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洪微:北京模仿「亞洲四小龍」模式走到盡頭

中共官方數據顯示,8月份中國出口下降,進口持續疲軟。圖為一艘中國貨輪駛進美國港口。(David McNew/Getty Images)
人氣: 32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3日訊】美中關稅戰17個月了,面對美國的關稅不斷加碼,中共政府針鋒相對地加徵關稅,結果發現,把自己逼進了死胡同。

8月份的數據,中國對美出口下降16%。如果美中貿易協議不能很快簽署,美國繼續關稅加碼,預計未來幾個月直到明年,中國對美出口還將大幅下降。本月剛剛結束的美中副部長級談判,沒有任何進展,中共代表團甚至提前返回,中共仍然準備繼續拖延。

過去近20年,中共模仿「亞洲四小龍」模式,對美歐的出口跳躍式增長,中共得以掌握大量美元、歐元,並開始以「世界老二」自居。如今,這一模式走到盡頭,中國經濟難以為繼,中共想坐「世界老二」交椅的夢想開始破滅。

成功的「亞洲四小龍」模式

「亞洲四小龍」,一般指韓國、台灣、香港及新加坡這四個亞洲國家。從1970年至1990年期間,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開始向外轉移勞動密集型產業, 「亞洲四小龍」馬上抓住了這個良機,利用廉價勞動力的優勢,吸引外國大量的資金和技術,很快形成了大規模的出口加工型產業,經濟迅速發展,經濟年增長率最高時,接近10%。

到1990年,「亞洲四小龍」人均GDP分別為:香港,13,486美元;新加坡,12,766美元;台灣,8124美元; 韓國,6514美元。當時世界人均GDP為4270美元。緊隨日本之後,「亞洲四小龍」當時成為亞洲的經濟火車頭,也成為經濟學研究的典型案例。

1989年,「亞洲四小龍」被列入新興發達國家,美國取消了「亞洲四小龍」向美國出口的最惠國待遇,「亞洲四小龍」結束了高速增長期,進入正常發展階段。

「亞洲四小龍」的成功,隨後引來了亞洲各國的模仿,步入改革開放的中國,後來也加入了模仿的行列。

中國經濟發展被耽誤了40多年

1945年二戰結束後,各國馬上都進入戰後重建,努力發展經濟。美國幫中國打退了日本後,當時的國民黨政府,也準備重建規劃,但中共卻馬上發動了內戰。

當時,中共在前蘇聯指使下,在東北接收了大量日偽軍隊,又出賣鐵路權、海港權和礦產、工廠資源等,從蘇聯手裡換來日本關東軍投降留下的全部武器。再加上抗日期間,中共在日本占領區,發展了「遊而不擊」的兩百萬軍隊。中共內戰實力大增。

國民黨在抗日主戰場,主力軍隊消耗殆盡,在隨後的4年內戰中失敗。1949年,國民黨退出大陸,僅據台灣島,之後幾十年的經濟發展,台灣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台灣在1990年後,結束了高速發展期,進入正常發展階段,到2018年,台灣人均收入達到25,360美元,位列全世界第30位;台灣GDP總量達到6,133億美元,排名世界第23位。「亞洲四小龍」之首的韓國,2018年GDP以1.6萬億美元,排名世界第11位。

中共1949年建政後,本也該重點發展經濟。但實際上,中共對外,盲目參加朝鮮戰爭,不但無端傷亡近百萬人,致國力又大損,還與聯合國軍為敵,之後被迫閉關鎖國。中共外交,曾「一邊倒」向前蘇聯,雖然換來了一些「援助」,卻也付出了鮮為人知的代價。

中共建政後,不斷搞政治運動,「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等,直到1982年,鄧小平徹底掌權,超大規模的政治運動才告結束,但仍然有「清除精神污染」、「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等小規模運動,當時的「亞洲四小龍」正處高速發展期。鄧小平還在1979年打了一場無厘頭的「中越戰爭」。

中共也曾搞了「人民公社」和「大躍進」,表面是抓經濟,實際也成為政治運動,並因此與前蘇聯產生「路線鬥爭」,隨後中蘇交惡,前蘇聯陳兵百萬,大戰曾一觸即發,中共領導人也被迫從北京疏散。關鍵時刻,美國以核武威脅前蘇聯,幫中共解了圍。

從1945年二戰後,直到1987年,在趙紫陽的13大報告中,中共才正式確定了「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經濟發展路線。前後40多年的時間,中國經濟被世界遠遠地甩在後面,只不過中共封鎖了外部信息,絕大多數生活困苦的大陸百姓,不知道與世界水平的差距,也不知道可能改變的機遇。

「亞洲四小龍」模式成為中共的救命稻草

文革後的中共,打倒了「四人幫」,又在內部鬥倒了「毛的接班人」華國鋒,但掌權後的鄧小平,馬上意識到了統治危機。1979年,中共不得不先給農民鬆綁,搞包產到戶,實質取消了毛的「人民公社」。農民有了種田的動力,也可以養豬、養雞,搞多種農作物,但這些只暫時緩解了老百姓的吃飯問題,中共的政權危機雖然也緩解了,但中共自己沒有得到實質好處,中共官員們貪腐的機會十分有限。

隨後,中共雖然也想搞城市經濟改革,放寬了私營經濟發展,但到1988年,私營經濟還被稱為是「國營經濟的補充」,國有企業鐵板一塊,完全沒有活力,難以發展。鄧小平曾提出了「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後來人們才知道,是讓中共掌權的家族先富起來。當時,倒賣國家資源批條,成了中共各家族的牟利手段,「官倒」大批出現,結果很快民憤四起。

中共在1989年遭遇了實質的政權危機,大量學生和民眾走上街頭,要求「打倒官倒」,並要求經濟改革和民主政治改革。極端恐懼的中共,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六四」天安門慘案,鄧小平聲稱「殺20萬人,保20年安定」,中共內部的民主改革派被迫下台,中共隨後遭到國際制裁。「六四」後上台的江澤民,也根本不懂經濟,一心要抓權,很快又向左轉。

經濟發展落後了40多年,沒有外來的資金、技術,中國根本無法邁開腳步,更別提追趕世界經濟發展,中共的統治危機,持續存在。2001年,美國又幫了大忙,美國說服了西方國家,接受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誤認為幫助中國經濟發展,可以自動帶來中共內部的改革,走向民主法制。

美國幫助中國加入WTO,按發展中國家地位,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全世界向中國開放了市場,更開放了資金、技術,而中國卻得到了15年的保護性過渡期,中共忙不迭地答應了WTO所有的承諾。「亞洲四小龍」曾經的巨大機遇,忽然降臨到中國大地,美國給中共送來了意外的救命稻草。

「亞洲四小龍」模式讓中共忘乎所以

「亞洲四小龍」在被列入新興發達國家後,失去最惠國待遇,產品面臨與發達國家同樣的競爭環境,內部市場向全世界開放,「亞洲四小龍」高速發展機遇也隨之逝去。

2001年,美國等歐美國家,把這個高速發展機會,又給了中國。於是,簡單複製「亞洲四小龍」的模式,就在過去的近20年裡,讓中國的出口經濟迅速發展,港商、台商之後,大量亞洲、美國、歐洲的供應鏈進入了中國。

中共完全沒有想到,幾十年來,用嚴苛的戶籍制度,好不容易把大量農村多餘人口,控制在農村自生自滅,如今卻派上了用場。這些廉價的農村勞動力,在外商的工廠裡,兢兢業業的幹活賺錢、節衣縮食的度日,過年還乖乖地回響探親,幾乎沒有質疑中共的戶籍制度。

更令中共興奮不已的是,出口換來的大量美元、歐元等,中共全部納入囊中,再印製大量的人民幣換給出口企業,中共忽然就掌握了無本萬利的賺錢機器。中共的各級官員,從出口企業的建立、發展中,收取了大量的賄賂,真的先富起來了。

國外的大量投資和出口收入的數萬億美元,變成國內超發的人民幣,隨後進入大規模基建投資,然後是股市,再房市,現在是畸形的資本市場和IT行業等,不斷地催生著巨大的貪腐機會,中共的各大家族一一暴富。

「亞洲四小龍」高速發展模式,真的好用,中共又搞起了大量出口補貼,盲目擴大產能、低價傾銷,期望大量的美元,源源不斷地進入中共的美元賬戶。2018年,中國進出口總額達到了4.5萬億美元,占GDP的1/3,對美國貿易順差4192億美元,對歐盟貿易順差1840億歐元。中共忘乎所以,以為「亞洲四小龍」的模式可以長期維持。

中共做起「世界老二」夢

有了巨額美元的中共,於是做起了「世界老二」的美夢。

中共先投入巨資,大搞軍事裝備,能買就買,不能買就偷。中共完全模仿美國軍隊模式,妄圖先在亞洲軍事稱霸,然後有一天,也能在全世界投放軍力,甚至打敗美國。

政治上,中共一方面繼續撒錢,在聯合國拉攏發展中國家的選票;另一方面,中共還全方位向美歐等國家進行政治滲透,輔以大外宣,再以金錢利益,意圖左右西方政客。

經濟上,中共高調出台「一帶一路」,企圖在國際上推行「新殖民主義」,並解決內部巨額投資後的產能過剩問題,中共還假意舉著「全球化」的大旗,希望維持巨額出口的經濟發展模式。

在科技上,中共推出「2025」計劃,部署全方位、各行業的技術盜竊,中興、華為等為代表的假私營企業,靠中共的巨額資助,以低價策略,意圖先擠垮競爭對手,占領國際市場,再進一步控制歐美國家的信息產業。

中共「世界老二」的美夢,正酣之時,美國關稅戰「突如其來」。美國朝野已經認識到,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讓中國複製「亞洲四小龍」模式,沒有自動帶來中共的民主改良。相反,WTO給予中國15年保護性過渡期結束後,中共掌控了所有出口賺取的美元、歐元,卻根本不想履行加入WTO的任何承諾,如「不以技術轉讓作為市場准入門檻」,「減少盜竊及侵犯知識產權行為」,「出口補貼顯著減少」,「國企市場份額逐步減少」,「外資銀行享受國民待遇」,「開放通訊市場」等。美歐等國,完全上當受騙。

去年3月,美國不得不糾正失誤,希望再次通過談判,歸正不平衡貿易,中共自然置之不理,結果,關稅戰發生了,愈演愈烈。中共這才認識到,「亞洲四小龍」模式走到了盡頭,賺取大量美元的時代即將結束,大量產業鏈離開中國,其它西方國家可能很快效仿,中共的美元、歐元帳戶很快會失去平衡,用巨額美元存底撐起的「世界老二」夢破了。

現在中國老百姓發現,原來「改革開放」的經濟成果,也不過是中共模仿的「亞洲四小龍」模式而已。「亞洲四小龍」在高速增長結束後,韓國、台灣、新加坡等,都相繼擺脫了出口貿易的增長模式,實現了產業升級,提升了國際競爭力,努力溶入了國際經濟秩序,目前在國際經濟循環中,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

中共願意溶入國際經濟秩序嗎?顯然不願意。經濟結構性改革,本是中國未來發展的必經之路,已經迫在眉睫,中共卻害怕失去權力,想一直拖下去,不惜違背經濟發展規律,不惜違背國際貿易的道義與規則,不但當不了「世界老二」,還會又一次耽誤中國經濟的轉型發展時機,中國老百姓願意答應嗎?#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9-23 2: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