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送中運動中的創意 對抗暴政的神來之筆

2019年6月以來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港人發展出各種不一樣的抗爭方式。(大紀元)

人氣: 23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綜合報導)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港人除了採取百萬人、幾十萬人、數千人遊行集會方式抗議外,還不斷發展出其它抗爭辦法。如人鏈活動、「為港遮眼」運動、「流水式」集會、「快閃」、雷射筆觀星、簡體字空投真相給大陸遊客等等。

港人用自己的智慧抗暴政,有的方法讓全世界參與聲援,有的方法令港警疲於奔命,還有的方法打破中共防火牆,展現香港人和平理性抗共抗暴的堅強意志。

人鏈活動

8月23日晚7時,港人發起「香港之路築人鏈」活動。21萬參與者橫跨港鐵港島線、荃灣線、觀塘線三條主要幹線30多個車站,還通過天星小輪線連接港九,手拖手形成人鏈,還同時打亮手機燈光,讓人鏈也變成了一條星光之鏈。

參與人鏈活動的人們還大聲呼喊:「香港人加油」、「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齊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甚至,在九龍塘窩打老道、北角現場參與人鏈的民眾高喊「天滅中共」等口號。

約晚上10時,各地區港人如流水式散去。

由於參與人數眾多,多個地區新增路線,如嘉頓山、紅磡碼頭、九龍塘等十幾個地方,讓「香港之路」長達60公里。另外,在獅子山的人鏈在夜幕映襯下,好似北斗七星,更讓人聯想到港人同舟共濟、不屈不撓的獅子山精神。

8月23日,港人挺身反送中,「人鏈」手牽手組「香港之路」,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圖為香港中環。(余鋼/大紀元)
2019年8月23日,港人參加人鏈活動。圖為獅子山人鏈。(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3日,港人參加人鏈活動。圖為獅子山人鏈。(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8月23日,港人挺身反送中,「人鏈」手牽手組「香港之路」,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圖為香港中環。(余鋼/大紀元)
香港之路
8月23日,港人挺身反送中,「人鏈」手牽手組「香港之路」,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王偉明/大紀元)

「香港之路築人鏈」活動,仿效30年前,「波羅的海之路」抗爭運動,希望國際關注香港反送中運動五大訴求。

1989年8月23日,波羅的海的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及立陶宛200萬人民組成650多公里長的人鏈橫跨三國爭取自由。

有民眾說,看到點點燈光,民眾手牽手築成人鏈,此景比催淚彈更催淚。

「還眼香港」 遮眼聲援

8月11日深水埗遊行中,一名女抗議者被港警以布袋彈擊中,導致眼球爆裂,或至永久失明。港警不承認是警察所為,港府也未制止警察暴力執法,中共喉舌則造謠稱是其他抗議人士所為。

為了聲援香港人,曾演出電影《屍殺列車》的韓國資深演員金義聖,8月19日在Instagram上傳了一張手遮右眼的自拍照,聲援日前右眼遭香港警察射瞎的香港少女。隨後金義聖再次更新IG,並上傳與幾名工作人員一同用單手遮蓋右眼的照片。

韓國資深演員金義聖19日在Instagram上傳了一張手遮右眼的自拍照。(IG/@lunatheboy截圖)
韓國資深演員金義聖8月19日在Instagram上傳了一張手遮右眼的自拍照。(IG/@lunatheboy截圖)

香港網民以此為靈感,發起了「#Eye4HK Campaign(#為港遮眼挑戰,還眼香港)」的運動,呼籲全世界的網民效仿金義聖,把手遮右眼的自拍照上傳至Facebook、Instagram、Twitter、Reddit等社交媒體。

「#Eye4HK」挑戰火速引起各界關注。香港藝人徐天佑、王宗堯、王喜、杜汶澤、阮民安等都有參與,他們分別在社交平台上載用手遮右眼的自拍照及留言。

香港藝人徐天佑、王宗堯、王喜、杜汶澤、阮民安等都有參與「#Eye4HK Campaign」。(臉書推特圖片合成)
香港藝人徐天佑、王宗堯、王喜、杜汶澤、阮民安等都有參與「#Eye4HK Campaign」。(臉書推特圖片合成)

「NY4HK」關注組創辦人安娜‧張(Anna Cheung)在美國福克斯新聞節目上,與《華爾街日報》的比爾‧麥古恩(Bill McGurn)、吉莉安‧梅爾基奧爾(Jillian Melchior)等亦做出遮右眼手勢,聲援香港。

美國電視台Fox News主持及嘉賓亦在節目中聲援香港。 (臉書_NY4HK)
美國電視台Fox News主持及嘉賓亦在節目中聲援香港。 (臉書_NY4HK)

8月22日,台灣內政部長徐國勇、嘉義縣長翁章梁、立委李俊俋、立委林靜儀、立委許志傑等人也上傳照片,為香港加油。內政部長徐國勇表示,「民主自由是我們的靈魂,不要讓靈魂之窗被遮蔽了。」

由左至右分別為嘉義縣長翁章梁、立委林靜儀、內政部長徐國勇、立委李俊俋。(臉書)
由左至右分別為嘉義縣長翁章梁、立委林靜儀、內政部長徐國勇、立委李俊俋。(臉書)

8·18流水式集會

在港警打壓、禁止遊行的情況下,8月18日,170多萬港人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歷史性的「流水式集會」。

當時現場下著滂沱大雨,而一批又一批的人潮接連不斷,逼爆從炮台山到中環的港島各大幹道,持續至夜晚方休。而當晚灣仔、中環等地仍有不少未能進入維園的民眾。

集會前,維園三個足球場已被民眾站滿,集會開始半小時後,人潮擠滿六個足球場,要開放中央草坪容納集會民眾。當時民眾從灣仔軒尼詩道、沿東角道、怡和街進入維園,占據全部行車線。

2019年8月18日,風雨中,170萬人流水式逼爆維多利亞公園和銅鑼灣、天后一帶,和平理性地重申「反送中」五大訴求。(孫青天/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風雨中,170萬人流水式逼爆維多利亞公園和銅鑼灣、天后一帶,和平理性地重申「反送中」五大訴求。(孫青天/大紀元)

隨後,集會人士在現任和前任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李卓人、何俊仁等手持大型白色直幡帶領下,從高士威道離開維園,沿銅鑼灣方向前進。儘管當時天下著大雨,人們毫無退卻之意,反而紛紛撐起雨傘繼續前進,現場一片壯觀傘海。

2019年8月18日,下午5時,大量民眾繼續沿大小道路緩慢前往維園,同一時間繼續由維園離開。(駱亞/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5時,大量民眾繼續沿大小道路緩慢前往維園,同一時間繼續由維園離開。(駱亞/大紀元)

現場不僅出現人潮一進一出的對流,還有部分民眾進行回流。等候進入維園的人潮,還曾倒灌至銅鑼灣、天后乃至炮台山和北角、英皇道。離開維園的人潮,則走出銅鑼灣告士打道西行線,形成另一條遊行路線,堵塞紅隧港島出口。在金鐘,則有民眾走上夏愨道往中環的行車天橋前往中環。

2019年8月18日,民陣發起的維園集會遊行人潮塞爆。圖為在銅鑼灣sogo百貨附近空拍圖。(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民陣發起的維園集會遊行人潮塞爆。圖為在銅鑼灣sogo百貨附近空拍圖。(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晚上,參加集會遊行的人士進維園。(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晚上,參加集會遊行的人士進維園。(宋碧龍/大紀元)

抗議警方濫捕 七夕雷射筆觀星

雷射筆(Laser Pointer),是天文愛好者的常用工具,幫助愛好者們用來指向天空的不同天體及星座,讓其他人更容易確認星體位置。

然而,8月6日晚,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在深水埗採購雷射筆時遭到便衣警察逮捕,罪名是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

為抗議港警抓捕方仲賢,港人在8月7日晚間在天文館發起「無懼暴政,七夕觀星」活動。

當晚,大批民眾湧往尖沙咀太空館外,以雷射筆「觀星」,並將新聞片段、標語投射射在太空館的外牆上,直到8月8日凌晨時分,仍有很多民眾用觀星筆照射,並有人播放音樂,有人跳舞。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館,民眾揮舞雷射筆聲援被捕的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並將抗議標語投射在太空館的外牆上。圖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館,民眾揮舞雷射筆聲援被捕的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並將抗議標語投射在太空館的外牆上。圖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館,民眾揮舞雷射筆聲援被捕的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並將抗議標語投射在太空館的外牆上。(余鋼/大紀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館,民眾揮舞雷射筆聲援被捕的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並將抗議標語投射在太空館的外牆上。(余鋼/大紀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館,民眾揮舞雷射筆聲援被捕的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余鋼/大紀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館,民眾揮舞雷射筆聲援被捕的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余鋼/大紀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館,民眾揮舞雷射筆聲援被捕的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余鋼/大紀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館,民眾揮舞雷射筆聲援被捕的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余鋼/大紀元)

萬人接機

8月9日起,港人一連3天在香港機場舉行「萬人接機」集會活動,向各國遊人澄清「反送中」事件的真相,希望贏得國際支持。

連續3天,逾千參與人士身著黑衣,部分人戴著口罩,舉著反送中海報及警方使用武力的照片,還有的手持不同語種的反送中文宣,如日語、韓語、英文及簡體中文等向過往的旅客派發。

參與者不僅有年輕人,還有老人、小孩。現場集會人士不時唱起《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並呼喊:「香港人,加油!」「Free Hong Kong」「五大訴求 delay no more」「香港警察,知法犯法」「沒有暴徒,只有暴政」等口號。

2019年8月9日,香港機場萬人接機,參加者持各式海報和標語在大堂靜坐。(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9日,香港機場萬人接機,參加者持各式海報和標語在大堂靜坐。(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0日,萬人機場送機,參加者持各式海報和標語在接機大堂。(林卓楷/大紀元)
2019年8月10日,萬人機場送機,參加者持各式海報和標語在接機大堂。(林卓楷/大紀元)

8月11日,港人在港島東及九龍的深水埗遊行,再次遭遇類似7月21日港警及黑社會聯手的暴力襲擊,有示威者疑似頭部中槍、眼部中槍。因此,8月12日、13日,港人再發起在機場接機集會,抗議警方暴力行為。

8月12日17時半左右,香港國際機場機管局表示,所有航班全部取消,登機服務暫停。一度傳出港警抵達機場,海關人員的休息區臨時改供警方使用。

約接近晚上6時,大批集會人士離開。由於集會人數眾多,不少民眾步行離開機場。晚上7時半左右,部分集會人士仍然留下來,繼續抗議。

2019年8月12日,針對8.11警察在清場過程中近距離開槍致使一女示威者眼球爆裂,示威者到機場在集會,同時高呼「還眼」對警察近距離射殺示威者表達憤怒。(余鋼/大紀元)

 

2019年8月12日,針對8.11警察在清場過程中近距離開槍致使一女示威者眼球爆裂,示威者到機場在集會,同時高呼「還眼」對警察近距離射殺示威者表達憤怒。(余鋼/大紀元)
2019年8月12日,香港機場所有航班取消。(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2日,香港機場所有航班取消。(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2日,針對8.11警察在清場過程中近距離開槍致使一女示威者眼球爆裂,示威者到機場在集會,同時高呼「還眼」對警察近距離射殺示威者表達憤怒。(余鋼/大紀元)

8月13日,機場接機集會繼續,香港機場再度湧入人潮,促請香港政府回應民間五大訴求。民眾持各式展板和標語表達抗議,也有部分民眾以眼罩遮蓋單眼,要求「黑警還眼」。由於人潮再次擠爆了機場,機場連續第二天取消了所有離港航班。

2019年8月14日,香港機場。(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4日,香港機場。(宋碧龍/大紀元)

連儂牆再現

「連儂牆」指抗議者用各種顏色的便利貼貼在牆上,表達心聲。

2014年香港占中運動期間,連儂牆曾出現過。這次反送中運動,在6月12日,部分港人包圍立法會期間,連儂牆重現,被稱為「第二代」連儂牆。

5年前雨傘運動期間首次出現的「金鐘連儂牆」又再次貼滿各式寫有各種訴求的便利貼和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5年前雨傘運動期間首次出現的「金鐘連儂牆」又再次貼滿各式寫有各種訴求的便利貼和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此後,連儂牆很快遍及各處公共場所和街口,連儂牆記錄著香港人的堅持和堅韌,正成為香港人維護權益、對抗中共暴政的見證,也成為香港市民共同對抗暴政的心靈紐帶。他們或是寫下加油打氣的話語,或是譴責港府無視抗議者訴求的表現及警方以暴力清場的舉動。

初期建起連儂牆的大學生Sue說,已有人在「反送中」過程中付出「死諫」的代價,連儂牆是想讓大家看到,「你不孤單,你的身後還有我們大家」。

2019年7月初,大學生Sue同其他同學一起在尖沙咀地下通道佈置一個小型連儂牆。(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7月初,大學生Sue同其他同學一起在尖沙咀地下通道布置一個小型連儂牆。(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6月反送中運動以來的連儂牆。圖為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2019年6月反送中運動以來的連儂牆。圖為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在8月9日起連續三天「萬人接機」期間,還出現了連儂人牆,即參與抗議的民眾自願成為連儂人牆,民眾可以把訴求貼在他們身上展示給旅客,讓全世界來香港的人們看到反送中的真相;旅客也可以把寫有支持港人反送中話語的貼紙貼在他們身上。

2019年8月9日,香港機場萬人接機的連儂人牆。(駱亞/大紀元)
2019年8月9日,香港機場萬人接機的連儂人牆。(駱亞/大紀元)

8月5日「全港三大罷」活動結束後,夜幕下,在油麻地、沙田新城市廣場依然人潮聚集,連儂牆的留言出現了很多大幅的小字報,「反送中」「罷工、罷課、罷市」等條幅格外醒目,不斷有民眾圍觀、拍照、留下自己的心聲。

除此之外,連儂牆還在海外多國出現,如美國、加拿大、澳洲、台灣等。

2019年8月9日,香港學生在昆士蘭大學做的流動連儂牆。(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8月9日,香港學生在昆士蘭大學做的流動連儂牆。(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8月,在曼哈頓華埠格蘭街(科西街和愛烈治街之間)的撐港連儂牆」。(蔡溶/大紀元)
2019年8月,在曼哈頓華埠格蘭街(科西街和愛烈治街之間)的撐港連儂牆。(蔡溶/大紀元)

然而,連儂牆也一再被惡意人士破壞,其中最為嚴重的是,8月20日將軍澳景林邨與厚德邨行人隧道內連儂牆處,大約有6至7名支持反送中的港人,被手持利刀的男子突然襲擊,導致最少有3名年輕男女受傷。

Be Water「快閃」

「Be water」一詞源自已故香港武打巨星李小龍,意指武者不應拘泥於形式招數,要像水般流動,既柔軟又剛強,能適應萬物、又能匯聚成強大力量。

7月1日,香港抗議者短暫進占立法會,重申抗議訴求,在警察正式進攻之前,如水般全體快速退去。

7月1日,立法會前的抗議人群。(宋碧龍/大紀元)

8月4日,港人採用「Be Water」策略,在中聯辦、銅鑼灣、將軍澳、觀塘與黃大仙等地,且戰且走「快閃」多點闢新戰線,讓港警疲於奔命。

當時,港人在東邊的將軍澳有15萬人集會遊行,西邊的港島西2萬人集會,之後,抗議民眾轉向銅鑼灣、灣仔、九龍、黃大仙、沙田坳等地以「遍地開花」的形式繼續聚會,或包圍多地警署。

2019年8月4日,準備參加將軍澳大遊行人士擠滿寶翠公園。(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4日,準備參加將軍澳大遊行人士擠滿寶翠公園。(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4日,港人參與港島西集會,卑路乍灣公園擠滿了大批穿黑衣民眾。(龐大衛/大紀元)

此後,Be Water「快閃」經常出現在港人的抗議活動中,尤其是面對港警發射催淚彈時,他們經常從一個地方迅速換到下一個地方。

如8月10日,在大埔區的抗議者與警察對峙1個多小時後,轉戰其它地方進行「快閃」行動。部分抗議者轉到大圍,部分抗議者轉至沙田,還有抗議者轉到紅隧道;入夜後,又轉向尖沙咀。由於抗議者四處打游擊,警察疲於奔命,到處放催淚彈驅趕。

「空投」簡體字給大陸人

7月7日,港人在旅遊區尖沙咀使用一種新型的數字「空投」(AirDrop)方法,專門使用簡體字,把反送中的真相傳遞給中國大陸人。

「空投」即一種文件共享功能,允許蘋果設備(手機等)通過藍牙和無線網絡發送照片和視頻。港人以這種方式打破了中共的防火牆,向中國大陸遊客傳播信息。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盟軍通過飛機、氣球在德國占領的國家上散發傳單,打擊敵人的心理防線。韓國活動人士也長期通過氣球向朝鮮人發傳單,讓朝鮮人民看到官媒以外的自由信息。#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週刊 2019.9月號/第7期

責任編輯:葉梓明

評論
2019-09-07 11: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