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指證10萬獻金來自黃向墨 澳工黨祕書長被停職

澳工黨祕書長指證10萬政治獻金來自黃向墨

圖為已經被停職的新州工黨祕書長默內恩(Kaila Murnain)。 (AAP Image/Joel Carrett)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天睿澳洲悉尼編譯報導)在新州廉政公署(ICAC)聽證會上作證,知曉10萬澳元政治捐款內情,並指證真正金主是中國房地產商黃向墨的新州工黨祕書長默內恩(Kaila Murnain)已被停職。

在聽證會上,默內恩說,當時還是新州上議院議員的王國忠(Ernest Wong)告訴她,中國房地產商黃向墨是10萬澳元政治捐款的真正金主,而不是在澳洲選舉委員會聲明表格上簽名的那些人。

廉署此前獲悉,被禁止捐款的黃向墨曾把一個裝了10萬澳元現金的ALDI超市購物袋,給了時任新州工黨祕書長的克萊門茨(Jamie Clements)。

廉署正在調查這筆捐款是否是化整為零,以12名「稻草人」捐款者(Straw Donor)的名義捐給了工黨。其中一名捐款者表示,他並沒有同意捐這筆錢,實際上也沒有捐錢,只是擔心被人報復,而違心說謊。

默內恩:王國忠透露黃向墨是真正捐款人

8月28日、29日(週三、週四)兩天,前途堪憂的新州工黨祕書長默內恩,在廉署聽證會上接受質詢。期間數度哭泣的她坦承,她對黃向墨涉及10萬澳元非法政治捐款的消息保持沉默是「錯」的,她當時只是想保護工黨的名譽。

在廉署聽證會上,默內恩說, 2016年9月16日,當時還是新州工黨上議院議員的王國忠,在新州議會大樓外與她會面,當時看上去很「緊張」並一直出汗的王國忠對她說,「一名捐款人並沒有像他們說的那樣捐了錢」,那些捐款其實來自黃向墨。

與王國忠見面後,默內恩又去見了和黃向墨來往密切的鄧森(Sam Dastyari)。默內恩說,當時她擔心的哭了出來,並把王國忠告訴她的消息告訴了鄧森。「我去見鄧森主要是因為他是一個曾經和黃向墨、王國忠打過交道的前任。」 默內恩說。

2010年到2013年之間,鄧森是新州工黨祕書長。默內恩表示,與鄧森見面後,鄧森告訴她去找律師詢問一下該怎麼辦。然後默內恩就去見了工黨的律師,Holding Redlich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羅伯森(Ian Robertson)。羅伯森建議她對此事保持沉默,她照做了。

週四,鄧森在廉署聽證會上作證說,他的確就默內恩擔心黃向墨可能違規做了政治捐款一事提供了建議。

週三晚,新州工黨召開緊急會議,領袖麥凱(Jodi McKay)宣布暫停默內恩新州工黨祕書長的職務。

此前,新州選舉委員會最初調查是誰拿了10萬澳元現金到工黨總部的時候,默內恩曾說是工黨的員工肯里克·謝(Kenrick Cheah)。但在本週四的聽證會上,默內恩承認她當時沒說實話。現在她再來回答這個問題的話,她給出的答案是,時任新州工黨祕書長的克萊門茨或者黃向墨。

稻草人」捐款者:我沒捐錢

房地產公司Wu International的前雇員史蒂夫·董(Steve Tong)是捐款記錄上12名捐款者之一。名義上,他應該在2015年3月「工黨的中國朋友」(Chinese Friends of Labor)舉辦籌款晚宴上,向工黨捐了5000澳元,但他表示自己從沒捐過這筆錢。

史蒂夫·董在廉署聽證會上說,他對政治不感興趣,從沒給政黨捐過錢,但卻意外地在郵件裡收到了工黨發來的稅務發票。「當時我有點暈了,我想,我什麼時候給工黨捐過錢啊?」

這張稅務發票就是工黨名義上在2015年籌款晚宴上收到的錢。史蒂夫·董曾就此事問過他當時的老闆廖全寶(音譯,Quanbao Liao,英文名Leo)和亞歷克斯·吳(Alex Wu)。他說,當時他被告知「你照做就行,如果有任何事發生,我們會處理,你只是做就行。」

史蒂夫·董擔心自己如果不照做,就會遭到報復,而丟了工作,因而在廖全寶的協助下,他在選舉委員會開始調查這筆捐款的時候,簽署了一份虛假聲明給委員會。

67歲的廖全寶在去廉署作證之前,自殺身亡,死前留下遺書說不想去作證。史蒂夫·董還說,王國忠和Wu International地產公司的公司「非常密切」。

亞歷克斯·吳尚未被廉署傳召作證。

**
責任編輯:李熔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