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人再成政治獻金主角 捐款法案難改

在MP Jami-Lee Ross发布了他和国家党领袖Simon Bridges之间的电话交谈录音,讨论了中国商人张义坤(音譯)捐赠的10万元後,國家黨黨魁Simon Bridges和副黨魁Paula Bennett在2018年10月17日在新西兰惠灵顿举行了新闻发布会。(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30日訊】(記者李捫心綜合報導)華裔富商為國家黨捐獻巨資的細節再次曝光,本週在新西蘭政界和各大主流媒體掀起了不小的波瀾,引發了各界對外國干擾新西蘭選舉和政界等方方面面的擔憂。很多人都在呼籲,希望政府和主要黨派,必須加快新西蘭的捐款法案改革的步伐,以減少目前捐款法案中,可能存在的外國干預新西蘭政治的風險。

國家黨黨鞭、現國會獨立議員詹米-利.羅斯(Jami-Lee Ross)本週爆料,中國賽馬產業億萬富豪郎林,在2017年大選前,通過他所擁有的在新西蘭註冊的中資公司——內蒙古萊德馬業集團新西蘭公司,向國家黨一次性捐獻了15萬元。

羅斯在去年因為與國家黨黨魁賽蒙.布裡奇斯(Simon Bridges)發生矛盾,被迫退出國家黨;作為報復手段,羅斯曝光了同樣與中共統戰組織有密切關係的華裔富商張乙坤,曾經一次性捐款10萬元給國家黨,並披露張同時還要求把自己以為的華裔生意夥伴列入國家黨名單議員的候選人名單上。

中國億萬富豪有統戰背景?

早在2017年9月發表的對中共海外統戰組織和活動的研究報告《魔法武器》中,坎特伯雷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安-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教授,就已經揭示了郎林的統戰背景,報告中說:「2017年,內蒙古萊德馬業集團(新西蘭)有限公司的老闆郎林,向國家黨捐獻了15萬元。」

報告中還披露,「郎的公司得到了中國政府的投資公司——中信(中國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的支持。他通過進口新西蘭賽馬到中國,來擴大中國賽馬業,這項計劃得到了中信公司的贊助。而中信公司是在中共統戰部的主持下成立的。」

這筆政治捐款並不違法

Newsroom新聞網的政治記者山姆.薩赫戴瓦(Sam Sachdeva)在文章中說,「很明顯,新西蘭關於政治捐贈的法律需要改變,但在2020年大選之前的任何改革,都需要政治家加快步伐才能做到。」

從某種意義上講,一名國家黨高級議員、前內閣部長,參與了一家在新西蘭註冊了的中國公司捐贈的15萬元事件,這個消息本身可能並不起眼,因為接受這筆捐款的托德.麥克萊(Todd McClay),在2017年大選之前就公開了這筆款項,他並沒有違反新西蘭的法律。

但「新西蘭先驅報」關於這個問題的報導,卻說得很明白:披露這件事,並不僅僅是要揭露任何非法捐款活動,而是要揭示什麼樣的捐款可以——而且應該——有資格作為新西蘭政治的合法捐款。

捐款法案存在漏洞 急需改變

薩赫戴瓦認為,在外國干涉國內政治問題成為全球關注的議題、並且新西蘭國會已經開始對此進行調查的時候,仍然允許外資在新西蘭註冊的企業為沒有重大保障措施的政黨提供資金,這是新西蘭一個需要儘快關閉的明顯的漏洞。

目前新西蘭選舉法禁止外國公民捐款超過1500元,但如果他們控制或所有的公司在新西蘭註冊,就可以以公司的名義捐款。

特別是在2020年大選已經開始啟動的現在,各政黨都需要大量的資金贊助進行大選。而目前已經接近尾聲的地方政府選舉,也同樣存在著外國干擾的問題。上屆奧克蘭市長選舉,就被爆出通過中國富商參與的晚餐會,籌得大量捐款。

羅斯表示,他希望國會司法委員會能夠限制政治捐款,政黨可以接受個人、而不是公司或其他法律實體的捐款,儘管這會給工會和企業分別向工黨和國家黨捐款帶來問題。

布萊迪教授告訴新西蘭先驅報,外國捐款政策需要收緊:「我們需要做的是,改變外國人或外國公司通過成立一家新西蘭公司進行捐贈的情況。」

布萊迪教授說,讓外國捐款者能夠通過在新西蘭註冊的公司來捐款,這等於在新西蘭的選舉制度中留了個「後門」,會破壞新西蘭政治制度的完整性。

總理嘉欣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也表示,這些捐款似乎很多都違背了「法律的精神」。

國家黨選舉改革發言人尼克.史密斯(Nick Smith)議員,也呼籲改變有關政治捐款的法律條款,他在今年1月份說,應該只有新西蘭公民或永久居民,才能夠向政黨或候選人捐款。

兩大黨均與政治獻金有染?

Newsroom的文章說,國家黨目前還將面臨一個更大的捐款問題,就是被驅逐出國家黨的獨立議員羅斯,在今年初對國家黨及其黨魁布裡奇斯提出的指控,主要針對奧克蘭華裔富商張乙坤的10萬元捐款事件。

這筆捐款並不像朗林的捐款是通過公司進行的,並且張乙坤是新西蘭公民,不存在外國人身分的問題,儘管他被揭出有中共統戰背景。

雖然布裡奇斯和國家黨都否認了這些指控,但是,隨著嚴重欺詐辦公室對這些指控開始調查,國家黨在一段時間內,恐怕會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報導說,雖然近年來工黨似乎沒有收到任何類似性質的政治捐款,但工黨的手似乎也不完全乾淨。

正如Stuff新聞網在上次大選前報導的那樣,工黨通過以高得離譜的價格拍賣藝術品,而獲得了數萬元的變相捐款,他們將該藝術家稱為捐贈者,而不是稱為掏錢者——這似乎也違反了政治捐款的法律精神,但是在法律條文的字面上,卻沒有違反任何條款。

前總理海倫.克拉克(Helen Clark)在推特上發文說,「金錢政治」對全世界都是個詛咒,它腐蝕了民主進程。在新西蘭,民眾長期以來就一直在譴責它,但仍會在任何妥協了的信息曝光後大跌眼鏡。媒體所呼籲的、對於公共資金和更嚴格的捐款的規則在哪裡呢?」

國會對外國干擾調查 步履維艱

國會對外國干涉的調查自去年啟動以來,就一直受到各種問題的困擾。以至於國家黨高級議員、國會司法特別委員會成員尼克.史密斯說,這項調查「已經成為一場鬧劇」。

Newsroom的報導說,國會司法特別委員會針對外國對新西蘭干涉的調查,已經進行了近1年的時間,但似乎有點功能失調,在不到四個月的時間內,主席已經換到了第6任。

這項調查從一開始就落後於時間表,之後又面臨著各種障礙、推延和領導層的變化,所以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有確定向國會提交報告的日期。

司法部長安德魯.利特爾(Andrew Little)表示,如果繼續拖延,他願意在沒有委員會的情況下採取行動;而在國家黨方面,史密斯則希望與利特爾一起,在兩黨的基礎上加速進行改革。

新西蘭先驅報的克萊爾.崔外特(Claire Trevett)認為,除非工黨和國家黨能夠達成共識,否則捐款規則的改變就不可能實現,因為各方都為自身的利益而苦惱——工黨不希望改變會限制工會給自己的捐款,而國家黨也不希望它的公司金主們因此受到限制。

目前各政黨已經開始進入明年的大選狀態,如果在政治捐款的法律中仍然有許多漏洞可鑽,國會又沒有任何措施來修補,那對於普通新西蘭民眾來說,恐怕是很難能接受的。

間諜機構籲政治捐款透明

新西蘭的間諜機構負責人警告,他們早就知道在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政治領域,都存在著令人不安的外國捐款和「關係建設」問題。

本週二下午(8月27日),作為對最近選舉定期審查的一部分,新西蘭安全情報局(SIS)局長瑞貝卡.基特裡奇(Rebecca Kitteridge),和政府通信安全局(GCSB)局長安德魯.漢普頓(Andrew Hampton),出席了國會選舉委員會的聽證。

兩位情報機構的負責人都告訴國會議員,他們支持披露政治捐款的「更嚴格」條款規定,但同時表示,全面禁止外國政治資金,並不能阻止外國干擾。

「因為你可以看到,一個外國人或團體,可以輕易地利用新西蘭的代理,來解決這樣的禁令問題,」基特裡奇說,「我們知道,外國很擅長理解和解決監管制度問題。」

「透明度越高越好,」基特裡奇建議,「更嚴格的捐款來源披露要求」,將有助於安全情報局的調查工作,提高其追蹤捐款來源的能力。

基特裡奇還說,安全情報局擔心任何試圖以這種方式掩蓋其外國來源的捐款渠道。

「我們關注這些活動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為一旦影響關係或者是互惠關係建立,它們就可能被用作促進未來干擾或間諜活動的槓桿。」

責任編輯:上官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