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文大紀元專訪:美教育部長談高等教育戰略

貝琪‧德沃斯:修復破碎的教育體系 為學生提供更多選擇

美國教育部長貝琪‧德沃斯(Betsy DeVos)7月17日接受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耶凱利克(Jan Jekielek)的專訪。(視頻截圖)

人氣: 16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2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洪雅文編譯)白宮近期頻繁推動取消政府管制,這對教育部來說意味著什麼?美國學生相對於國外學生一直表現不佳,美國教育部長貝琪‧德沃斯(Betsy DeVos)該如何解決該問題?特別在美國就業市場蓬勃發展的背景下,她的高等教育戰略又是什麼?

德沃斯是特許學校和學校選擇(school choice)的主要倡導者之一。7月17日,她接受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耶凱利克(Jan Jekielek)的專訪,討論她的教育自由理念,如何領導教育部促進和實施該理念,並回應外界的反饋。

值得注意的是,在德沃斯概述的計劃裡,幾乎讓所有美國人,不僅僅是富人,都能夠為他們的孩子選擇合適的學校。

記者:我們想知道教育部所做的事情背後的理念,您計劃的目標以及實現的核心方法。

德沃斯:我30多年的工作一直倡導讓學生有能力找到合適的教育。我認為,讓孩子擁有更多的教育自由是最重要的,對於K-12學生和高中以外的學生來說都是如此。現在的總統支持孩子通過多種途徑接受高等教育,達成成功的生活。因此,我們希望非常有意地促進最佳方式,並為學生提供自由和機會。

記者:你對教育自由的熱情來自哪裡?

德沃斯:當我的大兒子(現年37歲)開始上幼兒園的時候,開啟了我對這方面的熱忱。我當時在市中心的一所小型信仰學校擔任志願者。隨著參與的次數越多,我逐漸意識到,在那裡可能有10或20個學生的家庭希望他們的孩子可以在那所學校學習,但由於無法繼續獲得獎學金而止步。

這個問題從根本上圍繞著政策,我可以為我的孩子做出這些決定,但其它家庭、那些家長無法做出這些決定,這是不公正的。因此,我提倡落實更多的真正教育、自由和賦予這些家庭權利。

記者:請談談你所做過的促進高等教育的措施。

德沃斯:這屆政府,這位總統傾向於尋求為學生尋找通往高中以上學歷的最佳途徑。今天,我們有超過800萬個工作崗位空缺,其中許多職位不需要四年大學學位。這顯然有些不相稱。我們的目標是打破這些障礙,讓學生能夠真正接觸教育,接觸各種職業和技術培訓機會。

我們將高等教育比作像高速公路一樣,有很多斜坡,各種坡道,學生必須能獲得額外的學習和額外的培訓或技能,然後再回到你選擇的車道上,並且能夠在將來再次下車。我們今天真的需要理解將終身學習作為教育目標的主張。

目前美國的高等教育方法非常多,也都很穩定。所以我們會通過監管工作以及政府支持的法定舉措來引入更多的創新、創造力和自由進入高等教育。

記者:教育和商業的聯繫關係一直在發展。

德沃斯:商業和工業有一個問題日益嚴重,而且沒有足夠的人可以利用現有的機會。我訪問過許多的地方,發現那些在商業和教育界之間長期建立起來的聯繫正在衰落,商業正在以新的方式繼續發展。

許多地方的教育工作者開始意識到他們必須與企業合作,為當今的就業機會提供正確的教育,著眼於明天。這不是一個靜態的情況。機會有可能在5年或10年內消失。這是一個快速變化的世界,教育必須與世界其它地區一樣的靈活。

記者:川普(特朗普)總統談了很多鬆管政策。教育部如何處理這個問題? 我知道這也是你一直在發聲的事情。

德沃斯:這是我們參與的其中一個領域。過去政府的某些規定對於這種多途徑方法來說確實適得其反。我們現階段有一部分的工作就是放鬆、取消對就業和借款人的控制。這些都是內幕消息,但重新調整競爭環境,有利於讓學生獲得更多的機會。

目前國內只有不到30%的高等教育學生,屬於傳統高等教育的學生。我們必須承認,有許多成年人在從事全職工作、撫養家庭的同時接受教育。因此,我們必須確保他們有機會獲得繼續建立自己職業所需的各種教育。監管改革工作現在還圍繞在認證階段。

這意味著,一旦實施,高等教育供應者將提供更多、更廣泛的機會滿足學生的需求。求學者可以通過這些方法,在全職工作之餘儘快地獲得證書或學位,或者養育家庭。利用替代和創造性的方法,滿足所有年齡段的學生需求。

記者:現在的美國就業市場發展蓬勃。基本上政府也在討論提供學位或者其它形式的認證,像是技術研究等。一般標準的四年或三年的學士學位不一定能滿足那些需求。

德沃斯:其中很大一部分歸結為政府需要取消監管障礙。讓提供者可以提升,為當今的學生提供新的解決方案。

記者:請談談新的教育自由獎學金和機會法案。

德沃斯:總統長期以來一直在談論要給予所有學生權利和自由,讓他們做出正確的求學選擇:適合自己的K-12教育。因此,我們建議設立聯邦稅收抵免,而不是另外規劃項目部門或新的官僚機構來負責。個人或公司企業可以貢獻它們每年部分的聯邦稅單(federal tax bill)響應,各州可以決定是否參加。

由於這不是聯邦政府直接委任授權,它將從該聯邦稅收抵免池(federal tax credit pool)中為參與州創建項目資金,向家庭提供獎學金,好選擇適合孩子的K-12教育。也許這會大幅增加招生入學機會,使學生在高中時提早獲得大學入學門票,增加高中的職業技術教育和課程選擇。

如果你住在一個農村小社區裡,這個社區裡沒有特定的課程,而且也沒有足夠的學生和老師一起上課,那麼你可以選擇這些課程學習。學生也許可以選到新加坡和最好的老師上課。我們非常積極考慮引入更多的選擇和機會,並讓學生及其家人使用。

記者:請舉個例子說明具體的運作情況。如何發獎學金給學生?是由學校來授予嗎?

德沃斯:立法要求學生及其家人最終獲得獎學金,資金將由他們控制,好做出適合他們的選擇。

記者:這項法案目前的情況如何?

德沃斯:國會兩院的支持率都持續增長。法案在眾議院由阿拉巴馬州的國會議員布拉德利·伯恩(Bradley Byrne)提出介紹,參議院則為泰德‧克魯斯(Ted Cruz)。兩院都有不少支持者。我們必須為12年級的學生做一些不同的事情。

與世界各地的學生相比,美國學生在科學領域排名第25位,在數學方面排名第40位。聯邦政府50年來,僅投入了超過1兆美元的資金,試圖改善這一點,並縮小最高端與低端人員之間的成就差距。經費花完之後,兩者之間的距離並沒有因此縮短一點。

由此可見,解決方案不是依賴聯邦付出更多的資源,而是真的去做一些完全不同的事情。為父母和學生提供他們的所需,以便他們在K12中接受正確的教育。

記者:特別的是,K12教育是在州內推行。

德沃斯:是的,90%以上的資金來自州和地方,聯邦只有8%以上。然而監管和控制的部分,聯邦的足跡卻遠遠大於8%。我們的目標是儘可能避開各州,鼓勵他們實施幫助家庭和學生做出適合他們的選擇的計劃。

記者:眾所周知,你在教育自由領域,特許學校上,有非常非常長的倡導期,是這方面的影響人物之一。但有部分反饋批評說,特許學校疑似重新隔離措施,或者被評為貪婪的營利性企業,失去原始的教育理念。

德沃斯:我和其他人一樣都參與過特許學校。首先,特許學校是公立學校。父母和學生都在選擇它們,沒有任何人強迫他們去特許學校。而且學校不能選擇他們的學生。所以有一種批評說他們(特許學校)正在撇開最優秀的學生。

但事實並非如此。根據我的經驗,學生們在這些學校中一直在努力學習,父母也選擇這些學校,覺得學校適合他們。也許這個特許學校有不同的教學方法,或者它有其它吸引學生入校的點。每個選擇就讀特許學校的家庭都是這樣做的,因為他們選擇了。

沒有人被迫去那裡。他們反而會因為入校感到高興和滿足。如果不是,這些學生會選擇去別間學校。對我來說,最好的衡量標準是父母和學生們選擇的學校。全國特許學校等候名單上,已經有超過一百萬名學童候位。

國內現在沒有足夠的特許學校,我們需要更多。實際上,大多數特許學校是組織(organized ),而不是盈利實體。這是現狀。這些指控完全錯誤。

真正的問題是,今天學校裡的孩子們在指定的學校裡無法學習,因為這些學校在教育上並不適合他們。我認為教育自由是唯一的答案,一個重要的方式,能幫助學生找到合適的地方。

記者:你從一間宗教學校開啟對教育的熱忱,對於一些學校裡出現的宗教歧視問題,你怎麼看待?

德沃斯:在行政管理方面,我們規劃確保所有人都能夠自由地實踐他們的信仰。特別是在教育上,宗教實體不會像過去那樣受到歧視。我們必須確保在每一個方面,每一個領域都儘力確保宗教信仰方面的自由。

目前全美有37州正在跑《布萊恩修正案》(Blaine amendments)。有幾個法院案件正在通過該系統進行程序。

記者:你能談談正在籌備的教育新規則的具體方向?部分活動家提出的九個規則基本上都圍繞著性騷擾議題。我聽說你正在彙整20萬條反饋。

德沃斯:現在新規定還處於收集公眾意見的階段,因此我不能在這個問題上做太深入的說明。在性侵問題上,我和那些本身就是性侵犯、或性行為不端的受害者的學生一起聽過課。也與那些被誣告的人進行了會談。並和校園管理員以及裁決人進行了會議討論。

我們需要確保規則對所有參與者都是公平的,並讓相關機構知道他們的責任是什麼,最終實行明確的法治。

記者:民主黨的第二輪初選辯論,討論到完全取消學生貸款,你怎麼看待這一政見?

德沃斯:首先我要說的是,美國學生債務金額的增長速度相當快速,已超過1.5兆美元,這是一個重大問題。許多學生都在努力償還他們的貸款。取消學生貸款債務並不公正。有人會因此付出代價。

三分之二的美國人沒有接受高等教育,或者沒有學生貸款,(讓納稅人)付剩下三分之一的人的學貸,這種觀念不正確。同時也要考慮到還清債務學生的感受。這個概念對我來說很瘋狂。

我們應該為學生提供更多的信息,讓他們了解實際承擔債務的情況。我們已通過聯邦學生援助(federal student aid)向有需要的人提供多項協助。

如果他們(民主黨人)想要減少學生債務,其含義是什麼,這對他們的長期支付意味著什麼,他們必須提供更多的金融知識工具,才有望做出更好的長期決策。#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08-03 6: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