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保安傾家蕩產救人 郭仲翔知恩圖報留佳話

作者:劉曉
吳保安義薄雲天,傾家蕩產救朋友,郭仲翔知恩圖報,所為所言盪氣迴腸。(shutterstock)
  人氣: 5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唐睿宗、唐玄宗時期有一位著名的宰相和將領,名叫郭元振。《舊唐書》對他的評價是「勛德惶惶」。他有個侄子名叫郭仲翔,頗有才學。郭元振想幫助他建功立業。彼時南方的少數民族叛亂,朝廷派李蒙將軍為姚州都督,率領軍隊前去討伐。

臨行前,李蒙郭元振辭行。郭元振將侄兒推薦給李蒙,並說:「這是我弟弟的獨生子,還沒有建功立業。我想讓他跟著你,如果能破賊立功,我會在朝廷想辦法給他謀取個小官職,讓其可以得到些許俸祿。」李蒙答應了。

到了軍中,李蒙發現郭仲翔很有能力,就委任他為判官,協助自己處理軍務。

郭仲翔在四川時,收到了一封來自名叫吳保安的人的自薦信。吳保安,字永固,與郭仲翔是河北老鄉,他的官職是河北方義縣尉。在信中,吳保安寫道:「我非常有幸和你是同鄉。素聞你品行高尚,雖然平時沒有往來,但內心常常仰慕。宰相待你如同親生的兒子,而你也是個有大才能的人。你在文武兼備的李將軍的麾下,旦夕必定能剿滅小寇。我從小喜好讀書,長大後考取了功名,現在是一個偏遠荒涼地區的縣尉。我的任期即滿,下一個職務何時被任命難以預料。而且以我的才學,還要受到選拔官員制度的限制,再想升遷,恐怕希望不大。但我又不甘心老死田園。聽說你常常急人所難,非常重視同鄉的感情,希望你可以伸出援助之手,保舉我去軍中效力,並跟隨在你的左右,獲取些許的功勞。等到凱旋時,或許可以得到微小的官職。你對我的恩情,我將刻骨銘記。請原諒我的唐突。」

郭仲翔收到書信後,非常感動,就向李蒙將軍舉薦,讓吳保安做一名管記。沒等吳保安抵達四川,叛軍突然而至。李蒙、郭仲翔率軍到姚州迎擊,大敗叛軍,並乘勝追擊。不料中了敵人的計策,唐軍戰敗,李蒙戰死,郭仲翔被俘。此時的吳保安抵達姚州,因為唐軍失敗,只好滯留在此。

後來,叛軍為了換取中原的東西,就讓被俘人員和家人通信,並允許家人贖回,每人贖回的價碼是絹三十匹。郭仲翔遂給吳保安寫了一封信,談及自己的現狀,說自己在「忍辱偷生」,「不是箕子,卻被迫成為奴隸。在湖邊放羊,很像當年的蘇武」,「身體飽受摧殘,血淚滿地,人生中的艱難,自己都品嚐到了。」他非常思念家鄉、思念親人,因此有時精神難以控制,煩悶悲傷。別人在路上見到他的樣子,都會可憐他。

郭仲翔在信中說自己「在湖邊放羊,很像當年的蘇武」。圖為蘇武牧羊,《晚笑堂竹荘畫傳》插圖。(公有領域)

郭仲翔繼續寫道:「我與你雖未謀面,但是同鄉的感情已經把我們連在一起。我們情趣相投,很想見到你的風采,是以經常睡覺夢見你。李蒙將軍素來知道你的才學和名聲,在我轉達了你的意願後,同意聘請你為管記。可惜,大軍走遠了,你來遲了,絕不是我丟下你這個同鄉。你祖上有德,上天保佑,沒有趕上這場戰事,得以保全性命和名聲。如果你早到李蒙將軍麾下效力,同我一起參謀軍事,會同我一樣成為邊遠地區的囚徒,與僕役無異。

「我今天在這裡是束手無策。而叛軍的規矩是允許親友來贖人。我因為是宰相的侄兒,不同於其他人,所以更被嚴加看護,必須拿一千匹絹來贖。就在寫這封信時,叛軍仍索要一百匹縑(註:雙股絲織成的細絹)。請將我的信早一點交到我的伯父手中,請他早一點將我贖回。如果很難見到我的伯父,那麼請你將我從苦難中救出。我的生死全仰賴足下了。救人的事情,從古到今都是很難的,因為聽說足下道義素高,以仁義著稱,所以才拜託你。」

吳保安收到信後,非常感傷和著急。當時郭元振已經病故,為了報答朋友的信任,他決定設法贖回郭仲翔。於是他變賣了所有的家產,買了二百匹絹前往南方經商,十年都沒有回家。而為了救出郭仲翔,吳保安與家裡斷絕了往來。每當做買賣有一點收入,哪怕只是一尺布、一升米,他也積攢起來。他用積攢的錢先後共購得七百匹絹,但仍然沒有湊夠一千匹絹的數目。

在遂州早已一貧如洗的吳保安家,還有妻子和孩子。後來他的妻子實在沒辦法獨自生活下去了,就帶著幼小的兒子,騎著一頭毛驢,南下去找吳保安。在途中錢就花光了,而他們距離姚州還有幾百里地。吳保安的妻子難過地在路邊哭了起來。

吳保安的妻子實在沒辦法獨自生活下去了,就帶著幼小的兒子,騎著一頭毛驢,南下去找吳保安。示意圖。圖爲清高其佩指畫《驢鳴圖》,美國馬里蘭州沃爾特斯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恰巧姚州都督楊安居沿著驛道去州府,他看見吳保安的妻子在哭,深以為異,就過去詢問。吳保安的妻子說:「我的丈夫是遂州方義縣尉吳保安,因為朋友被困在南方少數民族地區,所以設法去贖人。他拋棄我們母子,來到姚州,十年不通音訊。我如今難以為繼,只好去尋找吳保安,現在錢花光了路還很遠,所以悲傷地哭起來。」

楊安居聽到後非常驚訝,就資助他們幾千文錢,供他們前行。楊安居則快速馳馬到了州府,立即派人將吳保安找來,並對他說:「我常讀古人的書,佩服古人做事,沒想到今日親眼見到了你的仁義行為。但也不必只顧及朋友的情義而拋棄妻子,去贖朋友。我剛遇到你的妻子,想到你的仁義,心中敬佩,想和你見面。我今天剛到,沒有什麼東西給你,但我可以先從倉庫中借四百匹絹,資助你去救朋友。等你的朋友平安回來以後,我再慢慢地償還所借的絹。」

吳保安大喜,遂帶著一千匹絹,去少數民族地區贖人,花了二百天才找到郭仲翔。原來,郭仲翔剛被俘虜時,被送給首領作奴隸。首領很喜歡他,給他安排與自己同等的飲食。但是一年後,思念家鄉和親人的郭仲翔選擇了逃跑,在被抓回來後,被賣給了另一個部落首領。

這個首領非常凶惡,他讓郭仲翔幹重活,還時常鞭打他。郭仲翔再次逃跑,被抓回後又賣給了另一個部落首領。新的部落首領綽號是「菩薩蠻」,郭仲翔待了一年以後,再次逃走,又被追上抓了回來,再次被轉賣給另一個部落。這個首領見到郭仲翔後生氣地說:「你喜好逃跑,難道真的看不住?」他叫人拿來兩塊木板,每塊長數尺,命令郭仲翔站在兩塊木板中間,用釘子釘上,腳背上的釘子深達木頭裡面。每當幹活,必須帶著木板一起走,晚上則被關在地牢,首領親自開門上鎖。

就這樣過了七年,郭仲翔已經無法再繼續忍受。而去尋找他的吳保安則先找到他的第一個主人,然後輾轉尋找,才使郭仲翔回到中原。而郭仲翔腳上的瘡傷,經過許多年才好。

郭仲翔被釋放抵達姚州時,衣衫襤褸、面容憔悴,幾乎沒有了人樣。他和吳保安見面以後,痛哭了一場。楊安居則命手下的郭尚書帶郭仲翔洗了澡、換了衣服,然後大家一起坐下來喝酒吃飯。楊安居敬重吳保安的行為,對他非常好,於是讓郭仲翔當了他所管轄地區的一名縣尉。

為了報答楊安居,了解少數民族地區風土人情的郭仲翔,派人買來了十名美麗的少女,打算送給楊安居,同時告知,自己打算回北方。楊安居拒絕接受,說:「我並非市井小人,所以並不需要報答。我只是因為敬佩吳保安的仁義,所以才幫助他辦成這件事。你還有親人在北方,將她們換成養家的費用吧。」

郭仲翔感激地說:「我能夠回來,是你的恩情,小命得以保留,是你賞給我的。我就是死了,也不敢忘記你的再生之德。但是這些少數民族少女,是專門為你買來的。你今天推辭,我要以死請求你接受。」楊安居沒有辦法,就只好象徵性地選了年齡最小的一個女孩子,其他的堅決不受。

離開親人十五年的郭仲翔終於回到了家。其後,他來到了京城,因為有功勞被任命為蔚州錄事參軍,遂將母親也接到蔚州。任期滿了的時候,他的母親也過世了。在安葬了母親、守孝期滿以後,郭仲翔說:「我被吳保安贖回來,所以才能擔任官職奉養母親,如今母親死了,守孝已滿,我可以去辦我想辦的事去了。」於是他便去找吳保安。

示意圖。圖為《 Mots sur la Politesse Chinoise 》插圖 。(公有領域)

而在郭仲翔回北方後,吳保安在楊安居的幫助下,也得到一筆錢財回了北方。他從方義縣尉又被任命為眉州彭山丞,吳保安任期滿了以後,沒有能夠返回家鄉,夫妻二人都客死在彭山,埋葬在當地。

郭仲翔聽說後,非常悲傷,他製作了喪服,帶著環麻喪杖,從蜀郡開始光著腳,一路哭著來到彭山。在設酒菜祭奠完畢後,他將吳保安夫婦的屍骨挖出來,每一節都用墨標上序號數字,以免重新安葬時遺失,然後裝到口袋和竹籠裡。他光著腳,親自背著兩個人的骨頭,徒步走了幾千里,來到魏郡。

到達魏郡後,郭仲翔花費二十萬文錢,隆重安葬了吳保安夫妻,並立了一塊石碑記錄吳保安的功德。他還在墳墓旁搭建了一間茅草屋,親自在墳旁守孝三年。

吳保安有一個兒子,郭仲翔對他如同對待自己的弟弟。守孝三年後,他被任命為嵐州長史,又改任朝散大夫。他不僅提攜吳保安的兒做了官,還給他娶了媳婦,對其關懷備至。天寶十二年,郭仲翔向皇帝請求將自己的官職讓給吳保安的兒子接任,官員們都很敬佩他。

這真是吳保安義薄雲天,傾家蕩產救朋友;郭仲翔知恩圖報,所為所言盪氣迴腸。@*#

參考書目:

《太平廣記》引自《紀聞》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管身在迷中的世人相不相信,人一生中的功名利祿、生死富貴,乃至婚姻都是有定數的,有些人雖然是通過努力得到了這些,但殊不知努力也是其人生的一部分。
  • 身處迷中的常人對於仙界的一切自然都非常好奇,比如神仙住在哪裡,仙境到底是什麼樣的,神仙聚會時會說些什麼、會做些什麼等等。大概是為了讓俗世中的人相信神佛的存在,歷朝歷代都有有緣之人,得以一窺究竟,並將所看的情景流傳於世。
  • 天
    古人有言: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一切皆有定數。發生在唐朝的三件奇事就在印證這句話。
  • 古往今來,修行的人重在修心,而那些表面也在修,內心卻懷著各種各樣不純淨念頭的修行人,最後的結局會怎樣呢?史書上的一則故事就在給人們啟示。
  • 受現代影視劇的影響,現代人想當然地認為,高高在上的天子、皇帝只有接受臣子們跪拜的份兒,根本不可能有皇帝反過來給臣子行這樣的禮的情況,偶爾有天子求賢若渴,最多也就是行行揖禮罷了。然而,真實的歷史卻讓我們大吃一驚。比如在現代鮮為人知的尊養「三老五更」的儀式上。
  • 綠葉與水
    唐玄宗時期有個官員叫唐紹,小時候就不同尋常,因為他能記得前生的事情,而且歷歷在目,甚至能預測自己的生死。不過,他從沒對人說過自己有這個功能,連他的妻子、孩子也不知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