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鍾一諾在亂世中唱香港的歌集

香港著名音樂人及公共衛生學者鍾一諾。(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1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反送中運動延燒兩月,警民衝突不斷升級,八月的香港,頗有亂世的感覺。在喧囂的氛圍中,得獎音樂組合「鍾氏兄弟」的主音歌手鍾一諾(Roger),將於8月9日、10日在藝穗會,一連兩晚舉行首次個人演唱會兼首張新碟發佈會。Roger希望在廣東話被邊緣化、粵語歌衰落的今天,藉「唱香港的歌集」留住香港本土音樂,為香港樂壇帶來一股清流。

提起「鍾氏兄弟」,不少本地音樂人並不陌生。這對2009年冒起的「本土音樂」強隊,集作曲、填詞、主唱與監製於一身,曾經獲得多個音樂獎項,在福音音樂界及發燒碟界都有相當不俗的口碑。

更特別的是,兩人可謂天之驕子,擅長口琴演奏的哥哥鍾一匡(Henry)是美國喬治城大學法律學院博士,目前擔任律師;擅長爵士樂的弟弟鍾一諾,則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衞生碩士、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博士,現時是中文大學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研究助理教授……

事隔五年再出碟 開闢新路

這對十年來出過三張大碟、以音樂組合聞名的兄弟倆,今次卻由弟弟Roger跑單飛。對此,Roger解釋道:「如果這是鍾氏兄弟的第四張碟,別人就會有預想是某一類型的東西。我覺得可以在鍾氏兄弟以外再發展一些東西。這是我個人的第一張大碟,希望開啟另外一條路。」

Roger的啟蒙老師之一是許冠傑,喜歡他的歌曲夠貼地,拉近歌曲和社會的距離。「鍾氏兄弟」的命名,也源於喜歡「許氏兄弟」。捧紅許冠傑的著名DJ郭利民,稱他們為「鍾氏兄弟」,因此順理成章有了這個名。

和許冠傑歌曲貼近民情一樣,「鍾氏兄弟」的創作抓住時代的命脈,不避開政治話題。2014年雨傘運動那一年,被認為是香港的音樂年,他們發表了最後一張碟《極》,當中蒐錄了他們創作的好幾首歌,反響不俗,包括《時代的顛覆者》、《說不出的未來》2014版本、《麻醉式快樂》等。

事隔五年,如果再出碟,將帶什麼內容給大家?Roger苦於未有突破。直到去年他和太太蜜月之後去美國旅行,有一晚因為時差難以入睡,聽一張Tony Bennett/Bill Evans(1975年)經典的爵士音樂碟。雖然只是簡單的歌聲和琴聲的合奏來的,卻讓他非常感動。

「他在唱甚麼呢?其實就是“The Great American Song Book”裏面的歌曲。」Roger突然靈感一現,「其實香港也是有標準曲,我覺得將這個創意再伸延下去,做一個歌集也是不錯的。」於是他找到自己的合作夥伴,一個失明的菲律賓裔鋼琴手Jezrael Lucero ,一起合作,創作了今次的藍本,以爵士樂的方式重新演繹香港的經典曲。

精選12個作曲家作品向他們致敬

唱香港的歌集,Roger精選了12個不同時代的作曲家作品,包括許冠傑、顧嘉煇、林子祥、盧冠廷、林敏怡等──,當中既有耳熟能詳的作品、也有一些偏門的作品,希望全方位體現出香港的特色文化。

由他作詞作曲的《星聲夢旅人》則為了向這些作曲家致敬。歌的旋律和英文版是他結婚時,為太太、教大講師黎明所作,中文歌詞則是新近譜寫的,充滿了浪漫、夢幻的感覺。

「讓我們的夢想化造晚空中的星火,照耀著每一顆不死的心;

讓我們的愛編寫出美妙的星塵旋律,晝夜也一起唱和。

但願我們可以憑著這份愛,令這些夢想成為不滅的星塵,

令晚空滿佈更多由夢想化造的星火,閃出燦爛光芒。」

「有這群人去創作了這麼多好聽的歌曲給我們,陪伴我們長大。所以我希望創作這首歌向他們致敬。」Roger稱。

為神發聲 行公義

反逃犯運動如火如荼,很多年輕人積極投入社運中。今年特別之處,在於聖歌《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到處響起,成為今次運動的一個標誌。

關心香港的Roger也樂見聖歌被唱起,或成為音樂創作的另一個契機。他提及,「鍾氏兄弟」的創作理念與眾不同在於,他們一直希望「為神發聲」。這源於他們基督教信仰外,也和他們堅持的價值理念一致。

Roger說:「神代表著甚麼呢?祂代表著公義,慈愛,即是一些價值,為神發聲就是為公義發聲,為愛發聲,就是我們說的行公義、好憐憫。憐憫和民主價值是很有關係的,因為民主是說一些少數人的聲音,我們也會去尊重。這是很重要的價值,對於我來說就是要為這些事發聲。」

盼保育香港文化

至於2019年是否再次成為本土音樂的源泉?他表示很難估計,但引用作家倪匡所說:「社會得以進步,是因為年輕人的不再相信他們父母的那一套。」相信變革就在其中。

未來,Roger想做一系列關於香港的項目,「因為我覺得香港現在面對的情況,是很需要有一些人去保育,去保存一些香港的東西。我覺得這些歌曲雖然是屬於某一個年代的產物,一個商業的產物,但是我覺得我們可以賦予它一些文化的符號,而它們可以成為文化的產物。我覺得這件事是很值得做,而且隨時都應該做的。」

香港教育大學任職社會學系講師黎明和丈夫鍾一諾。(宋碧龍/大紀元)

名家推薦

黃耀明: 「爵士樂一直都是我很有興趣但又不敢觸碰的風格。終於在我的作品中有兩首被爵士化了!謝謝Roger將廣東流行音樂的光譜又擴闊了!」

潘源良: 「一次精彩的示範!兩位配合營造的節奏、音色和演繹,從本已繁花似錦的旋律,透出芬芳吐艷的新貌,而且彷彿是,本該如此。」

沈旭暉:「鍾一諾的爵士天碟實在是Glocalization全球在地化的教材。我深信無論你身在哪裏,只要在同步弘揚香港文化,那裏就是香港。而從他的音樂,我感受到真正的香港。」

林一峰: 「音樂作品有自己的命,好命的會不斷遇到好的歌手與音樂人,演變成屬於不同時代與環境的東西;能夠遇上Roger和Jezrael,《The Best is Yet to Come》是好命的。」

李歐梵: 「鍾一諾是香港少數對人文價值及文化遺產帶有深厚關懷的年輕音樂人。他揉合爵士及當代古典的獨特風格令我這個古典迷也聽得神怡心醉。」

Clarence Chang: 「《Song Book 歌集》作為世界上也極罕有的vocal/piano二重奏專輯已經在香港音樂上締造了歷史,而且更會是一張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出色作品!」◇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
2019-08-28 11: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