業洲從頭到尾花了半小時談香港問題,批評德國輿論對香港示威者的支持,以及德國政府去年對兩個香港異議人士提供庇護,「刺激了港人暴力強闖立法會」。

參加會談的德國聯邦議員基爾-薩萊回憶說,郭業洲根本不聽林德納的解釋,而是一味地指責,「仿佛德國在直接支持香港的示威者、支持中國動亂。按照原先的計劃,作為兩黨之間的會談,還應該討論香港之外的其他話題,比如經濟合作、全球貿易等,但是,會談全在爭執香港問題,最後不歡而散,雙方甚至都沒有握手。」

基爾-薩萊說,自民黨關心的不是「接待態度是否友好」,而是中共對外呈現的姿態似乎越來越「自負」,在人權、法治等議題上,幾乎聽不進任何外部意見!「現在只要一提到這些話題,中方立刻就會掐斷。」

德國聯邦議院人權委員會代表團原計劃9月訪華。6月27日,德國聯邦議會人權委員會主席嚴森等9名議員,就香港百萬人抗議「送中條例」發表共同聲明《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權不容磋商》。就因為這個聲明,中共竟然拒絕給代表團成員發放簽證,這個訪華計劃被迫取消!

德國聯邦議會數字化議程委員會原定8月底訪華。代表團中有一位綠黨議員鮑澤,中共要求將她排除在外。原因是鮑澤最近在香港問題上連續發聲,支持香港民眾。該委員會堅持將鮑澤留在代表團名單上。但是,中共固執己見。該委員會最後決定,取消訪華議程。

德國自民黨很重視與中國的經貿關係,德國綠黨有可能成為德國未來的執政黨,德國議會數字化議程委員會,對華為在德國的前途有重要影響。但是,僅僅因為德國政要在香港問題上沒跟中共「保持一致」,中共竟然如此傲慢無禮,專橫跋扈。

四、法國

香港是亞洲法國人最多的城市。法國商會和法國駐港澳總領事館估計,至少有2.5萬法國公民生活在香港。

6月12日,香港警方動用橡膠子彈、布袋彈、催淚彈、警棍、胡椒噴霧等,鎮壓反送中示威者,導致至少81人受傷。

警方甚至向記者射擊。當時,一名在高處拍攝的法國記者朝警方大喊:「嘿!你們在向媒體開槍!你們在向記者開槍!混蛋!」港警回喊:「你們立即給我離開!」法國記者連說 3 個「NO!」。警方竟做出準備向這名法國記者開槍的姿勢。法國記者毫不畏懼,大聲說:「你打呀!你打呀!你打呀!」同時提醒港警:「這裡是香港,不是中國(大陸)」。「

近日,法國《費加羅報》記者訪問了在香港浸會大學任教的法國學者高敬文。高敬文認為,「反送中運動」發展到7月1日左右,已轉變為香港全面民主化運動。習近平的操作空間很小,他不能置之不理,但是,如果幹預、任命一名中共的黨委書記來治理香港,那會是什麼情況?到時候,大家都會想離開香港,甚至可能出現乘船出逃的難民。

8月15日,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網刊登《法國黃背心和香港反送中有無可比性?》。作者認為,兩者相比,後者要求保障自由民主權利的目標更偉大更高尚,方式更和平更理性。

法國黃背心運動後期,一些激進分子常常會燒車砸店,投擲石塊,破壞公共設施。但法國政府並未將其定性為「恐怖主義」。

相反,在香港反送中運動兩個多月的抗爭中,沒有一輛汽車被燒,沒有一家商店被砸被搶。有些香港商家甚至願意接納反送中人士,而不歡迎警察進入。

早期的100萬,200萬香港人上街和平遊行,令世界讚歎,卻不被中共媒體報道。由於香港政府遲遲不接受「五大訴求」,不與民眾對話,把解決矛盾的責任推給警察,把一個政治協商問題變成警民衝突和社會秩序問題,使抗爭運動持久化。

法國媒體向所有「黃背心」人士敞開,請他們講述自己的訴求和不滿。由於他們的主要訴求在經濟方面,所以,法國總統也較早撥出重金救助低收入者。這之後,法國總統親自出馬參與各地的全國性大辯論,討論體制性難題,回答各界人士質詢。

8月11日晚,法國國民議會議員賽沙裡尼在推特上發布一份給20位議員署名的給北京領導人的公開信。信中寫道,在此刻香港發生的事件之前,無法保持沉默。所有盲目鎮壓都不曾促使社會進步,只會削弱採取鎮壓手段的一方。對話勝於暴力,希望中方聽取人民意見。

五、加拿大

加拿大是海外港人的第一大聚居地。香港則是亞洲加拿大人最多的城市。因此,加拿大人與香港人之間的關係不一般。當香港人受難時,許多加拿大人感同身受。

8月17日,加拿大外長方慧蘭與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發表聯合聲明,支持維護香港的自由和自治。「(港人)包括和平集會權在內的基本自由,以及香港在『一國兩制』原則下的高度自治,都載於《(香港)基本法》和國際協定內,必須繼續得到維護。」

加拿大聯邦保守黨領袖希爾8月14日發出聲明表示:「隨著北京在香港邊境聚集軍隊,現在是所有致力於民主、自由、人權和法治的人與香港人站在一起的時候,其中包括30萬住在香港的加拿大人。現在及未來的日子裡,我們都是香港人。」

近期,加拿大3大英語報紙《國家郵報》、《環球郵報》、《多倫多星報》,接連發表挺香港民眾的評論。8月8日,加拿大最大報紙《環球郵報》的社論指出,香港人在過去22年裡已經厭倦了一個聽命於中共的政府。迄今為止,中共並未排除武力鎮壓。假如這真的發生,將是一場巨大災難。包括加拿大在內的民主國家,都需要支持香港人抗議政府,並敦促北京保持理智。

自從去年12月1日,中共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兼財務總監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後,中共對加拿大採取了一系列報復行為,比如,逮捕兩個加拿大公民,將一名「販毒的」加拿大人從判15年徒刑改判死刑,阻止加拿大油菜籽、大豆、豌豆、豬肉、牛肉出口到中國,中加兩國關係降到了冰點。

香港反送中事件發生以來,中共在香港的倒行逆施,令加拿大人對中共的邪惡本質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據報道,《環球郵報》報道,Nanos在7月底進行的民調顯示,90%的受訪者對中共持負面看法。

英語世界有一個說法:如果你跟加拿大做不成朋友,大概就和誰都做不成朋友了。中共對香港人的鎮壓,對加拿大的報復,只能使越來越多的國家遠離中共。

香港與以美國為首的所有西方國家持有相同的價值觀,這就是自由、民主、人權、法治。這些價值觀將香港人與整個自由世界緊緊聯繫在一起。

中共破壞香港的自由與自治,實際上,是與以美國為首的整個自由世界為敵。

香港人!加油!

如今的香港,類似於當年東西方冷戰時的西柏林。東德建立的柏林牆,類似於今天中共建立的專制的高牆。香港反送中運動,類似於一場推倒中共專制高牆的運動。它來得如此突然,又如此猛烈,令中共措手不及,令世界心潮激盪。

香港人在這場運動中表現出的理性、智慧與大善,感動了無數的人。8.18,一個身穿藍色雨衣的小男孩,站在天橋上一遍又一遍高聲大喊:「香港人!」,下面遊行的大人們,一遍又一遍齊聲應答「加油!」這是我今年聽到的是天地間最和諧、最美妙的聲音。

香港人,加油!全中國,全世界,一切熱愛自由的人們,跟你們站在一起。讓我們同心協力,共同推倒中共這堵牆!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8-19 1: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