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韻詩美國國會香港人權法聽證會證詞

2019年9月17日當地時間,歌手何韻詩在美國國會關於《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聽證會上發言。(新唐人視頻截圖)

人氣: 24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18日訊】(編者按:9月17日,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歌手何韻詩及「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等一行,出席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關於《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聽證會。本文是歌手何韻詩的證詞。)

多謝麥克高文主席、魯比奧聯席主席及各位委員會成員舉行這個聽證會,也多謝你們在香港這個關鍵時刻邀請我來到這裡。我們希望我們的個人陳述能夠幫助您們審視什麼事情是美國國會和美國人民可以幫助香港做的,特別是在我們的自由和自治在被侵蝕的時候。

至今已超過100天,香港青年帶領我們的城市進行這場歷史性的時代革命。這是一場「無大台」的運動,各行業各階層人士廣泛參與。這是爭取民主的抗爭、爭取人權的抗爭,而最重要的是,這是爭取普世價值和自由的抗爭。

最開始的時候,一百萬人出來遊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後來轉化成為堅定爭取香港政治制度根本性改革的抗爭。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錯判和傲慢,導致北京政府對香港事務的全面控制,同時表現出兩地政府不願在香港全面實施落實「一國兩制」制度。

由於林鄭躲在警方後面幾個月,拒絕以誠意解決政治問題,她已經給予警察不惜一切代價鎮壓抗爭的絕對權力。

自6月以來,香港警方在無數次使用武力、逮捕和毆打和平抗爭者方面表現得極度殘忍。迄今已有1400多人被逮捕,甚至更多人(包括記者,醫護人員和社工)受到催淚彈、橡膠子彈、水炮和警察無差別地使用警棍的嚴重傷害。從個人角度來說,遠離家鄉並觀察人們遠離城市是非常難受的,特別是在過去的週末,我們看到警察行為失控。

可悲的是,年輕人被強力按在地上,頭部流血,腦部受重擊,有些甚至被打昏,但仍被警察阻止接受治療的現象,已成為一種新常態。

防暴警察和便衣警察在履行職責時一點也不克制。從最初的幾個星期開始,他們故意隱藏警號,甚至在(面對示威者)要求時仍拒絕出示委任證,因此公民無法核實便衣警察的身分,也不能讓任何警察對他們的違法行為負責。

上個月,一名擁有十枝觀星筆的大學生被捕並被拘留48小時。一個護士被布袋彈射爆右眼,右眼有可能永久失去視力。8月31日,特別戰術小隊(速龍小隊)的警察衝進太子地鐵站,隨意毆打乘客。接著,他們關閉了車站24小時,拒絕為受傷者提供醫療服務,引起車站可能有人死亡的懷疑。他們最近被指控進入中學、商場和巴士,年輕人只要身穿黑衣就會被搜查甚至拘捕——即使警方根本沒有正當理由。

簡而言之,在我們今天的香港,年輕就是犯罪。我們現在正式成為一個警察國家,人們不斷擔心政治影響。

此外,在7月21日,在元朗地鐵站發生的一宗臭名昭著的暴徒襲擊事件中,警方未能及時抵達保護平民,警察在事件發生後39分鐘才出現,儘管有數以百計的緊急求助電話。類似的情況在後來的抗爭事件中也有發生,警方為暴徒和親北京的支持者提供優惠待遇,幫助他們在襲擊抗爭者後離開現場,這顯示出警方與三合會成員之間明顯的勾結。

8月11日,警方阻撓義務律師為新屋嶺控股中心的被捕抗爭者提供法律援助,侵犯了54人的合法權益。警察局內還有女性抗議者提出遭到性騷擾,以及多次身體虐待的指控。

自7月以來,警方已經有系統地否決了超過30個集會,發出了反對通知書。其中包括8月18日170萬人民的集會,儘管警方發出禁令,抗爭者仍在和平地集會和遊行。根據香港《基本法》和國際標準,香港居民享有集會和示威的自由,和平的公共集會是公共空間的合法使用。香港政府禁止集會,實在是侵犯了人民和平抗議的權利。

隨著警方違規行為每天不斷地累積,香港人一直要求成立一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拒絕這樣做,聲稱我們「現時已有完善的(監警會)機制,正是為此而設立的」。這個現有的監管機構——獨立警察投訴委員會,實際上完全由行政長官本人任命,沒有法律權力傳喚證人,也沒有強迫警方提供足夠的文件的權力,因此無法為這種情況伸張正義。

這場抗爭始於一個《逃犯條例》修訂法案。但在核心問題上,它始終是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價值觀之間的根本性衝突:一方面是中國模式,它不尊重人權和法治,只需要人民的服從;另一個是一個多元城市,在其存在的大部分時間裡都享有這些自由,並對美國和其他西方社會所推崇的這些普世價值有著深刻的依戀。

不幸的是,隨著習近平獨裁政權的興起,「一國兩制」正在走向死亡。

香港代表著一種在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東西。作為中西文化的十字路口,其一方面深深紮根於亞洲文化,並以其價值觀和法治,透明的制度以及信息和言論自由而聞名。我們所代表的是隨著民族發展而與普世價值接軌、每個獨立個體無論身在何地都受到保護的希望。

這些保護措施是為什麼超過1500家跨國公司選擇將其地區總部設在香港,而這些在港設立地區總部的公司最多來自美國。香港已成為全球互聯互通最具金融價值的貿易經濟體之一,通過金融和資訊、商品、思想、文化和人員流通,幫助各國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

但是,這個體系現在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像香港主要航空公司國泰航空(Cathay Pacific)這樣的公司已經屈服於政治壓力,由於他們的政治立場而解僱了數十名員工,其中一些僅僅是在Facebook的上寫了一言半語。

商界人士被迫做出政治決定。我們的地鐵公司由於中央媒體的壓力,故意在集會和遊行期間關閉車站,造成數百人被捕和不必要的傷害。

作為一名來自香港的歌手和活動家,我親身經歷了壓制。

自從2014年的「傘運」以來,我被共產黨政府列入黑名單。我的歌和我的名字都在中國互聯網上受到審查,我被黨國傳媒全面封殺。在中國政府的壓力下,贊助商紛紛退出,即使國際品牌也因為害怕與我聯繫而保持距離。在過去的五年裡,近期則更趨嚴重,中國試圖用他們的宣傳機器和抹黑運動使我沉默,他們甚至虛構一些完全是子虛烏有的消息。現在,我面臨來自共產黨政府,親北京支持者的威脅,並可能隨時被捕、被迫害。

我不僅在繼續在中國和香港的歌唱生涯中遇到了更多困難,而且自我審查現在已經蔓延到全球機構和城市。最近,由於「安全問題」,澳大利亞墨爾本國家勝利畫廊否決了中國藝術家巴丟草和我的合作活動場地。由於類似的原因,2019年加拿大蒙特利爾的同性戀自豪大遊行找一些無關痛癢的理由禁止香港活動家。來自香港、台灣和中國的名人都被迫選定政治立場,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他們對北京政府的一致「支持」,並可能因為保持沉默而受到譴責。即使是香港新的非官方「國歌」的詞曲作者,也選擇保持匿名,因為害怕未來的報復。

現在,香港人持續生活在恐懼中,不幸的是,我們失去了大部分的自由。對於一個以政治冷感而名聲遠播的城市來說,儘管有越來越多的無情鎮壓,年輕一代已經承擔起保護我們家園的角色,勇敢地站在腐敗的體制前。

他們喚醒了其他香港人,我們一起對我們的持續抗爭感到震驚。

對世界其它國家而言,美國往往是自由和民主的象徵。

美國人享有的自由是香港人長期以來所希望的。儘管我們的語言和文化不同,但我們的共同點是追求正義,自由和民主。

通過香港面對的挑戰,西方正在意識到中國在全球範圍內的影響力。香港以多種方式(體制、社會、經濟、個人)與全球互聯,但中國正試圖孤立它以加強對其控制。如果香港淪陷,它很容易成為中國極權主義政權推動其海外規則和優先事項的跳板,利用其經濟實力使其他人符合共產黨人的價值觀,就像他們在過去22年中對香港做的一樣。如果美國及其盟友希望維持一個自由,開放和文明的世界,他們就應該對這發展感到害怕。

因此,我敦促美國國會支持香港,最重要的是,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不是呼籲「外國干涉」,也不是呼籲香港獨立。

這是對普世人權的呼籲。

這是對民主的呼籲。

這是對選擇自由的呼籲。

最後,請允許我引用你們最熱愛的前第一夫人埃莉諾‧羅斯福的一句話:「你通過各種經歷獲得力量、勇氣和信心,你真正停下來看著臉上的恐懼。你可以對自己說,『我經歷過這種恐怖。我可以接受下一個挑戰。』」

這是一場對我們都珍惜的普世價值的全球抗爭,香港處於這場抗爭的前沿。我們曾經害怕沉默會帶來什麼,此刻我們變得無所畏懼。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責任編輯:蕭律生

評論
2019-09-18 1: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