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四川一知情人士揭貧困村扶貧真相

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美姑縣一名從事公益事業的知情人士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他在做慈善事業的所見所聞。圖為四川山區的農民。(Getty Images)

人氣: 1491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日前,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美姑縣一名從事公益事業的知情人士(因安全問題,受訪者要求不透露姓名,其所在的具體鄉村名字也一並省略)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他在做慈善事業的所見所聞。

該知情人士於23年前來到大涼山的美姑縣當支教,之後長期留在那裡。

支教扶貧中的騙局

當年,他先被安排在某鄉的中心小學校培訓一週。第一次到鄉學校,他看到了學校老師喝酒、打麻將,有的老師甚至連漢字都不認識,還聽說學校曾發生老師吸毒死亡事件,這些鄉村教師的素質讓他大為吃驚。

另一名支教是一位年輕老師,不久之後調到鄉裡的中學任教,成為一名正式編制教師,這位老師曾向他透露,他所帶的初三畢業班考試平均分數只有7分。

「我也知道師範學校的事情,好多老師不合格,考試靠開卷抄,還有好多老師的教師證是買來的,通過關係就可以進到正編。老師在這裡屬於公務員,收入挺高,腐敗也挺厲害。」知情人士說。

該知情人士被分配到偏僻窮困的村裡做支教,進村後要走七八個小時的山路才能到學校,教3年級以下的學生和學前班(因為年齡小,孩子們無法長途跋涉到鄉裡上學)。

各村的支教點也沒有正式的教室,都是設在村委裡面,有的孩子家離支教點很遠,上學要走三四里路,但是孩子們都非常守時。

他在做支教時認識一些社會愛心人士,經常給孩子們捐贈衣物等日常用品。有一次他收到了20件羽絨服,但是班級裡有24人,如何分配呢?最後他決定通過考試,按成績進行分配,沒料到這件事後來卻成了他離開支教點的原因。

「回家後,孩子們之間打起來,沒有分到衣服的毆打分到衣服的孩子,打得很嚴重,我都不知道,第二天好多孩子家長都來了,在外面喊,我也聽不懂,家長非常氣憤,說不應該這樣,讓我走。」 他說。

他只做了兩個多月,他後來還發現所謂的支教編制全是欺騙,支教老師經常更換,當時承諾的安置費、報銷路費、每月500元的生活費等等都未兌現。

「所謂支教編制是拿支教老師當工具,年年更換,目的是能拿到政府的錢,然後發廣告民間也有給錢的,把錢捐給他們就完事了,也不去考察。」他說。

精準扶貧的背後真相

他離開支教點以後,村裡把他送到鄉裡,由於未給他任何補貼,導致他無錢回家,最後決定留在鄉裡,利用他的人脈做慈善公益。

他在那裡最大的感觸是貧富差距懸殊,鄉村幹部以及正規編制的老師們都有車,村長、支書等在當地勢力非常強大,普通老百姓無任何權利,始終處於窮困狀態。

「後來我發現,這邊不光是孤兒、留守兒童的問題,還有貧困問題,貧困太嚴重了,好多小孩用個塑料袋裝上大米飯,能吃上大米飯是最好的,一點菜、油都沒有,上完一節課,基本上把那個飯都吃完了。」

窮人家的主食只有土豆與玉米,村民還養一些豬、羊、雞等牲畜,但是基本上都是祭祀時用的(彝族的風俗習慣)。

他通過民間捐贈的物品辦了一間閱覽室,旁邊的孩子時不時地來他這裡玩,有時間與條件的時候他會到山里各村送捐贈品。

他目前還存有2噸的捐贈物品等待分發,但是由於財力有限,靠他一個人的力量已無法完成這項工作。

最初他曾讓村民到自己家裡去取東西,結果變成搶東西,甚至將他的貴重東西都偷走。他也曾試圖將捐贈品交給村委的官員,讓他們分發下去,但村官只發給自己的親戚,剩下的東西扔到河裡。

他還表示,「有的人得到的(東西)好一點的,有的人得到的差一點,就說我偏心,讓我把好的給留著,然後到處造謠說我是殺人犯、在山上賣小孩等。所以鄉幹部、派出所經常找我。好人難做。」

他透露,當地還發生過一件事情,有一位做公益的漢族年輕小伙,幫助分發衣服,有一個小孩穿了衣服,後來生病死了,家長就說衣服有毒,鄉裡解決不了,縣裡面來人用20萬元擺平。

他收到捐款時會發給孤寡老人,有的老人去世了,村民就誣陷他發的錢有毒。

當地也有所謂的扶貧,大部分扶貧款被村官貪污了。該知情人士還透露,所謂的精準扶貧都是虛假。當地官員為了政績,說要改善村民的住房條件,每家發4萬元讓翻蓋新房,有的村民將房子拆了,建新房卻需要8萬元,如果建樓房則需要二三十萬元,村民沒有辦法只能到處借款建房,房子雖然煥然一新,但是家徒四壁,還欠了一身債。

他還看到政府官員在村民的家門釘了個貧困戶牌子,然後發幾隻豬、雞、羊等,第二年將牌子一摘,就變成了脫貧戶。

「在這裡是哪個家族勢力大、人多,就可以當村長和書記,其他普通村民一點辦法也沒有,有時政府也有退耕還林錢,也有一點補助,關鍵是他們願意給誰就給誰,底層老百姓啥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國家有扶貧政策,國家翻建的房子給的補償是8萬元,結果到村民手上就剩4萬了。」

天津某小學的強迫精準扶貧

此外,大紀元記者還獲得曝料,天津市中心一所重點小學近日強迫200多名老師「精準扶貧」,與甘肅貧困地區對接,以消費帶動貧困群體贈收,購買綠色食品貿易(天津)有限公司的代金券。

一位知情老師表示,這項任務是按人數從和平區教育局派發到各個學校,「至於怎樣把錢用於精準扶貧,這筆錢能否到達西部貧困地區,他們也不會向我們匯報,就是要錢。」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9-08-31 6: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