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84) 天衣局-清流之村4

作者:云簡

明 仇英《長夏江村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156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六章 清流之村(4)

話說景陽破上古真陣,解救莫少飛,二人一路同行,至一處山間茶店。秋日驕陽,日頭正盛,二人點了壺茶,幾個饅頭,稍作休息。

「你之功力恢復得如何?」景陽問。

莫少飛道:「已恢復五成。」

景陽點了點頭,斟了兩杯茶,一杯送與莫少飛飲。莫少飛心內不解:「景陽目不視物,為何一路以來,無論何事,皆從容以對,竟不似目盲之人。」

「吃完了,好趕路。」景陽遞給他一個饅頭。

「多謝。」二人草草吃完,便要趕路,卻聽莫少飛急色匆匆,往掌櫃之處而去。「已經結過帳了,官爺還有何吩咐?」

莫少飛指著櫃檯前的一團金色,道:「這是何物?」

「回官爺,小的也不知道,這東西三天前就在這兒了,拿也拿不動,砍也砍不碎,說不定是山神顯靈,您老可別在意。」莫少飛伸手觸之,有金屬之感,但要從白光之中取出,卻灰飛煙滅,嘗試數次,皆不成功。

「何事?」景陽跟上前來。

莫少飛道:「此有一物,通體金色,周身泛著白光,觸之有感,卻無法從白光之中取出。」

景陽亦感蹊蹺,眉心微皺,道:「在哪裡?」莫少飛引他觸之,果然是一金屬之物,景陽但要取出,只感掌心一陣清風,頓無蹤跡。

「先生可知這是何物?」莫少飛道。

景陽點了點頭,道:「是無上火焰令,但不知為何在此處出現?敢問店家,以前可曾見過此物?」

掌櫃道:「小的剛盤下這鋪子不到一年,不知道以前有沒有哇。」

莫少飛道:「可知這鋪子從前主人是誰?」

掌櫃搖頭道:「小人不知。」

「我們走吧。」景陽道。

二人繼續趕路。

莫少飛道:「敢問先生,無上火焰令是為何物?」

景陽道:「它是武林盟主曲正風的信物。」

「武林盟主,曲正風——此名為何聽起來如此耳熟?」莫少飛自語,景陽不再答話,只繼續趕路。轉眼黃昏,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二人便打算在野外露宿。誰知,走將一陣,忽然遠遠地看見一個村子。路旁立著石碑——「清流村」。

「先生,前面是清流村,我們今夜便在此地借宿吧。」莫少飛道。

「也好。」景陽點頭。二人走至村口,便見幾個村民,三倆相聚,有的撫琴,有的吹笛,好不熱鬧。莫少飛正想上前,卻是大驚失色,那一眾村民,吹的彈的不是別的,正是朝廷禁曲《滿庭芳》。登時寶刀出鞘,冷刃在前。

驚聞冷兵之聲,景陽急道:「莫將軍。」

「朝廷有令,凡彈禁曲者,格殺勿論。」莫少飛道。

景陽哀嘆一聲,道:「你看清楚,她們只是婦孺啊。」

但見那一眾村民,稚子承歡,言笑晏晏,好不熱鬧。

「奶奶,娃娃,娃娃,我也要。」一個小姑娘道。

一個老嫗笑意盈盈,道:「奶奶回家給你做,好不好?」

「好。」小姑娘笑嘻嘻地點著頭。

王命之下,惻隱猶存,莫少飛還刀入鞘,跟隨景陽身後入村。

景陽抱拳拱禮,道:「我和這位朋友趕了一天路,不知可否在此處借宿一晚,明早便走。」

一個老嫗道:「小紅,帶他們去見村長吧,看看誰家可住。」

「好的呀,跟我來吧。」說話間,蹦蹦跳跳進到村裡。莫少飛撿起一個娃娃,道:「小紅,這有一個娃娃。」小姑娘急忙從他手上拿下娃娃,放回到地上,道:「你可不要亂動。」

「為何?方才你不是要娃娃嗎?」莫少飛奇怪。

小紅道:「這個娃娃不是我的,它的主人會回來找它的,若是我們拾起來,她回來找不到了怎麼辦?」說罷,蹦蹦跳跳走了兩步,道:「就是這裡啦!村長爺爺,開門啊……」

不多時,木門吱呀一聲開了,走出一個駝背的老人,滿頭白髮,拄著根拐杖:「誰呀?」小紅扶住拐杖,在他耳邊大聲道:「有——兩——個——人——要——借——宿——」嚇得村長趕忙捂起耳朵,道:「我聽得見,你莫這大聲。」

小紅咧嘴一笑,蹦蹦跳跳著跑走了。

「請進來吧。」村長說罷,轉身進屋。

「這兒有兩間房,你們住這間,今晚我兒和我擠一擠。」村長道。

「多謝老伯。」景陽道,莫少飛拱手。屋內兩張床,兩人各住一張。老人家端了盤子進屋:「來,先喝茶,一會兒吃飯。」

三人用飯,忽聽一個聲音:「爹,看我打了什麼回來。」話音未落,進來一個精壯青年,手裡提著隻野兔,見家裡有人,也不避生:「兩位好。」

景陽、莫少飛回禮,村長道:「這兩位是來借宿的。你快洗手,來吃飯。」

「我把這野兔燉了,咱們好好吃一頓。」青年熱情洋溢,便往廚房去了。景陽方要攔阻,卻被村長攔下:「莫管他,坐下吃飯。」

少時,香噴噴的野兔上桌,村長兒子亦坐下來吃飯。

莫少飛道:「我等方才進村,聽見有人在彈奏《滿庭芳》,此曲已為朝廷所禁,二位可知?」村長兒子咬著兔肉,道:「什麼勁?不知道……」

景陽道:「吾觀清流之村,民風淳樸,或者未經外界所擾,是為罕見的世外桃源。」村長點了點頭,道:「嗯,現在總算平靜了,前一陣可把村裡鬧騰得夠嗆。」

「何事?」莫少飛追問。

村長兒子道:「就是那四個怪物,發瘋似的人……姓鄭的屠夫,有錢的徐鄉紳,劉家的短工,還有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和尚。」

「鄭屠夫、徐鄉紳、劉短工,原來都是好好的人,不知怎地,突然間就發起瘋來,唉……」村長嘆了口氣。

「這四人應是因彈奏禁曲,導致心智錯亂。」莫少飛心道。

村長兒子接續道:「你可不知這四大怪物有多凶殘。劉短工本來老實巴交的人,竟然偷主人家的錢財;徐鄉紳,本來滿口之乎者也,我爹還請他當教書先生,誰想竟突然罵起孔夫子來了,說以前讀的那些書都是狗屁;那個和尚也是,把身上背的佛經統統燒了個乾淨,連僧衣也燒了。還有更奇的,那鄭屠戶以前,誰割肉都多給半兩,村裡都誇他,可不知怎地,突然說人不是人,是動物,拿著殺豬刀跑上街,見人就砍,咦……現在想想還怕人呢。」

「果真是四大怪物。」景陽道。

村長道:「村裡的壯漢,都到齊了,可還是打不過那四大怪物。也不知他們怎地,突然像發了狂,身上都打紫了,還亂衝亂砍,好像鐵打似的。」

「後來如何?」莫少飛問。

村長兒子道:「多虧了仙姑,幾下就制服了四大怪物,還把他們壓在廟下邊。」

「仙姑?」莫少飛訝異。

「嗯嗯。」村長兒子點了點頭,道:「仙姑可善良了,每隔十天便來清洗這四個人,現在劉短工已經認得出他渾家了呢。」

「這可真是奇聞。」景陽道。

三人敘話之間,忽然一個村婦進門,手裡提著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往村長身上一丟,道:「劉叔,你讓那趙家的管管她家孩子,別到處說瘋話。」說罷,便怒氣沖沖走了。

村長扯下一隻兔腿,遞給懷中的孩子:「吃吧。」那小孩兒接過兔腿,便是狼吞虎咽。村長摸著那孩子的頭,道:「咱吃了這兔腿,可不能再到處瞎說了。」

「我沒瞎說。我就是看見了……」小男娃委屈道。

「你看見啥了?」村長裝了個糊塗。「就是有塊雲彩,可紅了,從村子這頭飄到那頭,又從那頭飄到這頭。」村長道:「看看,又說瘋話了。」

「我沒說瘋話。」小男娃道。

「那村裡咋沒別人看著,就你看著了?」村長道。

「我就是看見了嘛。」小男孩委屈地趴到村長身上,村長趕忙安慰:「不哭,不哭,你看誰來了。」小男孩轉身一看,大驚失色,鑽到村長懷裡不肯離開。

「誒呦,又給村長添麻煩了。」小男娃的娘捉住他手,將他拽過來,邊往門外走,邊數落孩子。那小男孩忍受不住,坐在地上大哭。他娘心裡一急,衝腦袋便給了一巴掌。小男孩驚呼一聲,從地上跳起,滿屋子亂跑,邊跑邊亂喊。

眾人皆驚,不知所措。

景陽待那孩子跑至身邊時,右臂一揮,便將其牢牢抱在胸前,伸指探脈。那男孩也不哭也不叫了,只靜靜依偎,乖乖任其把脈。少時,景陽放下男孩,道:「這孩子是受驚所致,我開幾幅安神之藥,服下可有好轉。切記,莫再打罵。」

那婦人已然驚慌失措,滿臉是淚,抱住孩子便是磕頭。

「快快請起。」景陽又向村長道:「不知村裡可有藥房。」

村長方才也受了驚,現下反應過來,忙道:「郎中那裡有,我帶你去。」

「爹,你歇著,我去。」村長兒子帶路,二人至郎中家裡,寫下藥方。其中幾味郎中也不知道,天色已晚,景陽只好明日上山去尋,與莫少飛商量,他也同意,二人便決定多逗留一晚。(本章完,全文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