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旅歐專家:中共滲透德國 盡在情報局掌控中

國際人權協會(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理事會成員吳文昕先生(Mr Man-Yan Ng),在2019年3月19日歐洲議會在布魯塞爾舉行的「關於中共再教育營和對少數民族團體迫害的問題」的研討會上。(大紀元比利時記者站)
人氣: 50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黎平報導)德國人權組織「國際人權協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理事兼中國問題專家吳文昕,近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揭露中共滲透德國無孔不入,但都在德國情報局的掌控之中。

無孔不入的滲透

吳文昕表示,中共對德國的滲透由來已久。

十多年前,德國憲法保衛局官員對我說,過去讓他們整天疲於奔命的是前蘇聯KGB,現在是中共的間諜特務,他們更猖獗。中共派來的間諜數量遠比KGB多,這是一大特點。吳文昕說。

當時,保衛局官員向吳文昕透露,從北京飛來法蘭克福的每一趟航班裡,至少混有一名特工,他們是中共國安派來的。

2011年德國情報部門估測,中共國安部有一百多萬名工作人員,其中派往海外的間諜有六十萬。

第二個特點是中共對德國的滲透無孔不入。

蘇聯當時沒能做到在各行各業對德國的滲透,而中共在各行業沒有一個漏掉的,全面滲透。」這是德國情報官員對他說過的話。

吳文昕表示,中共特務喬裝成科學家、學者、企業家、商人、學生來這裡學術交流,項目洽談,談生意、留學深造,甚至有來當難民的但他們都在德國情報機構的視線之內,並對他們實施反間諜行動。

例如,一位活躍的人權活動人士非要回大陸。從德國飛往北京之前,憲法保衛局來人忠告他;你不要回去,我們知道他們要對付你,你將有去無回!

吳文昕表示,這是德國情報機構通過自己的反間諜手段,獲取了中共要殺害人權活動人士的陰謀。例如給他製造車禍,讓他在地球上消失。如果沒得逞,可以美國間諜、台灣特務等罪名重判收監。

這說明,德國情報機構不笨!他們的反間諜系統能獲取準確情報及時提供給當事人,避免謀殺發生。吳文昕說。

最近,德國報紙報導憲法保衛局官員對媒體揭露,中共對德國的滲透無孔不入。吳文昕說,他們對此非常清楚。中共駐德使領館、中國學生會、孔子學院、中德商務會、僑界聯誼會等等,都安插有他們的耳目,其中刺探「五類人士」(民運人士,藏人、維吾爾族人、穆斯林少數民族、家庭基督徒或忠於羅馬教廷的基督徒以及法輪功修煉者)的情報是重點任務。

安全局掌控中共如何滲透德國法輪功學員

吳文昕列舉,發生在德國的中共「610」間諜案,是德國憲法保衛局成功破獲的一個案例。

20063月,中共「610」副部級高官陳斌(譯音)一進入德國,憲法保衛局就盯上了他,用了4年的時間跟蹤調查後收網。這個案子,讓中共打壓法輪功的核心機構「610辦公室」在海外浮出水面,在國際社會曝光。

他說,中共對海外法輪功學員,經常趁你回大陸時,要求提供法輪功情報。如果配合他,會得到一個電郵,通過那個渠道給中共提供法輪功的情報。要求報出你所知道的所有法輪功信息,如學員名單,他們的住址、工作、家庭、朋友,甚至誰是他最好的朋友,參加的活動、經常去哪等等。

如果不配合中共,就威脅親人家屬,逼你就範。

吳文昕認識的一個法輪功學員因拒絕了「610」的要求,遭國安恐嚇:你老媽老爸遇到麻煩的話就別怪我們啦!

還有另一上海法輪功學員登機前,國安威脅:如果你不按我們的要求匯報,你的大姐就會失業。她對你有恩,而你卻知恩不報等等。

近幾年,中共特工利用社交網絡蒐集情報,招募線人十分猖獗。

2017年憲法保衛局警告德國公眾:中國間諜利用虛假的身分帳號,在蒐集情報。有超過一萬名德國公民遭到中共情報機構鎖定。

半年後,媒體報出一個具體案例,中國特工利用社交網路差點招募到德國聯邦議會議員做線人。就在這位議員要訪問華前,憲法保衛局告知議員,他的網絡朋友王經理很可能是中共國安部的特工。

中共如何滲透產業科技領域

德國作為歐洲最大經濟體,在世界科技領域占領先地位。所以,想以巧取豪奪迅速崛起稱霸世界的中共,時時在覬覦德國的高科技,並在德國重兵部署,大肆竊取。

對中共的產業間諜和在他們德國產業科技領域的滲透,曾任職德國ABB公司自動化部門副總裁的吳文昕,耳聞目睹了很多。

他說,中共為能派出大批工業間諜來德國,並深入到產業領域,他們常用的做法,就是借項目合作,要求派員來德國接受培訓。

雙方合同中,有允許中方派若干技術人員來德國培訓的條款。對於中方想學習提高,西方公司認為理由正當,一般不予拒絕。

合同不但允許中方的批量工程技術人員來培訓,還允許他們參與項目建設。於是,中方各類專業人員名正言順地參與項目,得以深入各個環節,包括那些技術核心部分。

如果簽成了一個上億歐元的大項目,那麼合作期也相應長。

一些大型設備從設計到組裝、安裝,一般要花費一、二年時間。中方來人就全程參與一、二年,進入外國公司上班。因此,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和機會獲取這一項目的所有技術情報。吳文昕說。

後來發現,這些中國人經常不待在自己辦公室裡,到處亂竄,不知道都跑哪去了,卻經常出現在他們不應該去的地方,比如人家的實驗室,一些敏感區。他們會裝作迷路了,好奇啦,或者不知道是禁區等等。

他們當中有些人,行動目標明確,意圖清楚,明顯是受過國安培訓的特工。

這些產業間諜往往瞄準那些技術主管,接近他們,投其所好,請客送交,交朋友拉關係,套取對方有價值的資訊,甚至遊說他們長期合作成為線人。

吳文昕表示,還有一種特務,他不一定是為了錢,而是要為中共的強大做貢獻。

他說,中共用篡改了的歷史,給他們洗腦,長期灌輸狹隘的民族主義,煽動對美帝和西方列強的仇恨。這種人在偷人家東西時沒有廉恥之心,甚至沒有怕心。這種特務是讓西方人最頭痛的,也是最可悲的。從中不難看出中共的邪惡。

忠告中共間諜特務快收手

德國情報機構對中共的滲透是知情的,對中共在情報領域的邪惡非常了解。

前憲法保衛局局長馬森說,中國、俄羅斯是極權主義國家,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在法治下開展情報服務。所以,對於中共對德國的滲透,不但嚴加防範,而且全面啟動情報機構的反間諜系統,跟蹤調查。

吳文昕說,產業間諜都有很深的背景。對被鎖定的在德公司,往往只能看到表面文章,而德國情報部門想知道在它後面是誰?是哪家中國公司?這家中國公司的背後又是誰?他們會順藤摸瓜,而不輕易打草驚蛇。往往水落石出後,待機突然收網,一網打盡。

德國高新科技研究院是中共特工瞄準的重點目標。

吳文昕有個朋友是德國的一位重量級科學家,他認識張首晟,對在張身上發生的事細思極恐。他相信張曾以收購高新技術公司和各種盜竊手段,把西方的高新科技轉到中共的手中。他不排除張的死是因為被美國FBI盯上後引起中共恐慌而遭中共滅口所害。

這位德國科技界頂尖人物對中共有清醒的認識,他告訴吳文昕,他的研究院對大陸來的研究人員一直以來都特別小心注意

中共對張首晟這樣對其有貢獻的國際知名科學家尚且如此,那麼為中共做壞事的一般小嘍囉,隨時被卸磨殺驢是不在話下的。」吳文昕警告:在德國的中共特務,不要以為德國安全部門在睡大覺,不知道你的特務勾當。

吳文昕說,德國擬定新法,將對這些人有司法管轄權,即對在德國作惡的中共特工可以司法判決,所以不要心存僥倖。如果你有了德國國籍,就更難於規避德國法律制裁。

隨著美國川普政府對中共的制裁,在華的德企開始撤資,德國企業的中國夢已經開始破滅。

吳文昕表示,當不受利益束縛時,德國企業巨頭們會對德國憲法保衛局說:現在放手抓吧!那時候,中共的間諜就大禍臨頭了!

他說,如若想解決面臨的法律追究,首先要金盆洗手不幹了,然後向德國司法部門自首,以得到寬大處理。#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8-20 12: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