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太子站警察設局 十一前港人抗爭進入艱難期

9月22日晚上,太子站出現路障點火,氣氛一度緊張。(黃曉翔/大紀元)

人氣: 36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靖香港報導)「十一」鄰近,香港成為中共建政70周年活動的維穩重點,太子站在上週末兩天接連出現奇怪現象。上週六警察兩次從太子站旁邊的旺角警署衝出捉捕正在過馬路的路人,第一次抓捕後,地上留了一灘像血的紅色液體。

21日晚,警察從警署衝出來把正在B1對開馬路上過馬路的路人按倒在地後帶回警署。(影片截圖)
21日晚,警察捉了路人離開後,馬路上出現紅色油漆。(影片截圖)

《大紀元》記者當時第一時間走近拍攝,結果在警察離開後,記者發現身上背心被濺到紅色油漆,回去無論如何也洗刷不掉。

記者背心上的紅色油漆。(周玲/大紀元)

8·31警方在港鐵太子站內恐襲乘客事件中,反送中運動抗爭者被打死的疑雲至今未散,9月1日起市民在太子站B出口獻花上香祭悼,一日未見間斷,顯示市民要求查清8·31真相的決心。此一悼念據點也成了港警的敏感地。

據現場市民反映,這個週末太子站外旺角警署的港警一直想將「勇武派」抗爭者引出來。上週六晚,第二個奇怪現象:C2出口地鐵內的位置早已封閉不讓乘客使用,但在地面的閘門卻沒同時關閉,同時出現一大堆紙皮。

這時《大紀元》記者看到兩批警察在街上「亂跑」,像是很慌張、不知所措,兩批警察在離開C2出口的一處簡單交流後,都向深水埗方向走。《大紀元》一名記者當晚10時左右離開現場,經過汝洲街時,看到警察從兩邊跑過來,而且還有「豬籠車」停泊著。

據C2出口旁的店舖員工說,紙皮預先堆好在C2出口,不知誰堆的。有途經路人說,這可能是要引誘現場的勇武派去點火,但當晚沒勇武人士出現,沒人點火,只見警察在街上「亂跑」,警察看起來有失方寸。

晚上約11時左右,港鐵有3位員工到閘門鎖門,準備離開時,還有街坊提醒說:「你們應出來把它都(垃圾)清理掉,警察會出來放火。放了火,你們又說是抗爭者幹的!」

21日晚,11點多在C2出口堆了很多紙皮,3位港鐵職員關了閘門就離去,沒有處理紙皮。(影片截圖)

週日(22日)晚間9時左右,太子站周邊一群防暴警察突然衝到街上,把一個路人按倒在地並帶走。隨後警方不斷廣播要求現場市民離開,並舉橙旗,警告群眾如果不散去,就會開槍。

接近10時,有穿著全身黑衣、戴口罩和頭盔的人士開始設路障,並燃燒路障。消防很快到場把火熄滅。大批防暴警察從警署衝出,但不是追黑衣人,而是衝向一位路過的白衣年輕人,並準備要拘捕他。此時,有位朱姓市民抱著男孩,不讓警察拘捕他。

事後朱姓市民接受《大紀元》採訪說,警方當時是無理拘捕該男孩,所以她要保護男孩。此時幾個女警企圖推開她,她說,如現場沒有記者和市民圍著,男孩很可能就會給警察捉走。旁邊一位男士更說,聽到警察說「隨便執幾件(隨便抓幾個)」。

這時太子站現場也來了很多媒體記者,氣氛也一度緊張起來。有抗爭者再次聚集馬路,鋪設大量紙皮,有人點火,過程頗長,警察有足夠時間去驅散阻止,不過,警察沒有行動。

消防到場將火救熄。此時大批防暴警員乘警車及七人車到場,落車衝向人群,期間在彌敦道及弼街交界制服一名男子在地上。有防暴警察吆喝記者走開。

午夜前,有警員在旺角西洋菜南街及旺角道交界截查多人。其中一名負責截查女士喬裝抗爭者的打扮,身穿黑色便服、蒙面、持伸縮警棍,身上沒警察的字眼或識別。

有在場人士質疑該名便衣女子身分,又問是否是警員喬裝抗爭者,一名自稱「在場最高指揮官」的警員向記者稱「我證明她是警察!」該名便衣女子隨後由多名警員護送離開。

到23日凌晨,一輛警察旅遊巴將數名被警察制服的人士帶走。現場警員陸續登上警車及「民牌」車輛離開現場。

警方承認便衣行動 被批意圖嫁禍抗爭者

警方在23日4點例行記者會上承認9月22日被市民發現、幫助警方拘捕抗爭者的黑色蒙面女子為便裝警員,但否認是喬裝抗爭者,聲稱情況混亂,沒時間穿著警員背心。該名女警被美國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副主席俞懷松(Solomon Yue)在社交媒體上公開批評,其一身裝扮嘗試嫁禍抗爭者。

22日當晚也有網民拍到黑衣人進入警車,警方也在記者會上承認被拍攝到最後進入警車的黑衣人,是穿著警方特別小隊制服的警員。

上週末在太子站發生的事情顯示中共有其盤算,在設陷布局,針對美國即將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際,向中國大陸和國際社會描繪一個扭曲畫面。香港抗爭正在經歷著艱難時期,國際社會在這場抗爭中有其道義上不可或缺的角色。

反送中運動上週跨百日,自從8·31後頻繁出現的非自然死亡案件,還有多宗浮屍案,不少市民相信有抗爭人士甚至普通市民在警察濫捕濫暴情況下失去生命。

隨著10月1日這一敏感日的逼近,中共嗜血魔鬼本性越來越露出水面。

在這次逆權運動中,警察濫捕濫暴的情況越來越明顯,從6·12到8·11明顯可以看到警察手法的暴力升級。到8·31晚上可說是到了一個高峰。中共就是要香港民眾看到警察暴力和濫捕,以期起到阻嚇作用。在過程中,也種下民眾對警察的仇恨種子,達到中共「群眾鬥群眾」的目的。

與此同時,國際社會譴責聲音不斷,繼9月17日 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歌手何韻詩等人出席美國聽證會,得到美國政界支持儘快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9月19日,國際特赦組織發表了一份實地調查報告指,香港警務處採取魯莽和無差別的部署策略,任意拘捕,並有證據顯示被捕人士在扣查期間遭到酷刑和其它形式虐待。

上週末香港警察的行為,從時間點上來看,美國正在緊鑼密鼓在準備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加上下週一是10月1日的敏感日子,這段時間中共很可能有所動作。

中共要香港但不要香港人

不少市民認為,這是香港人最後的抗爭,如果輸掉,中共會用「新疆模式」對待香港,中共只是想要香港,但不想要香港人。有受訪市民說,明白中共的殘忍,所以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殺人的事一定有發生。

上週五(9月20日)在香港大學有學生旗隊在校園內舉行集會,呼籲同學高舉象徵自由民主的美國國旗。學生在集會上唱美國國歌,支持《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通過,同時籲國際社會幫助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因為民主自由是世界的普世價值。

港大學生喊「驅逐共黨」、「天滅中共 」等口號,而背後的含義,有同學解釋說:「香港近二十多年人權自由不斷被打壓,可看到中共暴政的一面。中共的本質在8964已經看到了,是一個殺人的政權,所以如果香港人要爭取到民主自由,有充分的自治的話,我們要對抗中共這個極權的政府。」

9月20日,港大美國旗隊請求美國支持香港民主運動,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圖為遊行學生展示海報「天滅中共」。(宋碧龍/大紀元)

自從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以來,香港人是越來越明白中共的邪術,反送中運動是中共暴露其邪術的最直接的一次。雖然中共是一國兩制的最大受益者,但礙於其邪惡的本質,為了維持其威權統治,它會不惜一切達至其目的;香港、台灣都是中共的聚焦處,中共更可能不惜一切將兩地變成一國一制。

自從中美貿易戰以來,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越來越意識到中共威脅,香港的抗爭象徵了文明社會與中共極權在意識形態上的抗爭,國際社會在這場抗爭中有著不可或缺的角色。#

責任編輯:連書華

評論
2019-09-24 5: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