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來吉和我們(下)

作者:陳淵燦

「要不是高拉,我和我兒子活不到今天,這是毫無疑問的。」主人阿爾漢娜感恩告白。示意圖。(Konstantin Tronin/shutterstock)

鄉下向來只要有養狗,總是敞開房門不鎖,留著牠看家,放心地下田工作的多。(Konstantin Tronin/shutterstock)

人氣: 5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好動成性的來吉送到鄉下後,對於沒有我們這一個家的來吉,感到實在既生疏又不習慣,很不自然!隔了一段時間,我們去了鄉下阿姨家看望牠,遠遠地看到我們走近,牠想掙脫首環與繩索,歡天喜地跳躍著想奔向前來,場景令人感動又傷感!

第二次再去的時候,沒人看家,大概下田去了,只留下來吉單獨看家。看到我們去了,依舊歡天喜地跑近每人前來跳起來,又搭又聞個不停。然後做勢要出去,就這樣帶我們去下田見牠的新主人──孩子們的阿姨一家人告訴他(她)們舊主人家的人來了。

鄉下向來只要有養狗,總是敞開房門不鎖,留著牠看家,放心地下田工作的多。

認真看家 拽著人不放

早期鄉下還有家庭式以手工釀造醬油的商人,定期帶若干裝了新醬油的瓶子,定期地到各鄉下客戶家,不管人在不在,自行放置新裝醬油,把空瓶帶回去,已司空見慣,未曾有任何問題。

但沒人在,只留來吉在家看顧的時候,情形就不一樣了。來的醬油商,既是「熟客」,又是來「進貨」的;但帶出空瓶子就不行了,事關「全權全身」的看家本領,而且「(犭肖)入無(犭肖)出」(台諺:(犭肖)字音ㄒㄧㄠヽ,瘋狂的意思),一樣的東西──瓶子,進來可以,帶出就不行了!

怎麼辦呢?來吉一聲不響地咬住醬油商的褲腳,堅持不放!如果硬拽,褲管會破,不僅見不得人,而且激怒了看門狗,搞不好,一氣之下咬你一口,那才划不來哪!因此這家的醬油瓶,只要來吉看家,也就唯能有進無出了。這事於下一次送醬油來時,向主人家抱怨,事情才傳開來呢!

筆者一直覺得,一般脊椎動物,特別是貓狗等做為人們寵物的哺乳類動物能喜歡玩具,或懂得與人共玩,這類動物,還是具有相當智商的。想來,來吉正是具有這種條件的家中寵物,令人不知不覺中覺得牠是家中一員,愛惜不已。我們吃什麼,來吉就吃什麼。

來吉吃麵條。(陳淵燦提供)

然而事與願違,不知是否受到造物主的招喚,來吉有天忽然失蹤。最壞的想法是「黑狗的肉是最補的」,有此一說,有可能是被誘殺成桌上物,消失了。這也是我們家,和孩子們的阿姨家兩個家庭最常念念不忘,心心念念,息息相通的傷心事,這兩家家人,與來吉緣盡了。(全文完)◇

責任編輯:芸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