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覓真:明慧發表報告 中共迫害法輪功慘絕人寰

在華盛頓DC舉行的反迫害遊行中,法輪功學員手捧相片,悼念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人氣: 292
【字號】    

【大紀元2019年08月05日訊】明慧網從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起,發表了《明慧二十周年報告》系列文章。文章以法輪功福益社會、中共迫害違法、迫害延伸海外等十個部分,系統的總結了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發起的這場對法輪功慘無人道、滅絕人性的迫害。

根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截止2019年7月10日,有86050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28143人被非法勞教,17963人被非法判刑,18838人被綁架關入洗腦班,809人被綁架進精神病院,各種迫害案例518940起。中共的迫害造成了眾多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截止2019年7月10日,據不完全統計,明慧網突破中共的層層封鎖,通過民間渠道收集和核實的有4322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這遠遠不是實際發生的迫害致死案例的全部,只是實際發生案例的冰山一角。因為中共竭力掩蓋其犯罪事實,太多的案例仍然被掩蓋,尤其是大量的活摘器官的案例,因為中共焚屍滅跡,仍然沒有被揭露出來。

在此僅從報告中摘錄幾個在中外有影響的迫害案例,這些案例無疑是數十萬個迫害案例的一個縮影,從這些慘絕人寰的迫害案例中,讓我們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及儘快解體中共,結束這場迫害的緊迫。

案例1:河北省懷來縣北辛堡鄉蠶房營村有一戶法輪功之家,父親陳運川(2009年被迫害致死時71歲)、母親王連榮(2006年被迫害致死時65歲)、大兒子陳愛忠(2001年被迫害致死時33歲)、二兒子陳愛立(2004年被迫害致死時35歲)、小女兒陳洪平(2003年被迫害致死時32歲)、只有大女兒陳淑蘭及她的女兒李穎還活在人世。

2001年元月,因陳家七口再一次到北京為法輪功請願,陳愛忠在唐山荷花坑勞教被灌食致死。

2001年6月,陳洪平因講法輪功真相,在河北省高陽勞教所遭到熬鷹、毒打等迫害,直至生命垂危才送醫院,醫院見人已垂危不敢收留,高陽勞教所為推卸責任,連衣服都沒來得及給陳洪平穿,就派警察匆匆連夜將陳洪平送回家,一個多月後,陳洪平含冤離世。

2004年2月28日,懷來縣公安局刑警隊和北辛堡鄉派出所警察突然闖入陳家,將王連榮和小兒子陳愛立綁架,又將正在回家路上的陳運川也綁架到北辛堡鄉政府。隨後,陳家三人被劫持到河北省張家口市沙嶺子片地法制學校(洗腦班)遭受殘酷的洗腦迫害。兩個多月後,陳愛立體重只剩下了50多斤,生命危在旦夕,才被放回反鎖家中,由北辛堡鄉派出所派人日夜看守,陳愛立被迫逃出,於2004年11月5日在流離失所中含冤離世。

2005年1月份為避免再次被綁架,王連榮和老伴陳運川也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2006年8月4日上午11時,經歷了長達7年磨難的王連榮,在異地他鄉含冤離世。2007年4月24日,陳運川老人流離失所在外地時被當地警察綁架轉到懷來縣,2008年奧運期間被監視居住,2009年1月老人被車突然壓死,肇事者逃逸,真相不明。

至此,七口之家只剩下了身體被迫害致殘的陳家大女兒陳淑蘭和她的女兒李穎。

案例2:2002年3月5日,吉林省法輪功學員為了揭露中共製造的「天安門自焚」等彌天大謊,在長春市、松原市兩地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成功地插播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電視片,播放時間長達40~50分鐘,使數萬民眾知道了法輪功被誣陷和迫害的真相,在中國大陸及海外引起巨大震動。

迫害元凶江澤民對此極度恐慌,歇斯底里地下達「殺無赦」密令。隨後吉林省警察綁架了5000多名法輪功學員。在大抓捕中,至少6人被打死,另有劉成軍、雷明等15人被非法判4至20年重刑……

劉成軍,男,1971年出生,吉林省長春市糧食職工中專財會專業畢業,後在九台糧庫工作。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劉成軍多次進京上訪,遭受非法關押、毒打和其他酷刑迫害。

劉成軍作為真相插播的主要參與者,中共瘋狂追捕他。由公安部督辦、吉林省公安廳廳長指揮,長春市公安局、松原市公安局等聯合組成一群警察,於3月23日晚,動用20餘輛警車包圍了前郭縣深井子鄉七棵樹村山後屯,一群警察闖入劉成軍的姨父柳長發家。讓柳家做飯,還把劉成軍的表弟帶到派出所毒打了一個多小時,威脅要把他84歲的姥姥抓來,這樣逼著問出了劉成軍的下落。

7輛車包圍了劉成軍藏身的窩棚,縱火點燃,劉成軍的手被燒傷,不得不從窩棚後面跑出。警察用碗口粗的大棒對他暴打,當時警察大叫:「開槍,朝頭上打,打死了不要緊!」一個叫李伯武的松原警察拔槍朝劉成軍的腿上連開兩槍,將他腿打殘。叫囂著:「這回我看你往哪跑!」

後劉成軍被非法重判19年,劫持到吉林省第二監獄(吉林監獄)一大隊。在獄中他遭受了種種酷刑迫害,吉林監獄被迫於11月4日為劉成軍辦理了保外就醫的手續,但吉林監獄和農安縣610辦公室互相推諉,拖延不予救治。

2003年12月24日,劉成軍被轉到長春中日聯誼醫院,奄奄一息的劉成軍要了紙筆,寫下了人生最後的五個字:「法輪大法好」。

2003年12月26日,在長春中日聯誼醫院,他父母最後看到了劉成軍。他已高燒39度多,腋下、頭下都枕著冰塊,七竅流血,身上全是血,腿上的脈管像拉開了,滿地都是血。他完全處於昏迷狀態,瞳孔放大,由氧氣維持生命。由於警方蓄意阻隔親人相見,當其餘親屬趕到時,劉成軍已停止了呼吸。時間是2003年12月26日凌晨4點。經受了1年9個月殘酷的牢獄折磨後,劉成軍在長春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離開了人世。

當天,吉林監獄糾集大批警察,不顧家屬反對,未經屍檢,於中午11點強行將遺體火化。

案例3:高蓉蓉,女,原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2003年6月20日,魯美研究生徐志揚的妻子向學校告發高蓉蓉談論法輪功,於是高蓉蓉被綁架到瀋陽市龍山教養院。

2004年3月22日,龍山教養院召開污衊法輪功大會,高蓉蓉因身體不支,不能參加,被副大隊長唐玉寶從二層床鋪上直接拽下來,架到管理科,拳打腳踢菸頭燙,持續電了半個小時,高蓉蓉一隻耳朵被打得失聰。

2004年5月7日下午3點,高蓉蓉被龍山該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等叫到值班室,連續電擊6-7小時。當時高蓉蓉的面部嚴重毀容,滿臉水泡,燒焦的皮膚與頭髮膿血粘在一起,面部腫脹後眼睛只剩一條縫,嘴腫得很高變形,連朝夕相處的犯人都認不出她來了。下圖顯示的是水泡干後和燒焦糊的狀態,有的地方焦糊結痂很厚,可以看出電傷的嚴重程度。因為許多處是被反覆電擊,所以水泡、焦糊處多是重疊的。

2004年5月7日當晚,高蓉蓉不堪折磨,從二樓獄警辦公室窗戶跳下逃生,摔傷,醫院診斷為骨盆兩處斷裂,左腿嚴重骨折,右腳跟骨裂。在家屬強烈要求下,高蓉蓉才被送到中國醫科大學(簡稱「醫大」)第一附屬醫院五樓骨二科0533號房間。

經歷3個多月的痛苦煎熬,從2004年8月9日起,高蓉蓉開始尿血、不能進食進水,瘦成一副渾身帶傷的骨架,眼窩塌陷,眼皮閉不上,人已經脫相。「醫大」的醫生表示,她隨時有生命危險,並一再下病危通知,但龍山教養院的上級主管部門瀋陽市司法局拒不放人,聲稱有危險就讓「醫大」搶救,死了也不讓回家。

高蓉蓉在醫大一院的5個月期間,一直受到非法監控。2004年10月5日,多名法輪功學員在醫大醫院成功地擺脫龍山教養院警察的監管,解救出高蓉蓉。高蓉蓉被成功營救,使中共感到極大的恐懼和震懾,公安部還將高蓉蓉走脫事件定為「26號大案」,羅乾親自插手,防止高蓉蓉出國,害怕毀容罪證被曝光。在羅干授意下,遼寧省政法委、610、檢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門聯手封鎖高蓉蓉的消息,參與營救高蓉蓉而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到殘酷迫害。司法系統一官員說:「羅干有指示,這事(指高蓉蓉遭電擊毀容被曝光)國際影響太大,讓我們『處理好』(其實就是祕密加重迫害)。」此後,遼瀋公安局,國保部門,利用一切手段,監聽、偵查、跟蹤當地法輪功學員。

2005年3月6日凌晨二、三點鐘,瀋陽市國保支隊夥同瀋陽市鐵西區國保大隊的10多個男警察闖入瀋陽市瀋河區永環小區一戶民宅,將睡夢中的高蓉蓉和照顧她的董敬雅綁架,董敬雅當即被上了背銬。其後的3個月,高蓉蓉被馬三家教養院祕密關押在遼寧省監管醫院,家人得不到任何消息。2005年6月6日,她被送到中國醫科大學。高蓉蓉在「醫大」的10天內,很多不明來歷的人把醫大所有的門都把守得嚴嚴的,還有穿保安服和便裝的人每天在醫大急診室高聲問:「什麼時候死?」與此同時,高蓉蓉家大門口也有人蹲坑把守,並向周圍的鄰居說:「高蓉蓉絕食,快死了。」中共在為謀殺高蓉蓉提前放風。

2005年6月12日,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馬三家教養院的通知後趕到醫院。當時高蓉蓉已經昏迷不醒,全身器官衰竭,戴著呼吸器,骨瘦如柴。醫大的醫生說:「高蓉蓉來時就是危重。」馬三家教養院的獄警說:「高蓉蓉剛到醫大時還能說話。」

據知情人講:高蓉蓉被馬三家警察送到瀋陽醫大急診室時,當時神智清醒,瘦得只剩皮包骨,能夠坐起。有7、8個便衣輪流看守,不許講話。看守不給飯吃,但卻在記錄時都記上吃了這個、那個。便衣說不給飯吃就因為她煉法輪功而沒吃,稱記上是「領導讓這麼幹的,回去好交差。」由此可以看出,中共對病危中的高蓉蓉不進行實質性的搶救,並不給她飯吃,而且還在觀察她的記錄上寫上吃了東西,就是為了餓死她,並將謀殺的責任洗刷乾淨。

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醫大一院急診室被餓死,年僅37歲。高蓉蓉死後,遼瀋司法部門到處放風,說高蓉蓉絕食「自殺」。

案例4:黑龍江省計算機工程師王斌被活活打死。

王斌,男,1956年8月2日生,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站軟件室計算機工程師,曾獲國家科技二等獎,1999年12月因發起大慶200餘名法輪功學員在「法輪大法好」大旗上簽名,將旗並上訪信件送至全國人大會議請願而被非法關押100多天,2000年4月僅僅因為與法輪功學員10人在一起吃飯被過分敏感的公安以串聯罪名拘押45天,被釋放後於5月末進京上訪被判勞教,9月24日在大慶東風新村勞教所期間堅決不寫保證,曾多次被毒打。

2000年9月27日晚,在勞教所二大隊教導員馮喜的指使下,四五名犯人對王斌進行毒打(教導員馮喜對主犯說,不寫保證就往死裡打)。結果將王斌頸部大動脈打斷,大血管破裂,扁桃體破裂,淋巴打爛(已切除),身體幾處骨折,睪丸被打碎一個,手背幾處被菸頭燒傷,並感染,鼻孔被菸頭插入燒傷,並且身體多處黑紫,慘不忍睹,生命垂危。

王斌當晚被打昏後,有人曾向獄警報告,提出送醫院搶救,但獄警不同意,獄警說,昏過去沒事,一會就醒過來了,拖到第二天,一看不行,才送醫院,到醫院後醫生說送來的太晚了,萬分之一的希望也沒有了,雖經多次搶救,終因傷勢太重,因頸部血管破裂,心臟功能衰竭於10月4日晚死亡。

法醫鑑定主動脈打斷、頭被打漏、眼被打瞎……王斌被害後,遺體被放在大慶人民醫院太平間裡,可是他的心臟、大腦已沒有了。

案例5:河北省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李惠雲博士原是河北科技大學副教授,李惠雲博士的專利成果在二零零三年德國國際發明博覽會上獲「國際發明先鋒獎」,獲二零零三年香港國際專利技術博覽會「金獎」,第三屆亞洲國際專利技術專利產品博覽會「金牌獎」和「科技發明進步獎」。從這些榮譽中我們就知道了這位博士為了這個國家做出了何等突出的貢獻,可是她卻僅僅因為追求信仰做個好人,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迫害。

1996年在天津大學讀博士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功。2004年8月,李惠雲在被非法關押強制洗腦迫害後,出現精神分裂症狀;2005年李惠雲在被勞教期間被送精神病院。

2011年3月2日,李惠雲因傳播法輪功真相被舉報、綁架,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長達29個月。2012年6月21日,石家莊新華區法院對李惠雲非法開庭。兩位律師義正詞嚴地為李惠雲做了無罪辯護,令法官無言以對,但他們還是把李惠雲非法判刑4年10個月。

李惠雲博士2016年1月2日走出冤獄,身體、精神尚未恢復,於2017年3月23日又在自己家裡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2018年6月27日上午,石家莊橋西區法院刑庭對李惠雲非法開庭。據悉,李惠雲仍處於精神不正常狀態,李惠雲的所有親屬沒有出席開庭,只有律師出庭作了簡短辯護。已經被中共迫害致精神分裂的她,滅絕人性的中共當局試圖仍欲對她判刑。

這裡再列舉兩個群體被判重刑的案例:

2013年3月,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依蘭縣、方正縣、通河縣等地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從29日晚開始的3、4天時間內,綁架了61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製造了「3·29」綁架案。其中14位法輪功學員被枉判入獄,10年以上3人,5年以上8人,判3年刑的有3人,而且法輪功學員均遭不同程度酷刑迫害。

吉林省農安縣八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重刑。2013年10月,吉林省農安縣非法冤判法輪功學員劉偉12年、張國珍10年、楊洪彪9年、常寶軍8年、王亞娟8年、修繼學7年6個月、蘇秀福7年、楊維娟7年重刑。

報告中說:「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凡事為他人著想,法輪功學員來自社會各階層、各行各業,在真善忍的指導下提升自己的道德,服務於社會。這樣一個巨大的群體的存在,對中國社會每個人都有益。可是中共江澤民集團因為其邪惡本性,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這場迫害一直延續了二十年。在這二十年的迫害中,中共踐踏法律,殘害好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延伸到其他民眾身上。中共不准民眾做好人,中共官員貪污腐敗,導致社會道德淪喪。每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法輪功學員在過去二十年裡,一直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反迫害,從來沒有向中共暴政屈服。但是同時他們也從未以暴力的方式報復任何迫害他們的人,相反,他們認為很多公檢法人員是被中共仇恨宣傳所欺騙,才參與這場迫害,他們以及所有被中共宣傳所欺騙的人也是受害者。這也是他們一直致力於向中國民眾和國際社會講真相的原因,他們希望人們都能知道法輪功教人向善的真相和中共誹謗迫害法輪功的事實。」

明慧二十周年報告》是一部了解這場迫害內容的詳實記載,是一部中國大陸民眾浸滿血與淚的控訴,是一部反映人類蒙受巨大恥辱的報告,是一部幫助你看透中共邪惡本質的曠世奇書,願有更多的人去了解真相,明白真相。

目前國際社會關注法輪功人權,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國家越來越多,中共發起的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慘絕人寰,罪惡累累,中共已經走向了絕路。願有更多的國家及所有人類關注這場迫害,幫助中國大陸解體中共惡魔,使遭受中共殘酷迫害的苦難民眾早日脫離迫害,擁有真正的和平與安寧。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8-05 11: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