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扒一扒白蘭成長史(十七) 華埠主流民眾的心聲

作者:清源

【大紀元2019年08月24日訊】前加州參議員、法官柯普(Quentin Kopp)說,對舊金山人來說,勞民傷財的中央地鐵並不見得是什麼光采的事情。柯普披露,中央地鐵從規劃到建設,預算嚴重超支,不斷延期,令商家蒙受損失,「納稅人要支付昂貴的開銷,大約是20億美元,《華爾街日報》3年前指出,這是10億美元1英里的地鐵。」

中央地鐵全程1.6英里,是城市Muni公交系統輕軌T線的延長項目。中央地鐵2010年9月破土動工,2014年6月11日,完成挖掘工程。原本設定於2018年年底通車,但現在又推遲到2020年。

柯普說:「它嚴重超出預算,20億美元只有1.6英里長,讓聯合廣場的商家受到影響,也讓華埠和聯合廣場的商家損失不小,開通後乘客流量也不會很高,而且1.6英里的運營開銷,也將由納稅人來支付,而不是由購買車票的乘客負擔。」柯普表示,從納稅人的角度來看,中央地鐵站並不是能夠讓舊金山引以為豪的項目。

中央地鐵難以彌補華埠之傷

住當地多年的舊金山市居民、僑領張啟智回憶,舊金山1989年10月17日遭遇里氏6.9級的洛馬普列塔(Loma Prieta)大地震,地震之後,是否拆除直通華埠的480高速公路路段,華埠全體居民為保住480高速公路進行了壯烈的抗爭,最終未能成功。

白蘭起初反對拆除480高速,後來反水,同意拆除高速路。」當年曾經四處遊說,積極參與保住480高速的僑領張啟智痛心地說,這對舊金山,對唐人街做這件事情,是「大錯特錯」的,不僅對華埠有影響,對整個舊金山的影響都特別大。

「這一事件對華埠繁榮造成的損害和衝擊,延續至今,誰來負責?不就是白蘭需要負責嗎?!」

張啟智說,即使中央地鐵通車,也不可能彌補因為480高速路被拆除對華埠的損失,「因為中央地鐵只會令巴士加快,對自駕車幾乎沒有好處。」 要知道高速公路帶進來的是自駕的,相對高消費的人流。而8路、30路公交也好,還是現在折磨華埠商家修建多年的地鐵也好,帶來的人,怎麼可以相提並論。並且大家都知道,地鐵站,尤其舊金山地鐵站,是Homeless及大麻吸食者的棲息好場所。華埠地鐵站投入使用後,華埠的治安狀況,會更加讓人堪憂。

對於白蘭個別追隨者,包括一些認為抓住白蘭,就好像可以抓住舊金山華埠社區選票的民選官員,張口閉口都是白蘭對華埠的如何如何貢獻,相信看到上面老僑對30多年前的回憶,很能看出一些問題。

老僑們說,當初白蘭不知道是和政客達成什麼交易,臨門反水背叛了華人社區,使修復480高速公路在市議會,以一票的微弱劣勢功虧一簣、慘敗。即使地鐵站是白蘭功勞,30年後建起的,比起當年出賣480高速路,就像拆了一個豪宅,給你建了一個平房,用死去多年的白蘭命地鐵站名,不亞於讓你在施捨的平房門前再立一個牌坊,紀念拆遷你的,並且曾經背叛你,打壓過你的拆遷惡霸一樣,折磨你,羞辱你。

其實恰如白蘭自己騙取福利一樣,白蘭帶給華人的福利,不是白蘭的恩賜,是美國社會對特定人群的特殊照顧。需要福利的人和群體,領取福利是再正當不過的,白蘭自以為深諳遊戲規則,帶頭和慫恿不符合條件的人領取不應該得的福利,然後控制這些人的選票,其實就是一種綁架。目前美國移民政策急轉直下,對濫用福利追責聲日起,給參與其中的很多人帶來完全不必要的焦慮與不安。

而白蘭以及白蘭操控的這些華人,帶頭套取美國福利的行徑,更使絕大部分守法,且辛苦付出的華人,無端被牽連被瞧不起、被側目。白蘭的所作所為,所謂給華人社區爭取過什麼什麼福利,就是沒有給華人帶來真正的尊嚴與尊重,更多的是蒙羞。

華埠主流民眾
反對以「白蘭」命名地鐵站

對於中央地鐵華埠站命名最有發言權的,是那些繳納稅款,子女在舊金山上學的,在舊金山當老闆、做職員的華埠主流民眾。「反對以白蘭命名地鐵站聯盟」的義工,在徵集簽名過程中,有四百多個華埠商家的店主,簽名支持以「華埠」命名中央地鐵站,而不是以「白蘭」命名。

6月3日,舊金山華埠部分居民、商家及志願者在花園角集會,敦促市府僅以「中國城」命名地鐵站。(周鳳臨/大紀元)

商家Tane Chan認為,有許多遊客來自世界各地,他們乘地鐵就為到華埠,「若加上『白蘭』的名字,人們會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地方呢?可能還以為是什麼公園,用『華埠』簡單明瞭。」

5月23日,中華總會館(Chinese Consolidated Benevolent Association of America)現任總董黃楚文表態稱,該會館只支持以「華埠」命名中央地鐵站。黃楚文說:「不管以誰的名字命名,恐難以經受時間的考驗。」中華總會館主席團成員、肇慶會館主席方錫林表示,中華會館此番表態,目的是希望華埠(中國城)繁榮。「興建這個地鐵的目的,本來就是讓華埠繁榮。」方錫林說:「我們覺得不需要放上個人的名字,是因為不是所有人都認識那個人名。而如果使用華埠地鐵、中國城地鐵站,人們一看便知道在這裡下車。」

接著,另一個華埠主要社區聯盟——「華埠街坊會」也公開表態:「支持以『華埠』命名華埠地鐵站,反對以任何形式用『白蘭』命名」。李兆祥說:「中華總會館代表了華埠90%的會館,我代表街坊會, 堅決支持他們提出的以『華埠』命名華埠地鐵車站,反對用『白蘭』命名的立場, 因為華埠和中國城代表了這個社區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華埠商人協會」(Chinatown Merchants’ Association)李雷綺華,在市議員公眾發言時說:「我們與更大範圍的華埠社區一起,有著一個共同的心聲,那就是:『白蘭』的名字不應包括在中央車站名稱上,因為她的名聲,不配!」李雷綺華說,白蘭帶給華埠許多商家傷害。她不認為市府應該給一個會欺負人的人榮譽。被給予榮譽的人,應該是一個會團結社區,而不是一個分裂社區的人。華埠地鐵站建造期間,有近四十多家商家承受不住經濟壓力而關閉,她認為,這些商家也應該受到尊重。由於這是大家的車站,而不是一個人的車站,因此以一個人的名字來命名,非常不妥。

李雷綺華表示,許多商家、居民,贊成地鐵站僅以「華埠」命名,她說:「『華埠』代表了我們所有的人,這是我們的社區,代表了我們的身分,同時代表了我們的精神,這遠遠超出了個人的意義,代表了所有對我們社區有貢獻的人,從我們的先祖、建築鐵路的工人們,一直到現在。」

商家Jason Sun表示,可能白蘭在過去曾經幫助過一些政客,「但他們以公共建築物用人名來命名的方式,是將這種意思強加給所有的人,是在強姦民意!」

誰的名字會隨她一起
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然而,在華埠社區一片反對聲中,舊金山交通局董事會8月20日晚投票,以4票贊成、3票反對,決定用「華埠白蘭站」命名。此舉被指「令社區分裂」。

反對者們表示不會放棄,僑領區如江說:「已經準備將發起公投,推翻這一決定。」這個死去的人的名字,可能將繼續在舊金山引發爭議,令整個舊金山社區進一步分裂。

其實,白蘭的名字注定是要從地鐵站上清除掉的,她是華人的恥辱,是歷史的恥辱,也是舊金山的恥辱。然而在這個歷史過程中,誰的名字將會隨同她一起,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全文完)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報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