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本保守派大會 顏慶章點出「中國一帶一路」陷阱

「福合會」理事長顏慶章日前參加日本 J-CPAC國際保守派大會,以「中國一帶一路對亞太地區及美國的影響 」發表專題演講。 (福合會提供)

人氣: 8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怡欣台灣台北報導)台灣保守價值政治團體「福合會」理事長顏慶章日前參加日本 J-CPAC國際保守派大會,以「中國一帶一路對亞太地區及美國的影響(An Analysis on the Implications of China’s BRI for the Asia-Pacific Region and the United States)發表專題演講。他提醒,中國藉「一帶一路」消耗過剩產能,並造成諸多參與國家債務危機,面對中貿易戰,不只是兩強經濟角力,更是民主與極權的對峙,任何重視民主與人權的人都應該希望,美國終將獲得最後勝利。

顏慶章演講內容經執行部主任藍弋丰中譯提供,重點節錄如下:

眾所周知「一帶一路」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的簡稱,2013年「一帶一路」計畫,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揭櫫於兩次的演講。2013年9月,在哈薩克發表演講,習近平第一次提及經由陸路連接中國與歐洲構想「絲綢之路經濟帶」;一個月後,在印尼國會發表演說時,習提出經由海路連接中國與歐洲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中國官方一再聲稱,一帶一路目標是在尋求「提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繁榮,提升區域合作,強化文明之間的交流與互相學習,以及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為了進一步宣示其崇高的目標,中國於去年3月修憲時,並將「人類命運共同體」詞句,加入憲法之中。

顏慶章表示,各位困惑中國「一帶一路」(Belt and Road Initiative,China’s BRI)對全世界如此令人敬佩承諾的此刻, 應探究一帶一路真相究竟為何?他引用美國總統亞伯拉罕林肯之言:「你可能一時間欺騙所(有)的人,也可能長時間欺騙部分的人,但你不可能長時間欺騙所(有)的人。」

印度第一個拒絕「一帶一路」國家

顏慶章說,他要向印度致上由衷敬意,「印度是第一個正式反對一帶一路的國家。」2015年7月,當時印度外交部長蘇傑生形容一帶一路是「中國國家的倡議」,他說:「是中國一手編造及擬定藍圖,它不是由中國與全世界有興趣或受影響國家所討論出的國際倡議。」

其中,加爾各答是印度最重要的河港城市,中國未曾知會印度,就擅自將它畫在 「一帶一路地圖」上。但印度之所以不認同一帶一路,還不止是加爾各答爭議。更嚴重的衝突,來自於所謂的「中巴經濟走廊」。

巴基斯坦是中國兩肋插刀的親密盟友,中國投入大量(資)(金)打造「中巴經濟走廊」,但將通過印度宣稱領土區域。這個計畫無視印度與巴基斯坦長久的緊張關係,於是印度政府不斷強調:「中巴經濟走廊」應視為對印度的重大威脅,中國與巴基斯坦兩國都想貶損印度在這區域的地位。

中國藉「一帶一路」消耗過剩產能

顏慶章在公共(財)政、國際貿易法等領域長年經驗與研究,他最初也嘗試儘可能客觀,以中國角度而言,「我認為一帶一路堪稱是『一石二鳥』的高明策略」。自從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席捲包括中國等無數國家,中國政府採取非常寬鬆的經濟政策,以緩和全球(金)融海嘯對中國的負面影響。

顏慶章說,「這些措施儘管獲致若干短期的經濟效果,但殭屍化的國營企業,令人難以置信的龐大產能,造成無可控制的局面」。以中國鋼鐵產品供給過剩為例, 其總產量相當於日本、美國與德國鋼鐵業的總計。因此,「我認為中國一帶一路利用這些過剩的物資,提供給急需基礎建設投資的國家,將可使中國卓然成為世界領袖的地位。」

然而早在2016年,一位中國外交高層就明確表示:「由美國主導的西方中心世界秩序,雖曾對人類發展與經濟成長帶來巨大貢獻,但是這些貢獻已成過去。」顏慶章說,這位外交官的結論,美國領導的世界秩序,已是「不再合身的衣著」。

到了2019年,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全然了解中國一帶一路背後所隱匿的算計,就是要提升中國成為無法被挑戰及全然崛起的強權,中國已經準備好路徑,透過一帶一路的執行,重新塑造對自身有利的國際秩序。

他還提到,2017年,前美國國防部長詹姆士·馬提斯在美國參議院聽證發言,讓美國對一帶一路的疑慮終於廣為周知。馬提斯部長評論:「世界上(有)許多帶及許多路,任何國家都不應僅以自身立場,強制劃定『一帶一路』。」

在此同時,一帶一路在許多國家的執行過程,已開始浮現諸多爭議。

「一帶一路」掠奪式經濟 多國陷入債務困境

2017 年10(月),前美國國務卿雷克斯‧提勒森,回應國際的批評而形容:中國資助基礎建設投資的方式,是「掠奪式經濟」,造成「金融違約及以債做股」。

2018年5月,印度外交部長夏彥沙朗也指控中國策略者沒有釐清「經濟與國家安全目的間的界線…..每個面向都施加其他面向的壓力,甚至以經濟手段掩飾國家安全的逼人需求。」

接著,去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麥可彭斯於哈德遜研究中心傳達極為重要的訊 息,批評中國使用「債務外交」擴大影響力,他說:「今天這個國家正提供數千億美元的基礎建設貸款,從亞洲到非洲到歐洲,甚至拉丁美洲國家,然而這些貸款條件,充其量是不透明的,而利益明顯一面倒的流向北京。」

去年11月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上,彭斯副總統雖未明指中國,但他再度強調,「我們不會讓我們的合作夥伴,淹沒在債務之海,我們不會脅迫或欺壓你們的獨立,我們不會提出限制性的一帶或單行道的一路。」

自2017年5月起,歐盟成員國也加入發聲行列,表明對中國一帶一路的憂慮。因為一帶一路計畫欠缺透明、永續性,以及招標程序的保證。在強烈抨擊中國的「分化與突破」策略同時,德國與法國強力要求中國尊重「一個歐洲」的精神與制度。

2019年4月26日,北京舉辦的第二次一帶一路峰會,國際貨幣基金總裁克莉絲蒂娜·拉加德雖做為貴賓講者,但她毫不猶豫地批評中國,歷史告訴我們「如果不謹慎管理,基礎建設投資會造成惡性債務的增加;我曾說過,中國一帶一路若要充分成功,應該只到需要它的地方,今天我要再度補充,包括所有層面,它應該只能去可得永續的地方。」

顏慶章說,事實上,一帶一路在挹注重要基礎建設資金於開發中國家的同時,也讓許多國家深陷無法償還的債務之中,根據國際貨幣基金(FMI)與世界銀行及其它若干聲望卓著的研究機構所進行的調查,接受一帶一路資助的68個國家中,至少23國已陷入財政失衡與債台高築的惡水之中,而其中8個接受一帶一路貸款的國家──吉布地、吉爾吉斯、寮國、馬爾地夫、蒙古、蒙地內哥羅、 巴基斯坦、塔吉克等,更因而墜入「債務陷阱」。

中國「一帶一路」大撒幣一兆美元

眾所周知,一帶一路的執行是高度的中央集權,由中國政治領導高層全盤指揮。就中國極權統治的本質言,一點都不意外。不論是習近平或是其他中國的領導高層,都不曾透露一帶一路相關預算總額有多少。不過,根據許多公開發表的資訊估算,一帶一路至今已經耗費中國約一兆美元。

儘管因深陷債務囧境,可能會提升對中國身為債權國依賴程度的不利局勢。顏慶章說,我要分享英國國際貨幣基金與世界銀行,及後續創建關稅暨貿易總協定的推手,約翰‧梅納德‧凱因斯的名言:「你如果欠銀行一百英鎊,麻煩的是你,但你如果欠銀行一百萬英鎊,麻煩的是銀行。」美國總統川普開啟貿易戰之後,許多貿易專家對於中國要如何維繫經濟成長,包括一帶一路如何繼續供應資金,均已產生極大的疑問。

美澳日印共同防堵中共印太野心

顏慶章進一步表示,他樂見美國開始努力與日本、澳洲及印度合作,在印太地區推動聯合財務發展計畫。更激勵人心的是, 在8月21日,美國總統川普仰望著天宣稱「我是被欽定….來對抗中國」。

做為臺灣世界貿易組織前任大使的經歷,顏慶章說,他願意指明,目前美中貿易衝突,事實上並不僅止於經濟層面,「這也是決定民主政府面對極權政權是否能勝出的考驗」。任何重視民主與人權的人都應該希望,美國終將獲得最後勝利,這也正也是福和會參與如此重大會議的緣由。

顏慶章在日本J-CPAC國際保守派大會上表示,中國一帶一路造成多國陷入債務困境。(福合會提供)

=========================

保守派組織活動簡介

「福和會」指出,顏慶章代表福和會以及台灣保守力量,參與重要國際保守會議並發言,是福和會及台灣爭取國際空間的重要一步。尤其是如今美、日等重要盟國均由保守政黨執政,先前福和會已經參與美國保守聯盟(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ACU)於2019年2月17日至3月2日所主辦的2019年保守政治行動大會(2019 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CPAC 2019),並與美國保守派人士進行廣泛交流,如今接續參加日本J-CPAC大會,將進一步拓展與國際保守力量的連結。

福和會(Formosa Republican Association) 福和會由前行政院顧問、僑務委員李席舟長老發起,與國內諸多捍衛台灣主體價值的先進,於2018年12月10日宣布創立,其宗旨在宣揚保守價值,對外致力於參與國際保守派交流,使台灣保守力量與全球保守組織接軌,對內提倡維繫小而少的政府治理、增進市場機制競爭、降低稅負促進經濟,並關注台灣民主自由價值。2019年3月17日福和會理事會,一致選出前財政部長、世界貿易組織首任常任代表顏慶章,擔任第一任理事長。

美國保守聯盟(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ACU)成立於1964年12月,為美國最具歷史及代表性的保守組織之一,並為美國共和黨最主要的群眾支持來源,每年舉辦CPAC大會,為每年美國保守派最重要的聚會。

日本保守聯盟(Japanese Conservative Union,JCU)成立於2015年,宗旨是提倡對話以讓世人更了解保守價值觀點,不僅是在美國與日本之間,更包括日本國內,以及整個亞洲。日本保守聯盟相信政府的正確角色是:透過致力於法治與強化國家安全以保護人民的生命安全與財產、透過減少稅務,以及管制負擔以創造經濟成長、讓每個世代都能享有繁榮,並能公開透明有效率。

保守政治行動大會(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CPAC)每年由美國保守聯盟舉辦的美國保守派最重要聚會,2019年,美國總統川普親自出席CPAC 2019並演講超過2小時,其他出席共和黨重要政治人物包括: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前阿拉斯加州州長裴琳( Sarah Palin)等。國際嘉賓包括英國脫歐黨黨魁奈傑‧法拉吉(Nigel Farage)等。

日本保守政治行動大會(Japanese 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J-CPAC)仿效美國CPAC,將保守政治行動大會帶到亞太地區,於2017年12月在東京主辦第一回日本保守政治行動大會,之後每年舉辦,成為廣邀各界領袖討論亞太地區經濟、政治、安全保障,以及其它領域的保守主義議題的年度重要國際會議。◇

責任編輯:韻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