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愛「陸人」有幾分:十五月亮圓又明

文:俞元・大紀元

中秋節月圓人團圓,吟風頌月古今同心。(Fotolia)

人氣: 1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13日訊】對港人和平理性的抗議活動,大陸民眾一邊倒地支持中共暴力鎮壓,網上更是充滿了「和香港暴徒血戰到底」,「打殘都不夠」等暴力語言。當面對面時,很多大陸人會訓斥港人「你們香港人,不愛國」,「要不是大陸供應你們水電食品,香港早就完了。」港人聽了,落淚了:大陸同胞有難時,我們給的最多;我們高價購買大陸資源,支持國家財政收入;這次我們遇難了,你們卻向我們吐口水!

香港人愛中國、愛大陸同胞,正如鄧麗君所唱「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不怪大陸人看不見,只因中共灌輸的謊言猶如食月的「天狗」,抹殺、扭曲了港人對中國同胞的赤誠奉獻。

8月23日,港人挺身反送中,「人鏈」手牽手組「香港之路」,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圖為香港中環。(余鋼/大紀元)

真相一:廣東重要財政來源——賣水給香港

1960年廣東主動向香港政府提出供水建議。達成協議後,香港支付該項目所有的建設、技術、器材等等一切開支。廣東賣給香港未經處理的東江水的價格,比深圳居民使用的自來水價格還要高。

其實是中共把本來要流入大海的東江水,以非常高的價格賣給香港,做的是無本生意。據維基解密透露,2009年廣東嚴重旱災期間,香港曾提出減少輸港供水,以解廣東旱情燃眉之急,竟然遭拒,可見供水給香港,是廣東多麼重要的收入來源。

真相二:香港被迫購買大陸電力

廣東大亞灣核電站,主要由香港注資,採用英法設備與技術建造。每年發電量逾140億度,其中70%電力供應香港,其餘30%供廣東省使用。也就是說,中共與香港在電力方面,純粹是商業行為,互相銷售、採購對方的電力,完全不是中共刻意誤導的「中國向香港供應電力」。

1998年,大亞灣核電站建築工地場景。(Staff: STEPHEN SHAVER / 大紀元)

據《中共殖民香港事件簿》透露,百多年來,香港電力一直自給自足。2014年港共政府突然要求廢除本地發電,購買大陸電力,藉口是「開放電力市場」,引入競爭。問題是大陸自己供電不穩,經常停電。輸入大陸電,可靠度大大降低,需香港本地後備發電。根據澳門經驗:向大陸買電越多,議價能力越低、是不歸路。

澳門過去十年由自主供電走到全面依靠大陸,澳電高級經理葉錦榮表示,澳門2004年僅輸入7.1%電力,但去年已升至92.1%。……過去兩、三個月發生兩次供電不穩。但自2006年起,澳門向內地的購電價格已上升三成六。

真相三:大陸依賴香港「購買農產品」

香港的農產品來自多國(日本四分之一的農產品出口香港),最主要的還是來自大陸。上世紀50年代西方封鎖中國,「出口到香港」是中國獲取急需外匯的重要來源。香港是中國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市場之一,為大陸提供了非常可觀的財政收入。

尤其近十年來,中國的農產品農藥殘留多,遍地假冒偽劣的黑心產品,令各國望而卻步,大陸更依賴香港市場。與其說,香港「依靠大陸供應農產品」,不如說大陸「依賴香港購買農產品」。

真相四:亞洲金融風暴,香港1200億自救

許多大陸人廣傳的一個說法: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中國政府動用了1,000億的外匯儲備來援助香港,這是徹頭徹尾的謊言。維基百科記載:香港政府更於8月15日宣布動用外匯儲備於股市及期指市場入市,打擊炒家操控市場的行為。最終以近1,200億港元(約150億美元)大量購入港股,炒家撤退。

2001年的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白紙黑字寫著「1998年金融風暴中特區政府動用外匯儲備入市,成功擊退國際金融炒家。」在這場金融風暴中,完全是港人自救,與中共沒有一點關係。

洪水地震,港人慷慨捐贈,中共大肆貪污

大災降臨,面對蒼夷滿目、國內同胞流離失所的慘景,港人總是踴躍捐款,盡顯骨肉之情。1998年内地洪災,香港捐了6.8億,位居世界首位。事後,香港記者親臨災區,看見災民們依然住在臨時搭建的帳篷裡,吃飽都困難,而中共官員們大擺宴席款待香港記者;記者調查發現,大量捐款和救災物質不知去向或挪為它用。

四川名山縣聯江鄉官員貪污汶川地震扶貧基金,上千村民圍堵鄉政府討說法。(網路圖片)

2008年汶川大地震,香港政府捐了63.5億港幣,民間捐款達130億港元,95%的港人為四川地震捐款!香港人對大陸同胞如此的慷慨,大陸人能做到嗎?而且,香港還援建了近 200 個災後重建項目,把救助事項持續10年以上!汶川地震幾年後,大陸各地媒體相繼報導中共地方政府挪用捐款:蓋豪華政府辦公大樓、購置豪華車;香港政府出資興建的中學,被改建成豪華商場……

30萬人逃港,港人全城出動扶危濟困

因政治迫害或飢餓貧窮,1962年5月約30萬大陸人逃往香港。華山每天集結上萬衣衫襤褸的逃港者,飢餓難耐,哭喊聲淒厲。港民成群結隊,送水送餅乾食品,送衣送藥,有的開車把逃港者一批一批接去市區,令港英軍警為之動容!

香港市區,許多歌舞廳自動關門,停止娛樂。港人放下手中的事情,有的坐在收音機和電視機旁關注最新消息;更多的人上街救助饑民,給吃給喝,甚至把他們藏在自己家中。

當港英當局遣返逃港者的車隊開出時,警方驚呆了:潮水一般的人群向車隊壓來!不計其數的香港市民走到馬路當中,躺在高溫的路面,擋住汽車。更多的港民向著車上喊「跳車呀」、「逃跑呀」,指引逃跑路徑,許多被遣返者紛紛跳車逃跑!

在香港市民的強大輿論壓力下,港英當局最終為逃港者建設安置區,蓋起一棟棟水電、廚房、衛生間齊全的廉租房,免費供應膳食,有魚有肉。30萬逃港者,因此躲過了被遣返回大陸遭受迫害的厄運。

凝聚港人正義愛心的「黃雀行動

「拔劍捎羅網,黃雀得飛飛。飛飛摩蒼天,來下謝少年」(曹植)。1989年北京六四開槍後,在全城撒網、通緝搜捕學生領袖和民運人士。正當他們在一片風聲鶴唳中,東躲西藏、顛沛流離之時,香港一群義士仗義相救,用船隻將他們從中共的層層圍困中營救到香港,這就是著名的「黃雀行動」。

黃雀行動的總指揮是陳達鉦,還有香港的官員、商人、名人、幫會等不同背景的人士和西方外交官紛紛加入營救行動。行動執行人朱耀明牧師說:整個行動花費在1500萬港幣以上。除中國民主基金出資350多萬外,其餘都是香港市民捐贈。整個「黃雀行動」共救出約400人;更大的意義是,行動凝聚了各階層港人的正義良知,以及對大陸同胞感同身受的愛。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又是一年中秋節。大陸同胞們,當你們月下一壺酒,歡聚團圓時,是否想到一海之隔的港人還在靜坐抗議、組成彩燈人鏈,為自己爭自由爭未來?是否想到港人曾經給予你們的「雪中送炭」?是否想到港人今天的爭取,也是為你們開創未來?#

責任編輯:李曜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