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臣傳】

見證五台山神跡 北宋宰相張商英親歷記

作者:宋寶藍
五台山的標誌性建築物——大白塔。(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101
【字號】    
   標籤: tags: , ,

張商英,北宋著名宰相。他本不信佛,曾想寫一篇無佛論。結果遭到妻子「棒喝」:「既然無佛,又何須再論?應當寫有佛論才是!」

後來,發生了一件事,使他徹底改變了原先的愚見。他數次登臨五台山,與眾僚屬、家人親眼目睹天燈、神佛顯化的種種神跡。

神人入夢  「迎接相公」

張商英,字天覺,號無盡。十九歲那年,他入京趕考,途經向氏家。在他到來的前一天晚上,向家老父夜裡做一夢,夢到神人告訴他:「明日迎接相公。」

次日凌晨,張商英正好來到向家。向父一見,心中頗感詫異,明明是一個年輕人,神人怎麼稱他為「相公」?難道他將來要作宰相?

向父不敢違逆神人旨意,殷勤地招待他。向父說:「既然秀才還沒娶親,我把女兒嫁給你吧。」張商英以趕考為由,再三婉言推辭。向父說:「沒關係,如果這回考不上,我也不會爽約。」

張商英見向父如此熱情,實在盛情難卻,於是答應了這門親事。後來,他進士及第,如約娶了向家女兒。日後崇寧初年,張商英果真作了丞相,當然此為後話。

欲寫無佛論 終信妙佛乘

張商英初任通川縣主簿。有一天,他來到一座寺院,見到佛經以金文書寫,排列整齊,裝飾得格外莊嚴。張商英見狀,生氣地說:「我們孔子聖賢之書,竟然還不如胡人之教讓人景仰敬重!」

回家後,他獨自坐在書房,研墨吮筆,憑紙長吟,直到深夜都不肯休息。張夫人向氏問他:「官人,夜已深了,為什麼還不睡覺?」

張商英告訴她,正準備寫一篇無佛論。向氏一聽,應聲答道:「既然無佛,又何須再論?應當寫有佛論才是。」夫人聰慧,這句話猶如棒喝,一句話令張商英無法作答,只好作罷。

後來,張商英拜訪一位同僚,看到他家的佛龕前放著經書,於是好奇地信手翻閱,看到一句「此病非地大,亦不離地大」,頓時心中深有所感,不禁感嘆道:「想不到胡人的話,也真是不錯。」於是向同僚借閱,回家仔細研讀。

或許,經書中的話說到了他的心裡,引起了很大的震動。夫人看他讀書那麼專注,於是問到:「相公,看什麼書呢?」

張商英說,正在看佛經呢。夫人提醒他:「可以熟讀此書,然後再寫無佛論。」張商英聽罷,心裡感到一陣悚然。或許他已感受到了佛法的威力,不敢對神佛再生不敬之心了吧。等他讀完經書後,徹底地改變了原先的偏見,從此深信佛乘。

登臨五台山 目睹佛燈奇觀

元祐二年(1087年,丁卯年)二月,張商英於夢中遊歷五台山金剛窟,看到很多平時看不到的景象。醒來後,覺得很詫異。當時,他擔任開封府推官。於是,將此夢告訴同僚。同僚開玩笑地說:「是上天要讓你大開眼界吧!」至五月,張商英出任河東提點刑獄公事,鄰近五台山。同僚說:「你之前的夢應驗了,努力而行吧。人生萬事都已安排好了,怎麼能逃得開呢?」同年十一月,張商英造訪金剛窟,所見景象均與夢中相合。由於天氣寒冷,張商英擔心冰雪封路,在山上只住了一宿就下山了。

元佑三年(1088年)六月二十七日,張商英再次來到五台山。這一次,他住了數日,遊歷了不少寺廟勝跡。這天,僧正省奇來拜見,還沒坐定,就看見南台之側湧現出團團綿密的白雲。省奇說:「這是祥雲,鮮少看到。」他召集眾僧誦經禮佛,希望出現祥瑞的景象。

張商英急忙換上官袍,焚香禮拜,一拜還未起身,就看見祥雲之中顯現出金橋與金色相輪。輪內是深紺青色(深紺,帶著紫色的深藍色)。張商英心中懷疑,那光色是落日餘暉反射形成的顏色。但是,天色越來越暗沉,山前湧出的三道霞光,卻格外光彩絢麗。

癸卯日,他來到真容院,停於清輝閣。北台在左,東台在前,直對龍山,下面是金界溪。他看見龍山出現了黃金寶階,一會兒北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火炬。負責接待的知客僧告訴他,那是聖燈(也稱佛燈)。張商英再次跪拜,發現東台龍山、羅睺殿左右各出現一燈,浴室之後出現的二燈猶如掣電一般,金界南溪上也出現二燈。但見天燈忽大忽小,忽赤忽白,忽黃忽碧,忽分忽合,璀璨閃亮,照耀山林。

他跪在地上虔心祝禱:「聖境殊勝,非我見聞。然而凡夫世界,有所限隔。若非人間燈火,請到我面前。」一會兒,忽然看見溪上的佛燈猶如紅日浴海,騰空而上,放出璀璨的光明,漸漸飄到閣前,燈光漸漸收斂,猶如大青喙鳥啣的圓圓火珠。

此景令張商英全身清颯,猶如被冰雪澆透了一般。於是說道:「我心中所有的疑慮都已全部消散。」說罷,燈光還歸到原來的地方,燦爛的光照射在溪上。與他隨行的秦願等人也都看見了。

從溪水上顯現出金色之身,又見白領紫袍者,梳著螺髻結印打坐者,還有手持寶劍者,戴角者等等。老僧說:「這是金毛飛師子,以及天龍八部。」

過了很久,北山上再湧現出白雲,於白雲之中,出現大寶燈,白雲收卻之後,再次出現白色的圓相,猶如明月輪。在東台,出現五色祥雲,有白色圓光從地面躍起,猶如車輪百旋。

張商英以偈贊曰:
「雲貼西山日出東。一輪明相現雲中。
修行莫道無撈摸。只恐修行落斷空。
相次大風雲霧奔,蒸如欲傾崖裂壑。」

記載神跡 傳信於天下

七月時,張商英攜帶家屬再次登上五台山,在中台一側的古佛殿祈禱禮佛。這一次,他們看見天空的西北方湧現出一座金碧輝煌的世界,出現上萬的菩薩儀仗隊。但見虛空之中寶樓寶殿,寶山寶林,寶幢寶蓋,寶台寶座,滿天的天王羅漢,獅子大象,儀陣隆重莊嚴,不可名狀。

眾人又在真容殿上,看見紫芝寶蓋,聽見悠揚的天籟之聲。文殊菩薩騎著獅子出現在虛空,悠遊自在,周圍還有七八位尊者。諸多殊勝的景象湧現在人們的面前。

當時郭宗顏、代州通判吳君稱、五台山知縣張之才、都巡檢使劉進、保甲司句當公事陣聿等人因公務聚集在五台山。張商英告訴他們自己的所見所聞。眾官僚驚歎不已,卻是無緣相見。傍晚時分,閣前再次出現金燈,張商英派人告訴郭、吳等五人一覽聖景。人們忽然看見,群燈霎時湧現,猶如連珠一般。諸位官員看著眼前奇異的景象,紛紛叩首跪拜,頂禮上蒼。

丁未日,張商英與陣聿、興善監鎮曹諝登上梵仙山。張、陣等人看見天空西南方,天色鮮明,紫氣盤繞。這些官員斂容束心,以虔敬肅穆的神態靜待神跡。過了不久,天空出現宮殿樓閣,諸位菩薩。陣聿與曹諝連連讚歎:「聖哉,聖哉。」

張商英發下大誓願,希望學習無邊佛法,希望所有的邪淫、殺生、妄語、顛倒真相的妄見,以及諸多的惡念永滅不生。

為傳信於天下,為示信於後人,張商英將登臨五台山目睹的種種奇觀、神佛顯化的聖景,詳細記錄成文,使後世銘記神佛慈悲於人的神跡。

(據《續清涼傳》卷上、《錦江禪燈》)@*#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幅畫,看上去是靜止的,但有人能看到裡面動態的世界,甚至畫裡的人,還會進入皇帝、平民的夢中,或展現神跡,或有事託付。中國古人的思維世界,對生命獨特的認知,呈現出立體的畫面,將人帶入不同的緯度時空之中。
  • 「樂由天作」。兩千五百多年前,晉國的師曠展現了出神入化的音樂技能。他精於音律,能從樂曲中預見戰事成敗、國勢興衰;他的琴聲,引來玄鶴起舞,令天地動容。
  • 這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慈悲。對於這些早已置生死於度外的將軍、士兵來說,死亡無法成為修行的考驗,那麼人間的最苦的囚徒之災,就成了對他們未來承付救度使命的奠定和檢驗。當然,孫立人對這種迫害是不能認可的,軍人效命疆場、收復國土是本分,在戰鬥的艱辛、勞苦中受罪樂得其所,為什麼要在這樣的冤屈牢獄中蹉跎消磨?
  • 史上出現過不少高人。他們或隱居寺院道觀,或出入朝堂輔佐帝王,留下許多神跡。大江大河,對於尋常人是難越的天險,對於一些人卻能如履平地。達摩來中國,僅憑一根蘆葦渡江;僧人杯渡只靠一個木杯就可渡河;高人吳猛僅用一把羽扇,就可到達彼岸。
  • 針灸一些救命穴位,可以救治情況危急的病人。
    江浙一帶把乞丐稱為「叫化」。明清時有一個姓齊的乞丐,不知是哪裡人,也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所以都叫他「齊叫化」。他為人表面上看著有些癲狂,但實則為人仗義、樂於助人。乞討得來的食物,如果有多餘的,他就讓給其他因患病不能出去乞食的乞丐,因此群丐都很尊敬他。
  • 瀏覽古代的醫者列傳,常會發現其中許多的醫者也名列於《神仙傳》中。「神醫」與「神仙」經常是畫上等號的。
  • 史冊上,關於神醫華佗早年的資料很少。史家總在寥寥數語後,隨即長篇鉅幅描寫其神乎其技的醫術。於是,在歷史的舞台上,華佗的醫術煥發著炫彩的萬丈光芒,千載以來,成為不可企及的詠嘆調。斯人已逝,無數人為了失落的神技而慨嘆惆悵。
  • 陝西朝邑人劉偉,中舉後曾任文水縣令,明憲宗成化年間被擢升為御史,後轉兗州知府,為官寬和,持法平允。他為人至孝,品德高尚,喜好修仙之道。
  • 幾千年來,修煉的事蹟與觀念一直貫穿於中華文化中,無數成仙成道、修成正果的故事,始終流傳和記載於史冊之中。然而世間迷幻深重,無論歷史上顯現多少白日飛升、虹化羽化、神通大顯的神跡,若干年後,人們都當作是虛無飄渺的神話傳說。
  • 元末明初有一位寶金和尚,他俗姓石,是陝西咸陽地區名門望族的後代。他的父母都很樂善好施。一天,有僧人持缽到石家乞食,並將一尊佛像送給了他的母親張氏,還叮囑道:「你要謹慎供奉,一定會生下福德智慧之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