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更新】8.4遊行後 港人多地聚集 警疲於奔命

8月4日晚,在銅鑼灣,警察開始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1045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4日訊】(大紀元香港記者站報導)香港民眾今日(8月4日)在港島「東西夾擊」舉辦集會和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在東邊的將軍澳有15萬人集會遊行;西邊的港島西2萬人集會,警方沒有准許遊行;但民眾之後轉向銅鑼灣、灣仔、九龍、黃大仙沙田坳等地以「遍地開花」的形式繼續聚會,或包圍多地警署,港警在多地施放催淚彈驅離示威者。

東邊:15萬人將軍澳集會遊行

在東邊,8月4日13時30分,港人在寶翠公園集合,14時30分出發遊行至將軍澳單車館公園。此集會和遊行已獲警方發不反對通知書。

將軍澳的大遊行重申民間五大訴求,包括徹底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撤回暴動定性、撤銷所有抗爭者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立即實行雙普選。由於將軍澳也是親共媒體無綫電視(TVB)電視城所在地,遊行也加入了「反對媒體失實報導」的訴求。

警方已在將軍澳警署外架設水馬,又在將軍澳隧道,即在進入將軍澳方向設置路障。

到晚上,將軍澳集會遊行發起人指有15萬人參與,比預期中多。警方則表示按原定遊行路線,有2萬7000人參與。

西邊:2萬示威者港島西集會後 轉移多地

在港島西邊,4日17時至21時,港人在西環卑路乍灣公園集會,同樣獲發不反對通知書,但遊行被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

不過,港人集會後遭港警釋放催淚彈驅離,大批示威者乘地鐵離開,分成多路,朝銅鑼灣、灣仔等方向,繼續聚集。

警方在銅鑼灣多次發射催淚彈,驅趕示威者。大會指有2萬人參與。

02:30

在觀塘警署內高處,警方向鯉魚門道地面的示威人士開了數槍,現場見到數枚海綿彈彈頭,事前並無聽見任何警告。現場有人受傷,需要由救護人員抬到一旁治理。

示威者退至將軍澳道與鯉魚門道交界,繼續高呼「黑警」、「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

02:00

黃大仙巴士總站有大批防暴警察布防,警方凌晨近2時突然向前推進,跑向東頭村道方向,一名穿黑衣的女子被捕。

在觀塘警署外,仍然有大批人士聚集,個別示威者向警署投擲雜物,警方以揚聲器要求示威者停止,之後再向示威者發言,但示威者以及在警署閘外的記者都無法聽清內容,有示威者向警署大叫「聽不到」,不停高呼「黑社會」。

01:07

黃大仙沙田坳道一帶,防暴警察在凌晨一時左右發射多發催淚彈,驅散在場大批市民,又一度將防線向前推進。部分市民散到附近的龍翔道。

00:30(8月5日星期一)

東邊:將軍澳有男居民頭部被防暴警從後打傷後,有逾千名居民到該區警署圍堵示威,高呼:「交待呀!街坊你就識打!」他們情緒激動,將雜物丢進警署,又用激光照射警署,但未見有警員在警署外。

23:50

8月4日入夜,仍有很多示威者在北邊的九龍聚集。

當晚還有市民到天水圍、黃大仙、觀塘等警署外示威。示威者在多個地區進行快閃行動,先後在港九多區呼口號、堵塞馬路。有傳媒機構的採訪車疑遭損毀。

8月4日入夜,仍有很多示威者在北邊的九龍聚集。(宋碧龍/大紀元)

23:30

在西環屈地街,防暴警察再次佈防,到晚上11時撤走,市民亦陸續和平散去。

23:00

西邊:西環晚上有幾十名居民不滿防暴警察在嘉安街附近布防,指責警察,要求他們撤走,有警員就指罵在場的市民是暴徒。防暴警察還揮動警棍追趕居民,當時絕大部分居民都沒有示威裝備。約十名市民被警方帶走。

在銅鑼灣,警察仍在施放催淚彈驅趕示威者。

大批示威者聚集在銅鑼灣,警察多次施放催淚彈驅趕。(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聚集在銅鑼灣,警察多次施放催淚彈驅趕。(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聚集在銅鑼灣,警察多次施放催淚彈驅趕。(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聚集在銅鑼灣,警察多次施放催淚彈驅趕。(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22:50

東邊:大批防暴警察到將軍澳寶順路清理示威者設置的路障後,被一批無裝備的市民指責,大批警員突然衝進公園追打市民,有市民被抓,現場愈來愈多市民聚集,高叫「放人」。

也有居民稱下樓散步被警棍擊中,頭破血流。大量市民到場聲討警方。

防暴警察陸續撤退上了警車,在場市民追出馬路指罵,聚集高呼口號,「保護將軍澳!」「沒有暴徒,只有街坊!」

22:30

東邊:一批示威者在將軍澳寶順路聚集,堵塞馬路。大批防暴警察晚上10時許到將軍澳寶順路往九龍方向增援,並沿馬路推進,要求示威者立即離開,又一度用強光阻礙傳媒拍攝,有示威者向警察高叫。

22:00

西邊:在銅鑼灣,一批防暴警察沿波斯富街推進,並在波斯富街與軒尼詩道交界布防,示威者之後退至鵝頸橋底、波斯富街以及崇光百貨一帶。

警方在現場舉起黑旗,要求軒尼詩道的示威者離開,之後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

8月4日晚,在銅鑼灣,警察開始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銅鑼灣,警察開始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8月4日晚,在銅鑼灣,警察推進,驅散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8月4日晚,在銅鑼灣,警察推進,驅散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21:30

西邊:大批示威者在銅鑼灣聚集,並一度堵塞軒尼詩道,警察發出第一彈,驅散示威者。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在銅鑼灣聚集,警察發出第一彈。(大紀元)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在銅鑼灣聚集,警察發出第一彈。(李逸/大紀元)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在銅鑼灣聚集,警察發出第一彈。(大紀元)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在銅鑼灣聚集,警察發出第一彈。(李逸/大紀元)
銅鑼灣波斯富街,停靠的救火車。(李逸/大紀元)
8月4日晚,銅鑼灣波斯富街,停靠的救火車。(李逸/大紀元)
銅鑼灣波斯富街,有示威者點燃木條。(李逸/大紀元)
8月4日晚,銅鑼灣波斯富街,有示威者點燃木條。(李逸/大紀元)

21:00

東邊:將軍澳下午有市民發起反修例遊行,遊行人士由寶翠公園遊行至單車館公園,發起人指有15萬人參與,比預期中多。警方則表示按原定遊行路線,有2萬7000人參與。

20:30

西邊:逾千示威者佔領銅鑼灣SOGO對開路面。也有示威者離開銅鑼灣,在崇光百貨對出聚集,佔據軒尼詩道。也有示威者朝向灣仔方向走。

示威者以鐵馬、圍欄、垃圾桶及雪糕筒在軒尼詩道,以及軒尼詩道與波斯富街交界設置路障。另一批示威者在港鐵站派發物資。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從其它地方轉移,聚集在銅鑼灣。( 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從其它地方轉移,聚集在銅鑼灣。( 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從其它地方轉移,聚集在銅鑼灣。( 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20:10

東邊:大批市民晚上在將軍澳港鐵站一帶聚集。西貢區議員謝正楓在現場以揚聲器向市民表示,將軍澳遊行的不反對通知書只維持到晚上8時,又指警方將進行清埸,呼籲在場人士盡快離開。

西邊:,警方開始從西環撤退。很多示威者去了銅鑼灣。示威者在乘車前往銅鑼灣期間,不時高呼「星期一罷工」口號。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離開港島西集會,在港大地鐵站乘地鐵離開。(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8月4日,示威者離開港島西集會後,警方施放催淚彈驅離。圖為警方從西環撤退,很多示威者去了銅鑼灣。(李逸/大紀元)

19:52

西邊:大批示威者進入港鐵港大站內撤退,準備由西環前往銅鑼灣。

19:40

離開港島西集會的大批示威者在警方施放催淚彈後,退到香港大學站外停留,亦有部分示威者到站內躲避,並舉起雨傘遮擋閉路電視鏡頭。

在皇后大道西及山道交界,有人從高處向示威者投擲水彈。現場人士向新安大樓懷疑投擲水彈的單位,照射雷射燈。

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則在現場以揚聲器,提醒居民關緊門窗。

19:16

較早前離開港島西堅尼地城(卑路乍灣公園)集會的人士,已抵達皇后大道西一帶示威,並築起路障堵路。

港島西集會的大批示威者進堅尼地城站,準備離開。(駱亞/大紀元)
港島西集會的大批示威者進堅尼地城站,準備離開。(駱亞/大紀元)

防暴警察舉起黑旗後不足1分鐘,就施放了催淚彈,暴力驅散示威者。有居住15樓的居民說,在家中聞到催淚煙味,原本有3粒催淚彈誤射到1樓平台,而街道對面正是老人院。

街道上部分市民未配戴任何口罩或裝備,走避不及亦受波及。而一批原本在屈地街的示威者,突然大批向後退。

警察在皇后大道西一帶釋放催淚彈。(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警察在皇后大道西一帶釋放催淚彈。(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警察在皇后大道西一帶釋放催淚彈。(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警察在皇后大道西一帶釋放催淚彈。(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警察在皇后大道西一帶釋放催淚彈。(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警察在皇后大道西一帶釋放催淚彈。(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19:08

警方稱,港島西集會的在場人士是違法且「未經批准的集結」,要求在場人士盡快離開。

18:50

西環有大批穿黑衣的示威者,約18時45分,開始走出堅尼地城海旁的馬路,沿著德輔道西,朝中聯辦後門方向一路前進,佔據兩條行車線;也有參與港島西集會的市民離開卑路乍灣公園,加入自發遊行,人數越來越多。

數十名防暴警察手持長盾在德輔道西近中聯辦後門位置設下防線。中聯辦正面干諾道西,也有大批防暴警察佈防。

另外,在港島西集會上,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許智峯、梁耀忠,以及文化界何式凝也有出席。

區諾軒說,不少人對明日罷工成效存疑,但相信若市民自發參與,船到橋頭自然直,希望大家心存盼望。

許智峯則表示,反修例運動發展至逆權運動,市民不再做順民,呼籲市民抗爭到底。他提到昨晚旺角警民衝突時,警方不斷向絕食的陳伯推進,還不停地噴胡椒噴劑,令他們無法扶起被撞跌的陳伯。

18:25

早前完成切除腦瘤手術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在港島西集會上發言,指自己因種種原因無法去到前線,每次見到前線年輕人不顧前途和安危,甚至寫好遺書,心中都不希望年輕人去「送死」,「因為我自己經歷過,我不想有任何人失去前途,不想任何人經歷審訊。」

她呼籲無論是「和理非」還是「勇武」的市民,未來都可以在11月區議會選舉、明年立法會選舉以至2020年特首選舉的選委會全力爭取議席,「大家都去落區做義工、做文宣、企街站。」她強調,只要在特首選委會1,200席中奪得400多席,香港人便有力左右大局。

港島西集會現場。(李逸/大紀元)
港島西集會現場。(李逸/大紀元)
港島西集會現場。(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港島西集會現場。(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18:00

將軍澳反修例大遊行,發起人伍偉衡傍晚宣佈有15萬人參與;雖然有部份人士偏離遊行路線,但遊行秩序良好。他又呼籲遊行人士支持港島西的另一埸集會。

另外,17時許起,有示威者聚集在將軍澳警署外投擲雜物,部分警署窗戶被損毀。十多名警察一度走出警署外示警,之後又回到警署內。目前有上百人在警署外聚集。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蔡雯文/大紀元)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蔡雯文/大紀元)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蔡雯文/大紀元)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蔡雯文/大紀元)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蔡雯文/大紀元)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蔡雯文/大紀元)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17:55

銀髮族遊行發起人楊寶熙發言表示,我們反送中的初衷就是想自己和下一代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她以自己最近有蛇闖入家中的經歷為喻指,雖然建制派說沒犯事就不用怕,但一條沒毒的蛇都會令人害怕,「我不想與蛇同眠⋯⋯更何況送中條例其實是一條毒蛇,有甚麼辦法不害怕?雖然不會立即要咬你,但它盤踞在那裡,隨時會咬你,問你怕不怕?」

港島西「反送中」集會的講台寫有標語「明日香港 我哋話事」。(龐大衛/大紀元)
不少參加集會者拿著「守護未來」海報。(龐大衛/大紀元)

17:45

在港島西集會上,有中學生分享在前線參與抗爭的經歷,他表示,我們要捍衛自己的家,一直要堅持下去,不能在強權打壓下屈服,「希望跟大家講,只有我們同心協力,絕對能拿回我們這個家值得擁有的東西。」他又帶領全場同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港大學生會署理會長黃程鋒表示,目睹昨晚黃大仙的街坊穿著拖鞋挺身而出,走上街頭支持抗爭者,實現全民抗暴。過去兩個月最令人感動的,就是香港人對抗暴政的決心沒有減退,反而越燒越旺,相信反送中浪潮是香港抗爭新階段,不需要領袖和大台,「香港人的團結為我們帶來贏的希望。」他呼籲民眾參與明日8.5全港三罷(罷工、罷市、罷課),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港大學生會署理會長黃程鋒(右)。(駱亞/大紀元)
「反送中」集會地點卑路乍灣公園,逼滿大批穿黑衣市民。(龐大衛/大紀元)

17:15

17時,港島西舉行「反送中」集會,表達民間五大訴求。集會現場的卑路乍灣公園,逼滿大批穿黑衣民眾,現場掛有一幅「撤回惡法」巨型黑色橫額。

港島西集會發起人讀宣言,指自己只是普通市民,有普通工作,喜歡過安定生活,但為何今時今日決定站出來?是因為被港共政權逼到走投無路,退無可退,一定要站出來。

她說,港府一直未回應五大訴求,只是用語言藝術敷衍市民,這種漠視民意高高在上的態度,才是民怨沸騰、近期衝突不斷的緣由。

港府近日不斷打壓示威者,縱容黑社會在7.21無差別攻擊市民。7.27、7.28,警方在居民區釋放催淚彈,在天橋無預警向示威者開槍。8月3日晚,警方在佐敦和黃大仙施放催淚彈,令大量街坊不適,還導致老人家跌倒;旺角警署外,又發生警察襲擊路過街坊事件。

對示威者,港府則極速控以暴動罪,製造白色恐怖,被告者包括學生、救護員和社工。港共政權更不斷利用反對通知書阻礙遊行,連港人遊行示威的基本權利都遭打壓。「因此香港人無論多累也要站出來,表達我們的不滿。」

她重申民間五大訴求,最後呼籲:「大家憑著良知,做大家認為對的事,最終一定會成功,漫長黑夜中,希望大家互相扶持。」

港島西將舉行「反送中」集會,集會地點卑路乍灣公園,逼滿大批穿黑衣市民,現場掛有一幅「撤回惡法」巨型黑色橫額。(駱亞/大紀元)
17時,港島西舉行「反送中」集會,表達民間五大訴求。(駱亞/大紀元)
港島西「反送中」集會現場掛有一幅「撤回惡法」巨型黑色橫額。(駱亞/大紀元)
其中一名集會發起人。(龐大衛/大紀元)
集會發起人與宣讀宣言的女士一起拉起寫有「不徇私 不懷惡意 不敵視他人」的橫幅。(龐大衛/大紀元)

16:45

將軍澳大遊行仍未結束,大批黑衣遊行人士繼續走出寶琳北路、寶康路等馬路前往終點,看不見龍尾,有市民自發協助指揮交通,遇巴士等車輛需要通過時,市民也主動讓出通道。有市民途徑將軍澳警署門口時投擲雞蛋,全副防暴裝備的警察曾一度衝出驅趕,隨後警察退回警署內。

而在將軍澳寶琳港鐵站外的貿業路上,有示威者將圍欄紮成三角形,開始嘗試堵塞道路。

15:45

遊行隊頭已抵達終點將軍澳單車館公園。遊行沿途依然逼滿人,不少市民行經將軍澳警署時都情緒激動,高呼「黑社會!」「可恥!」也有人在警署外牆噴上「黑社會」、「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等字句。

遊行主辦方在終點設置了一些連儂牆,供市民用便利貼寫上心聲;也在場播放一些關於失實傳媒的片段,讓市民街坊知道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真相。

厚德邨對出寶寧路天橋上,被掛上一對「痛心疾首」「撤回惡法」的巨型黑白橫額。遊行沿途市民互助互愛,有人自發擺設街站,免費派發水、運動飲料,甚至還有能量條、水果等食物,供遊行市民消暑充飢。

有人從厚德邨對出寶寧路天橋上放下巨型「撤回惡法」直幡。(林怡/大紀元)
厚德邨對出寶寧路天橋上放下巨型「撤回惡法」直幡。(林怡/大紀元)
有市民舉起「獨立調查 官警問責」的橫額。(蔡雯文/大紀元)
有市民在遊行途經地點設立添水站。(林怡/大紀元)
有市民在遊行途經地點設立添水站。(林怡/大紀元)
添水站除了有飲用水外,還有能量棒等食物。(林怡/大紀元)
有市民在添水站向遊行市民派發瓶裝水和食物。(蔡雯文/大紀元)
有市民在添水站向遊行市民派發瓶裝水和食物。(蔡雯文/大紀元)

15:15

遊行隊頭剛經過將軍澳警署,不少遊行人士高喊「黑警可恥」、「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口號,群情洶湧。目前由於遊行人士太多,已逼出寶豐路馬路。而起點附近的毓雅里尚有大批市民未起步。

遊行隊頭剛經過將軍澳警署,不少遊行人士高喊「黑警可恥」、「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林怡/大紀元)
遊行隊頭剛經過將軍澳警署,不少遊行人士高喊「黑警可恥」、「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林怡/大紀元)
目前由於遊行人士太多,已逼出寶豐路馬路。(蔡雯文/大紀元)
目前由於遊行人士太多,已逼出寶豐路馬路,有駛經的巴士調頭讓路给遊行隊伍。(林怡/大紀元)
目前由於遊行人士太多,已逼出寶豐路馬路。(林怡/大紀元)

14:40

將軍澳大遊行的隊頭已經從寶翠公園出發,不過等候出發的民眾仍逼滿公園,龍尾一直排至附近毓雅里。還有大批穿黑衣民眾從寶琳地鐵站加入。

將軍澳大遊行召集人伍偉衡表示,他和遊行籌備者都是將軍澳的居民,他本身沒有任何政治背景,「我們期望將軍澳居民可以為這個社區發聲,告訴香港人我們將軍澳也很關心、很愛香港。」

對於可能會出現衝突,他表示已盡量安排糾察和社工協助,並會依照原定路線遊行,避免一些過於敏感或危險的地方,希望遊行能平安完成。

他重申,政府一直沒有回應五大訴求,反而將40多位年輕人因反送中抗爭被控暴動罪,所以一定要繼續爭取五大訴求,並且這些訴求缺一不可。他也相信每星期的遊行對政府有一定壓力,「要他們明白我們香港市民是沒有冷卻過這件事,我們香港市民是一定會繼續追求這件事,不撤不散。」

將軍澳遊行召集人伍偉衡。(林怡/大紀元)
遊行隊伍帶頭的直幡寫著「將軍澳反送中」、「收回暴動定性」、「撤銷義士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駱亞/大紀元)
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有市民拿著兩塊展板,分別寫著「有人願意用十年去換下一代自由」「香港人你又願意為下一代而去罷工嗎」。(蔡雯文/大紀元)
不少市民拿著「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的標語。(駱亞/大紀元)
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14:30

下午14時30分,遊行隊伍開始出發,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一邊高喊「撤回暴動定性」、「落實真普選」、「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將軍澳加油!香港人加油!」、「星期一,罷工!」等口號,情緒高漲。也有人高喊「無綫新聞 出賣港人」的口號。

下午14時30分,遊行隊伍開始出發,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下午14時30分,遊行隊伍開始出發,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準備參加將軍澳大遊行人士擠滿寶翠公園。(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準備參加將軍澳大遊行人士擠滿寶翠公園。(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準備參加將軍澳大遊行人士擠滿寶翠公園。(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準備參加將軍澳大遊行人士擠滿寶翠公園。(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準備參加將軍澳大遊行人士擠滿寶翠公園,龍尾至毓雅里。(駱亞/大紀元)
大量市民由寶琳地鐵站進入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剛剛大學畢業的陳先生表示,民間的五大訴求同樣非常重要,不過目前種種問題的根源,歸根到底是沒有雙普選,「四個訴求如果缺了雙普選,其實最後是治標不治本,變相是下一個特首、下一個立法會依然不會聆聽民意,只會有下一次的『反送中』,或者是政府再推行一些民間完全反對的法例。」

從六月初至今兩個月,市民幾乎每個星期上街反抗,政府至今未有回應民間訴求,陳先生認為這反映出「一國兩制」的失敗,「因為很多人已經不能通過建制內或一些所謂合法的方式,即透過參選去改變政府的政策、政府的法例。致使人們要透過一些比較極端或(建制)外面的方法去逼使它屈服⋯⋯再次反映出沒有雙普選的後果,也反映出當初香港97年回歸的畸形制度問題。」

他指,抗議日趨激烈的原因,是政府連100萬人、200萬人遊行的聲音也不聽;參與選舉、成功當選的人也被DQ(取消資格),「很多人根本看不到一條出路,所以才會用這些極端的方法,其實很多香港人也不希望見到這些情況發生,包括我自己,而看到淪落到這種地步,也是很心痛的。」他重申,會堅持到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才會罷休。

剛剛大學畢業的陳先生(右)。(林怡/大紀元)

14:20

下午14時起,寶翠公園繼續有大批穿黑衣市民在酷熱天氣下等待遊行出發,不時高喊「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等口號。

市民嚴先生手持「守護未來」的海報,希望支持年輕人,「我看到年輕人他們是想追求一個公平、公義的社會,所以我就出來支持他們。」他同時不滿港府在過去兩個月「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的的反應,因此上街表達訴求。

對於民間五大訴求,嚴先生認為尤為重要的是調查警方權力問題,「真的要在警員方面有一個調查,其實現在見到警權沒了監察的力量,現在警察他們有一些是情緒失控,或者有制度上的失控,沒有人可以制止他們,所以這件事很重要。」

嚴先生今年50多歲,任職商業機構,兒女今日都有上街,「我也支持他們。我也有叮囑他們小心一點,他們也有他們自己的想法,有時候我們做大人的也要相信他們。」他也感嘆目前的香港和97年他認識的香港差別很大,「尤其是在制度上,或者法治、社會公平上,我自己是覺得有倒退的。」

嚴先先。(林怡/大紀元)
有小朋友舉起紙牌兩面分別寫有「警黑一家親 傷害任何人」及「Hong Kong Police Shame On U」。(駱亞/大紀元)
寶翠公園有大批穿黑衣市民在酷熱天氣下等待遊行出發。(駱亞/大紀元)

13:45

科技大學學生會今早(4日)在校內舉行集會,呼籲校長史維前往參加下午的將軍澳大遊行,校長有出席集會,但未答應前往遊行。

科大學生會又租用3輛旅遊車,接載學生參與將軍澳遊行。

下午13時許,傳媒報導,一輛載着60名科大學生的旅遊巴士,在清水灣道與銀線灣迴旋處遭警察截查,警員登車並登記學生資料。期間有外籍學生疑因未帶身份證明文件被要求下車,其餘學生高聲反對,警員口頭警告後放行。

13:30

將軍澳集會時間開始,寶翠公園聚集眾多港人。有人在場內派發宣傳罷工的單張,並不斷高呼「星期一」,另外聚集的群眾高呼「罷工」作為回應。

市民陸續抵達遊行起點寶翠公園。(林怡/大紀元)
寶翠公園聚集越來越多人,集會場內掛起寫有遊行主題的直幡。(林怡/大紀元)
在寶翠公園內,有市民在「連儂牆」上表達心聲。(林怡/大紀元)
在寶翠公園內,有市民在「連儂牆」上表達心聲。(林怡/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
2019-08-04 10: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