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國智庫研討會: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

9月12日(週四)下午,加拿大智庫MLI(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舉辦“台灣與國際社會“圓桌研討會。(任僑生/大紀元)

人氣: 28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9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梁耀採訪報導)9月12日(週四)下午,加拿大智庫MLI(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舉辦「台灣與國際社會」圓桌研討會。論壇由MLI資深研究員Charles Burton和渥太華大學Scott Simon教授主講,十幾位專家學者從歷史、政治、外交、學術等領域探討了台灣與國際社會的關係,加拿大如何幫助台灣參與聯合國、衛生、民航等國際組織,以及面對中共在國際社會滲透和影響,如何與更多的民主國家聯合,共同抵制。

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

因為中共的影響,台灣在國際組織中的成員資格問題一直懸而未決,從國際刑警組織到《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再到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至少有10個其他的領域被剝奪了台灣的有效代表權。加拿大在2018年初,開始支持台灣加入世界衛生大會。

台北駐加拿大經濟文化代表處陳文儀代表在座談會上發言時,提出三點訴求:聯合國應該立刻採取行動解決不適當的、將2350萬台灣人民排除在外的問題;聯合國歧視台灣護照持有者和媒體人士的做法違反了其基本人權,應該立刻糾正;聯合國應該確保台灣有權以平等、有尊嚴的方式參與聯合國持續發展目標的會議、機制和活動,以做出貢獻。

對於將在9月24日到10月4日在總部蒙特利爾召開的世界民航組織大會拒絕台灣代表出席。陳文儀對此表示:「台灣是主要的民航運營者,台北飛行情報區每年提供175萬班次,將近7000萬旅客穿越其中。」

陳文儀代表接受采訪時說: 「如果台灣無法參與ICAO,不僅是台灣的損失,也是民航安全保障的巨大缺口。這不是政治問題,攸關每個人的權益和國際安全,台灣不能被排除在外。」

他說,在這個問題上,看到加拿大政府的善意。「在今年的G7會議上,七大國家也注意到這個問題,我們將以合理的方式,以講道理的方式,提出具體數據,爭取各國支持,希望透過我們的努力取得進展。」

麥吉爾大學法律副教授David Chen接受采訪時說,參與民航大會,不僅僅是台灣人民的問題,事關全球民航安全。(任僑生/大紀元)

麥吉爾大學法律副教授David Chen接受采訪時說,參與民航大會,不僅僅是台灣人民的問題,事關全球民航安全,有那麼多航班在台灣降落,在台灣領空穿行。「國際民航組織隸屬聯合國,為全球所有地區,提供安全技術標準。一個區域或領空完全無法獲取這些技術標準,例如飛行員和地面之間應該採用何種飛行路線等問題,這將造成全球航空的危險,不只是台灣人的安全問題。」

Chen先生說,這不是政治問題,不涉及主權等問題,ICAO是聯合國體制下的國際技術組織,處理的是技術標準和操作。應該考慮的是國際民航和數十億人在全球空中旅行安全的風險。

他說,有證據顯示,國際民航組織的祕書長柳芳,在濫用職權,試圖影響和指揮。這一點很不幸,因為祕書長的職權是忠於國際民航組織,對國際民航安全負責。他援引,CBC的一篇文章指她任人唯親,這都不是作為國際組織代表應有的行為。

加拿大亞太基金會會員Margaret McCuaig-Johnston女士說,加拿大應該非常仔細地關注這些國際組織——中國希望領導國際組織,以確保和其標準一致——而不是採用世界的標準,一旦他們掌權,他們就會對決策施加影響(例如台灣沒有席位)。她建議加拿大,支持台灣在國際民航組織和世衛組織中的代表權。

Burton則建議,必須盡所能來表達我們對中國蔑視國際準則的苦惱。

了解中共本質 加拿大需聯合國際社會抗共

Burton從歷史的角度闡述了加拿大和中國,以及台灣的關係,他表示,孟晚舟事件粉碎了加拿大關於中共的任何道德、義務的幻想。

Charles Burton從歷史的角度闡述了加拿大和中國,以及台灣的關係,他表示,孟晚舟事件粉碎了加拿大关于中共的任何道德、义务的幻想。(任僑生/大紀元)

在對華政策方面,Burton為加拿大政府提出六點建議:打壓中共在加拿大騷擾強制加拿大人的代理機構;曾參與騷擾加拿大人的中共外交人員,應被認定為不受歡迎的人,或被認定為騷擾加拿大人的人;應當拒絕華為技術;對傷害人權的腐敗外國官員的法案還沒有應用到中共;加拿大孔子學院基金需透明。

Scott Simon教授認為,面對中共,加拿大需要與他國合作,尤其是台灣、日本等。(任僑生/大紀元)

Simon教授,也從歷史的角度分析了台灣和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的關係。談到目前中共對加拿大的人質外交,Simon認為,中共所為由來已久,「日本非常了解日本國民在中國被拘留的情況。」

他說:「你必須認識到——這是我們所面對的政權的本質。」 他認為,加拿大需要與他國合作,尤其是台灣、日本等。

他認為,不是特朗普拒絕國際體系,是因為他看到了國際體系的弱點,「這是他的談判風格,他希望人們回到談判桌上來,以加強國際體系。」

Crowley表示,加拿大不能被非法和不道德的外国政府所挟持。(任僑生/大紀元)

Brian Lee Crowley也表示,我们是一个主权国家,我们为加拿大的利益制定政策,我们不能被非法和不道德的外国政府所挟持。

9月12日(週四)下午,加拿大智庫MLI(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舉辦“台灣與國際社會“圓桌研討會。(任僑生/大紀元)

MLI研究員Shuvaloy Majumdar發言中說:「 當我們在談論與台灣或其他地方的夥伴合作時,我們談論的是,民主政體可以彼此合作,建立未來50年的規範。他認為崛起的中國,其實是日益崛起的專制主義。」

他表示,在香港街頭持不同政見的抗議者是對這種專制主義的挫敗。同時,將中共極權政權的脆弱性暴露給世界。「威權制度『高效』的調整,容易發生暴力轉型,造成全球極度不安全,這就是我們如今在中國看到的。」

他表示,關於台灣的話題尤為重要,因為這事關我們如何選擇回應下一個可能發生在中國的大變革。

陳文儀接受採訪時說:「人類現在面臨一個十字路口,是選擇自由民主、還是極權專制的社會,每個人都要看清自己的立場。」

責任編輯:岳東卿

 

 

 

 

評論
2019-09-16 2: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