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句故事:生死有命 富貴在天

作者:杜若

在一些常見的千古名句中,同樣蘊含著變通的智慧。(fotolia)

  人氣: 2573
【字號】    
   標籤: tags: ,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是人們常說的一句古語,也是影視劇作常用的古典名句。這個名句的背後,有著怎樣的故事?

《論語·顏淵》記載,孔子的弟子子夏有一位好友,叫司馬耕,此人子姓,向氏,字子牛,宋國人。子牛從宋國來到魯國學習。他的哥哥桓魋在宋國擔任司馬,參與叛亂。因此子牛心中時常懷有憂慮、恐懼之心。

《至聖先賢半身像》冊-司馬耕像。(公有領域)

一天,子牛向孔子詢問什麼是「君子」。孔子開導他,說:「君子不會憂慮,也不會恐懼。」子牛反問到:「難道不憂慮,不恐懼,就可以稱為君子了嗎?」孔子說:「時常省視自己的內心,還要憂慮害怕什麼呢?」

子牛看著諸弟子之間相處和悅的場面,感到自己格外孤零,再次憂愁地說道:「人們都有兄弟,惟獨我已經沒有了。」他的好友子夏安慰他,說:「商聞之矣:『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

子夏聽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而平日,君子謹慎行事,沒有過失;待人恭敬而有禮義,天下四海之內的人都是兄弟呀(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君子何必憂心沒有兄弟呢?

人的生死、富貴是上天賦予的,不憂生死,不憂得失,不要害怕生死,盡心地把握好眼前的機遇與時間,扮演好將上天賦予的生命角色,努力地達成人生不同階段的使命,以積極正面的心態,擁抱每一天的陽光,就能成就豁達的人生。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的背後,透著豁達的人生。無論擁有何種身分,無論遇到再大的事,也都以正面的心態去面對,就會避免患得患失。

生死,命也,其可請乎

與「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表達的理念較為雷同的還有一句話「生死,命也,其可請乎」,生死有命,怎能隨意請求延長呢?

晉朝時期,僧人竺佛調從天竺遠道而來,拜佛圖澄為師。竺佛調在常山寺住了幾年。他修行有素,秉性淳樸,受到時人的敬重。

竺佛調有時獨自進入深山,居住一年半載,臨走前帶了幾斗乾飯。當他回來時,竟然乾飯還有剩餘。有人曾跟隨他走了幾十里的山路。夜色降臨,下起了大雪。竺佛調就進到虎穴中借宿。老虎回來後,和他一起共臥在洞窟前。

竺佛調對老虎說:「我奪了你的住處,心中有愧,卻又奈何?」老虎看看他,垂下耳朵下山去了。隨從見狀驚恐不已。

竺佛調擁有神通,超前看到了自己的死亡日期。遠近的百姓聽說此事,都來禮拜他,詢問此事。他告訴眾人:「天地長久,還有崩壞的時候,世間的人與物又怎能永存呢?」

眾人都哭著請求他多住留些時日。他神態清朗,氣色和悅地說:「生死有命,怎能請求呢?」說罷,回到房中端坐,將衣服蒙在頭上,即刻圓寂了。

從古至今,世人都懼怕死亡,也忌諱死亡的話題。如果在活著的時候,一個人能時常清掃心中的塵垢,一心一意得保持純潔的心靈。肉身雖然難抵無常的命運,而純真純善的心,透射的光芒耀於天地,必會永存不滅。

無論子夏說的「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還是竺佛調說的「生死,命也,其可請乎?」都透著人生的豁達,對天命的敬與順從。

參考資料:
《論語·顏淵》
《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卷067
《梁高僧傳》卷9《神異上》

責任編輯:王愉悅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楊花實在是雲一般的花。自在超脫,無牽無掛,一切隨緣。幾日狂風過後,不知又有多少落紅難綴。「百花長恨風吹落」,但是,「唯有楊花獨愛風」,自在輕盈地飄飄飛在風中。
  • 文史新韻之大文豪蘇軾的美食路線圖。(大紀元製圖)
    說起中國古代最會吃的名人,恐怕非蘇軾莫屬。他熱愛美食,發明美食,甚至還會給美食寫詩作賦。讓人垂涎欲滴的「東坡肉」,也是出自這位大文豪的手筆!
  • 今天就是立秋,古人說「一葉知秋」,您可知要看什麼樹的葉子?古人的生活中,立秋怎樣玩秋葉?「一葉知秋」的源頭自出自何處?有什麼深度義涵呢?
  • 登上岳陽樓遠眺,江湖上煙波無垠,山水間波光雲影,或晴或雨氣象萬千。歷代有哪些好詩文好圖畫,描繪雄渾雋永的岳陽樓?
  • 「噤李堂」,字面意思讓人噤聲,這是說仇家恩怨嗎?東漢時,有一人做了一件事,以為別人不知道。楊震當即以「四知」棒喝。您知道是哪「四知」嗎?載運麥子的舟船本行於水上,怎會成了家族的堂號「麥舟」?讓我們一一道來吧。
  • 一部《西遊記》,包羅萬象,給世人帶來了許多歡樂。其中,作者吳承恩還採用了不少俗語,藉由悟空、八戒、沙僧、哪吒等人之口,講出的俗語,卻也詼諧風趣。
  • 大同思想為中華傳統文化中固有之思想。《禮記·禮運篇》記載,孔子曾喟然而嘆道:「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1]。」孔子感嘆自己未能看到堯舜以上、三皇五帝時,「大道之行也」的大同之世;也未能看到禹、湯、文、武、成王、周公「三代之英」時,「大道既隱」的小康之治。
  • 西元前251年,在趙國和秦國又同時發生了一件大事:趙國的平原君和秦國的昭襄王在這一年相繼去世。燕國趁機攻趙,被廉頗、樂毅擊退,並進而圍攻燕國。
  • 西元前259年,秦國的六十萬大軍直驅邯鄲,沿途順道占領幾個城池,並沒有遇到什麼阻力,因為趙國的主力軍隊已在前年的長平戰役中折損,剩下的兵力勉強只能防守邯鄲。雖然守城的將士不多,但有善於防禦的廉頗坐鎮指揮,加上邯鄲在百年來的不斷建設後已是十分堅固、易守難攻,因此秦軍無法馬上攻下,只好把城包圍起來,這一圍就是二年。
  • 一陣北風迎面撲來,吹醒了嵇康幾分酒意,他想他該去彈彈琴,那闋〈廣陵散〉,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彈完,雖然知音都在關山外,他還是要彈給他們聽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