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迫害20年 1598例法輪功學員失蹤案的背後

中共迫害法輪功至今20年,大量法輪功學員失蹤,家中親人望眼欲穿,但就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來源:真善忍美展)
人氣: 175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8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陳天儀綜合報導)截止2019年8月10日,明慧網通過民間渠道,不完全統計,20年來記錄的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失踪案例已有1598個,因中共一直封鎖信息和掩蓋迫害真相,收集工作非常艱難,該數據僅為冰山一角。

大量法輪功學員被「失蹤

1999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中國各地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他們被抓後,有人為了避免中共株連迫害到他人,沒有說出姓名和住址,許多人因此再沒回來,也沒有任何消息。

明慧網引用北京公安內部消息,到20014月為止,到北京上訪被抓、有登記記錄的法輪功學員就達83萬人次,此外還有大批法輪功學員沒有報出姓名或未作登記。

由於北京公安無法將不報住址的法輪功學員遣送回原籍,北京監獄爆滿,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還在源源不斷進來,中共各地勞教所也爆滿,於是中共將他們祕密轉移到不為人知的地下監獄、勞教所或集中營關押。

報導說,這些被「失蹤」的法輪功學員人數估計有數十萬,主要來自東北、華北及各地農村。

19997月,江澤民為了鎮壓法輪功,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並下達了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

「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分水嶺。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2010年3月《南方週末》記者在《器官捐獻迷宮》採訪中山醫院副院長何曉順時獲悉。

2000年前後,這個時間曲線的背後,不難看出,在江澤民密令政策之後,大陸出現了一條活體器官移植的利益鏈條。

數年來,來自國際律師、醫學專家和媒體的調查結果顯示,活體摘取的器官主要來自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僅在2000年至2005年這6年間,在中國就有超過41500宗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

中國器官移植數量呈瘋狂增長的速度,值得注意的是,國際社會上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肝臟、腎臟需要數年的等待,而在中國卻常常只需要幾週或更短時間。

海外追查國際調查報告顯示,很多大陸醫院是多台移植手術同時進行。

例如:第三軍醫大學新橋醫院曾在一天之內就做了24台腎移植手術。天津第一中心醫院一天之內做過24台肝臟和腎臟移植手術。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曾在一天內做了19台腎移植。長沙湘雅醫院曾一天做過17台移植手術。

從醫學角度看,在同一天找到如此多的組織配型相對吻合的死囚供體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是事先已經存在著驗好了血型和組織配型的活體器官供體庫。

大量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在遭受各種酷刑後,還被強制驗血,而其他勞教人員、囚犯並沒有如此被對待。從側面也證實了中共在建立反向配型(器官等病人)的活體數據庫。

外界越來越多的分析質疑,那些法輪功學員是作為中共活摘販賣器官的供體資源而被人為「失蹤」。一旦有人需要器官,他們就「按需殺人、按需活摘」。

數年來,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及其他良心犯器官的指控被列入聯合國。

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美國眾議院、加拿大國會國際人權委員會、澳洲參議院、意大利參議院人權委員會、愛爾蘭議會外交事務及貿易聯合委員會、 中華民國立法院等國家和地區也陸續通過決議譴責中共政府「強摘」法輪功修煉者等良心犯器官。

與此同時,以色列、西班牙、台灣已陸續完成立法禁止到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旅遊」。

2019617日,調查中共強摘器官的國際獨立「人民法庭」在倫敦宣判結果,判定中國(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的行為已存在多年,並仍然存在,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

失蹤案例:

大量法輪功學員失蹤,家中親人望眼欲穿,但就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明慧網呼籲更多大陸法輪功學員和善良人士幫助蒐集失蹤者名單和提供尋人線索。

8月8日,明慧網最新一例失蹤案報導,方友誼,女,湖南湘潭市紡織印染廠職工,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7.20之後,失蹤至今。

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方友誼一直參加當地的集體學法(學習法輪功系列著作)、煉功。

報導說,方友誼老實、善良,中共當局迫害法輪功開始的時候,使她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當時方友誼的父母都已離世,弟弟成家後另住,她家就她一人。

這時,原紡織派出所的警察,到每個法輪功學員家要求簽字,不准煉功,特別是派出所警察劉德勝,他是方友誼中學時期的同學,天天到方友誼家,強迫她把法輪功書籍書交出來,並進行恐嚇。

「7.20」中共開始打壓法輪功不久之後,家人就再也沒見到方友誼了。弟弟到派出所報案,同時到處尋找,也沒結果,至今已整整20年,方友誼音訊全無。

以下列舉更多明慧網報導失蹤多年的部分法輪功學員案例。

吉林江北林場 王子林

王子林,男,原吉林省吉林市江北林場工人。1997年5月,他開始修煉法輪功,為人厚道,體貼妻子、疼愛女兒。

1999年7月,中共鎮壓開始後,王子林看到政府造謠、詆毀法輪功非常痛苦,於2000年11月19日離家去北京上訪,把家門鑰匙留在米袋子瓢裡,怕妻子擔心,未給妻子留下隻言片語就獨自上路了,從此再無音訊。

以後4年裡,妻子多方尋找,妻子的哥哥兩次去北京查找王子林下落,也沒任何結果。

據曾與王子林關在一起的一位法輪功學員說,王子林在北京期間曾被關押在北京宣武區看守所,幷被提審過二次,其中第二次再沒有回來。當時王子林說:「我死也不報姓名」。不一會兒他即被提審,從此再也沒人聽到任何關於王子林的消息。

湖北黃岡 孫標自

湖北黃岡法輪功學員孫標,於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訪,至今杳無音信。

孫標,男,湖北省黃岡自來水廠二水廠職工,修煉前孫標因上班需經常在水下工作,患有嚴重的血吸蟲等多種病,幾乎走到生命的邊緣。1994年,他開始修煉法輪功,疾病一掃而光,並嚴格用法輪功的法理要求自己,處處替別人著想,樂於助人,深得同事、鄰居、家人的好評。

湖北武漢  汪俊

法輪功學員汪俊(明慧網)

汪俊,男,1969年2月出生,家住武漢市江漢區大夾街,武漢市管道煤氣公司職工,1993年3月開始修煉法輪功。

2000年底,他去北京上訪,被關入武漢市何灣勞教所勞教1年半,期間身體受到嚴重迫害,於2001年9月底辦保外就醫,在家休養10天後,自己可走動時,出門後,無故失蹤至今。

重慶 楊素

重慶法輪功學員楊素,女,98年畢業於渝州大學,分配到江北區政府當公務員,是一個非常優秀又很漂亮的姑娘。

1999年至2000年時,她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這一去就失蹤至今。

湖北荊州 劉鍈

湖北荊州大法學員劉鍈,女,1957年生,荊州市沙市區工業貿易總公司職工。

2000年,她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在天安門廣場附近旅店被警方抓回荊州,2001年大約5月份左右,她再次進京上訪,從此消失。

湖南祁東 李素雲

法輪功學員李素雲(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李素雲,湖南省祁東縣步雲橋鎮喬木衛生院婦幼保健醫師,於2000年2月26日中午從拘留所失蹤。

內蒙古赤峰 王素英

王素英,女,內蒙古赤峰市紅山區人。 約2002年,王素英與另外兩名女法輪功學員一起到北京和平請願,為法輪功說公道話。

三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被警察綁架,其中兩位被放回家,可王素英一直未歸,至今無任何音信。

江西萬安 黃雄

法輪功學員黃雄2003年檔案照。(大紀元)

20002月,江西省萬安縣芙蓉鎮法輪功學員,22歲的黃雄在北京被捕,隨後被江西吉安行署判勞教2年。

2003419日,黃雄在上海給在美國的哥哥黃萬青打了最後一次電話後,從此就失蹤了。

黃萬青聘請上海律師郭國汀代理,幫助尋找黃雄。上海市洋浦區公安分局國保處的胡處長以出差、學習或開會等理由就是不見律師,最後乾脆通過他的手下,叫律師不要再找了,法輪功的案子,他不會見的。

20047月,胡處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承認,他非常了解黃雄的情況,但是不能說。

河北深州 王杏君

王杏君,河北省深州市兵曹鄉邰甫村人。1995年,王杏君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得到巨大改善。

1999年7.20以後,王杏君曾對女兒說:「難道我錯了?我一個憑雙手幹活吃飯的農民,想祛病健身,信仰「真、善、忍」,做自食其力的好人也錯了嗎?電視上說的法輪功反這、反那的等等一切都和真正的法輪功對不上號呀!」

為了說句真心話,王杏君1999年12月8日上京反映情況,從那天走了以後,至今毫無消息,生死不明……

山東昌樂縣 夏愛香

法輪功學員夏愛香(明慧網)

夏愛香,女,40歲,於2001年黃曆6月27日在方山山會期間,發放法輪功真像資料時,被昌樂縣五圖鎮政府、五圖鎮派出所綁架,從此,再無音信。

據知情者透露,五圖鎮派出所綁架夏愛香以後,對她施行了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

遼寧本溪 呂圓坤

遼寧省本溪市法輪功學員呂圓坤,2002年4月19日於鄭州被捕後,至今沒有音信,家屬到公安局打探消息也沒有任何結果,生死不明。

其妻王潤芝也是法輪功學員,一直和孩子在外流離失所,打工和做小買賣維持生活。2004年9月18日,王潤芝在本溪市被抓,留下上學的孩子無人照顧,靠親戚、其他法輪功學員接濟度日。

湖南長沙 吳紅文

法輪功學員吳紅文 (明慧網)

吳紅文,男,1969年11月27日出生,湖南省長沙市芙蓉區法輪功學員。父親吳慶章是中共湖南省委辦公廳退休幹部,母親楊玉花是長沙市廣播電視局退休幹部。

2000年元旦前後,吳紅文去北京天安門和平抗議中共無理打壓法輪功,被關押在長沙市第三看守所,他絕食抗議,原本150多斤的體重被迫害得只有110來斤。

大年二十八,吳紅文被家人接回家,在重重壓力與逼迫下,吳紅文於蓉園派出所人員來家騷擾後的第二天被迫離家出走,至今杳無音訊。

河南鄭州市 張秀蘭

張秀蘭,女,原河南省鄭州市日用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職工,家住東風路與信息路金水區附近日化家屬院四單元五樓(東)。

2000年12月21日,她去北京,至今無一點音訊。

2000年12月底到2001年初,張秀蘭家人曾多次拿其照片到北京去找人,最後在北京朝陽區找到線索,他們承認關過此人,但說放了。

山西大同 張翠榮

法輪功學員張翠榮(明慧網)

張翠榮,山西柴油機廠職工家屬,家住山西省大同市西花園32樓3門5-6號。

2000年12月12日晚,她去北京上訪,13日早在天安門被中共抓捕。在天安門分局登記的姓名是化名張真,地址(原籍)是吉林省長春市二道河子。後不知去向,至今仍杳無音訊。

其子曾多次去北京十八個分局尋人未果。後來,家人還在天津電視台登過尋人啟事,去原籍長春二道河子、黑嘴子勞教所尋找時均被拒絕,警察們態度蠻橫地說:「千把人呢,怎麼給你找。」

湖北荊門 李玉玲

李玉玲,女,原荊門石化總廠第一小學黨委書記。1999年上京上訪,2000年初非法勞教,2000年上半年被洗腦後放回,出來後很快從新修煉,由於中共將其作為重點迫害對象,她被迫輾轉各地。

2002年上半年,李玉玲開始失去音訊,其好朋友說,可能在貴州被不法人員抓走,失蹤至今。

黃鳳英、黃鳳華姐妹

黃鳳英,又名高紅英,失踪時約二十八、九歲,天津理工學院畢業。黃鳳華,失踪時約二十五、六歲,青島外語學院的學生,因修煉法輪功,於2001年3月離畢業還有兩個月時被學校開除。

黃鳳英、黃鳳華姐妹二人曾多次被非法抓捕、拘留迫害,幷於2001年底左右同時失蹤,失蹤地點大概在北京或河北保定,至今沒有任何消息。#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8-10 11: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