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美 如此難得

作者:韓良憶
花 杯 下午茶

就在這安靜下來的時刻,我們聽見鳥囀鶯啼,春風拂過樹梢婆娑作響,這些來自山林的天籟其實一直都在,只是方才被人造的聲音淹沒了。(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21
【字號】    

陽春三月,暖陽和煦,眼見春光爛漫,想想咱兩悶在水泥叢林好一陣子了,簡直越來越像不見天日的「飼料雞」,決定上山走走。聽說山仔后有老屋改造的餐館,庭園甚美,就將散步的終點定在那裡,或可在園中喝杯冷飲,歇歇腿。

按址尋路而至,一推開門,空調冷氣伴著西洋歌聲迎面撲來。定神一瞧,主屋有一半空間開了天窗,顯得寬敞明亮;探頭看看窗外的庭園,蔭涼處擺放著桌椅,正對著淺淺一泓池水,更是宜人。

非假日的午後,屋裡上了四成座,園中露天桌椅空無一人。此刻山間的氣溫二十三、四度,比冷氣房舒爽多了,換作在歐美北溫帶地區,大夥應該會搶坐在屋外,好呼吸相對新鮮的空氣吧!

一問之下方得知,戶外並非餐飲空間,真想露天就座的話,需先在櫃檯點餐結好帳,再自己將飲料「外帶」去庭園。早知道我們出門前該帶上「隨行杯」,好歹少用兩只塑膠杯。

我讓丈夫先去園中坐著,獨自留在屋裡等飲料,這才注意到室內流淌的西洋歌曲聲來自黑膠唱片,怪不得店名中有33⅓1/2這個數字,那原是舊式唱盤的轉速。

「這算是本店特色吧!」

我暗自想著:「幸好我們坐外面,不必聽歌。」

結果,拿著冷飲走到外頭,發覺室外也架了擴音機,音量之大,坐在哪一角落都避不了,就是要庭園中的人也一起來懷念美國老歌。

「想不到連院子裡都這麼熱鬧。」

我用英文對丈夫說,熱鬧一詞講的卻是國語。荷蘭人約柏雖不諳中文,這二字倒是聽得懂。在臺灣生活,焉能不識咱鄉親最愛湊的「熱鬧」?

既來之則安之,我們喝著飲料,或昂首望著天光雲彩,或垂目端詳倒映在池水上的樹影,設法不去注意那時而興高采烈、時而哀怨感傷的一首首西洋老歌。好不容易,歌聲停了,大概是唱片一面播放完畢,工作人員暫時沒空去翻面。

就在這安靜下來的時刻,我們聽見鳥囀鶯啼,春風拂過樹梢婆娑作響,這些來自山林的天籟其實一直都在,只是方才被人造的聲音淹沒了。為了遠離市囂而上山的咱兩,這會兒總算感受到春日之靜美。◇

——節錄自《最好不過日常:有時臺北,有時他方》/ 皇冠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對很多人來說,我是神話的象徵,是最神奇的傳說,是一則童話故事。有人覺得我是怪物,是突變異種。我最大的不幸,莫過於有人誤以為我是天使。母親認為我是她的一切,父親覺得我什麼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會想起過往失落的愛。不過,我的內心深處知道真相是什麼,我一直都知道。
  • 一開始只是我這年輕女子的簡單研究計劃,也就是一九七四年的某個週末,我在西雅圖中央圖書館蒐集我出生時的資料,這個舉動後來卻帶領我跨越一片又一片的大海,穿越一塊又一塊的大陸,接觸一個又一個不同的語言,且花上許多時間理解我到底是誰,而造就我的一切因素又是為何而來。
  • 看到五十歲的人活得很精彩,就會期待自己的五十歲;看到六十歲的人活得很輕鬆,自己也會想要學習輕鬆過日子;看到七十歲的人能夠接受人生的喜悅和悲傷,也許會覺得時間的流逝並不可怕。
  • 白晝,那遭人遺棄的美麗國度閃耀著,到了黑夜,換成航向故國的恐怖回歸在發光。白晝在她面前呈現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則是她逃離的地獄。
  • 所以,過去中國人對自然的愛好,不下於今日的西方人。但不願和自然對立,祇想如何使自己與自然融而為一。甚至縮小山林的形象,置於庭園裡,培植在盆景中,使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融於自然之中。他們也登山,但祇是「我來,我看」,卻不想「征服」,他們欣賞山,不但用眼睛,還用心靈。
  • 唐美雲戲演得好不說,出身戲曲家庭,她對於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擔,更有深深的自覺。她成立戲班,培養後進,年年推出新戲,作可能的探索卻永遠不忘戲曲的立基,她將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顯一個演員在生命承擔與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在最微小的事物中也找得到幸福,幸福始於喜歡自己,並細細體會尋常事物含有的力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