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香港「暴」、「亂」的根源在中共

2019年7月27日,元朗大遊行,下午5點後,警民對峙,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龐大衛/大紀元)

人氣: 16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2日訊】美國總統川普8月中旬多次發推文和接受記者採訪,希望北京當局「人道地」解決香港問題,「不希望有人受傷,也不希望有人喪生」,同時,希望香港人能得到自由。

為什麼川普一再提到「人道地」這個詞?是因為互聯網上太多香港黑警「不人道地」,甚至可以說非常野蠻地,暴力對待香港抗爭者的視頻廣傳(這是中國大陸看不到的)。

9月15日,法廣的一篇報導引述了一位5年前辭職的香港警察的話:「他們完全瘋了……他們已經喪失了控制情緒甚至控制武器的能力,職業要求我們介入時避免瞄準腦袋,因為不小心會殺死人,但他們好像現在就是要不顧一切,對嫌疑人傷害得越多越好。」

催淚彈: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持續3個多月。至9月20日,香港警方共發射約3100個催淚彈,數量之多,頻率之高,可能打破世界歷史紀錄!

抓人:

至9月20日,香港警方共抓捕1474人,最小的12歲,最大的84歲。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購買的觀星筆,竟被警方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抓捕。8月5日,一位13歲女生到書店買書,遇到警察清場,也被抓捕。

傷人:

9月19日,國際特赦組織發布調查報告稱,21名受訪被捕者中,18人因被警察毆打需入院治療。被捕者的傷勢包括手臂多重骨折、臉上骨折、頭部一處或多處傷口。有人眼睛被警棍擊中後,再被胡椒噴霧噴眼。一男子因拒絕解鎖手機,被威脅電擊其私處。一女士被警察用警棍打倒在地了仍被打,直至雙手被反綁。

9月19日,6名遭港警濫暴的受害者召開記者會。其中一位受害人陳恭信,飯後跟兒子散步時,被附近清場的警察打得破頭血流,縫9針。曾被押往新屋嶺拘留中心的林維坤說,他被警方臥底抓捕時,左手肘肩膀嚴重受傷,關節位碎成4份,下面一節骨斷裂。8月11日被關押在新屋嶺拘留中心的50多人,30多人後來送醫院。一名北區醫院護士透露,當晚發現有傷者嚴重骨折,有人手骨盡斷,有人胸骨斷裂。

8月11日,一名少女疑被警察用布袋彈打中右眼導致失明;還有警察對女性全裸搜身,強姦、輪姦等各種性侵犯的報導。

死人:

6月15日以來,至少8名抗爭者自殺。6月29日墮樓身亡的盧曉欣,在牆上留下血紅字體的遺言:「致香港人:雖然抗爭時間久了,但絕對不能忘記,我們一直以來的理念,一定要堅持下去。強烈要求全面撤回條例,收回暴動論,釋放學生抗爭者,林鄭下台,嚴懲警方,本人但願可以小命成功換取二百萬人的心願,請你們堅持下去!」

8月31日晚,香港黑警衝進港鐵太子站車箱無分別地打人,如好萊塢驚悚片上演。許多目擊者認為,8.31太子站黑警襲擊事件,比7.21元朗黑社會襲擊事件更黑暗、更恐怖,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最慘烈、最恐怖之夜!

香港連登披露,當晚,6名抗爭者被警察從後方90度拗斷頸脖而死,並稱該消息是其街坊在太平間工作的朋友親口告知。《香港自由新聞》在太子站意外拍攝到,一位焦急的女士控訴,自己的一位朋友當晚在太子站內喪生,朋友的父母前往香港警署要回屍首,結果也「被失蹤」。

香港警方堅稱,太子站沒打死人,卻不敢公布太子站閉路電視關鍵時段畫面!

9月1日至16日,香港發生30多起「自殺」案例。不少人懷疑,其中是否有太子站黑警打死的人「被自殺」。

8月19日,香港警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公開發表聲明,稱香港抗爭者為「暴徒」,「人見人憎的蟑螂」。對於一般人來說,「蟑螂」是害蟲,見到蟑螂就打,打死很正常。

如果香港警察中有人視香港抗爭者為「人見人憎的蟑螂」,3個月來,有多少人被打死?值得追問。

假扮抗爭者縱火

8月31日,有人拍攝到數個涉嫌假扮反送中抗爭者的警察,背後有紅色LED燈記號,在銅鑼灣向街道丟汽油彈。法新社記者拍攝到香港政府總部外有腰間疑似有警用配槍的「示威者」投擲汽油彈。

警黑勾結

7月21日晚10點,元朗地區發生數百個白衣人手持木棒等無分別毆打市民恐襲事件,至少45人受傷,1人傷勢嚴重,傷者包括一名懷孕不到3個月的孕婦。一位下班回家的廚師被20多個白衣人亂棍圍毆,打得背部傷痕累累。立場新聞女記者何桂藍的雙手和右肩受傷流血,後腦被打至腫起,背部也有大面積傷痕。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被多名白衣人在列車內圍毆,嘴角被打出血,右臂、右手受傷。

大量事實表明,元朗襲擊事件,警方事先知情;事後多人報警,但是,警方直到23時20分才抵達,白衣人已全部離去。閉路電視顯示,警方任由襲擊發生!

元朗襲擊事件,血腥場面,震動世界,眾多國際媒體作了報道。普遍質疑:這是一起典型的「警黑勾結」事件。

元朗事件是目前香港亂局的一個轉折點。

7月26日,香港特區政府第二號人物、政務司長張建宗在記者會上說:「7月21日,大家都知道,在晚上,有暴徒在元朗西鐵站和街頭肆意襲擊手無寸鐵的市民,行為令人髮指、令人憤慨,大家亦感到很痛心和難過。我們承認警方當晚的處理與市民期望有落差,我亦明白市民對於元朗襲擊事件感都非常生氣、憤慨,要發聲去譴責無法無天的暴力行為,並以行動表達反對的聲音。」「我絕對願意就(警方的)處理手法向市民道歉。」

當天深夜,香港警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發表聲明稱,張建宗的發言令「所有警務人員均極度憤怒」,對張建宗的說法「給予最嚴厲譴責」,「張司長既然能代表政府道歉,代表警隊道歉,那表示張司長認為警隊的執法做錯了。那請張司長下達一道命令,指示警隊明天如何應付,指示警隊以後怎樣執法。如果張司長能帶領香港走出這困局,我代員佐級協會的二萬五千名會員向你『致謝』;相反,如果張司長做不到,是否要向警隊公開道歉?作為政務司司長管理香港致如斯境地,我們是否要代表張司長公開道歉,敬請明示!為了香港福祉,敬請在位人士認真考慮是否有能力帶領公務員,若能力不足,退位讓賢對公務員及香港市民均是好事。」

6月30日,香港4大警察協會——香港警司協會、警務督察協會、警察員佐級協會、海外督察協會的代表,在警務處長盧偉聰帶領下,就張建宗的道歉言論,親自到政府總部與張建宗會面,張建宗不得不表示支持警隊。

香港警隊明明做錯了,張建宗作為香港警隊的上級,向市民道歉,平息市民怒火,合情,合理,合法,卻受到林志偉「最嚴厲譴責」,香港警務處長盧偉聰等居然親自上門興師問罪!由此可見,香港警隊高層狂妄自大到了何種程度!

如果張建宗堅持原則,結果會怎麼樣?是不是要被「林志偉們」像殺死一隻蟑螂一樣給滅了?

張建宗在香港警隊高層的淫威面前不得不低頭,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對香港警隊黑警的胡作非為敢說半個「不」字嗎?

元朗事件後,香港黑警不僅不知收斂,8月31日,製造了更為血腥殘暴的太子站無分別地打人抓人事件。

對香港黑警的暴行,香港民眾一次又一次遊行、集會、示威,表示強烈反對;有個老太太在大街上指著警察的鼻子痛罵;有個老爺爺舉著拐杖擋在警察前;有個中年男子伸開雙臂擋警察被警察用大頭鞋踢倒在地;香港各階層人士,包括部分港警,部分港警家屬,聯署致信港府,要求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黑警濫權

反送中抗爭者在香港窮盡所有手段仍得不到港府正面回應的情況下,不得不向國際社會呼籲。有的親自到台灣、德國、英國、澳洲、美國呼籲,有的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呼籲,還有網民通過眾籌在國際大媒體上登廣告呼籲。

但是,至今為止,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對這些呼籲一直充耳不聞,一直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僅如此,港府還特地買了1萬支伸縮警棍,於9月10日發放給休班警察,以便他們隨時隨地打擊香港抗爭者。

為什麼?

8月底,林鄭月娥在一個閉門會議的講話透了底。第一,她只是中共的一個傀儡。作為香港特首,她連辭職的自由都沒有。下面是她的原話:「 for a chief executive to have caused this huge havoc to Hong Kong is unforgivable. It’s just unforgivable. If I have a choice, the first thing is to quit.」(「作為特首,在香港引發這場浩劫大難,是不可饒恕的,真的不可饒恕。如果我能選擇的話,第一選擇就是辭職」)。但是,中共不讓她辭職,她就不能辭職。在談到香港局勢時,人們一直要求「政治問題政治解決」。對此,林鄭說:「political room for maneuvering is very, very, very limited.」(「政治操作的空間非常、非常、非常有限」)。

第二,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香港警察。她說:「apart from the 30,000 men and women in the force we have nothing. Really. We have nothing. I have nothing……So that means that whatever we do we have to take into full account the police assessment and reactions, so to give them some powers which they could not enforce.」(「除3萬男女警察外,我們什麼都沒有,真的,我們什麼都沒有,我們什麼都沒有……這意味著我們做任何事都必須充分考慮警方的看法和反應,給予他們一些以前不能行使的權力」)

由此可見:現在的香港,實際上是由中共操控的;中共操控香港的辦法就是「警察治港」;「警察治港」的關鍵在於警察可以行使他們以前不能行使的特權。

這是林鄭月娥一直堅持拒絕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真正原因,也是目前香港「暴」、「亂」的直接原因。

人在做,天在看。中共縱容香港黑警作惡,老天爺看得一清二楚。同時,香港是一個全方位對外開放的社會,中共縱容香港黑警做的一切壞事,都有人以不同方式記錄下來,並在極短時間內傳遍全世界。

中共現在在香港的表演,如同一個老流氓在香港裸奔。當全世界都認清中共真面目時,就是中共最後滅亡時!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9-22 2: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